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星

作者:LIKE881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故事的源头

      普通的小县城里,同时诞生了一个男婴和一个女婴,在同一个病房里,他们的母亲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女婴是我,男婴是飞宇,女婴是我。
      飞宇妈妈是个很细心很温柔的女人,常常在半夜哄睡飞宇后,替呼呼大睡的我掖掖被角,飞宇小时候常常起夜,总是带着我一起号啕大哭,母亲很是头痛,这时飞宇妈妈就会带着满脸愧意的看向母亲,母亲也不好多说什么了。这样一来二去我们两家也便算熟识了。父亲为母亲带饭时,也会给飞宇妈妈带一份,刚开始飞宇妈妈总是摇摇头说不吃,然后一边哄饿的没奶吃的飞宇,然后父亲再三邀请,飞宇妈妈这才红着脸过来吃饭。母亲问她:“你男人呢?”飞宇妈妈腼腆着说:“可能在家里干活太忙了吧”母亲便也没有多问。晚上,母亲边哄着我,边和飞宇妈妈唠家常,这才得知,飞宇妈妈是在我们家楼下早餐店的老板娘,母亲撇了撇嘴,但没有多说什么,几天后,母亲和飞宇妈妈都出了院,父亲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母亲抱着我,心情愉悦,而飞宇妈妈在后面,一个人抱着飞宇,孤零零的走,正如来时。而这些都是母亲后来告诉我的。
      我和飞宇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常常在一起玩,飞宇妈妈总是很放心,然后边在店里干点儿零活儿,边看着我和飞宇,等着母亲下班来接我。我的童年是在哪个虽然很小却很干净的早餐店长大的。
      在我的记忆里,我很少看到飞宇的父亲,即使看到他回家,飞宇妈妈也会快速的把我和飞宇藏起来。然后我和飞宇在噼里啪啦的摔东西声和酒醉男人的骂声里,快乐的玩耍。每次,飞宇妈妈总是一脸憔悴的把我和飞宇抱出来,然后小心的嘱咐我不要告诉我妈妈,我点点头,但这事还是让妈妈知道了,她再也不让我去飞宇家了。我为此哭闹了好久,但妈妈始终不同意。后来干脆直接把我送去了幼儿园。
      开学第一天,我竟然看到了飞宇,飞宇偷偷告诉我,他爸爸回来了。当天晚上,我就看到小小的飞宇站在门外,外面很冷,他就那么站着,而屋内,飞宇妈妈的歇斯底里,飞宇爸爸辱骂声,以及飞宇孤孤单单的站在路灯底下的画面就那么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我想下楼看看飞宇,可是妈妈拉着我的胳膊,不让我出去,还警告我,以后不让我和飞宇一起玩。我很是不服气,自己一个人回了房间,并且重重的关了门。我就那么趴在窗户上,看着飞宇,深秋的夜晚,飞宇慢慢从站的笔直到到蜷缩着身子,浑身发抖。然后我偷偷去衣柜里找出最厚的棉服,偷偷开门下楼去找飞宇,我拖着棉服,跑向飞宇。把棉服固执的给他穿上,然后,回了家,家门口,爸爸在等着我,我有点儿害怕,但爸爸只是摸了摸我的头,什么都没说。
      后来我常常看见飞宇站在门外,而屋内依旧是他父亲与母亲的争吵声。小时候的飞宇总是乖乖的穿着我的棉服现在门外,后来十五岁的飞宇,抬头问我明天早上要吃什么,我笑着说豆浆和油条。他点点头,然后在路灯底下奋笔疾书,有时候妈妈不在家,爸爸会允许飞宇上我家做作业。我常常逗弄飞宇,而飞宇总是固执的给我补习。飞宇的成绩很好,爸爸总是夸他,而母亲每每听到都是撇撇嘴。
      临近中考,飞宇的爸爸妈妈吵架却愈发的频繁,终于,飞宇中考失利,没考上重点,和我一起上了普通高中。也是因为这件事,终于让飞宇妈妈下定决心离婚。为此,飞宇妈妈托了不少关系,终于离婚了。我问飞宇:“你开心么?”飞宇抬起手臂挡着眼睛,大声的说:“我当然开心了。”可我知道,飞宇没有家了。我摸摸飞宇的头,小时候那么小的少年,如今已经高了我半个头,我眯起眼睛,想着飞宇是什么时候长大的。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