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原始激情
双性转,漂亮姐姐の宿敌for one night年下百合文学
内容标签: 年下 性别转换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侦探姐姐,怪盗妹妹 ┃ 配角:快新 ┃ 其它:名侦探柯南

一句话简介:黑羽x工藤

立意:漂亮姐姐gkd

  总点击数: 69   总书评数:10 当前被收藏数:157 文章积分:7,390,564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衍生-百合-近代现代-东方衍生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耽美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7990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柯南/快新]原始激情

作者:苍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Primitive Emotion

      她一直知道她的宿敌很美。
      
      就算身为同性,自觉早已摒除了荷尔蒙带来的感官影响,在台下的她,看着舞台上的她半躺在一支很大的鸡尾酒杯里,赤足悬空摇晃,仍然被一种不可知的神秘欲望攫获了理智。
      
      杯子里的女人穿着一件半敞开来的浅紫色衬衫,扣子只扣到了最下面的两个,衣领松散滑在肩头,胸衣是很典雅也很性感的黑色款式,花型边缘的蕾丝半拢起雪白丰盈的肌肤,从颈项垂下一根细细的项链,幸运草款式的银色坠子几乎陷进深深的阴影里去。
      
      其实像是女人身居高台上的形象早有先例,像是佛教的观音,原先是男人的形象,后来可能是雕刻者塑造的容貌太美,拜佛者见后反而动摇起自己虔诚的信仰,里面种种不可说的理由太多,最后观音就成了真正的女人。
      
      但是在鸡尾酒杯里的黑羽小姐不是女观音。
      
      她应该是,一条盘踞其中的美人蛇。
      
      天真又邪恶,美得勾魂摄魄。
      
      舞台上光怪陆离的霓彩灯光如万花筒般,斑斓的色彩落在黑羽小姐微微睁开的眼中,清澈如天空的眸色深处跃然跳荡着一抹魅惑的紫。
      
      许是察觉到她危险的视线,她抬起眼睫,居高临下地、坦然地直视着她。
      
      随后,唇畔扬起十足锋利的挑衅笑容。
      
      -
      
      世界娱乐之都,这是赌城拉斯维加斯引以为豪的称号。
      
      就像一出戏剧的舞台,这座城市有种华丽、浮夸、时尚,极致梦幻狂热的独特气质,戏剧家和电影人总不吝啬将目光与笔墨投注到这座独一无二的罪恶之城。他们一面极尽笔力描绘拉斯维加斯如何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就像毒品般诱惑人沉迷其中,一面又揭开名利场的浮华背后隐匿的黑暗本相,诘责此地弱肉强食的血腥故事、大资本家的利欲熏心,以及残酷至极的森林法则。
      
      在这里,有的人直登天堂,有的人直下地狱。
      
      这座城市,也是工藤小姐的第一个站点。
      
      她走下车,挽在臂间的披帛垂至裙边,浑不知自己乍一亮相街头就引来多少暗中注目,只是漫不经心般移转视线,将目所及处的街景尽收眼底。
      
      彼时已然临近傍晚,日光不再太过刺眼,橙红夕光笼罩都市,凉爽的夏风卷走白天里酷暑的燥热,夜晚一点点迫近,于是许多如吸血鬼般昼伏夜出的派对生物逐渐苏醒过来,登台上场,拉开不夜城极致曼妙的华丽幕布。
      
      只是她来到这个地方的目的与他人不同,并非寻欢作乐,只是为了赴约。
      
      赴一个,亦敌亦友的故人之约。
      
      其实此次出行纯属工藤新子一时的心血来潮,有个谜题在她的心底藏了太久,一别经年,物是人非,不想一封故人一封字迹飞扬的海外来书就勾起她心中久违的战意。
      
      在阖上双眼时,脑海里仍第一时间能回忆起无数夜晚迷离的月色,还有对方唇边极致诱惑的神秘笑容。
      
      那种心神激荡、连指尖都在战栗的感觉,仿佛还深深回荡在她的身体里,从未消退。
      
      “少见你特地会来这种找乐子的地方啊,大美女。”
      
      朋友打趣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收回浮动的心思,转头看了一眼。
      
      半趴在方向盘上的铃木园子侧过脸,对她笑得十足揶揄。
      
      对方座驾这辆亮红色的LaFerrari敞篷跑车是今年限量推出的新款,豪车搭配这女人盛夏火辣大胆的清凉着装,口吻暧昧轻浮,怎么看都像透着财阀继承人游戏花丛的浪荡之感。
      
      “怎么,我们美丽的侦探姐姐也到了想要男人的时候啦?需要我介绍几个不错的夜店么?打包票里面都是最优质的牛郎哦。”
      
      岂止是不着调,与她同处在一个画面内的工藤小姐,一身沉静气质都被衬成了端庄至极的大家闺秀。
      
      “我有正事,园子。”被打趣的年轻女郎微抽了抽唇角,不管认识多久都适应不来友人过分开放的言论,头痛地揉着太阳穴,说,“我来这里,是为了……追踪一个人。”
      
      话到口边,她鬼使神差地换成了另一种隐藏了关键讯息的说辞。
      
      看了一眼闻言露出无趣神情的园子,她是很了解那个人跨越性别的迷人魅力的,或许世界上也就这么一个人如此擅长魅惑人心了。如果向对方坦言她此行的目的并非探案,可能就不会如此轻易打消园子的好奇,出于种种考虑,还有一些不可言说的私心,她选择缄口秘密。
      
      “那、你一个人——”园子转了转眼,微微端整起表情。
      
      “不用担心,我应付得来。”
      
      “确认安全?”
      
      “放心。”
      
      “我是说——”铃木大小姐慢吞吞地拖长了声调,“小心失身哦,美女。”
      
      “……这就更不需要劳烦您操心了。
      
      她没好声气地回道。”
      
      这个季节的黄昏一贯漫长,对工藤小姐来说却仍然显得有些短暂,待她一路依循线索抵达谜底揭晓的长街,残阳早已被地平线彻底吞没,天幕当中所抹开的颜色,也只剩下成熟而深邃的瑰丽蓝紫,掺杂淡淡的葡萄灰,宛若晚霞欲语还休的冷艳后调。
      
      眼前是一家夜店,建筑毗邻一座旧式赌场,风格颇具巴洛克式的浪漫情致,细节之处更有镶金刻花,显得精致华丽。
      
      招牌的英文是漂亮又花哨的斯宾塞体。
      
      Rosy Romance,意指是,玫瑰色情调。
      
      虽说时间的指腹才堪堪翻过灼热的白昼,笼罩在旧城区的夜色却已然渐渐深浓起来。从长街尽头隐隐约约传来乐声,美酒的醇香与香料的味道纠缠于一道,还未走入其中,引人浮醉的氛围却已悄然浸润了侦探小姐飘动的裙角。
      
      第三只白鸽扑棱着羽翼落在高高的街灯之上,她收回注视鸽子的视线,推开了面前的大门。
      
      不同于她想象中寻欢之地的群魔乱舞,也没有爆炸摇滚的嘈杂音乐,有的只是驻唱歌手低吟的情歌,舞池里交错着迷离光影,隐隐约约浮荡着浓醇的酒香,不动声色间引人醺醉。
      
      萨克斯与钢琴合奏一曲Forever in Love,悠扬曲调从角落里飘荡至全场,每一个音符娓娓道来,从黑白键盘的起落的缝隙之中流泻而出。
      
      宾客不多,衣衫裙裾缭乱交错,舞姿如歌剧中装模作样的贵族般从容优雅。
      
      就像一出浸入式的华丽戏剧,她孤身误入了一方错位的时空,这个地方古典、高雅、迷人得别具风情,很难想象只是一家声名不显的歌舞厅。
      
      工藤小姐将请柬递给门口的侍者,纯黑信笺与指尖分离的瞬间她心里闪过一丝很细微的不甘愿,非常细微,大概由于这封词句飞扬的预告信与过去她收到的款式截然不同,也是她第一次见到那个人留下了笔迹风流的纯白手迹。
      
      落款更是不同寻常,只有简洁而优美的“黑羽”二字,饰以三两笔白色线条绘出的一支纯黑底色的飞羽。
      
      这是什么意思呢?侦探小姐接到来信的那日曾一整天都靠坐在家里的窗台边,思维很散乱,漫无边际地胡乱猜测。比如,用线条指代白鸽、或是底色鸦羽,也有可能是像19世纪欧洲风行的羽毛笔。
      
      也有可能,这也是一个谜题。
      
      她一向很沉迷于猜测那人字里行间、以及举手投足背后的动机,就像潘多拉无法抗拒打开魔盒的诱惑,何况对方已然杳无音讯了那么多年。
      
      可能从那个月夜起,对方从她手中夺走了那颗在月下闪耀出火耀光彩的宝石,再也没有归还,她就被那个谜题彻底困住了。
      
      心陷囹圄,兜兜转转,不得其解。
      
      但是现在,仪态彬彬的侍者递给她了另一个答案。
      
      一个她未曾想过,应该说,一直潜意识回避开来的答案。
      
      他说。
      
      “黑羽小姐已经恭候您多时了,工藤小姐。”
      
      是说。黑羽小姐。
      
      侦探小姐随着侍者的指引走到吧台的卡座。她一路目光隐蔽游转,观察这里的布局,观察舞池里轻搂慢抱的男男女女,眉目神色平静坦然,让人看不清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请您稍后,因为接下来马上就是黑羽小姐的节目,所以请您原谅她无法立刻过来接待您。”侍者欠身,从言辞到态度都无可挑剔,“作为赔罪,她给您送上本店招牌的Pink Lady,愿这杯红粉佳人能为您带来唯美浪漫的美好爱情。”
      
      他说完,就见这位容色姝丽的工藤小姐脸上浮现出似笑非笑的玩味神情,眉梢一挑,接过酒杯也不说话,仅流露出若有所思的模样就让人心底无端发虚起来。
      
      果如黑羽小姐所说的气势惊人。礼貌告退的侍者转过身心想。来自身后陡然如锋芒在背的视线刺得他脊背微僵,忍不住反思一番自己应该完全是按照少东家的嘱咐行事的吧?
      
      侍者咽了咽喉咙,勉作镇定地迈步离开。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侧坐在吧台卡座的工藤小姐垂下眼帘,轻轻晃动酒杯,摇曳的粉红光彩流荡在深蓝的眼底。
      
      轻抿一口,红石榴与美酒冰块相互碰撞的口感甜熟又柔滑,美艳无比。
      
      浅粉的唇彩印在杯沿,还比粉红酒液要淡雅三分。
      
      她习以为常地无视周边若有似无的窥探视线。一个人喝酒的侦探小姐,她一看就像是出身于那种书香门第的家庭才能培养出的名门闺秀,穿着款式典雅而不失时尚的过膝长裙,挽在臂间的披帛在白日用来遮挡过晒的阳光,此刻也可阻隔夜店吹得强劲的冷气,自然而优雅地挺直背脊,端庄气度一看就与这种靡靡浮华的寻欢之地格格不入。
      
      矜持而不拘谨,从容而不散漫,又别有一种隐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气质,就像是从高贵公主过度到女王的那其间逐渐成熟的过度阶段,眉间微蹙略略犹疑的神情不知有多招人倾慕。
      
      也就,只是,忽然想到应该有很多人是那个人的同伴,就像刚才那个侍者,或者过去作为对方演出助手的人,他们那么接近那个人,就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从心底浮现。
      
      从来都是以神秘姿态引诱着她,又永远拒绝她试图靠近的人,竟有那么多人能够站在离她如此接近的距离,围绕在她的身边吗?
      
      黑羽小姐?哼。
      
      女郎眼神微冷。
      
      她心底流转着一些不可见人的念头,个个危险至极。
      
      站在舞台上的歌女被她无意间扫来的冰冷视线割痛面皮,下意识打了个寒颤,懵懂看向视线尽头,只见是一位与她们少东家容貌极为相似、神情气质却迥然相异的女子,不知怎的,有些畏怯又忍不住微微红了脸。
      
      “好啦,这首唱完你就休息吧。”
      
      耳麦里滋滋作响,传来一道略有慵懒的声音。
      
      这个嗓音好似被电流处理得有些失真,在平素的清寒冷冽中透出点点磁哑的意味。
      
      含着笑意的尾音轻轻上扬,叫人只是一听,脑海里就能勾勒出一个难以捉摸的妖冶倩影。
      
      风情万种,却高深莫测,同样让人可望而不可即。
      
      歌女闻声,连忙收敛起自己心猿意马的错乱情绪,认认真真唱完的最后一节,致谢退场。
      
      接下来应该就是那位黑羽小姐的节目了。这个念头才转过脑海,就听见“啪”的一声,灯光全暗,视野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毫无预兆的变化惊住了舞池的人,有的人发出诧异的惊呼,但更多常客对此却不陌生,纷纷将目光转向舞台的方向。
      
      “要开始了。”有人低低絮语。
      
      “什、什么?什么要开始了?”也有人茫然不解。
      
      人群中的低声交谈传入侦探小姐的耳中,她心里好奇更胜,随着众人的目光看向舞台。
      
      那家伙一贯排场十足,直到观众都自觉安静下来,空气片刻清冷寂静,紧合的帷幕才缓缓拉开。
      
      一束柔和灯光打下,蒙昧又迷离,将台上那人通身都笼罩在虚化的柔光之中,连半空中随性轻晃着的裸足都是能勾人神魂颠倒的美色。
      
      现场鸦雀无声。
      
      不。其实还是有声音的。
      
      工藤小姐无比嫌弃地心想。
      
      她听见了有人吸口水的声音。
      
      然而分神的念头仅是一闪而逝。
      
      她抬起眼,视线正撞上台上之人若有所觉投下的目光,气机相触的瞬间几有一种令她心尖发紧的电感流窜,不由微微手指收紧,玻璃杯里粉红的酒液摇晃起来。
      
      是你。
      
      ……果然是你。
      
      没有任何预兆,就只在这一瞬间,那么多爱与恨同时涌上心头。
      
      工藤新子,世界知名推理小说家工藤优作与前传奇女星藤峰有希子的独女,作为从小在优渥环境里接受良好教育成长起来的名流小姐,她的智慧与美貌同样声名远扬。
      
      在许多人心中,她的美丽早已是一种让人无法招架的才能了,就像工藤小姐的母亲一般。
      
      但是,完全继承了有希子美貌的工藤小姐,她更为人所知的身份却完全不是那么昳丽的形象,而是冷冽的、锋利的、理性而聪慧,甚至让人敬畏的侦探。
      
      所以虽然一直有很多人——特别是男人,都情不自禁地会将目光停留在她的身上,实际有勇气靠近的人却寥寥无几。
      
      她的视线太清醒,冰凌凌的,就像海面上由日光穿透的深蓝寒冰,直将人心底所有不可告人的晦暗念头都揭晓分明。
      
      是有多强大心理素质的人,才能在这种能将人灵魂都看透的清冷注视中承受住考验,坦然走近?
      
      有的人甚至自我安慰地心想,可能工藤小姐注定就是所有人都无法采撷的高岭之花。
      
      这没关系,众生平等,谁也得不到女神,女神也不会垂青任何人。
      
      此等凡夫俗子自然不能知晓,女神也会被蛊惑,也会被引诱,色授魂与,爱一个人爱到失魂落魄。
      
      黑羽。应该说,她更熟悉的应该是她另一个名传天下的美艳名号,Phantom Lady,传说中身如幻影的大怪盗。
      
      巧言令色、精通欺人之术,手段又千回百转的魔术专家,从初见起,工藤小姐就对她怀有一种极其特殊的感觉,像是棋逢对手的欣悦,又掺杂了强烈想要将其征服的好胜心,她无法不去在意这种奇特的冲动。
      
      本能告诉她,对方就是自己宿命中独一无二的对手。
      
      这个念头很快就在数度月下追逐的交锋中成为了现实,她们站在光与暗的两侧,就像与镜中的自己针锋相对,谁也无法真正地将对方斩落马下,偏却越发对对方虎视眈眈。
      
      心口里仿佛有什么在疯狂叫嚣,渴望将彼此吞噬殆尽。
      
      她如是,黑羽亦如是,风流灵巧的怪盗小姐就像深夜里叫人捉摸不定的流离月色,有时她会在无人知晓的秘密时刻出现在侦探小姐家中的阳台上,娇俏少女般摇晃着双足,看向她的眸色更是妖气横生的魅惑蓝紫。
      
      她轻轻一笑,笑容天真又邪恶。
      
      笑得人七荤八素,头脑发热。
      
      笑得人神魂颠倒,神志不清。
      
      如火焚身。
      
      意乱情迷的时候,情到浓处,她爱她爱到了骨血里。
      
      一夕别过,她再无音讯,她更恨她恨到了骨子里。
      
      ……你为什么要消失?又为什么,在她好不容易试着放过自己的时候,重新出现?
      
      本以为时间能抹平的,以为自己再也不会意难平的,就这么一眼交织,爱火就翻覆起来。
      
      燎烧得她心尖极痛,也极热。
      
      不然怎说是故人。故人,故人,没有故事的,又怎么会是故人。
      
      第一眼交织时满眼尽是勾魂摄魄的秾艳。
      
      和初见之时给她带来的心动感觉是那么相似,可如今的黑羽小姐显然又与她记忆里的模样区别鲜明,这其实不太奇怪,女人与少女总是极为不同的,再说她依旧那么神秘也那么美,应该说,更加神秘,也更加美丽。
      
      舞台上光线暧昧,跳跃的华彩落在她的眼中,往来逢场作戏的散漫笑意也竟显得情深款款起来。
      
      说不清到底什么感受,只能说身在此处就没有实感。两天前她收到了故人的信,虚耗了一天自我挣扎,昨天她买了一张飞往美国的机票,今天她就站在这里,久违地看她表演。
      
      但是这一回不需要自己千方百计地阻挠黑羽的行动,黑羽也极少见地没有使用任何魔术师玩弄人心的机巧手段。
      
      她微卷的漂亮长发披散下来,穿着款式很简单的浅紫衬衣和黑色短裤,赤足踩着一盏极大的鸡尾酒杯边缘,跳起舞。
      
      侧颜轮廓婉然,动作就像猫儿一般柔软又妩媚,她轻盈得犹如摆脱了世界重力的束缚,自由至极也随性至极,美好得如梦似幻,那一刻就像记忆中永远纯澈的月下美人。
      
      唇边微微带起模糊的笑,眼底流转着蛊惑人心的神采,气息比这深浓的黑暗更加幽邃神秘,犹如永无止尽的漫漫长夜,这一刻又与少女时期的她截然不同。
      
      犹如介于真实与虚幻之间,她的存在本身就宣判了美的罪行,这样的人可能根本不该存在于此世之间。她存在了,才会害得自己劫难缠身,像被一次次温柔至极地谋杀。
      
      工藤小姐还记得她身上的那件胸衣,在飞往拉斯维加斯的跨国航班上,就曾在她打发时间随手翻开的《VOGUE》里面出现,今年时尚秀的新款。
      
      现在黑羽穿着这件胸衣出现了,一切简直都如同一场荒诞得叫工藤小姐狼狈不堪的旖梦。
      
      她慵懒地半躺在鸡尾酒杯里,甜蜜的浅粉酒液浸湿了她的身体,丝质衬衣沾在肌肤,露出一截白皙细韧的腰,以及小巧的肚脐,溢出杯沿的半透明的粉色酒液从她滑腻的小腿滑下,连悬在半空中的裸足都美丽得完美无瑕。
      
      黑羽小姐的表演勾走了全场所有人的魂魄。
      
      所以后来黑羽端着酒来找她的时候工藤小姐仍旧满心愤懑,她不想理她,别过头,自己生自己的闷气。
      
      她气愤于自己先前的失神和沉迷。怎么那么没骨气呢?简直要对自己的定力恨铁不成钢。仰首一口饮尽杯中酒液。
      
      哎呀。在夜店喝酒可不能这样喝。黑羽一点也不见外地笑起来,用那种很女人的语调对她轻言慢语。
      
      “会失身哦。”
      
      下了舞台,她应该是才洗过一次澡,周身带着冰凉的湿气,身上的衣服换了一件黑色的衬衣,这回倒矜持地只解开上面三颗扣子,露出极深的锁骨与雪白的肌肤,此人的细腰长腿倒全不耽误该性感的地方曼妙起伏。
      
      从他人交谈中得出的情报,美艳的黑羽小姐是日法混血,母亲亦是风情万种的法兰西美人。
      
      一别五年,也不知这女人在拉斯维加斯这种醉生梦死的销金窟兴风作浪得有多得意,竟被刻意无视片刻就微微委屈起来,从后面贴了过来。
      
      你怎么不理我?不想我么?她问。
      
      工藤小姐忽然呛了一下,不是被她刻意撒娇的语气肉麻到的,这点免疫力早在五年前就已经锻炼出来,只是这家伙从后面拥住自己的时候她才发觉,她衬衫里面竟然没穿……没穿……
      
      红石榴与黑醋栗,一簇红宝石颜色的成熟浆果香气幽幽弥散,非常靡艳也非常曼妙的香味,她湿润泛凉的指尖搭在她的手腕,若有似无地轻柔触碰。
      
      不知羞耻不知羞耻不知羞耻……很想这样张口骂她,实际却是发烫的大脑已经几近宕机,耳根更是烫得厉害。
      
      “少说废话。”连冷硬的话都必须是咬着牙根,才能强迫自己说出口,“说吧,什么麻烦才逼迫你胆敢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黑羽安静了一瞬,然后静静笑道。
      
      是很大、很大的麻烦。
      
      “我想你了,想得无法忍耐。”
      
      大抵与此人牵连的一切都注定能让工藤小姐的理智脱轨。
      
      到酒店这一路也不知是怎么走的,她跌在床上,身体陷进丝滑的被褥,与黑羽亲吻得难舍难分。
      
      一定是因为我喝醉了,晕头转向。阖上眼帘这般想着,美艳而曼妙的香味缠绕着她的感官,无边无际,和酒香混在一起说不出的好闻。
      
      “你用了什么香水……”
      
      思维错乱间,脱口而出居然是这么个不着边际的问题。
      
      “Pink Lady.”黑羽抚摸着她泛红的脸颊,昏昧光线中,动了情的眼神温柔如海,“和你一样的,红粉佳人。”
      
      工藤小姐不说话了,隐忍地轻轻咬了咬牙齿。
      
      “侦探姐姐,我真的好喜欢你。”黑羽贴在她的唇边,眼睑低垂,很低很低的呢喃声音,“喜欢你。我爱你。我爱你。”
      
      真是个让人束手无策的大麻烦。
      
      “每天都在想你,想得心里好疼。”
      
      她牵着她的手探进自己的衬衣,指腹下是柔软又滑腻的触感,还有心脏在激烈跳动的节奏。
      
      原本只是单纯感受的动作很快就在黑羽的带领下变了味道。
      
      她的脸颊微微红了起来,眼底也泛出妖冶的水光,低低哼了一声,然后急切地拥住了工藤小姐的身体。
      
      其实这样的事,诸般不可告人的秘事,在她们年少轻狂的年纪,也早就不止是第一次了。
      
      只是那时的她们都还太年轻,对自己心中的感情也都存有懵懂和顾忌不能越界的地方。第一次的时候黑羽就像个孩子一样,好奇又小心,那时的她完全就是个爱玩又擅长撒娇的少女,迷恋着她们贴近彼此的温度。
      
      那时候工藤小姐心里就很矛盾……却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
      
      现在的工藤小姐心里依旧矛盾无比。
      
      她不知道如今的她与黑羽之间这样到底算是什么。
      
      她们挑了酒店一个顶层的房间,上床的时候甚至黑羽都没有拉上窗帘,落地窗外就是灯火靡靡的魔幻赌城,甚至不需开灯,仅凭窗外辉煌的灯火与月光就足以照亮黑羽瓷白美丽的脸庞。
      
      她将自己的头发撩到一侧,伸出纤细的手指,一颗一颗解开自己衬衣的衣扣,然后俯下身,抽开工藤小姐领口收束规整的缎带丝结。
      
      不夜城的夜晚向来长得漫无止境,至少对她们来说,现在才只是一个开始。
      
      在床上的时候黑羽总是很喜欢喊她姐姐,这种时候的她是非常、非常渴望爱的,像是个纯真的小女孩一样的角色,如果她不给她如愿她就会委屈得不得了,这种骨子里有着小恶魔潜质的人是从一开始就不能招惹的,她一委屈就会作弄得你七荤八素,若太哄着也不太行,这会养刁了她的胃口,下次会更变本加厉。
      
      如今成熟了许多的黑羽已经变了很多,但有什么又是时间从未改变的。
      
      工藤小姐感觉她已经抓不住自己脑海里太多杂乱的念头了,她感觉她像是陷在云端,整个人都飘然悬浮,身下是涌动着的温柔波浪。
      
      一开始还能喃喃地说着别碰、不行,咬着牙说你干脆杀了我吧,后来就只能发出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什么是意思的声音了。
      
      但是黑羽小姐却很喜欢听,还想更温柔地谋杀她的侦探姐姐。
      
      工藤小姐觉得她要疯了。
      
      耳边是黑羽低低的呢喃,伸出手就能抱住她柔软的身体,张开口就能得到一个能让她神魂颠倒的吻,一种独特而暗昧的浮香浸透了她们纠缠在一起的空气。
      
      一丝很隐秘的本能知觉,她感觉她是被玫瑰棘缠住了。
      
      她好美,也刺得她心里好痛,致命的毒素早已从伤口侵入到灵魂深处,但自己不想放手。
      
      到后来,意识都只剩下一片空白,仿佛除了对方的存在,什么都不再重要了。
      
      “侦探姐姐,把你给我吧。”黑羽轻轻咬着她的耳朵尖,蛊惑地低语道。
      
      无从拒绝,因为她已经晕头转向,什么都听不见了。
      
      在她们久别重逢的那夜,究竟做了几次,成为一个不解之谜。
      
    插入书签 



    晋江文栏特效代码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