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闭室

作者:江清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窗外的太阳已经只剩小半个身子,室内昏暗的黑与橘色的光交织。
      
      半寸阴影笼在江址的眼睫之下,他的神情再一次让人看不清。
      
      江址低低地应了一声,再无言语。
      
      徐晟安换了鞋,走上了楼,径直走入了那间卧室,将仍在哭泣的小女孩抱了出来。
      
      小女孩将脸紧紧埋在徐晟安怀里,甚至都不敢再去抬头看江址。因哭泣而不停耸动的肩膀,牵动着周身都在颤抖。
      
      “少爷。”徐晟安站在门口,问道,“今晚晚饭想吃什么?”
      
      江址抬头直视着他,稍带意外的挑眉,但没有说话。
      
      徐晟安显然是早就知道江址不会有后文,在微微欠身过后便抱着仍哭泣的小女孩离开了。
      
      偌大的房间,又只剩江址一人。
      
      他没有开灯,天色渐沉,无边的黑暗如粘稠的液体席卷了别墅的每一个角落。放眼望去,漫无边际,沉重又压抑。
      
      那是江址夜里所处环境的常态。
      
      没有光亮,他也能轻车熟路的在别墅的四处走动。
      
      他没有做什么,仅是这样,日复一日的度过黑暗。
      
      几日后的清晨。
      
      温暖的阳光旋转着越进房间,二楼主卧的窗帘也被风轻轻托在空气中,角落里的花香肆意弥漫。
      
      别墅的门又一次被打开,只是这次率先映入眼帘的却不是徐晟安的手。
      
      来人是那日站在病房门口的——徐晟安一直尊称她为“夫人”的女子。
      
      也就是——江址的母亲。
      
      女人进了门之后,一打眼就看到了孤身一人坐在沙发上的江址。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眸中也丝毫不见少年人的朝气。
      
      江母虽脸上也是没什么波澜,可那副表情显然与江址不是一类。
      
      只是江母身后的这个小女孩略有些熟悉的声音却引得江址稍稍抬起了头。
      
      他的眉梢略带起上扬的弧度,那张仿佛不会有表情的脸,似乎稍微有了些变化。
      
      被江母牵着手的小女孩也看向了坐在沙发上的江址。一时间,四目相对,两人的思绪几乎在同一时刻被牵回几个星期前的某一天。
      
      ......
      
      那日医院顶层的空气依然带着十足的凉意。
      
      空中消毒水的味道近乎刺鼻,一人坐在病床上的江址也难得地皱起了眉头。
      
      并不是因为空调与消毒水的混合,而是来源于胃部与腹部的不适感。
      
      几分钟前他刚喝下了徐晟安拿来的药。
      
      药物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药量未免有些过多,江址感觉胃部涨得难受,甚至还有些轻微的刺痛感。
      
      他掀开搭在腿上的被子,下了床。
      
      穿好鞋后他摸了一把自己的脚腕,凉得发紧。
      
      医院顶层的一切事物仿佛都是静止的,就连空气都不会流动。偌大的活动范围里,没有其他病人,甚至听不到任何声音,只有大片大片刺鼻的消毒水的气味在周遭碎开。
      
      他推开门,感觉手指僵硬,就连脚步都有些虚浮,漫无目的地下了楼。
      
      ......
      
      其余楼层的一切程序都在正常流转,只有顶楼,那里仿佛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各样着装的人们步伐急促,脸上带着各异的神色。他们正在为自己或他人的病情而忙碌着,没有人注意到此时正有一个穿着病号服的少年,独自一人走在贴近走廊的阴影处。
      
      他那墨色的碎发与眼眸,仿佛要与这阴影处的昏暗融为一体。
      
      正在江址打算返回楼上的时候,视线里却突然窜进一个小女孩的身影。
      
      她怀里抱着一瓶橘子汽水,恰到好处的避开了阴影,暖阳在她身旁拢作光晕,似乎格外柔和。
      
      “哥哥,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啊,是和家里人走散了吗?”女孩的语气透着关切,声音清脆稚嫩,也许这就是书中所写的宛如百灵鸟一般的婉转歌喉。
      
      但是江址不敢确定,因为他没有并没有听过百灵鸟的声音。
      
      女孩靠近他,目光带着好奇,江址这才发现女孩比他矮了差不多半个头。
      
      橘子汽水的瓶身还挂着很多晶莹的水珠,显然是刚从冰柜里拿出来。
      
      “哥哥,你可以帮我把汽水的瓶盖扭一下吗?”女孩把将汽水瓶举起,递到江址眼前,清嫩的声音带着一丝委屈的感觉,“我奶奶还在帮忙,她没有时间帮我扭瓶盖。”
      
      “你能不能帮我一下啊……?”
      
      女孩一直举着汽水瓶,胳膊都有些发酸了,也没见江址有半点回应。
      
      他也扭不开吗?女孩歪了歪头,看到江址的那双眼睛,像是生锈了的钟表,神情不像是听到了自己的话的样子。
      
      ......不会是聋哑人吧?女孩缩了下脖子,就在准备收回手臂的时候,瓶子的重量却减轻了。
      
      面前的少年接过了自己手里的汽水瓶。
      
      看来不是聋哑人。
      
      齐暗莫名其妙地松了口的气。
      
      江址轻松扭开瓶盖的瞬间,却突然看到面前女孩的手掌通红,虎口部位甚至都有些破皮的迹象,显然是因为刚刚用力扭过瓶盖了。
      
      他皱起了眉头。
      
      力气这么小,可能会很麻烦。
      
      女孩一手接过瓶身,一手接过瓶盖,语气雀跃起来,“谢谢哥哥!我叫齐暗,你叫什么名字啊?”
      
      江址本打算在给她扭完瓶盖转身就走的,可那带着期盼的语气却让他觉得自己应该回答她。
      
      “......江址。”
      
      短暂的沉默过后,江址自己也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生出和以往一样烦躁厌恶的感觉。
      
      自己好像……并不排斥面前的这个女孩的靠近?
      
      江址已经努力将自己的声音放的极轻,只有这样的嗓音才会大幅度地减少钝重的的药物肆虐过后而不能饮水的黏腻嘶哑,才能让语气听起来更柔和、轻缓一点。
      
      齐暗注意到江址的手心此时已经沾满了汽水瓶身的水珠,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下,说:“江址哥哥,你的手刚刚拿了汽水瓶肯定很黏吧......你要不要去卫生间洗一下......?”
      
      江址停顿,看着齐暗,目光有一种让齐暗形容不上来的不适。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