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老妻种田记(快穿)

作者:长桥北转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七零老夫老妻13

      事毕,林平安让林建国林建军两个老大哥给林建业洗澡。
      
      “锅里烧了热水,建业在火车上呆了几天,回家该好好洗洗。”
      
      其他人各回各屋,林平安和颜希月也回了主屋。
      
      林建设被林建国打发去厨房兑水,林建国和林建军两人搀扶着林建业一道过去。
      
      四个兄弟齐聚在厨房旁边的小杂物间里,林建国细心的将香胰子、毛巾和换洗的衣服都放在洗澡的大木盆旁边,然后领着两个弟弟去了门外。
      
      屋内,林建业艰难的将衣服脱下,蜷缩进木盆中,小心翼翼地避开身上的伤口,清洗身体。
      
      屋外,林建国林建军林建设搬着小板凳说悄悄话。
      
      “大哥,你说,咱爹娘刚才说的那事,是认真的吗?”林建设坐着小板凳,靠着身后的墙,眉头紧皱。他老是觉得,刚才他爹娘其实真有分家的意思,根本不是试探。
      
      林建军瞥了他一眼,将手放在后脑勺靠着,叹了口气才道,“估摸是真有那意思。”
      
      林建国倒是面无表情,两腿并拢坐的笔直,闻言抬头望天,只道,“是我没本事。”
      
      “大哥,说啥呢?”林建军沉下脸,扯了扯林建国的胳膊,“你没本事,能回回上工都拿满工分?你没本事,能把俩小侄子侄女教的那么好?”
      
      “大哥,你有没有本事,咱兄弟几个都看在眼里。”林建设搬着小凳子挪到林建国身边,“你是咱村顶顶有本事的,谁家找人帮忙的时候不叫上你,咱大队回回开会也是没你不行。咱们这一辈儿里,除了三哥是个例外,就你最行,说话是一个唾沫一个钉,答应了人家的事就没有办不成的。”
      
      林建国抹了把脸,左右转了转脑袋看向自己的两个弟弟,“我真像你们说得那么好?”
      
      林建军和林建设忙不迭点头,“嗯嗯嗯!”
      
      林建国嘴角翘了翘,突然被这俩弟弟夸得有些害羞,“咳,也不是。我就算挣满工分,一年到头也就是分那么多粮食,将将够咱家里几个人吃。要不是有建业建设你们每个月的津贴和工资,咱家的日子可就难了。”
      
      “那什么,大哥,你要是同意的话,我去……”林建军话还没说完,就接收到自家大哥的死亡凝视,于是将接下来的话咽进肚子里。
      
      “去什么去,不许去!”林建国沉着脸,一巴掌拍在林建军背上,差点儿把林建军肺都给拍出来,“要是让我知道你偷偷摸摸去那个地方,你的两条腿就别要了!”
      
      “……不去不去坚决不去!”识时务者为俊杰,林建军连忙摇头认错,“我错了,我就是嘴上说说,我胆子这么小,肯定不会去的。”
      
      “呵,二哥的胆子要是小,你娶二嫂那年也不会……唔……”还没等林建设说完,林建军就扑上去把他的嘴捂住,眼见着他大哥脸色越来越黑,要是让这小子再说下去,难保他今天晚上不会挨打,“说啥呢,我娶你二嫂那年啥也没干!”
      
      林建设两手并用想着把他二哥的手从自己嘴和鼻子上扒拉下来,再不放开,他怕自己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林建军常年下地劳作,虽然经常偷懒,但力气不小,不是林建设这个坐办公室的文员能比的。
      
      “呜呜呜~~”他发出声音试图引起他大哥的注意。
      
      林建国终于瞅见他四弟惨白的脸色,外加快要翻过去的白眼,一把将林建军的手扯开,“老二,你看看都干了啥,看把老四憋的!”
      
      林建设终于从他二哥的魔爪中逃脱,像条哈巴狗一样,张大着嘴喘气。
      
      林建军心虚地摸了摸后脑勺,眼神飘忽,试图转移话题,朝着屋里喊了声,“老三,你洗好了没?”
      
      林建业的声音从屋里传到外面,俨然是已经收拾好了。
      
      林建军腾得一下站起来,三两步就往屋里冲,“大哥,快来帮把手,咱把建业扶进屋里。”
      
      林建国无奈,只能起身进去帮忙。
      
      独留下林建设孤孤单单一人,掐着脖子喘气,别让他逮到二哥的错处,否则他一定会让二哥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一顿闹腾之后,四个兄弟各回各屋,林家也终于安静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鸡鸣时刻,林家东头屋第一间就有了动静。张红梅坐起来搓了搓脸让自己精神些,然后转身给自己的两个孩子掖好被角。
      
      五月的天,早晨的风还是凉的。
      
      今天轮到张红梅和林建国做饭,她一动,林建国就醒了。
      
      “你再睡会儿吧,昨天折腾的晚。”张红梅穿好外衣,蹬上布鞋。
      
      林建国摇头,“不了,我先去打水,烧好水再洗漱。”
      
      “那咱今早吃啥啊,要不煮红薯粥,昨晚的玉米面饼子没了,我再烙几个,拌个小咸菜?”张红梅询问道。
      
      “你看着办。”林建国提起一只鞋,把脚往里一塞,然后‘刺啦——’一声,大脚板从前头冒出来,布鞋开了个大口子。
      
      ……
      
      张红梅急了:“你穿鞋用那么大力气干啥呀?它又不是敌人!”
      
      家里可没多的,一人三双鞋,一双棉鞋,一双单鞋,还有一双凉拖板。
      
      林建国没忍住,脸红了红,手上拿着一只裂了口子的布鞋,瞪着大眼睛,无措地望着自己媳妇儿。仔细看,还能从里面看到委屈。
      
      张红梅叹气扶额,“那你穿啥呀?”
      
      真是……这叫啥事呀?
      
      “你去问问咱二弟有没有多的,给我借一双。”
      
      张红梅拉门出去,一只脚刚迈出去就重新给收回来,“要不你先穿着拖板儿,老二指不定还没醒呢!”
      
      再说,老二哪里有多的鞋,家里就这么大点儿地,谁都是三双鞋。
      
      林建国只能用脚扒拉着穿上拖板儿,然后跟着他媳妇儿去厨房。
      
      别说,大早晨的风还是凉的,风一吹,脚趾头都是冷的。
      
      张红梅到底是心疼自家男人,“一会儿粥上锅了你看着,我去给你补鞋。”
      
      “咱家还有布吗?”张红梅和面的时候,林建国就端着水洗红薯。
      
      “想得美?”张红梅白了他一眼,“用新布给你补鞋,你当咱家多厉害?”
      
      她还得翻翻柜子,看看有没有不能穿的旧衣服。
      
      林建国切好红薯,舀了几瓢水进去,又从粮食袋子里舀了半瓢棒子面,就这么和着上了锅。张红梅将饼子贴在过边,对林建国道:
      
      “你在这看着,我去把俩孩子叫醒,回去看看你的鞋能不能补,不能补你就编个草鞋先将就着。”
      
      林建设的屋子就在厨房隔壁,他听见动静,起床过来。
      
      “大哥,我就不在家吃了,爹让我把昨晚剩下的红糖饼子和红烧兔肉给小五小六带过去。”他给自己倒了水,漱口洗脸。
      
      “兔肉在罐子里焖着,红糖饼子没热,你让他们就着热水吃。”林建国掀开锅,见里面的棒子面饼子熟得差不多,捡出来几个,“饼子你带着路上吃。”
      
      说着话的功夫,林建军和田珍珠带着自家的两个孩子进来,林江和林姗也来了。
      
      林建国瞅着人差不多了,“弟妹,麻烦你瞅着几个孩子洗漱,老二你帮我把饭端到建业屋里。”
      
      林建设帮着把厨房收拾了,揣上几个饼子,拎着罐子就出了门。
      
      林平安和颜希月起得晚,她俩昨晚去了颜希月的空间,把熟了的葡萄摘下来,一部分酿了酒,一部分打算做成葡萄干,一部分新鲜着吃,剩下的全让林平安卖了,卖了的钱攒着用来换农机。
      
      饭桌上,张红梅姗姗来迟,坐下没半会儿功夫就开口道,“娘,你那儿有不穿的旧衣服没?建国的布鞋开了个大口子,眼见着是不能穿了。”
      
      “大哥,你鞋是多大的?”林建业听见这话,问道。
      
      “43。”林建国叹了口气,他媳妇儿还得上工,估摸着今天那鞋是补不好了。
      
      “那你穿我的鞋吧,我鞋是42的,你把下面的鞋垫抽出来应该能穿。”林建业指了指自己的柜子。
      
      “那你够穿不?”林建国抹了抹嘴,“我穿鞋废,万一给你穿坏了咋办?”
      
      “大哥,我那是部队发的胶鞋,比咱自家做的布鞋结实,不怕你穿坏。”林建业笑道。
      
      “那等你嫂子把鞋补好,我再给你还回来。”林建国寻思,绿色的胶鞋多难得,他今天上工的时候得小心点儿,不能给弄坏了。
      
      吃过饭,林平安和颜希月先去了大队借牛车。陈会计从牛棚里签了牛,套好绳子后,赶到林家门口,林建国和林建军扶着林建业上了牛车,然后去了上工集合的地方。
      
      林平安和颜希月把家里的大门从外面锁上,把家里的几个小孩儿送到林平义家,才坐上陈会计的牛车,慢悠悠地去了县城。
      
      路上,陈会计问道。
      
      “建业,回来感觉咋样?还习惯不?”
      
      “挺好的,陈叔。”林建业和陈会计的儿子陈玉生是同学,陈玉生现在在大队里的小学当老师。
      
      “你那腿还成不?能动吗?”陈会计瞥了一眼林建业的腿,好奇问道。
      
      林平安接过话头,“部队的医生说了,说好好养着,人还是能站起来的。”
      
      “那敢情好。”陈会计道,“建业得有二十三了吧,年纪不小了,这回回来是不是得张罗着给他娶媳妇儿?”
      
      “这个得看建业的意思,我跟他娘也做不了主。家里老大老二都结了婚生了孩子,下面的我也就不着急了。”林平安说的这话,听在陈会计耳朵里,那就是心大。
      
      建业现如今和从前不一样了,从前他在部队当兵,有津贴,本事好模样长得又不错,家里几个兄弟都是能耐人,上面爹娘也好相处,二伯又是大队长,不管从哪方面说他都是顶顶好的那一挂。
      
      大队里不少姑娘都盯着他呢,要不是年纪实在大了,眼看着等不上林建业了,这才匆匆嫁了。不仅他们大队,就是隔壁几个大队的人家,也经常过来打听林建业,存着的是什么心思,明眼人一看就明白。
      
      现下不成了。
      
      现下建业腿断了,被送回家来,没了津贴,又不能下地干活,就算是亲兄弟时日一长都得嫌弃他只吃不干。别说那些一个个睁着眼想过上好日子的姑娘了,一听说建业腿断了,各个都赶紧着找了下家把自己给嫁了。
      
      现在建业要还想找个各方面差不多的姑娘,难!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得好好找找感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