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闭室

作者:江清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那种目光带着十足的侵略性,像是在打量什么。
      
      但年幼的齐暗只将那种眼神当作是生气,目光不免有些回避。
      
      江址见她这幅反应,眉梢的弧度又低了几分,但他从未与同龄人有过接触,俨然是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什么不妥的。江址依旧尽力保持着尽量柔和的声音,说:“带我去……卫生间。”
      
      齐暗听到这话立即就绽开了笑颜,方才那露出来的少许怯懦的眼神顿时烟消云散。此时的小女孩眸中亮闪闪的,如星子般闪烁着璀璨的光。
      
      “我知道,我带你过去。”齐暗扭上瓶盖,本想牵着江址的手,却发觉自己的手掌也是湿漉漉的,稍微抬起的手便停在了空气中。
      
      江址的眼睫微垂,盖下了他眸中的颜色。
      
      他偏过身,轻轻牵过齐暗的手,感受到女孩指尖虽带着水珠却仍旧温热的触感,忽然发觉并没有没想象之中的那般不适。
      
      “江址哥哥,今天上午有个小男孩,他也找不到卫生间,也是我带他去的。”齐暗走在路上,声音依旧雀跃,她兴致勃勃地跟江址讲述着自己上午发生的事情,“我奶奶是志愿者,她经常带着我来医院帮忙,她告诉我说做人要乐于助人……”
      
      江址一直没有接话,只是微抿着唇,视线不时又似无意般落在牵在一起的两只手上,眉梢微挑,眸中的颜色初见明亮。
      
      去往卫生间的路途很短暂,齐暗将汽水瓶放在洗手台上,扭开了水龙头。
      
      水哗哗的流着,见江址还没有松手的意思,齐暗便直接将那牵在一起的手拉到水流下。
      
      冰凉的液体拂过皮肤,恍然间齐暗感觉自己的手指被收紧了几分,但那种感觉转瞬即逝,所以她权当是错觉。
      
      齐暗抬头看向洗手池旁的架子,转头问道,“江址哥哥,你要肥皂还是洗手液……?”
      
      但眼见江址依旧如同方才扭瓶盖时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只直勾勾的看着她,没有动作,眸中带着说不清察不明的意味,那不像是一个小少年该有的神情。
      
      年幼的小齐暗有些愣,忽然想起奶奶和自己说过医院里有很多不正常的人,一个人见到他们时要么赶紧远离,如果必须有接触的话一定要保持耐心。
      
      所以她回盯着江址的眼睛,又问了一遍,语气轻柔,“江址哥哥……?你要洗手液还是……”
      
      “随你。”
      
      江址略微偏过了头,看到镜中的自己,此时面庞上的那副神情,似乎从未出现过。
      
      齐暗顿了几秒,然后在江址愣神的片刻飞快地抽出手,按下洗手液,继而又快速地抹到江址的手心里。
      
      透明的洗手液淌过稍有余温的手掌心,江址蹙起眉。
      
      这种触感似乎并不如方才女孩子指尖的温凉。
      
      齐暗快速洗好了手,没有转身,只透过镜子便能看到江址依旧站在原地,视线落在手心的洗手液上。
      
      于是齐暗小心翼翼的问了句:“江址哥哥……你这是……不会自己洗手吗?”
      
      江址抬眸看她,没什么表情。
      
      齐暗在心里深吸了口气,然后轻轻捏住江址的手腕,凑到水流下,帮他把洗手液抹开,然后又细细地清洗着指尖、指腹、手心……每一处,每一寸。
      
      冷水与体温交错,空气中淡淡的消毒水与女孩温热的吐息交织。
      
      江址的眼睫轻颤。
      
      女孩正专心地用指腹清洗着江址手上剩余的洗手液,神情专注。
      
      江址盯着她的侧脸,眸中的颜色似乎又清亮了几分。
      
      在齐暗将江址的手背转向上方时,看到了白皙肌肤上一大块的淡色淤青。
      
      “江址哥哥……你的手……?”齐暗刚说完这话便有些后悔,她不知道这算不算奶奶说的有些人听不得对他们有刺激性的话。
      
      不过好在江址的表情没有丝毫异样,齐暗有些不敢触碰带有淤青的地方,怕弄疼他。
      
      “针扎多了。”
      
      江址的声音很轻,吐气也很轻,喷洒在齐暗的耳边,没有黏腻的感觉。
      
      反倒透着一股清冽的。
      
      “很疼吗……?”齐暗的声音有些发颤,她知道挨针可是很疼的。而且都有淤青了,那得是扎了多少针啊。
      
      其实江址已经不记得到底疼不疼了。这道理就像是一件事再怎么难,坚持的做下去,便也就不觉得难了一样。
      
      不过他的这个情况有些讽刺,被扎针扎地次数太多了,就算疼他也早就已经麻木了。
      
      更何况,他似乎并不知道什么叫疼。
      
      因为,没人告诉过他什么叫疼。
      
      不过,此时的江址略停顿了半晌,声音放得极轻,“还好......不过有点疼。”
      
      越是这样轻松的话语听起来便越难受,更何况齐暗并不看不懂江址眸中晦涩的笑意。
      
      “抱歉啊......”齐暗用最轻的力度洗拭着他手背上带有淤青的那块皮肤,感觉就像是被羽毛轻轻地刷过。
      
      “洗好啦!”齐暗的语气很有成就感。她握着江址的手腕,将他的手拿到烘干机下,手心朝上,“江址哥哥,这是我第一次帮别人洗手呢,小时候都是我奶奶给我洗。”
      
      江址看到了她一启一合的唇瓣透着粉嫩。
      
      ......
      
      齐暗带着江址在医院外围的院子里四处走动,那是江址第一次感受到指尖的缝隙流过有温度的风。
      
      温热的触感,就像是女孩柔软的手指。
      
      傍晚的夕阳颜色浓郁,乳白色的云朵底部散发着橙色的光芒。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