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入怀

作者:西皮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风云初现

      陈家的事,就像是闹了一场笑话,在长安热闹了好一阵子。只是不光是陈家在长安出了一回名,昭昭的名声一时之间也算是在长安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更有甚者,知晓了顾世子入宫为陈家求情,而阿罗郡主也替陈家求情的消息,编排了好些阿罗郡主一见顾世子便心生爱慕,是以这才会愿意原谅陈家的失礼。
      流言就像是长了翅膀一般,传遍了长安的大街小巷。
      偏偏所有人都觉着理所当然。
      “这是自然,阿罗郡主自凉州来,凉州是个什么蛮荒之地,自是没有顾世子这般的神仙人物,阿罗郡主对他一见倾心,自是应该的。”
      这样的话,人人都在说,人人都觉着没错。
      
      这话传进了昭昭的耳朵,昭昭哭笑不得,“这算怎么一回事。”
      她与那顾世子拢共就说了不到五句话,怎么就对顾世子一见倾心了?
      陈家的事,她从头到尾也不过是顺着太后的意思行事,哪里就是因为顾世子的缘故了?
      难不成满长安,就不能有人不喜欢那顾世子了吗?
      
      子桑采愤愤不平道:“阿兄还说,街头巷尾的茶坊里头都在说这事,若不是主子你吩咐不要轻举妄动,阿兄都想立马将这群诽谤主子清誉的刁民给狠狠教训一回。”
      “
      那顾世子是个神仙人物不错,便连她那日看了一眼顾世子,都会忍不住脸红心跳,可那群刁民怎么就编排上了她家主子呢?
      明明她家主子对那位顾世子可是丝毫不感兴趣。
      
      “主子,干脆还是让阿兄好好收拾那些乱嚼舌根的碎嘴子一顿,让他们不敢再胡言乱语。”
      子桑采气的不行,这些人又不是亲眼所见,怎么就能随意议论她主子。
      
      昭昭不想多生事端,而且这流言蜚语传上两三日,若是愈演愈烈,自有人会出来阻止,“罢了,此事不打紧,你去告诉阿羽,让他约束下属,不许因此事与旁人起冲突。”
      
      “可是主子……”子桑采还想说些什么。
      
      “郡主,韶华殿青黛求见。”
      
      长寿宫派来伺候的青眉撩开了门帘,进屋传话。
      
      昭昭看了子桑采一眼,“你收收你的性子。”
      
      子桑采哼了一声,到底将脸上怒气掩去。
      
      昭昭方道:“让她进来。”
      
      瞧着年岁二十左右的清秀宫女,很是沉稳,自进屋行礼后,便垂着双眸,有条不紊的说道:“陈家之事,多谢郡主向太后娘娘求情。“
      
      “此事,我家主子感激不已,是以让奴婢送些长安时新之物来……”青黛招了招手,身后跟着的小宫女便将手中所托的谢礼放在桌上,是些糕点、首饰,倒真如青黛口中所说,是长安当下的时新之物。
      
      “明日,我家主子会在设秋菊宴,若是郡主得空,还请郡主赏脸。”
      
      昭昭一笑,“那是自然。”
      
      青黛一走,她才叹口气,看向自家如今还一派天真的小婢女,“你何时能像青黛这般,我对你也算放心了。”
      子桑采糊里糊涂,“主子,我怎么就比不上青黛了。”
      昭昭让青眉上前来将那些糕点带下去分了,方才道:“你这样也挺好,傻乎乎的倒显得可爱。”反正有她在,小婢女傻些就傻些吧。
      子桑采不服气道:“主子,婢子哪里傻了!”
      
      *
      长安以朱雀大街为主街,东西各有十二条分支,又有不知多少条宽窄不一样的街巷。
      每条街巷上都是人来人往,马车牛车、挑货的小贩交错而行,热闹的很,就算是被人尾随,也是一件极难被发觉的事情。
      
      飞廉状似无意的撩开帘子往外极快的看了一眼,便极快的将帘子合上,拢住了车内的热乎气儿。
      
      他朝着正闭眼休息的顾淮说道:“主子,他跟了一路,要不要属下去把他赶走?”
      
      才九月的天气,这辆马车内,却已经放上了火炉,烘的整个车厢暖洋洋的。
      
      顾淮睁眼,随意的将手中捧着的手炉放在小几上,捂嘴咳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不必了,他想跟就让他跟着。”
      许是方才的咳嗽耗尽了他的力气,说话的声音都有气无力。
      
      飞廉忧心忡忡,“主子,要不咱还是先回府,五爷那儿就先不去了。”
      
      顾淮抬眼,他的眼中带着生生不息的光,耀眼的很,与他越发苍白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不在意的摆摆手,“难不成我不出门,就会痊愈吗?”
      
      飞廉到底不敢太过管他,只能将一旁温着的汤药倒了一碗端给他,他喝过之后,闭上眼休息了一刻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是一处极其热闹的酒肆。
      
      飞廉原是想扶着他下马车,却被他拒绝,飞廉只好跟在他身旁,看着他苍白的脸色暗自担心着。
      
      主子哪里都好,容貌好、才学好、人缘好,就只有身体不好,从小就体弱多病,这些年倒是好了一点儿,可每年晚秋入冬的时节,这身子骨就一日比一弱,吹个风就会大病一场。
      
      顾淮站在酒肆门前,抬眼往不远处的客栈前门柱看了一眼,门柱处空无一人。
      
      许是他站在门口太久,很快就有人凑上前来,朝他行礼,“世子爷,五爷在楼上等候您多时。”
      
      酒肆二楼走廊上,有位穿着藏青圆坦领衣的俊秀郎君正朝着他招收手,“阿晏,你可总算来了,快上来。”
      
      顾淮收回了目光,朝二楼去了。
      
      门柱之后,子桑羽侧身走出,看着酒肆沉思着。
      
      酒肆门前看着无人守候,实则暗中有不少高手,他若再靠近,定是会被发现。
      *
      见好友面带病容,这才晚秋时节,都已经捧上了手炉,小五忍不住道:“阿晏,你这回都病了多少天了,怎么还不见好,我就说了,太医院都是一群草包。”
      好友是个病秧子,总是会让人忍不住操心,他见顾淮落了座,便让人去生个火炉来。
      等屋中暖和了,他方才说起了正事。
      
      他颇为兴奋,“阿晏,你说我明日入宫向皇上请旨赐婚,可好?”
      
      顾淮端起桌上烫好的黄酒喝了一口,方觉着心口终于多了口热气,听见好友突如其来的想法,他笑问,“不知五爷相中了哪家的闺秀?”
      
      小五得意一笑,“阿罗昭昭,这满长安的闺秀可都没有娶她来的有趣。”
      
      “你在家养病,一定不知道,昨日怀玉的秋菊宴有多热闹,你方唱罢我登场,人人都是戏中人,多我一个又如何?”
      
      顾淮端着酒杯的手一顿,只是很快又恢复如常,“皇上不会应允。”
      
      小五又替他倒了杯温酒,顺手举杯与他碰杯,狡黠一笑,“他同不同意可不重要。”
      
      “我只是想要这长安变得更有趣。”
      
      他脸色一变,多了几分戾气,“凭什么那几个就能争一争那位子,我同样是他的血脉,难道就因为我被寄养在旁人家,就不能争上一争吗?”
      
      此处是酒肆,人多口杂,饶是周围都是便服随行的侍卫,也难保会不会有人将这大逆不道的话给听了去。
      
      顾淮微微整了脸色,咳嗽着唤了他一声,“小五。”
      
      小五“阿晏,马上就要入冬了,寒天腊月里有热闹看,这日子过的才有趣,不是吗?”
      
      见顾淮只顾着喝酒并不搭话,小五忽然恍然大悟,“是不是那位郡主果真如同传闻一般,对你芳心暗许,她若真与我成亲,你我兄弟一场,你不想夹在中间为难?”
      
      顾淮垂了眼眸,敛去眼中的光,轻笑道:“郡主对我毫无半分男女之情,外头人传的流言蜚语皆是胡编乱造,你又何苦来取笑。”
      
      “你又如何知道?”小五忍不住发问,“难不成她当着你的面儿告诉了你,她不喜欢你?”
      
      “那我就更好奇了,你快告诉我。”
      
      顾淮被他一问,又想起了那日,那位阿罗郡主看着他的眼神。
      
      他笑了笑,倒也没有回答。
      
      小五想一出是一出,今日约好友出来喝酒,结果好友病未痊愈,脸色苍白看着就难受,连喝酒都不能尽兴。
      他甚觉无趣,“罢了,你且回去养着,我也回去准备准备明日入宫一事,明日你就等着瞧热闹好了。”
      他是个随性之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便是顾淮也劝不动他。
      *
      看着酒肆里的人走出来,子桑羽神经紧绷起来,准备等那群隐藏在人群中的侍卫离开,就抓住时机跟上。
      
      但是顾家的马车行了一段路,却在某处街巷拐角缓缓停下。
      他迟疑了一瞬间,思考着是该先藏起来,还是直接上去。
      不想,马车中下来一人,直直的朝他走来,都是习武之人,他能看出来,眼前这年纪比他约莫小上一两岁的侍卫模样的少年郎身手不错。
      
      飞廉嫌弃道:“兄台,你都跟了一路了,不累吗?”
      
      “我家主子请你上马车一叙。”
      
      子桑羽倒也不再扭捏,跟着飞廉上了马车。
      见着顾淮时,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顾淮温和一笑,“阁下一路尾随顾某,不知有何要事?”他算得上脾气极好,被人跟踪,竟然也没生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紧张张,打滚求个收藏评论,谢谢大家。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