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歌

作者:星ing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萍梅红花

      黎夫人笑了,“自百年寂坤事件以来,蓝公子便一直待在姑谷,想来,修炼无期,他可能忘记了时间。”
      
      “那就是说,这次,我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他也不知道咯。”黎艺缘故意道。
      
      “这……”离夫人犹豫了。
      
      “所以,我还不太想……”黎艺缘暗示。
      
      离夫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黎艺缘接收了一些前身白月光的记忆,其中不乏赞颂蓝不慕,就连现在,他都能感受到前身对蓝不慕的痴恋,就差把自己的心挖出来,双手捧起,交给蓝不慕。
      
      小说设定了花流雅为女主,蓝不慕是最强男主,所以他俩的爱情才会被歌颂,才会有一个好的结果,而白月光是配角,只是蓝不慕窗前对月一场叹息,只是一场遗憾。
      
      而今看来,蓝不慕或许仅仅喜欢上了纤歌的外表。他感到痛心。
      
      翌日,天飘大雪,南英莺推窗,透过鹅毛大雪,一株红梅赫然傲于天地。
      
      黎艺缘定定地看着,那株红梅像极了一位男子。正想间,那位男子正好来到树下。漫天飞雪里,男子一袭红衣潋滟,发间一件暗器却倒映了满树梅花,妩媚欲仙。
      
      “舅舅。”黎艺缘隔着雪幕,喊道。
      
      这样一位人儿,是他的亲戚!
      
      闻言,离秦泽朝青百阁望来,朔风卷来,黑发伴着红梅纷飞,比梅花更绚烂的是他的笑脸,一双纯黑色眼睛似乎盛着整个灿烂天地。
      
      离秦泽轻点足尖,转瞬已至青百阁雕花门口。
      
      南英莺和小笑微微伏了伏身子,便退后一步。
      
      离秦泽朝梳妆台看去,示意黎艺缘过去。
      
      黎艺缘乖乖地坐过去,又一次被自己的颜惊到了。
      
      古铜镜斑驳光影,倒映出一束带露梨花,清雅纯洁,一双天蓝色眼仁在古镜衬托下,更显悠远无垠。黎艺缘第一次在镜子里看见这位女子时,她怎么可能仅仅只是白月光,分明就是整片天空。
      
      离秦泽轻轻碰上黎艺缘的眼,声音富含磁性,“你的眼睛快好了,刚才,我站那么远,你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黎艺缘转头看向离秦泽。
      
      离秦泽却忽然吻住黎艺缘的眼。一瞬即撤,快得黎艺缘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离秦泽从怀中掏出一只玉笛,玉笛在他手心缩小,他温柔地用它绾上身旁女子的青丝。
      
      不得不说,这位舅舅是真的好。黎艺缘想。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亲情,这样,才更显此刻温情倍感动人。
      
      南英莺一脸动容,小笑眼角晶莹。
      
      连两位菇凉都如此感性。黎艺缘欣慰地想,他似乎正慢慢接受纤歌的身份。
      
      绾好发后,离秦泽眼神示意两位姑娘离开。
      
      “晚爱海里萍梅开了,纤纤要去看吗?”离秦泽蹲下身体,与黎艺缘视线齐平,并眨眨眼,“我马上带你去看。”
      
      不等离秦泽说完,黎艺缘马上点头。说实话,他不太想见蓝不慕。
      
      黎艺缘说罢,离秦泽一笑,拿过一旁的桃花披风,披在黎艺缘身上,便抱起黎艺缘,穿过梅林,层层红光。
      
      晚爱海。此时,月光温柔,海上波光粼粼,紫色水晶花瓣芳芳菲菲,清风徐来,挽起两朵萍梅。
      
      一双白皙赛雪的手拈起其中一朵,另外一朵则飘进了她的白发里。
      
      一位男子站在女子对面,正不怀好意地盯着她。
      
      然而,女子一捏手中紫花,紫花碎成粉末,粉末飘然入海,男子脸色蓦地一变,眼角流出血泪,接着,男子凄惨地大喊一声,便晕死过去。
      
      “楼雪师,”两只黑鹰盘旋空中,口出人言,“怎么处理?”
      
      “先把他弄醒,再活煎了吧。”花流雅轻启红唇,却说出一句令人毛骨悚然的话。
      
      黑鹰盘旋一圈,俯冲下来带走了幻界第十一主。
      
      一位满脸皱纹的妇人凭空出现,并带来一辆麒麟兽车。妇人撩起帘子,花流雅好整以暇地走进去。
      
      花流雅坐进兽车,满意地看着自己储存袋里的战利品。此行颇丰,她却忘了自己虐待了一个生命。
      
      她平静地闭上眼,休息了会,进入修炼状态。
      
      她不知道,她今后的灾难正缓缓拉开序幕。
      
      另一边。
      
      离秦泽搂着黎艺缘,他们冲进一重重紫雾。
      
      一路行来,黎艺缘越发怀疑自己的修为。他连飞都不会吗?他并没有飞的记忆,没有一点修炼的记忆。他只记得书上说白月光是和合期修士。
      
      这么弱鸡。黎艺缘腹诽。
      
      最后,他们来到第一课萍梅树下。离秦泽放下黎艺缘,“我先去丹白那儿取萍梅花酒,等我会儿,我马上回来。”说着,理了理面前女子的长发,又拉起她的手,在她的手里放下一张黄色符纸。
      
      “有事,就烧掉这张符,他会来的。”离秦泽摸摸黎艺缘的头。
      
      “我不能去?”黎艺缘疑惑。
      
      离秦泽脸一黑,“纤纤还是不要去了,那里不好。”
      
      黎艺缘更疑惑,还有,那个“他”是谁。
      
      很多疑问还没问出口,离秦泽却转身走了,红色身影消失在紫雾里。
      
      他无语。这个舅舅似乎太关爱白月光了。
      
      可惜,真的白月光已经死了。他只是一个假的。
      
      他感觉现在所有一切美好的都是他偷来的,从已死白月光身上偷来的。
      
      回想他在现实,他在家里自杀前三个月,没有一个人简单地问候他,简单到一句你吃饭了吗都没有。
      
      现在,他穿到白月光身上,有了一个很大的家庭,拥有那么多亲人,每天有丰富精美的菜肴。他更会提醒自己,这些都不是我的,一味地强调自己是黎艺缘,而不是纤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