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里香

作者:Dryop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 章

      -Chapter 3-
      
      不同的城市就像不同的植物,有各自的生长周期,各自的样貌,各自的价格。而整座河阳,都像是北方冬日浓重的雾霾里蒙了灰的冬青。街道上发灰的柏油路早已经不平整,一下雨,四散在各处的坑洼都积着水,谁要是不小心踩上一觉,鞋里袜子里都湿透了,只能嘴里埋怨着倒霉的施工队,深一脚浅一脚掺着鞋里的泥水往家走。城东边还好些,到了城北,天桥底下那个凹字型的马路,要是遇着个暴雨的时候,水深能超过两米,那些没头脑的排水设施就像纸糊的娃娃,水一沾就湿得透透的,半点用处没有,早两年甚至还淹死过人。江南隔着窗子往外看,玻璃还是老式单元楼才有的那种蓝色窗户,街上的路灯明一盏灭一盏,连红绿灯的计数器都是坏的。他在河阳住了十几年,每一任领导都忙着开疆拓土,城区一片一片地往外扩,楼房建得一座比一座高,老城区的院子被挨家挨户地拆掉,他们小区对面成天都在施工,每次骑自行车出门,空气里全都是尘土的味道。他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过,汪静对这座城市一定没什么留恋,如果不是逼不得已,她可能明天就会拖着行李箱去到别的地方去,但她没有,她得陪他一起沤在这里。
      
      她会恨他吗。
      
      真是奇怪,和许川北一起生活的第一个晚上,他居然对着窗外零星闪过的车流,想起了母亲。
      门外传来一些微弱的响动,想是许川北刚洗漱完从卫生间出来,即便以前是在家里,江南也很少听到什么动静。无非是汪静进出家门的声响,诵经的声音,豌豆自娱自乐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的声音,或是自己练琴时规律的弦音。仅有的,听起来似乎与“生活”这件事有关的,都来自隔壁。老房子的隔音并不很好,如果你仔细听就会知道,这一整栋楼房里,每一个人上楼的声音都有区别,如果你听的更仔细些,就会发现,哪怕是钥匙串撞击的声响,男人们咳嗽的声音,女人们的高跟鞋声,都有细微的差别。这一点细枝末节,经年累月,楼里的每个人都能变成专家,更别说那些藏不住的家长里短。
      
      他为了逃避家里的安静才搬了出来,可许川北又是为了什么呢?
      
      洗完澡,他草草地用毛巾擦了擦头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许川北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一个过分吵闹的综艺节目。见他出来,许川北愣了两秒,拿起遥控器把声音又调得小些。也不知是哪个动作触了他的霉头,江南攥了攥手心,冷着脸回了房间。
      手机还放在书桌上充电,一打开就弹出几条未读消息,江寒十几分钟前有一通未接来电,他并不想拨回去,看到界面上有一笔五千块的转账,想是他给江雪转房租,又被江雪退了回来。江南没有回电话,只是默默收了钱,又给江雪转了一次。
      
      当然还是会被退回来。
      反正他从来都善于走这种无用的流程。
      看着屏幕上边缘整齐的数字,他忍不住想到,对于江寒和汪静来说,自己又何尝不是一个无用的流程。江寒每个月都要给他打一次电话,再打一次钱,作为例行的关心,江南也会帮他凑足时间,填平他父亲心里那点为数不多的歉疚。汪静和江寒在他小学毕业那年就离了婚,但关于他们的争吵,江南却一点记忆也没有。最激烈的那一次,也许是江南在手术室里被医生摁着在脑袋上缝针的时候,就更不可能听到了。从那之后,一切都在降温,一点一点低于人体正常的温度,始终维持在冰点以上,体温以下的部分,那是他的生活。
      
      再出房间接水的时候,许川北的卧室已经熄了灯。他鲜少看见许川北睡的这样早,因为以往在家里,他隔壁那家人的争吵时常会持续到半夜一两点,他躺在自己的卧室里都听得到的争吵声,许川北自然听得更真切,妻子歇斯底里的指责,丈夫故作无事的沉默,接着是一些玻璃器皿破碎的声音,剧烈的关门声,男人腰间的钥匙不停的碰撞,在楼道狭窄的墙壁里闷出低低的回声。再过一会儿,楼下的车灯亮起,香槟色的轿车在夜色里劈开一条缝,迅速地冲出去,而那样的深夜,也曾一次一次在刺鼻的汽车尾气里若无其事地缝合。第二天,人们照样相见,邻里和气地打招呼,在食堂,在花园,在地下车库,熟练地维持着体面。那辆香槟色轿车无数次出走的夜晚,许川北是怎样入睡的呢?
      
      他仰起头,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转身盯着那个紧闭的房门,轻轻道了声,“晚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