幻海暝游记

作者:唐吉雅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序章

      漫天的水向从天而来,哗哗啦啦地打在沼泽池上,打在每一片沼泽的水草上。不知为何,历经风雨摧残的水草没有变得伤痕累累,反而愈发的青翠欲滴。但困在沼泽地里的。
      俪景就没有水草那样乐观了,扑面而来的倾盆大雨让她一次又一次在沼泽里挣扎无法游到水面。那种倾盆的大雨仿佛无形中的大手,将一次又一次即将浮出沼泽面上的俪景打下水面,不断倒灌着沼泽地里微微带腥水和水草,此时此刻,连呼吸都变得奢侈。
      大雨未散,黑暗如期而至,而与黑暗一同降临的,还有不时在天空炸开的闪电和吓的心惊胆战的轰鸣的雷声。但俪景根本无暇顾及,即使是在被突然而至的雷电吓得心惊胆战、手脚慌乱之时,她也仍然在沼泽地中坚持,坚持着不同水草一起沉下水底,挣扎着不成为这片沼泽地底久久难以分解的尸肥,怀着一点点地希冀希望多年倒霉的自己可以被他人所救……
      不知多久在水中挣扎,俪景手脚冰凉,僵硬着维持游泳的姿势,被她扒拉沉到沼泽地里成为肥料的水草不计其数,她却还没有放弃。
      可现在的情况是体力有限,深夏夜晚微凉的池水伴着墨绿色复杂的水草丛地形,再加上瓢泼大雨催命符助攻,已经让俪景开始不停地打寒颤,身体虚弱,能否坚持到岸成为死神与她最后的角逐。
      俪景下定决心放手一搏,或许最坏的结果便是成为这片湿地这片湿地中,无数亡灵中的一员,亦或许是另外一种未知的可能,濒死的尽头在唱着生命的歌,活着可真好。
      在渐渐变小的雨势中,俪景抓住了看似较稳且较长的水草,在保持自身游动流畅、不被水草缠绕、不会下沉的情况下,以芦苇根部为扶手栏栅,捏紧鼻子一鼓作气沉入水底,单手如划桨般拨开一层又一层的水浪,累了就冲出水面换气。时间在一分一秒的流逝,体力也在一分一秒的消耗。多次滑行下来俪景终于摸到了有着湿黏黏的结实土地一般的岸边。
      就这样,漫长的像是过了一辈子,俪景终于爬到了岸边的滩地上。那种与死神擦肩而过迎接生的喜悦,让俪景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肖申克救赎里男主多年谋划一朝逃狱成功的喜悦。
      淅淅沥沥的小雨吹来的清风,俪景筋疲力尽地躺在岸边的水草旁。看着远方渐渐变亮的。天空。宛如了一幅水墨画伴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时不时传来的轰轰的雷鸣和不知名小虫子的吱吱的鸣叫声,呼唤着远方童年的记忆。
      俪景从来没有淋雨过,更没有过此刻般血流沸腾又冷雨覆面,身体冷热交替难受的狼狈情况。真是没想到,第一次淋雨,会是这般狼狈,又是这般的畅快淋漓。任凭细细碎碎的雨滴打在脸上,穿透浸湿的单衣一点一点在肌肤间流走,人生有一种难得的惬意和轻松。
      这里是哪里?俪景不知道,也不在意了。那种美好的意境和遥远的美好童年的回忆,在渐渐冷却的体温中迷失在渐渐沉重的脑袋,渐渐模糊了仅有的一点点意识。
      “你为什么跳河啊?”迷迷糊糊中俪景听到一声清脆悦耳的女声。
      为什么要跳河?俪景微睁开眼睛,隔着雨幕,朦朦胧胧之间仿佛看见了穿着一身白衣的白无常,猛地吓了一大跳,却又不自觉地苦笑着摇了摇头,按下内心的恐惧地思考起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很复杂,很长很长,她并不是很想回答。但在她跳下河,被冰冷的雨甩了一个又一个巴掌时,又拼尽全力挣扎地回到岸上,回到那时那条通往生的道路时,仿佛明白了,活着或许还有很多机会,前提是你活着。
      “那不重要吧,重要的是我现在活着。”俪景跷着二郎腿,叼着一根长长的水草,歪着头平静地看着眼前这个打着白伞着白衣的女子。
      “那如果你已经死了呢”那个女子压低了声音继续问道。
      俪景的内心咯噔了一下,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便缓缓说道:“或许死也是生的另一种方式。”俪景没有完整地说出她想说的话,所以自杀有时也是一种成全,一种对自己的成全。如果真的这么说的话,怎么对得起拼命而来的第二条命!
      “真好”,白衣女子轻声说道,便撑着伞离开了。
      从远方山顶射出的第一道晨曦带着明白色的光亮,光明而圣洁,俪景从未想此刻般想要看看太阳,也从未想此刻般对太阳有如此强大的恐惧感。她的胸膛在冒着热气,像是急剧烧开的热水,在不断的蒸发。
      “啊……啊啊啊啊……啊……”那种燥热逐渐变成全身痛苦难忍的灼热,疼得俪景不断地在地上翻滚着,试图通过蹭草地来缓解全身的灼热。
      在俪景在地上滚了好几圈滚到较高草丛阴影背后时,那种灼热之感仿佛弱了许多。俪景慢慢地抚了抚胸口,喘了好几口气,意识到自己不能见太阳后,便擦了一把汗,咽了一口口水,紧紧地把自己缩成一团,小眼睛紧张兮兮地看着脚边的不断靠近的看似温暖的阳光,眼睛眨呀眨地观察着四周,焦虑的舔着干裂的嘴唇。
      没有电视剧里武林高手穿越陷阱时的灵活身手,有的只是一颗可以经受一切折腾和磨难的心。
      这里的地形地貌十分奇怪,明明是一棵参天大树,却没有茂密的枝叶,徒留一地炎热;明明是同样的草,却只有沼泽旁的芦苇水草茂盛,其余的草就如同在污染重灾区里被高度影响了般。
      就这样,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下,在无数次和死亡打擦边球后,俪景终于走到了一个山洞的门口。洞口外有着不属于俪景的光明和温暖,洞口内有着让俪景安心的黑暗和阴凉。
      俪景望着她触手而即的太阳,一种失落感萦绕心头。而当她再次看到那个撑着白色油纸伞的女子快步走来时,仿佛也看到自己新的人生即将开始,而且一旦开始,就再无回头路可走了。
      白衣女子如同鬼魅快步向俪景走来时只留下淡淡地白影,想要在猝不及防间掐住俪景的脖子将俪景一把扑倒在地,却发现手直直地从俪景的身体里穿了过去。
      白衣女子愣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什么,便放下了手,握成紧紧的拳头状,另一只撑伞的手也揣得更紧了,不紧不慢地收了伞,露出一张雕刻着飞龙的白玉面具,转头看着俪景,“想活下去就跟我走。”
      俪景还没有从突然而来的袭击中缓过来,虽然忌惮白衣女子,却还是只能先跟着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个序章,后面很多故事都与之息息相关。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