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楼是我家

作者:琼椅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

      祁水今年初秋异常的冷。
      寻常时日这个时候都是在自家屋里待着,谁也不会出来的。
      今儿倒是风月楼客源不断,比往日人还多了三倍,场面十分热闹,春栗站在门口笑容如花看着这些大官富贵们:“来来来,官人这边请....对,噢!官人今来找姚娆啊,在上边呢在上边呢...诶对对,那边...”心里暗戳戳道:“都是钱啊...钱啊”
      春栗看客也快满了,准备去后边看看姑娘们,就听到堂里人在讨论自家主,就放缓脚步听了听...
      “诶诶诶,你知道吗今日好像这风月楼的楼主要出场啊”
      “真的假的,难怪今天这么热闹”
      “千真万确,我今日还特地爽了我家夫的约,前来看看这传闻的楼主真面容,要是今日看不到,我今晚回家就得跪搓衣板了”
      引起周边一阵哄笑
      “请问一下,各位知道这楼主是男是女啊?”
      “肯定是女人啊,我有个表兄弟有缘看过一面,啧啧啧那面容,那身段,绝了”
      “这风月楼楼主啊,真名俞柳,是个绝色的美人!今日能见到真是三生有幸”
      “看来今日要饱眼福了哦”
      .............
      春栗忍着笑朝着后边走去,不用想都知道主子听到这些是什么表情了。
      屋里坐着形形色色的女人,春栗一眼瞧见站在窗边的人,边走了过去。
      “主,今大家伙听说您要上场,这都来了,有的官人也是够拼,都放了自己夫人赶来瞧您这个大,美,人呢!”
      窗边的白纱“美人”听到后面,扶额叹气:“嗐春栗,你说,你就说,怎么我就成女人了呢,也不知道哪个人传的,都说小爷我是女人,爷真的是个男人!”俞柳转过身,无奈的看着春栗。
      春栗看着眼前的主子,心里道,也不亏他们把主当成女子,就主子就容貌,真让女人看了都惭愧。
      俞柳不知旁人这些想法,他又跑去镜子面前看了又看:“你瞧瞧小爷这英气的眉毛,看看这个高鼻梁,大眼睛的,你再看看我这凸起的喉结!!他们还说小爷是女的?”
      旁边已经习惯了俞柳这样的春梓,一边给他整衣裳一边说道:“是是是,我们家爷最男人了,今个上场可要跳舞的啊爷!”
      俞柳撇了撇嘴道:“昂,晓得啦”,作为一个魂穿的现代人,不仅穿到了青楼公子哥身上,还被世人误以为是个女子,太憋屈了555...
      但是好在家大业大,他有钱!!可以挥霍,有钱就使自己快乐,这么一想他就又快乐了。
      后边姑娘们也陆陆续续上台表演了,俞柳在后边听着前面热热闹闹,也准备上去了,跟旁边站着的春栗说了声,让她安排下。
      后面准备着,前面也热闹起来了,倒不是因为俞柳上场而是..
      “诶诶你看后边门口那个,是不是褚国师啊?”
      “国师!?确实是国师..这这这”
      “果然今日楼主露面也吸引来了国师啊”
      “国师风流成性,这种场所看见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么明目张胆,没人跟圣上讲吗?”
      “有的啊,圣上也没管这事,后来就没人再说了...”
      ........
      门口站着的褚柏看了一圈,最后让侍卫去楼上订了个雅间。
      入席
      不一会,雅间又来了个穿着黄袍的男子进来,一屁股坐在褚柏旁边:“褚兄,你看今日慕名而来的人不少诶”说罢,有自顾自的拿起瓜子在那嗑了起来。
      褚柏挑了挑眉:“能让二皇子也破例来这风月之地的女人肯定不一般”
      突然被提到的二皇子纪明羽,不自在的咳了几声:“这不是...也好奇嘛咳咳”
      褚柏收回放在纪明羽的视线,盯着下面的台子上,他倒是想好看看这个美人,能有多美...
      .....
      这时场上音乐突然停了,楼内众人皆为一愣,这时,从上方传来短暂的笑声,紧接着看到上面的白衫“女子”从高空中缓缓落地..
      素淡的白裙在空中肆意飘动,墨色长发也随之摆动,俞柳今日又戴了面纱,只露出一对灵动的眼睛。
      待俞柳站稳,看了看楼里的男人们,面不改色的咬了咬牙暗想:“tui,就是这群狗男的说小爷是女人,我呸,一群老色批”
      整理好衣物,俞柳也按照晚间安排抚了一会琴,又嗷了两首歌,台下的男人眼睛看的直直的,丝毫不知道自己是看着一个男子。
      俞柳也听春梓的安排跳了支舞,看的人春心荡漾...
      素色衣衫下隐隐看见俞柳那纤细的腰身,时不时还会露个小胳膊小腿的,引着台下一阵叫声,俞柳其实还特意摸了摸脖子,想证明自己有喉结!按示一下他们,结果他忘记了自己带着有面纱....
      这一动作无疑是最撩人的,看的台下人或多或少心里痒痒的。
      楼上雅间
      “啧啧啧果然名不虚传,这俞柳果真绝色,你看看她那腰,虽然我不是什么好色之人咳咳但是这腰是真的好啊.”纪明羽看着俞柳下了台,就跟褚柏讲了起来。
      褚柏倒是对这些没有多大兴趣,倒是那人台上的动作..转头看了看纪明羽“二皇子还是少来这种地方为好。”
      本就是跟过来的,纪明羽也点了点头,先离开了,褚柏看着台下人渐渐都散场了,跟旁边的人说:“去,我要今日的俞柳姑娘”
      俞柳下了台就泄了气,也不知道这些人看没看出来,春栗也知道主子想证明下自己是男子,可是那个动作一点也不明显,论谁都看不出啊。
      “主,别泄气,你加油!”想了半天春栗就想出这一句安慰的话。
      俞柳一阵无言...刚想说到说到春栗,结果急冲冲的跑进来,看着俞柳说:“主子,你,你被一位官人喊了...”
      嚯,这下又被喊去接客了,看来是那几个动作暗示没用。
      俞柳叹了口气了,惹的春栗春梓笑出了声。
      等收拾好心情,俞柳问她:“就一位喊我了?”春梓点了点头,就听见俞柳说:“这不行啊,我那么卖劲演唱,嗓子都劈了,怎么就一个官人呢..怎么就一个呢..”
      春梓春栗互看了眼,得,自己主子太戏精了。
      闹归闹,俞柳知道能点他的人肯定非富即贵,毕竟他自己那个价也是一绝的高。
      简单收拾以后他跟着春梓来到了这个所谓的官人房间。
      俞柳也是第一次遇上这事,春梓把他带到屋里就走了,让他一个人在房间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做后还是一个人做到了椅子上,等着那个让他“伺候”的官人。
      等褚柏进屋就看见了俞柳脑袋一垂一垂,看来等的时间长了,让这位“美人久等了。
      褚柏也不慌不忙的坐在俞柳对面,反正夜还长,等人睡好了再忙活也是可以的。
      俞柳没一会就醒了,揉揉眼,刚准备伸个懒腰,喊春梓,突然旁边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哟,美人这可算是醒了,睡的可好啊?该轮到我了吧。”
      褚柏摇着扇子,手撑在桌子上,带着笑意瞧着俞柳。
      俞柳微楞着看向褚柏,耳朵悄悄的红了,他自己也不是没见过帅哥,但眼前这个男人是真的有点帅,咳咳。
      他揉了揉耳朵,一脸歉意的看着褚柏:“可能最近有些累,让官人久等了。”
      褚柏听完也没说话,就盯着他看,俞柳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半晌后褚柏好似想到了什么,轻笑了一声。
      俞柳不知道他在笑什么,一时不知道怎么去开口,就干愣在那里坐着。
      褚柏倒了盏茶,晃了晃,似笑非笑的看着俞柳:“怎么,这么久没见就不记得哥哥了?”
      俞柳:??????哥哥
      褚柏看着眼前小没良心的表情,看来是不记得了:“我是你的,柏,哥,哥呀。”
      也不知道是褚柏说的太暧昧,还是俞柳突然想到了什么,褚柏说完,俞柳的脸,脖子,耳朵都红了。
      “我...我..”
      褚柏看着他这一撩就脸红的毛病还没改,笑的更欢了:“来来来,再叫声哥哥来听听。”
      俞柳听出来这人再耍自己,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去去去,少占小爷便宜。”
      褚柏看着眼前跟之前小时候黏在自己屁股后面喊哥哥长,哥哥短的俞柳,啧啧啧,不喊哥哥了,不可爱了。
      “你不在你家当少谷主了?怎么来当美人了啊”
      俞柳看见是熟人也放松了些,把那些头花什么鬼玩意的全弄了下来,哼两声道:“不行那边,那边没我的地,我还是喜欢我的青楼,喜欢我们家姑娘们”
      褚柏移到俞柏旁边,帮他整了下头发,听他说完便低头凑到他耳边说:“你家楼要倒闭了?你还出来出卖色相。”
      褚柏说的话带一小点酸味,可惜俞柳是个心大的没有听出来。
      “倒闭是肯定不会倒闭的,但是如果倒闭了,我也确实可以出卖色相,爷到时候想要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俞柳越说越带劲,没发现后边褚柏脸色黑了黑。
      褚柏冷不丁冒出来一句:“小心肾虚。”
      俞柳虽说是这么说,但想到了什么就望向褚柏:“柏哥,今日你怎么有空来这了,我听春栗说最近朝堂上有许多事,太子近几天也在暗地里拉扯势力,有可能还会对胞弟下狠手。”
      褚柏先是被他喊的一愣,后来听俞柳说这些,难免神情有些严肃:“是,太子确实最近不老实了,圣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没管他,没大碍的。”
      俞柳点到为止,也不多说,看自己有数就行,随后看见褚柏皱着眉头,勾了勾唇,把自己贴着褚柏身上,手轻抚上他的眉毛说:“官人别皱眉呀,是人家不好嘛,怎么见到人家就这样啦。”
      俞柳的声音难分雌雄,又带着勾人的尾音,听的褚柏有些想....
      褚柏看了眼俞柳,明知他是逗自己,他随后便手搂住俞柳的腰,挑起他的下巴,邪魅的说:“那就不皱了,做些快乐的事,让你快乐快乐?”
      俞柳有一丝慌张,但还是不紧不慢开口道:“果然不愧是国师,够风流!”紧接着他就听到“来试试看?看我风不风流?嗯?”
      褚柏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低哑,听的俞柳耳朵红了,他挣脱开褚柏,往远处站了站磕磕巴巴的吐出来几句话
      “你,你别过来啊”
      “我不卖身不卖艺”
      “只陪嗑瓜子聊天”
      “男男授受不亲,再过来我喊了阿!”
      褚柏看着俞柳红着脸站在一旁说这几句话,无奈的笑了笑,看来还不够,不过也不能急。
      “过来,小美人,我不碰你还不行吗”
      “呸,你才小美人,你全家都是小美人”
      “对,我全家都是”以后还有你..
      “哼,小爷睡觉去了”
      “一起”
      俞柳许是说累了,刚褪去衣衫上床没一会就睡熟了。
      褚柏看着俞柳,往日思念的人已在自己身侧,看他过得不错自己也放下心了。
      他吻了吻俞柳的额头,轻声道:“阿柳,再等等”
      说罢,便穿妥衣物,离开了风月楼。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