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入怀

作者:西皮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危险浮出

      飞廉提着刀走回棋阁里,棋阁烧着炭火,温暖如夏,他忍不住擦着脸上滚落的汗珠。见顾淮正与自己下棋,他素手执了一枚白棋,久久未落子,一时竟让人分不清他的手与棋子哪个更像是玉石。
      他那过分眉眼淡淡,却又像是罩着一层郁气。
      飞廉知晓他心情不好,再过五日,就是大少爷的忌日。
      他家主子同大少爷乃是双生子,前后就差了不到半刻钟出世,长相一模一样不提,性子虽南辕北辙,一个沉稳,一个顽皮,但是兄弟二人感情一向最好。特别是大少爷向来最疼爱的就是同胞弟弟,从知事起,就处处护着。
      二人的生母去的早,顾侯爷又有几房妾室,整个侯府里,最疼爱顾淮的人,大概也就只有与他同岁的兄长了。
      
      自大少爷早夭后,每年年关,就成了他家主子最难熬的时候。
      飞廉眼珠子一转,笑嘻嘻道:“主子,你猜属下刚刚在后院瞧见了什么。”
      就算是今日院里的积雪没过了他的脚脖子,飞廉也在后院练上半日刀。后院没人,地方又够大,他想要怎么练刀,都不会打扰了主子清净。
      只是这后院同隔壁郡主府就隔了一条半丈来宽的巷道。
      他耳力不错,练刀的时候听见了异动,就趴在墙头往外看,这一看就看见了郡主府的西角门处有人鬼鬼祟祟的转悠着。
      
      顾淮神色逐渐清明,他终于将白子落下。
      十九条纵横连线的棋盘上,黑白色的玉石棋子错落分明,却又分不出胜负。
      他叹了口气,自己同自己下棋,怎么能分出一个高低来呢?
      他漫不经心的将棋盘上的棋子捡回棋盒里,语气平淡:“我不想猜。”
      
      他向来是个好脾气的人,此刻如此,飞廉跟了他多年,自然是知他是因为大少爷忌日将近,心情不好,不想同任说话,他忙道:“属下发现有人在后巷窥视郡主府,行踪鬼祟的很。”
      
      顾淮原是在慢悠悠的分着棋子,听见这话,终于看向飞廉。
      
      见顾淮上了心,飞廉也不再卖关子,“属下想,那些鬼祟之人,定同此番皇上下诏调遣三千凉州精兵前去并州有关。”
      
      飞廉像是自言自语道:“可是属下听说,郡主安排了子桑羽带人随使臣一起出发前往并州,与从凉州来的玉将军汇合。”
      “主子,您说郡主到底是怎么想的。她是不知道郡主府已经被人盯上了,还是知道了也不怕?”
      这就是飞廉没想明白的地方,郡主将自己身边最得力的子桑羽支走,原就危险的处境,不是会变得更艰难吗?
      
      顾淮手中握着的棋子不知不觉间已经带上了他的体温。
      过了片刻,他将那棋子扔进了棋盒,玉石相击,落得一声轻响。
      
      *
      青眉轻手轻脚进了书房,回着话,“郡主,先前王婆子已经被送回了家,按照您的吩咐,将赏给王家的布料和糕点,摆在了院子里,街坊邻居都知道您给了王家赏赐。”
      “果然不出您所料,王婆子的病愈发重了,今日她家来人,说王婆子这病一时是好不了了,恐是不能回府当差了。”
      青眉觉着无奈,当初太后娘娘让内廷挑的入郡主府伺候的这一批人,简直可以称得上各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昭昭放下笔,她刚写完了一副大字,只是今日心浮气躁,这幅字写的实在不像话。
      她将纸团成了团,扔进了纸篓里,方道:“其他人呢?”
      王婆子背后主子到底是谁,昭昭不在乎。反正如今,王婆子想要传出府去的消息,背后之人已经选择不信了。
      
      青眉便道:“许是因王婆子一事,这几日不少人按捺不住,总是寻借口,递了条子出府。”
      “郡主,看来不多时,就会有人按捺不住动手了。”
      
      青眉汇报完,见昭昭时不时的揉着额头,便问,“郡主,您不舒服吗?”
      昭昭笑了笑,见上好的一张洛阳宣纸被她写毁了,难免有些可惜,干脆搁笔不再祸害纸。
      “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昨夜不曾睡好,有些头疼罢了。”
      青眉关切道:“可要递牌子请太医来瞧瞧?”
      
      昭昭摆了摆手,“不用了,没什么大碍,多休息两日就好了。”
      她睡不好的原因,向来也只有一个。
      而若是让大夫来诊病就能痊愈的话,她也不会一‘病’就许多年。
      高义公主时常无奈,说她是因为这世上所有想要的一切,都已经拥有,所以才会被一场梦给困住,让那场梦成了她的心结,蛊惑了她的理智,终究会成为心病。
      这回来长安前,高义公主也是抱着自个儿女儿能够解开心结,方才舍得让昭昭前来。
      
      青眉见她说没事,也只好应了声是,府中还有不少杂事,她便告了退离去。
      
      昭昭叹了口气,拾起那方被她放在暖炕上,折叠整齐的淡粉色丝帕,看着它发起了呆。
      这方丝帕还是灯会那日,岳长翎送给她遮面所用。
      对方好像已经开始有些喜欢她。
      如今看来,一切都可以顺着她期待的方向发展。
      只是她好像,有些不对劲。
      那梦有多让她伤心,她如今就应该有多欢喜才对。
      
      冬日的天色暗的极快,昭昭待在书房里,忽然听见外头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是子桑采跑了进来,“主子,快出来看,西角院里头掉了个人进来。”
      昭昭睁开双眼,眼中迷茫之色浮起,“怎么回事?”她随手将丝帕搁在了小几上,压下了心中那些纷乱难解的情愫。
      
      子桑采忙道:“婢子刚刚去库房取咱们明日入宫要带的东西,刚路过西角院,就听见里头传出来一阵闷响。”
      西角院平日里只是摆放府中多余的桌凳,平日里也无人进去。所以传来一声响,子桑采就忍不住推开门去瞧,一看,院墙角的雪堆里多了个晕过去的黑衣人。显然她听见的那声闷响,就是这黑衣人,摔进雪堆里发出来的。亲卫也很快就赶来,将黑衣人捉住,如今就关在西角院里。
      
      昭昭去到西角院,那里已经被随她从阿罗来的亲卫团团围住,还有不少奴仆在院门前探头朝里看。
      
      见着她来,众人赶忙请安。
      昭昭也懒得将人群驱散。
      她径直走进院中,就看见那黑衣人已经醒过来,被捆了手脚,堵了嘴,正神色茫然看着周围,显然他也不明白,为何自己会突然被抓住。
      
      贺岚走到她身旁,用凉州话说道:“主子,此人只有后颈上有被刀背敲击之伤,他应该是被人敲晕后,又被扔进这院子里的。”
      昭昭一愣,“不是你们抓到的?”
      贺岚露出了些许惭愧神色,“不是,我们还没来得及动手,就有人追上此人。属下无能,只看见那人的背影,追上去时,他已经消失不见。”
      
      郡主府上的巡逻轮值前日才刚换过一回,空出了巡视的死角之处。
      这是昭昭故意为之,不想还真就抓到了一尾鱼来。
      
      贺岚发现了黑衣人动静,只是耐着性子,想要再等等动手,没有想到还会有人比他们更快一步,将人给打晕,扔进了西角院里。
      昭昭在院子里走了一圈,仔细看着院墙上的痕迹,今日到处都面上了雪,只有黑衣人掉下来的地方,痕迹缭乱。
      贺岚举了火把过来,犹豫道:“主子,那人的足迹,最后是落在隔壁院外。”
      隔壁是顾家别院,住着顾家世子。
      “属下已经将足迹给抹去,没被别人发现。”
      “可要让人去隔壁查查,到底那人只是从顾家逃走,还是顾世子让人动的手。”
      两句话皆有怀疑顾家有不轨之意。
      
      昭昭愣神了一瞬,摆了摆手道:“此事不急,晚些再说,暂且瞒下。”
      
      贺岚又问,“主子,那此人如何处置?”
      将这黑衣人绑来后,还未曾审问过。
      昭昭只盯着院墙上的痕迹,头也没回,吩咐下去,“府中进了贼,自然是要交由官府处置。”
      贺岚又要走,昭昭又喊住了他。
      “等等,贺岚,你直接去北镇抚司,就说我担心此人可能同并州刺史贪墨案有些关系,请北镇抚司派人来好好查查。”
      
      院外奴仆原是交头接耳说着什么,听见北镇抚司四个字,皆缄默不语了。
      
      “是。“贺岚领命,速往北镇抚司去了。
      
      黑衣人被扔进了房中严守。
      
      昭昭站在院子里,她背对着众人,原是气定神闲的她,微微皱了眉头,露出了纠结之色。
      事情都朝着她所布置的进行着。
      可顾淮这一插手,她岂非是欠了他一个人情。
      
      打更人梆子敲了第三下,西角院中依旧灯火通明,昭昭坐在椅子上拿着那瓶迷香看了半晌,方看向那黑衣人。
      
      一旁亲兵将那黑衣人口中塞的粗布取下,又怕他咬舌自尽,便将他下巴卸了。
      黑衣人被卸了下巴,说话含糊不清。
      只听见他断断续续说着:“我死也不会说,你直接杀了我就是。”
      昭昭不免觉着好笑,走到黑衣人跟前,用着二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轻飘飘道:“我根本不在乎你到底是谁的人,又怎么会在乎你的死活呢?”
      她说完这话,便又不作声的坐了回去。
      黑衣人惊恐迟疑的看着她,像是不明白她这话的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
      外头传来脚步声,青眉也匆忙进屋传话,“郡主,岳大人来了。”
      昭昭弯了弯嘴角,点头道:“知道了。”
      岳长翎带人走了进来,他是从北镇抚司赶来,还穿着那套红黑交错的收腰绑袖官袍,腰间悬挂着那把黑漆腰刀,冷峻的一张脸似裹着冰霜,浑身上下都透着诏狱的血腥气,屋中人不自觉地想要回避。
      他的目光落在昭昭身上时,方缓和了一分。
      
      岳长翎先是行了一礼,“臣岳长翎,见过郡主。”
      昭昭微微颔首,“岳大人,想必贺岚已经告诉你前因后果。”
      “是。”岳长翎道,“臣已经安排人手守在郡主府外,此事便交由北镇抚司来处理。”
      “辛苦岳大人了。”
      
      北镇抚司缇骑在府中进行搜查,昭昭同岳长翎站在廊下,看着他们举着火把的忙碌身影,北镇抚司的缇骑,自是审讯搜查的好手,搜查中竟抓到了几个不安分的想要从角门偷摸出府之人,一并同那黑衣人绑了,看押起来。
      有外贼潜入郡主府,又有内贼想要往外传递消息。怎么看,郡主府都是个不安全的地方。
      
      岳长翎犹豫了片刻,斟酌了一番用词方道:“郡主府既不安全,郡主不妨请奏太后,搬回宫中暂住。”宫中无论如何,都比郡主府安全。
      昭昭偏过头看向他,他眼中的关切并不作伪,让她觉着心里一暖。
      只是她摇了摇头,笑道:“我好不容易才得了舅父的恩准,从宫里搬出来住,又怎么能搬回去呢?”
      说完这话,她心中隐隐有些期待,岳千翎会如何回答她。
      岳长翎低头看着她,有些意外,又有些不解。
      片刻后,他方道:“这些日子,臣会派人保护郡主的安危。”
      “夜深了,郡主不妨先回去休息。”
      “剩下的事情,臣会处理。”
      
      昭昭弯了弯眉眼,留下人手协助岳长翎,方带着子桑采离开西角院,回了主院。
      子桑采替她解着发辫,说道:“主子,看来岳大人对您还真的上了心,刚刚贺岚同婢子说了,他一去北镇抚司报案,北镇抚司就准备派两名百户带人前来,是岳大人主动说他来处理,听说岳大人忙宋怀一案,已经两夜不曾合眼。”
      
      昭昭抿了抿唇,“好像是这么回事。”
      子桑采又道:“主子,岳大人肯定就是你要找的那个梦中人了。”
      这回,昭昭没回答她,因为她也不知该如何作答。
      她如果会喜欢上一个人,最起码这人会同她想法一致才对。
      岳长翎显然不是这般,他听见她说不愿搬回安全的皇宫里居住时的困顿不解,丝毫做不得假。
      
      又过一日,昭昭照旧入宫去请安,昨夜大张旗鼓地让北镇抚司查起了她府中遭贼一事,不免旁人就多有关心问候。
      太后提过一回要不就搬回长寿宫来住的事情,昭昭拒绝了,太后也就没有再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终于写出来了。
    昭昭和我写过的女主都不一样,她想要的东西也不一样。
    下章男女主碰头,嗯就是这样。
    谢谢音音快逃小可爱灌溉的营养液,笔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