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光与信仰难忘

作者:隔壁大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三章

      ……
      到食堂打了饭菜出来后,慢吞吞地走向候车亭。
      帝大占地面积很大,如果没有私家车,就只能坐校车内线。她车放到了协会那边,还没去拿,打算先去实验室那边把她放到那的计算机拿回别墅。
      到了候车亭,天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打在衬衫上,风吹过,有些湿寒。
      帝都入秋快,路上行人大都穿着秋衫,打着雨伞,细雨无声,只有风刮过北湖边的樱花树,发出了些许声响。
      车很快就到了,上了车,十一点半的车罕见的少人,坐在窗边,看着雨越下越大,打在玻璃窗上,留下了一道道水痕。
      车上的天气预报播着'今日有台风登陆A市,而身为邻市的帝都有台风雨波及,要市民带好雨具,谨慎出行。'
      要下车了。司机师傅显然对这个好看的小姑娘有些印象,坐了三年的车,虽然不经常坐,但好歹混了个脸熟。
      好心地给了她伞,时苏慎倒也不矫情地收下,道了声谢后下了车。
      雨越下越大,四面八方地盖过来,伞并不能遮严实,很快衬衫的袖子就被大雨打湿了沾在皮肤上,风刮过,很是难忍。
      前面隔着水雾,朦朦胧胧间隐约看到了前面有白色的一团缩在实验室的门前。
      皱了皱眉头,加快了脚步,走到门前,才看到少年缩在实验室门前蹲着,雨刮着,打湿了整个人,也不知道在这呆了多久。
      走上台阶,屋檐滴下的雨打在伞上,发出了'喯'的声响。
      听到动静,少年抬起了头,干净的鹿眼眼角红红的,潋滟水光的眸似在诉说着难受。
      “苏苏~”卫末泽开口,声音沙哑微颤。
      “……”
      并不理会这扮可怜似的委屈,没说话。
      手拿出钥匙,伞不经意地往前侧靠去,挡住了那边强劲的风和拍过来的雨,却没有理会自己后侧被风刮过来的雨,径自开了门,里面的感应灯应声而开。
      看到门开后没有动静屯自委屈低头的某人,一向以没情绪没感情著称的时苏慎气笑了。
      自己不听话,还好意思生闷气?!
      看着自己在那屯自闹别扭的少年,无奈地扶额,上前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头,被打湿的头发有些扎手就连头发都被雨打湿了。
      也不说话,把他拉起来,收了伞,帮他把行李也拿了进去。
      行李不知道被他放了什么进去,单手拎起22寸的箱子,废了些力气才拿进来。
      “苏苏?”卫末泽委屈地拽着她的衣服,话语间带着乖巧的试探。
      “……”
      '你不在的时候啊,他都不理人的,整天就练他的钢琴,清清冷冷地跟他爸一样,就像个闷葫芦!'
      时苏慎看着他,想起了他母亲楚姨说的话,实在很难把楚姨口中的清冷闷葫芦的形象跟这个动不动就闹别扭还爱撒娇的小孩联系在一起。
      或许真向楚姨说的那样,他真的是被她惯坏了,一遇到事跟她发脾气倒不至于,可撒娇扮可怜的本事倒是会了□□成。
      算了,自己惯的,怪不了别人……
      “拿衣服,我去给你开热水。”时苏慎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头,去沐浴间开了热水,顺便煮了壶热水。
      她一个月有一半的时间都在实验室待着,某一毛不拔孟老校长心疼自己“亲孙女”太累,特意批了间独立实验室,她也不客气,划出了一半的休息区,基础设备都安装的很是齐全。
      烧了水回来的时候小孩已经从行李箱拿出了衣服,还没关上箱子。眼睛不经意略过去的时候,就看到装满了半箱的书,是她之前知道他决定报考计算机系,给他拿的,难怪那么重。
      她家书很多,家里别墅三层每层都有个书房,房里都放着书柜,满满当当地放着各类的书籍。她并不常出门,也不常买书,书柜里有大半是她母亲去世前留下的,有些是别人送的。
      自母亲去世后,刘姨一得空就会去整理,偶尔她也会帮忙,所以对看过的书都还算有些许印象。
      无意间竟又想起了她的母亲,时苏慎一怔,眼神微黯。
      “苏苏?”卫末泽看她有些出神,担忧地唤了她一声。
      “去洗澡,别着凉。”时苏慎回神,拍了拍他的头,摘下他一直没放下的书包放到椅子上。
      “好。”
      听话地拿着衣服去洗了个澡,顺道洗了头发擦干,她最喜欢摸他的头发了,他要好好爱惜才行。
      某心机boy.卫末泽如是想着。
      出了沐浴间,把换洗下来的衣服塞进了袋子弯腰放进背包里。
      做完了事后,一抬头便看到时苏慎捧着本笔记本电脑,戴着副金丝框眼镜,神情专注,让人情不自禁地把目光放在她,久久不能移。
      卫末泽手放在心脏处,那里在不受掌控地跳动,是永远只为一人而心动的信号。
      换下了湿的衬衫,穿上了件白大褂,是她日常的实验服。
      他以前偷偷过来看她的时候,也看到她这样穿过,天生的衣架子,戴着副护目镜,眼睛专注地看着手里的器材,美的让人惊了心又动了魄。
      那天太阳格外的亮,实验室玻璃窗透下的光撒在她身上,像是神明赐予了人间最后一道救赎。
      小桌上放着杯温水,冒着热气,旁边还放着分出大半的饭菜。
      “啊湫!”卫末泽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抹了抹鼻头,又接连打了几个喷嚏。
      “喝口热水,吃完饭去睡觉。”时苏慎从书中抬起了头,起身递过去了那杯温水。
      乖巧地接过,仰头喝下,热水入喉,才感觉到喉上刺刺的痛感消了些,舒服地眯了眯眼。
      ……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