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里香

作者:Dryope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Chapter 2-
      
      河阳二中是市里一所建校很久的公立高中,市里拨款也不多,所有的设备都是半新半旧,江南个子高,又不爱和人打交道,自己申请坐在班里的最后一排,邻座的空桌子早都坏了,桌板和桌架身首异处,连椅子四脚的橡胶套都丢的一只不剩,每次碰到都和地板摩擦出刺耳的尖音。好在江南没什么人缘,所以也很少有人下课来这边找他,那对桌椅就安静地摆在他身边,上面还压着他无家可归的书包。
      
      暖气把校服烤得热烘烘的,江南蒙头睡着,用那件透光地白色上衣徒劳地遮挡着灯光,半梦半醒的时候,旁边的桌椅发出巨大的响动,他有些烦躁地把衣服裹得更近,头也不抬地面向另一边接着睡。再醒来的时候,自己那个陈旧的墨绿色帆布包直直地立在眼前,江南一愣,才想着往旁边看,一个留着栗子头的高个儿男生坐在那儿,穿着一件黑色的高领套头毛衣,白色的耳机线长长地搭在上面,他低着头,两手握着手机,低着头,专注地看着屏幕。
      
      如果不是醒来的一瞬间被冻了个哆嗦,江南甚至以为这是梦境。
      
      他愣在一边,看着那张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侧脸,轻声叫了一句,“许川北。”
      
      那男生低着头,眉头微微皱起,想是没听到。江南看了看屏幕,才知道这兄弟正跟人对狙呢。他叹了口气,默默观战了一会儿,看他似乎完全没有要抬头看一眼的意思,干脆一把拿过手机,接着那男生的残局从屋顶跳下去,对着楼下的人一通扫射,然后找了个窗户跳进去,躲在屋子的一角打急救包。那男生惊讶地看着他一套行云流水的操作,缓缓地抬眼看他,“江……”
      
      他话音未落,江南就被西边山头上一个穿吉利服的人给狙了。两个人盯着灰暗的屏幕,尴尬地说不出话来。
      
      “江南……”那男孩这才摘下耳机,咬了咬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怎么在这儿。”江南把手机还回去,尽量收敛着,没露出任何多余的表情。
      
      “我转学了。”男孩说。
      
      “为什么?”
      
      “打了个人,被开了。”
      
      江南挑了挑眉,心说你这种脾气的还会打人?但是没说出口,只是轻声应了句,“哦。”
      
      不知是不是错觉,窗外面好像隐约飘起了雪。江南盯着窗户看了许久,分不清到底是灯光的散影还是细雪,又站起身,眯起眼睛凑近了些。
      
      “下雪了。”许川北说。
      
      “嗯,下雪了。”
      
      两个人还没来得及说几句话,门外就传来谈话声。江南回头,看见门口站着班主任和许川北的父亲,大抵是在聊一些转学的具体事宜,他仔细听了两句,只听到许川北他爸跟班主任致谢的那些句寒暄。他爸转头进来,像是要和许川北叮嘱些什么,结果碰巧看到江南抬眼看他,愣了一下,大概原本是要说些什么难听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小江也在这个班呀。”他正色道。
      
      “叔叔好。”江南站起身,冲他点了点头。
      
      许名扬眯了眯眼,看到江南额角的那个疤,不怎么明显,平常也很少有人能注意到,但他还是看到了。他有些尴尬地冲江南笑了笑,拍了拍许川北的肩说了几句让他多跟人家学学之类的废话,丢下了一个房门钥匙就转头走了。
      
      许川北被他拍了也不吭声,也没打算起来送他,只是默默把钥匙揣进口袋里,低着头刷了几下手机。江南看他那个滑动屏幕的手速,就知道他压根儿没在看屏幕,只是懒得抬头,也懒得说话。
      
      河阳的倒霉冬天自打江南上了高中就没下过几场大雪,这次也是,飘了几片就没有了,像一个将将要打出来又被憋回去的喷嚏。许川北把桌子整理了一下,书包里东西太多,刚塞进抽屉就把那个脆弱的桌板顶了起来,他无奈地把书一本一本从包里拿出来,又一本一本地塞进抽屉里。江南瞥了一眼,除了课本和试题还有好几本课外书,他若无其事地看了一会儿,又抽了张纸默默地把书名记下。
      
      “你什么时候回去?”许川北回头问他。
      
      “九点吧。”他下意识地回答,又想了想,补了一句,“都行。”
      
      都行是什么意思?他还要和自己一起回去不成?
      
      许川北疑惑地看了一眼,也没多问,只是说,“我在学校后门租了房子。”
      
      “青湖小区?”
      
      “对。”
      
      “那走吧。”他把纸笔收进抽屉里,拎着包站了起来。
      
      “去哪?”
      
      “我也住那儿。”
      
      这个世界上有一条颠扑不破的定律,叫做“只要我不尴尬,那尴尬的就是别人。”但是对着江南,饶是许川北的脸皮赛过墙皮,也没办法装作无事发生。倒是江南,一脸淡然地同他说话,仿佛两个人只是普普通通的两个邻居,恰巧被分进了同一个班,算不上亲密,也算不上冷漠。就好像中间从来没有那互相避之不见的三年。
      
      两个人一路上谁也没再说话,沉默着一直走到家门口,直到两个人进了同一个单元楼对着同一个楼层的同一间房门拿出两把一模一样的钥匙时,江南才发现,他的新年礼物原来是个组合套装。
      
      他把钥匙收起来,示意许川北先把门打开,自己拿出手机悄悄给江雪发了条信息:“你怎么没告诉我还有室友?”
      
      “满意吗?满意周末帮我接送余波去补习班,我要出差。”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知道什么?”
      
      “没什么……上下学时间和地点发给我。”
      
      他走到玄关,换了些,把包挂在架子上,许川北无意间瞥了一眼,怎么看怎么觉着这个书包很眼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我今天刚搬来,得收拾卧室,浴室你先用吧。”说完就转身进了屋。
      
      江南靠着沙发坐了一会儿,走之前忘了关窗子,阳台的冷风一阵阵往屋里窜,他刚脱了棉衣,风透过毛衣的孔隙直往怀里钻,他抹了把脸,才终于在这点寒意了生出了几分真实感。
      
      许川北的房门开着,他站在里头换床单,又把衣服一件件挂进柜子里。江南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想着他是真的瘦了,身上没有一块儿多余的肉,个子这两年又窜的很高,整个人看起来健康又挺拔,好像从来没有痛苦过一样。
      
      他端起水杯猛地喝了一口,又拆开一颗口香糖丢进嘴里,嚼了好一阵子,才把手心里握了许久的打火机放回口袋。
      
      “江南。”他再抬头的时候,许川北正靠着卧室的门框望着他。“以前的事,是哥对不起你,哥跟你道歉。”
      
      江南抬了抬眼,又低下头,漫不经心地伸了个懒腰,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道的哪门子歉。”
      
      “江南。”许川北又叫了他一声,“我……”
      
      “你先洗漱吧。”他说,“我还有作业没写。”他从架子上把书包拿下来,一个人回了房间。
      
      你道的哪门子歉。
      
      江南关上房门,把自己重重地砸在床上,扯出一个苦笑。
      
      十六年了,许川北还是从来都不知道,他想要什么。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果然真的很不擅长讲故事。
    没有文笔,文笔被食梦貘吃掉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