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入怀

作者:西皮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何其有趣

      昭昭很快就收回了打量的目光,她昨日只瞧见了这人面容的一角,便误以为对方有可能是她要寻的梦中人,得见全貌时,感叹对方容颜的同时,却也知道这人必定不是她所寻之人。
      
      她微微颔首,回道:“世子有礼。”
      
      也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这位顾世子看向她的目光,着实让人有几分不自在。
      不过下一刻,她便想清楚,这位顾世子大抵看这事件万物都是如此含情脉脉,或许是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或许是懒洋洋躺在街边房檐下翻肚皮晒太阳的小狗。
      她是一旦想通了某件事,便不会执著于此的人,是而她也变得极其坦然。
      只是将眼前人与那翻着肚皮晒太阳的小狗联系在一起,未免有些荒唐的好笑。
      她的嘴角不由得弯了弯,却又很快收拾好心情,免得让对方瞧出她此刻想法。
      幸而对方也已经收回了目光。
      
      太后笑着将她拉到身边坐下,再和蔼可亲的同眼前的年轻人说着话,“阿晏,你今日既然是替陈家前来求情,哀家却不能立刻答应你。”
      
      原想安静坐在一旁的昭昭,这才明白太后同这人说的事与她有关。
      
      不过她听太后这话的意思,想来这人前来求情,太后也已经消了气,愿意原谅陈家,只是昨日才下了懿旨,今日便收回,着实有些不体面,也需要有人给台阶才行。
      只是她有些意外,不免多看了对方两眼,这人竟然连太后都能哄得回心转意。
      对方竟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朝着她微微一笑,真切地作揖道:“臣,恳请郡主能原谅陈家这回失礼之处。”
      
      下一刻,太后便回过头来问她,“昭昭,你可愿意原谅陈家昨日的过错?”
      
      她便顺着话茬接下去,“此事因昭昭而起,让外祖母操心本就是昭昭的不对。昨日之事,昭昭也有过错,昭昭也想请您免了对陈家的责罚。”
      
      太后笑着点点头,“罢了,你既然也求情了,来人,去陈家传哀家的旨意……”
      
      长寿宫外,有人着急的走来走去,终于见着长寿宫门开,有人走出来,他忙迎了上去,“阿晏,如何了?”
      
      来人徐徐走近,像是知道两旁宫人都在偷看他,便朝着那些人笑了笑,笑容晃花了两旁宫人的眼。
      
      他站定,朝着眼前人笑道:“殿下所托,臣自是会尽力而为。”
      
      三殿下松了一口气,感激道:“阿晏,这回多亏了你。”他是养尊处优的皇子,此刻却对一个朝臣之子如此,却无人觉着有何不妥。
      
      “走,去我宫中,我前些日子寻了些好酒,你这些日子在家养病,可无人陪我喝……”
      *
      陪着太后用过午膳,昭昭刚回房坐下,还不曾说什么,便听的自家小婢女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在她面前絮絮叨叨。
      
      “婢子方才同紫玉姐姐她们待在一处时,她们一直都在谈论世子爷,平日里婢子和紫玉姐姐她们待在一处,她们可从来不会轻易在婢子面前开口议论旁人,紫玉姐姐头一日教婢子规矩时便说宫规森严,头一条规矩便是要管住口,不能议论各宫主子,不能议论朝中大臣……”
      
      “紫玉姐姐还说,每回世子爷入宫时,各宫主子都会对宫人擅离职守偷跑去看世子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会让宫人将世子爷当日的穿着装扮都给细细的说上一回……”
      
      “紫玉姐姐还说,世子爷……”
      
      子桑采学旁人的话可谓是兴高采烈,昭昭嗤笑了一声,打断她的话,“你难不成也同那些宫人一般,对这位顾世子芳心暗许了?”
      
      子桑采见她神色淡淡,便压住了小心思,心虚道:“婢子这不是见大家都是这么说,所以想告诉主子。”
      
      昭昭便问她,“那你说说看,仅仅是因为他长得好看,所以旁人才这样喜欢他?”虽然顾世子着实是只靠一张脸也能俘获了姑娘芳心之人。
      
      子桑采满脸都是‘不然呢’。
      
      昭昭笑着摇了摇头,“世人心悦美人固然没错,可美人若只有皮相,却也不够。”
      
      顾世子连太后的心思也能轻易改变,那可不是简简单单靠着一张脸就能办到的。
      陈家是三皇子的外家,而顾世子又是贵妃的外侄,贵妃有亲生儿子四皇子,而三皇子同四皇子前些日子才因为朝堂政见不同而起了争执……
      昭昭忍不住用手指轻叩在桌子。
      这世上哪有完美无缺之人呢?
      这位顾世子倒是个妙人。
      
      子桑采像是还憋了许多话,昭昭无奈,此刻她也无事可做,“行了,你还想说什么,就说吧。”
      
      子桑采获得了恩准,便迫不及待道:“主子,你可知顾世子其实是双生子,他本来还有一个同胞兄长……”
      
      *
      长安富饶,又是皇城,钟鸣鼎食之家自是世代累积的富贵,府邸只是无一处不布置的精致,处处都能体现房主的性格。
      
      某处府邸院落中,布置的极其讲究,处处都收拾的一尘不染,唯独临窗前的棋台,尚有一盘还未下完的棋,棋子仍旧散落在棋盘之上,仿佛下一刻,房间的主人便会执棋落下一子。
      这还是白日里,
      青羊香炉燃着清新淡雅的安神香,重重青纱帐后的床榻上传来一阵咳嗽声。
      很快,便有侍卫模样的少年郎叩了房门,“少爷,您歇了吗?”
      
      床榻上那人停止了咳嗽,声音还有些沙哑,“何事?”
      
      门外之人忙道:“您该用药了。”
      
      屋中人静默了片刻,伸出了骨节分明、修长的手撩开床帐,披上了外衣,方道:“进来。”
      
      奴仆推开了门,屋中方才有了一丝光亮。露出了房间主人那张苍白不带血色的一张脸,他的唇泛着一丝不自然的血红,让他苍白的脸突然就多了一抹艳色。
      
      少年郎将药放在桌上,担忧的看着他,“少爷,可要让人去请太医来,属下见您这病怎么又加重了,早知道这样,昨日您就不该答应三殿下入宫去替陈家求情。”
      明明自个儿还在病重,病了快半月有余,好不容易病情渐好了,结果出了一趟门,吹了风受了寒气,这风寒就又加重了,这风寒又该什么时候才能好呢?
      
      少年郎尚且还带着稚气的脸上,写满了毫不掩盖的担忧。
      
      顾淮端着药,药太苦,苦的连空气里都全是苦味。
      
      他皱了眉头,却又因为少年郎的话而忍俊不禁,“行了,我无事,再用几日药,想来这场风寒也就好了。”
      
      虽说到了用药的时辰,顾淮却又顺手将药碗放在了桌上,半点儿没有想要喝它的打算。
      
      少年郎还是略有不满,“少爷何苦趟这一趟浑水。”少爷心善,旁人所托之事必是会出手帮忙。
      
      “三皇子所托,如何能说是趟浑水,飞廉,慎言。”
      
      他用手指抵住浅薄的唇,将快要涌上喉间的咳嗽压了回去。
      
      他想起了什么一般,嘴边露出些许愉悦的笑意,“有趣。”
      
      昨日入宫见了那位远道而来的阿罗郡主,倒是个有趣的人。
      旁人看他,眼中藏着猜忌、爱慕、怀疑、可怜、甚至还有杀意。
      唯独她的眼睛,看向他时分明带着笑意,却什么都没有。
      
      飞廉听不懂他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少爷,您说什么呢。”
      
      顾淮没回答他,过了片刻,他方挥了挥手,“飞廉,你先出去,我累了。”
      
      叫做飞廉的少年郎飞快地叮嘱了一句,“少爷记得用了药再歇。”
      
      这间寝居,又重新回到了昏暗之中。
      
      顾淮看着桌上那碗黑的不见底的汤药良久,久到它再也没了热气,方才嫌弃的用勺子搅动了两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有没有想看的作话小剧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