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老妻种田记(快穿)

作者:长桥北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七零老夫老妻14

      红星大队离县城不算远,十多里地。腿脚快些的年轻人,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徒步过来。
      
      这次做牛车,车上坐着个病人,慢悠悠的晃着就晃了两个小时。陈会计手中的鞭子落在牛身上的时候轻飘飘的,这头牛可是红星大队的宝贝,每天都好吃好喝地供着,专门派人养着它。
      
      他们这次的目的地是县城医院,县医院和县城的车站隔了两条街,不需要进县城,直接沿着那条十字路走下去就能到。
      
      红星大队所在的县城叫阳水县,县城医院叫阳水县第一综合医院。
      
      这会儿的县医院里,除了正对着门的那栋是小两层的楼房,其它都是平房。围着县医院的院墙也破破烂烂的,将将和颜希月差不多高。
      
      县医院门口有个小房子,开了一扇窗户,里面坐着位老大爷,应该是医院的门卫。
      
      医院周围很清冷,除了偶尔路过的行人朝里面张望,几乎没有人走进那扇门。
      
      陈会计将牛车停在距离医院门口有几米的地方,转身对着林平安道,“老三,医院到了。”
      
      林平安从车上下来,“陈老哥,麻烦你等一会儿,我去里面找个人帮忙把建业扶进去。”
      
      “哎,不麻烦,你快去。”陈会计摆摆手,从手边拿起自己的水杯灌了一口。
      
      林平安先到小房子那处和老门卫搭话,那门卫二话不说就领着林平安叫了两个小伙子过来把林建业扶进去。颜希月跟在后面,林平安则停在门口,往颜希月手里塞了一把东西,“我就不进去了,等看完腿,你把这东西分给那俩小伙子。我去找找建群他们家,顺便做点别的,你不用担心,我很快回来。”
      
      颜希月把手里的东西塞到兜里,跟着进了医院。
      
      那俩小伙子是医院后勤部的工人,一个叫强子,一个叫来望,对医院的流程熟悉的很,他们把林建业扶到凳子上坐下。留下来望和林建业待在一块儿,强子领着颜希月去挂号,然后又一起扶着林建业去看医生。
      
      “婶子,刘大夫是咱县医院最厉害的骨科大夫,你带着林哥好好问问这伤咋回事。”颜希月和强子去挂号的时候,来望和林建业聊过几句,知道他原来在部队当兵。这个年头人们对当兵的人,总有一种莫名的敬佩和尊重。
      
      “强子,来望,劳烦你们等一会儿帮婶子再把建业扶回去。”
      
      强子和来望都是热心肠的年轻人,把林建业扶到屋子里头,就出来等着。
      
      屋里只有一张桌子,两只凳子,林建业坐在凳子上,对面就是刘大夫,颜希月站在林建业身边。
      
      “刘大夫,你看看我家建业这腿,是咋回事?”
      
      刘大夫是个五十多岁的蓄着胡须的老大夫,闻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放大镜,到林建业跟前蹲下。
      
      “撩起裤腿让我看看。”刘大夫看见林建业满身都是军绿色的衣服,外加一双胶鞋,问道,“小伙子是当兵的?”
      
      “以前当过兵。”林建业把裤腿扒拉起来。
      
      刘大夫透过放大镜观察林建业的伤口,伤口周围挺干净,看来是有注意卫生。但是伤口处,有多次撕裂的痕迹,明显是病人乱动扯开了伤口。
      
      “平时多注意清洗伤口,用晾开的清水,或者酒精擦拭。另外,尽量别乱动。”刘大夫先观察伤口,后又抬头问道,“骨头有事吗?”
      
      “脚踝骨折过。”林建业一一回答。
      
      刘大夫检查一番,得出结论,“愈合的不错,应该过些日子就能站起来行走。”起身坐回自己的位置。
      
      “大夫,我儿子他的腿使不上力气是怎么回事?”颜希月问道。
      
      “使不上力气?”刘大夫蹙眉看向林建业,林建业抿着嘴唇点头,“嗯。”
      
      “那伤口周围有感觉吗?疼或者是痒?”刘大夫问道。
      
      林建业摇头,“没有。”
      
      “……你们去市里的医院看看吧。”刘大夫沉吟道,“不是骨头的问题,骨头愈合的很好。”
      
      颜希月早就知晓,她问道,“那大夫,你能开些治外伤的药吗?”
      
      刘大夫倒是很爽快的开了个单子,强子领着颜希月去抓药的地方,抓完药扶着林建业回到牛车上。
      
      强子和来望眼看转身要走,颜希月把两人叫道一旁,给他们一人塞了几块糖,“拿着吃。”说完不等两人反应过来转身回到牛车上。
      
      等颜希月离开,强子和来望张开手,上面安静地躺着几块奶糖。
      
      “这……”
      
      “太贵重了……”
      
      可婶子人已经走了,他们再把人叫回来,难免有些不识趣。
      
      来望抿着嘴,“看这样子,婶子以后肯定还会带着林哥来医院,我们多盯着点儿,多帮几次。”
      
      强子点头,“只能这样了。”
      
      牛车上,陈会计靠在车辕上,“老三找人给建业做拐杖,说是得费一会子功夫呢,叫我们在这儿等着就行。”
      
      “看这日头,咱这回得误了饭点。”颜希月用手挡着额头抬眼看了看天。
      
      陈会计晃着脑袋,“不急,家里肯定留着饭呢。”
      
      林平安从医院离开,按照林平义昨晚告诉他的,七拐八拐地到了一户人家门前。
      
      这时候的县城,大部分人家还都是平房。就算是县城里那几个大厂的工人,也极少能住进厂里的楼房。
      
      阳水县没有砖厂,县城的厂子产能不高,招的工人也不多,最大的肉联厂也不过才七八十号人。所以各个厂子也没啥钱,更没钱建房子,员工宿舍都是七八个人一间将就着住。
      
      林建群的爷爷,和林平安林平义的爹,是堂兄弟关系。早年间,堂叔外出闯荡,攒了些家业,便在县城里安了家。
      
      林平安抬手敲门,“有人在家吗?我是红星大队大队长林平义的三弟,过来找林建群!”
      
      过了半晌,门开了条缝,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妇人,脸上有点儿戒备,大脸盘子看着富态得很,看年纪和家里的几个儿媳妇儿差不多大。
      
      “你找我家男人?你是?”她一开口,林平安就知道,这应该就是林建群娶得那个媳妇儿。
      
      “我是红星大队大队长林平义的三弟,他是我二哥,我爹和建群的爷爷是堂兄弟关系。”林平安说着动了动手,他手上提着从交易平台上买的云片糕,“你是建群媳妇儿吧,这是我带过来的点心。论辈分,你该叫我一声三堂叔,我过来是想叫建群小子替我做一根拐杖。”
      
      “红星大队?”建群媳妇儿转了转眼珠子,她是听过她家男人提起过,说是他们家原来是红星大队那边的,是他爷爷有本事,在县城里买了房,这才成了县城人。
      
      说着,林平安看了看周围,他低声道,“咱按市价来,你要东西或者现钱都成,咱能去里面说吗?”
      
      建群媳妇儿自打看到林平安手上的云片糕,眼睛就没错过,她吞了吞口水。云片糕,听着就高级,也不知道是啥做的。后来又听到林平安说做拐杖,给钱粮啥的,她心里一阵儿激动,当即就把门给打开。
      
      “三叔,快进来,我家建群去上班了,晌午就回来,您先坐,我去给您倒水。”
      
      林平安把云片糕递过去,“这是我带过来的点心,用糯米做的,你们尝尝。”
      
      建群媳妇儿眼睛放光的盯着那袋子云片糕,麻溜地接过来,脸上的笑意更加深刻。
      
      “您坐,三叔,您坐,我去给你倒水!”
      
      她提着东西就进了厨房,急匆匆地扯开袋子,迫不及待地往嘴里塞了一块云片糕,东西一入口就令人震惊,她双眼享受地眯起来,“妈呀,这也太好吃了,还是甜的!”
      
      她又急匆匆的塞了几块,嘴里快速的嚼着东西,然后倒了杯温水就要给林平安端过去。去之前,她脚下动作顿了顿,咬牙狠下心,从橱柜里拿出红糖,往水里加了一勺,然后高兴地端去给林平安。
      
      “三叔,你尝尝,我给你加了红糖呢,甜不甜?”建群媳妇儿扶着后腰坐下,盯着林平安道。
      
      林平安挑眉,倒是没想到建群媳妇儿这么大方,“真是谢谢建群媳妇儿。”他朝院子里看了看,“家里就你一人?”
      
      “啊,建群他大哥他们住在旁边那个院子,我婆婆跟他们住一块儿。我跟建群生了俩臭小子,他们去上学了,也是中午才回来。”
      
      “这样啊。”林平安问道,“建群媳妇儿,我今天是跟你婶子一块来的县城,是大队的会计赶牛车送的我们。我看现在时间还早,就不等建群回来了。这是大夫给的图纸,建群应该识字,麻烦你让他按照上面的图纸做拐杖。料子就选最结实的,这是定金。”
      
      林平安从兜里掏出一张图纸并一块钱,“我得赶着时间回去上工。”
      
      “三叔,您是红星大队的人,和大队长林平义是亲兄弟?”建群媳妇儿这会儿才想到问这些,刚刚一看到那点心,一听到有钱,她脑子就懵了。
      
      “是,我叫林平安,我家三小子原先在部队当兵,四小子现在在县城食品厂上班,你稍微去打听打听就知道。”林平安点头。
      
      建群媳妇儿却有些犹豫,“你还没见我家男人,我家男人倒是会点儿木工活,可也不知道能不能做拐杖,要不,你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吧。”
      
      主要她家男人挺有主意,平时也会靠着木工活儿赚钱零用,可现在不允许私人买卖,所以这些都做的隐蔽。她不认识这人,从前没见过,就怕是某些来下套儿的。万一真有人盯上他们,她男人保不准就要被抓紧去,她保不准就成了寡妇。
      
      这可不成。
      
      还是让建群回来自己看吧。
      
      “……这也成。”林平安明显看出建群媳妇儿的为难,干脆又重新坐下,当面说就当面说吧。
      
      日头高升,正午时分,建群家的门从外面打开。
      
      “媳妇儿,我回来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