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闭室

作者:江清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 章

      
      “也就比我高一些而已......”勃勃伸出手,按在桌子上,盯着面前刚刚翻开书的江址,语气欢快道,“你家这么大,肯定有很多好吃的吧......快去拿一些给我,我饿了。”
      
      江址没反应,他看书时很专注,能够不被任何外界条件所干扰。
      
      “喂!你没听见我说话吗?”勃勃鼓着嘴巴,踮起脚戳了戳江址的肩膀。
      
      江址将书放好之后,才懒懒的张口道:“你刚才说什么?”
      
      勃勃的声调拔高了一些,“我说——我饿了!给我拿些好吃的去。”
      
      江址离开座位,回到楼下的客厅。
      
      勃勃依旧跟在他身后,所以并没有发现江址在看到方才被蹦得乱糟糟的沙发之后轻蹙的眉头。
      
      见江址依旧没有找东西的意思,勃勃忍不住尖声道:“喂!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啊,我是客人,你难道不应该拿好吃的出来招待我吗?”
      
      “没有。”江址没有坐回沙发。
      
      “没有?!”勃勃掐着腰,抬起了下巴,“你骗人,你家这么大,怎么会没有吃的!”
      
      “没有。”江址活动了下略有些僵直的手腕,“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找找。”
      
      也不知道勃勃是不是被江址突如其来的低气压震慑住了,他略微后退了几步,没有接着发作,而是一头扎进了一旁的厨房。
      
      勃勃首先拉开冰箱,却只发现了一些还没打开过的饮用水,他失望的关上门。厨房里响起了接二连三的其他柜门被打开,又被用力合上的撞击声。
      
      “还真是什么都没有......”勃勃赤着脚站在厨房里不满地嘀咕着,拖鞋早不知道被他甩到哪里去了,“什么破地方嘛!这么大的房子里居然连点吃的都没有......”
      
      勃勃重新打开了冰箱柜门,取出了一瓶饮用水,用力扭开,咕咚咕咚的大口灌着,后知后觉的才觉得牙齿被冰得极其不舒服。
      
      他将那瓶开过封的水放在角落里,连瓶盖都忘了扭回去,视线停在了一旁的热水壶上。
      
      勃勃记得妈妈以前好像就是用和这个长得几乎一样的水壶灌上自来水之后,放在一个类似托盘一样的底座上,按下开关,过一会儿就有热水喝了。
      
      他拿起那个热水壶,垫着脚想要打开水龙头去接自来水。
      
      但是他的个子有些矮,水池又恰好是凹下去的,勃勃接完水之后没有办法将其拿上来。
      
      于是他冲着厨房外大喊:“喂——江址!你快过来帮我拿一下水壶!”
      
      这次江址没有不搭理他,很快就走来帮他拿了出来。
      
      江址把水壶递给勃勃之后,又回到了客厅,全程没有说一句话,就连睫毛都没有颤动的痕迹。
      
      他记得那个热水壶。
      
      是前几天保姆说的那个坏掉了,让他不要碰的热水壶。
      
      厨房里响起了巨大的声响,蒸汽不断的顶着水壶盖,果然在不久后,江址便听到了勃勃的哭闹叫喊。
      
      江址再次看向皱巴巴的沙发,这次脸上厌恶的表情没有丝毫遮掩。他一把扯下铺在沙发上的全部软毯,丢在了地板上。
      
      勃勃的一只手的手掌被蒸汽烫得通红,他靠在厨房门口哭着大喊江址的名字。
      
      水壶还在不停的朝外喷洒着大量的热汽,温度灼人。在停不下来的沸腾之中,水壶盖直接被蒸汽掀翻,滚落在冰凉的瓷砖地上,发出“滋滋”的声响。
      
      江址这才进了厨房,声音很轻:“你怎么了?”
      
      “手、我的手......好疼......”勃勃颤巍巍的抬起那只被烫红,甚至已经开始有些发肿的手,抽抽噎噎的回答着。
      
      “手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疼呢?”江址斜倚在门口,眼睛轻飘飘的朝厨房里面看去,不轻不重的问道:“你怎么把我家的热水壶弄坏了啊......?”
      
      “我、我......”勃勃一时间想不出什么解释的话来,又因为手背的剧烈疼痛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直到他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哭哑了,江址也仅是一直站在对面静静地看着他。
      
      勃勃抽抽嗒嗒的抹了很长时间的眼泪,一张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水痕。他那只被烫得已经整个红肿的手已经暂时失去了知觉,直直的僵在空气中不敢动。
      
      江址突然感觉看着心烦,他略微偏过了头,然后冷声道:“用凉水冲一冲你的手。”
      
      勃勃怔了片刻,反应过来之后不疑有他,立刻打开了方才的水龙头,将红肿的手放在冰凉的水流下冲拭着。
      
      ......
      
      后来到了傍晚晚饭的时间,勃勃就被徐晟安接走了。
      
      江址也再没有见过他。
      
      当日晚上徐晟安来到别墅给江址汇报完勃勃的情况后,问了一句,“少爷,先前保姆没有告诉过您水壶坏了吗?”
      
      江址没有抬头,停了片刻,开口道:“忘记了。”
      
      ......
      
      第二天早上,徐晟安又带来了一个小男孩。
      
      只是到中午午餐时间,徐晟安便又把他也接走了。
      
      ......
      
      “失足从二楼楼梯摔下,轻微脑震荡和右小腿骨折。”徐晟安第二次站在门口汇报时,颇觉有些头疼。
      
      江址依然毫无反应,甚至眼睫都不曾动一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