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闭室

作者:江清野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夏季正值中下旬。
      
      权城上午十点左右钟的阳光刺眼而灼人。
      
      大片大片的、强烈的光穿透了树叶,炙烤着余荫下的湖潭,镜子般的水面亮度高得有些过分。
      
      然而中心医院的顶楼却带着些许凉意。
      
      空调开得太足,冰凉的气息混合着消毒水的味道在空气中散开,味道更甚。
      
      这里的床单、天花板、床头的栏杆......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白色。
      
      ——一种让人感觉不适、发紧的白。
      
      “夫人,这是诊断书,您亲自看看吧。”老人白大褂服帖其身,胸牌上最后“教授”两个字分外惹眼。他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大把白发的年纪却是对着面前的妇人毕恭毕敬。
      
      女人接过那张白纸,却没有看。
      
      她接着听那位老教授解释道,“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您也是知道的,我们不可能有丝毫的怠慢,但是药物对江少爷真的不起作用......我们也不敢再乱用药啊。”
      
      夫人,您可真的不能为难我们......”
      
      “江少爷没有得什么精神病,也没有您想象得那么严重,其实说来,连病也算不上.....也许,更多的只是心理作用……”
      
      “你的意思是,我连亲儿子都要害吗?”女人皱起眉头,面容带着明显的不悦。
      
      “夫人,您知道的,我不是这个意思......”老教授叹了口气,摇头解释道,“小孩子沉默寡言一方面可能是性格使然,再可能是缺乏同龄孩子的陪伴吧。
      
      毕竟还是小孩子,长期的封闭环境......总归是没有好处的……”
      
      “好了,我知道了,你去忙吧。”女人抬手打断了他的话,眼皮微颤。她抬起右手,指腹缓缓摩挲着太阳穴。
      
      女人所站的门后,一个皮肤白皙的少年正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两只手叠在身前,其中一只手背由于过度被针孔穿透,产生了大片的淤青痕迹。
      
      少年的目光没有焦距,明明是非常漂亮的眸子却沉重得似有大雾弥漫。江址身着蓝白色的病号服,精致的五官像是天生雕刻好的瓷娃娃。
      
      只是,没有表情。
      
      门外。
      
      女人收好了那张诊断书,准备扭动门把的手却突然滞在空气中,她站在原地静止了片刻,面庞闪过片刻失落,然后边朝外走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小徐啊,你来接一下江址吧,在医院......对,还是顶楼那个地方,和以前一样。”
      
      “好的,夫人。”
      
      “辛苦了……”女人的声音略带歉意。
      
      回应她的依旧是彬彬有礼的语气。
      
      女人低头的那一瞬,似乎不经意间露出了疲惫的神态。可在她将散落下来的发丝拢回耳际之后,脸上又恢复了那般淡然。
      
      “......”
      
      ......
      
      黑色的车子在城市中疾行,钝厚的空气黏重得紧随其后。
      
      坐在驾驶席的徐晟安看上去还很年轻,顶多刚二十出头的样子。
      
      等红绿灯的间隙,徐晟安透过后视镜看到了坐在后座的江址,看到了那双——平静地看着窗外,却毫无波澜的眼睛。
      
      车内,又是一如既往的长久沉默。
      
      ……
      
      徐晟安开车送江址回到了家中。
      
      别墅内仅有的一名保姆弯腰给江址换了鞋。
      
      徐晟安等她直起腰后,顿了半晌,忽然开口说:“你明天不用来了”。
      
      这句话显然不可能是对江址说的,于是保姆惊诧地抬起头。
      
      “徐先生...…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吗……这、怎么突然......就要辞退我啊?还没到期限......”
      
      徐晟安略停顿,但语气很温和,他解释道:“你没犯什么错,这是夫人的意思,她想以后亲自照顾少爷。
      
      不过你不用担心,还是会按照到期的报酬的。”
      
      “这样啊......也好。”保姆欲言又止,她来这所别墅工作前就听说了这里会经常换佣人,而且每次只有一个。虽然她不知道自己被提前辞退的原因是什么,但看到徐晟安那张淡漠的脸之后,最终也只是简单的收拾好自己为数不多的行李便离开了。
      
      ......
      
      待保姆离开后一段时间,徐晟安才开口道:“江少爷,夫人给您找了玩伴,一会就会过来,这几天会一直住在这里陪着您。”
      
      坐在沙发上的江址闻言稍微动了下眼皮,却没有抬头看徐晟安。他的声音轻飘飘的,像是浮在空气中的一粒雪,“玩伴,是什么?”
      
      徐晟安愣了一下,继而为他解释道:“就是来和您做朋友的,是您的同龄人。”
      
      江址没再说话。
      
      朋友和同龄人这两个词,他只在书本上见过。
      
      ......
      
      这期间,徐晟安一直站在门口的软毯上,没有换鞋,甚至没有任何的其他动作,直到门被敲响。
      
      徐晟安刚扭开门把手,一个小男孩就挤着门缝窜了进来。
      
      徐晟安蹲下身子,玩了玩眉眼,问道:“小朋友,你就是勃勃吗?”
      
      被叫作“勃勃”的小男孩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眼睛在室内四处乱瞟,发出惊呼:“哇——这个房子真的好大啊……房子里面,也好漂亮......”
      
      徐晟安皱了下眉,但转瞬即散,他稍微收敛了几分笑意,却仍旧保持嘴角翘起的弧度,依旧颇有耐心的给他立着规矩,“勃勃小朋友,乖乖在这里玩,不要调皮捣蛋。”
      
      “记住了吗?”
      
      他的笑脸依旧温和,也不知道勃勃小朋友有没有感受到他情绪的变化。
      
      “要是闯了祸的话,你会被立刻送走的哦。”
      
      徐晟安给勃勃换了拖鞋,然后起了身。
      
      他淡笑着摸了摸勃勃的小脑袋瓜,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就是江址哥哥,去和他一起玩吧。”
      
      小男孩迫不及待的朝沙发的方向奔去,早已忘记了自己来之前答应好妈妈一开始要讲究礼节。
      
      “江少爷,那我就先走了。”
      
      徐晟安站在门口朝江址微微欠身,“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随时打电话联系我。”
      
      徐晟安的手掌抚上门把手,停了片刻,他还是转过头解释道:“少爷,夫人她......还是很忙,可能没什么时间回来看你,希望您能理解。”
      
      直到门发出一下轻微的“咔哒”声,江址也没有答话,他的视线一直落在斜下方,目光被微阖的眼睫遮住,看不清分毫思绪。
      
      勃勃在沙发上翻滚,边闹边笑:“这个沙发和我家的那个好不一样啊......”
      
      他滚动的幅度很大,手指有几次不小心触到了江址的衣角。
      
      江址轻微的皱了下眉,但依旧没什么表情。
      
      他起身去了楼上的书房。
      
      勃勃见状,也紧随其后。
      
      “江址——?”勃勃开口,带着小孩子独有的尖细嗓音,“我妈妈让我叫你江址哥哥,但是我觉得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吧——”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