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是高危职业

作者:保护我方输出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冒牌师尊在线营业

      细雨湿流光,又是一年芳草绿。
      
      雕花小窗送来几屡春意,也荡涤不开眉目间的冷冽。
      
      修仙之人,不轻易为世事情动,无欲无为方是长久。
      
      燕关记得初入师门时师尊对本门弟子的告诫,可是他今天他实在受不了这个哭包师弟了,忘了师尊最不喜人大声喧哗,顶着个公鸭嗓一时口快:“此事还请师尊定夺,弟子自是无话可说,若不是弟子的错弟子绝不认!”
      
      燕关梗着脖子往地上一跪,还不忘瞪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小师弟,又忍不住后悔一时口快之下行为孟浪犯了师尊的忌讳,又气又悔,像个委屈巴巴的大熊。
      
      一旁跪着的小弟子燕然,总角之年的模样,仿佛极力克制却压抑不住喉间的一抽一噎,那眼泪却哗啦啦的,把一张白豆腐似的脸蛋儿弄得脏兮兮的,眼尾略下垂的杏眼被泪水洗涤得愈发晶亮,活像是一只惹人怜爱的小野猫。
      
      这两个徒弟在等师尊定夺,却不知他们面前这位师尊端着不动声色的神色,内里芯子早换了。
      
      燕青很头痛,努力僵着脸,感觉脸部肌肉变形了。
      
      鬼知道这两小兔崽子之前在干嘛呢,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委屈。
      
      说起委屈,最委屈的怕是他燕青了吧。
      
      甘愿为996福报献身的社畜,抽空搞个网恋,实现家庭事业两手抓的美梦。
      
      结果网恋对象年龄比你大一轮,掏出来的宝贝比你小一轮,这么两轮下来你怕不怕?
      
      面基的时候对方问:“你这么帅,怎么还要网恋啊?你不会在骗我吧?”
      
      那时候燕青笑笑没说话,到底是谁骗谁,要点脸吧。
      
      燕青转头就删除拉黑卸载一条龙服务。想着回去还要加班,就路上定个外卖给自己搞个能量加油包,结果不小心误触莫名其妙出现在手机的山寨外卖AAP,就来到了异世。
      
      怀疑和自己网恋翻车有关,燕青就是证据不太确凿。
      
      那个山寨外卖APP,启动的时候弹出的字幕上写着:最好的全息网恋体验。
      
      接着自己就出现在这古色古香场景中,当冒牌师尊。
      
      要说这莫名其妙出现在手机上的山寨APP和他网恋翻车这事儿之间没有一腿,燕青是不信的。
      
      面前俩兔崽子不懂燕青的懵比,只想师尊快点为他们负责,哦不,快来化解矛盾。
      
      看着俩崽子就犯愁。
      
      愁死人了。
      
      无处消愁。
      
      好在脑海神识上有不少可用的信息,让他快速理清自己目前的状况,这大概是燕仙宗指南?
      
      此处世界以修仙为尊,作为修仙大宗之一的燕仙宗坐落在绵延不过的燕山,CEO与燕青同名同姓,不过燕青的身体现在被二十一世纪社畜燕青接管了。
      
      宗主门下亲传弟子三名,面前这两个弟子排行老二老三,老大下山历练去了没回来。燕仙宗的核心领导层主要是燕青的师兄弟,师叔等人组成,尊称长老,共八名。内围弟子和外围弟子共计八千六百六十六名作为螺丝钉各司其职,维持宗门正常运转。
      
      燕仙宗延绵至今已是第69代,几千年来飞升为仙的已有近百名。最令人叹为观止的还是本门派的家规,三千六百条,大到涉外礼仪章程,小到慎独修己,衣食住行,君子六艺等,一一囊括。
      
      初步看来,这是一个比较有组织有纪律的修仙大户。
      
      作为燕仙宗的门面担当,燕青这个CEO是颜值过硬的实力派,多少耋耄之年卡在化神期,但自带光环的燕青不到二十六岁就引领风骚,已至大剩后期,堪堪差个雷劫飞升。
      
      所以,燕青这拿的是主角剧本?事业线走修仙的路子,感情戏呢?燕青查看识海的蛛丝马迹,无。
      
      哦,是一个没感情的修仙机器啊。
      
      挑拣重要的信息后,燕青在识海里寻找关于这两个弟子来讨说法的前情记忆,居然没有这段记忆,莫不是期间因为燕青的壳子在换芯子,所以记忆没被收录?
      
      燕青内心哀嚎:我太难了。
      
      燕青没给人当过师傅,作为26岁的未婚青年,哪里会带崽子呢?
      
      一个徒弟跪着低头不动,一个徒弟一边偷瞄师尊一边掉金豆子,啧啧。
      
      想象项目黄后,上级领导开会时训斥的情景,燕青决定进行经验迁移。
      
      首先是“营造气势”。
      
      板脸,头不动,以身体为中心向四周释放低气压。眼皮半掀,把视线投到小野猫身上,略停顿,然后再把这番操作复制粘贴到委屈大熊身上。
      
      效果不错,一时之间针落地之声几可闻。一个跪着头都快触地了,一个没在哭出声了。
      
      其次是“拷问灵魂”。
      
      “作为师兄,你可知错?”燕青搬出领导训人时候的套路句,先把人唬住。
      
      “弟子有三错。其一:不该莽撞,失手摔坏了师弟的琉璃盏。其二:对下不友,师弟年纪小情绪激动,我应开口劝解而不是还手。其三:宗内不得喧哗,举止不可孟浪。弟子甘愿受罚,请师傅明示!”委屈大熊跪直了身体,眼睛盯着地砖,不敢看燕青。
      
      燕青寻思,看起来这小伙子还挺厚道的啊。
      
      燕青一句话总结出来老二给的前情版本:老二不小心弄坏了老三琉璃盏,老三气得打老二,老二还手了。
      
      “作为师弟,你可知错 ?”
      
      面对燕青的灵魂拷问,小师弟眼看着又要哭起来了,这刚沾衣襟的泪还没干,豆大珠玉滚滚而来,在衣襟上晕染开来。
      
      小野猫神情悲切,呜呜咽咽,如丧考妣。
      
      得,人家小孩子又哭了。我太凶了吗?还是正牌师尊的脸看起来太凶了?
      
      这,还不能问啊?
      
      这种情形,燕青真有点不知所措,这,我不会哄孩子啊,怎办?
      
      一时间,燕青觉得有点尴尬,盼望这委屈大熊能说两句打破尴尬,一时又盼望这小野猫能自己良心发现别哭了。
      
      小没良心的靠不住,还是努力争取争取大熊吧。于是燕青给大熊使眼色,示意他说点什么。
      燕青眼角抽了半晌,终于看到二弟子嘴巴微张。
      
      太不容易了,不枉我卖力表演至此,师徒之间还是有点默契的,感谢前任师尊的栽培。燕青表示被安慰到了,虽然眼角有点抽筋了。
      
      “师尊,您眼睛怎么了?”大熊神色关切,再加这个公鸭嗓,让燕青差点憋不住砸了场子。
      燕青默默摇头,让你对师弟说两句安慰的话,怎么就这么难呢。
      
      却不料燕青摇头的模样被弟子解读了:你们别管师尊,我现在对你们很失望。
      
      兔崽子们阅读理解不过关啊。燕关燕关,你怎么能不过关。
      
      燕青叹一口气,还是直接问大熊,哦不,是叫燕关吧。
      
      这一声轻叹,打着旋儿,像一阵清风,刮过耳边,也不知道怎么的刮停了小野猫的啜泣声。
      
      “师尊,弟子错了。是二师兄把琉璃盏还我的时候我没接好手滑摔了。弟子不该心生怨怼而对二师兄动手。”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肯主动把芝麻绿豆儿都倒出来了。
      
      所以老三的版本是:借人琉璃盏,人归还的时候主人没接好摔坏了,主人气得打人。
      
      说来说去,就是这个琉璃盏摔了。
      
      还你一个完好如初的琉璃盏,这事儿就这么解决了。
      
      “你们师兄弟之间可有话要说的?”燕青寻思着,让崽子们把话说清楚,别以后因为这事结仇了,保护青少年身心健康,人人有责。
      
      两崽子不太好意思,但还是相继为自己的错误道了歉,这事在燕青看来算是了结了。
      
      两崽子可以退下了,燕青要歇歇,顺便看看是否可以修好琉璃盏。
      
      燕青不太放心,查看燕仙宗家训。燕仙宗对此处罚还比较严厉,得打戒尺打手心100次,自请关禁闭一天,另抄宗训三遍。体罚青少年是不可能的。
      
      等两崽子走到门口的时候,燕青决定加上罚抄:“等等,回去把家规抄1遍,不可请人代笔。”
      
      两崽子一怔,见师尊没发话了赶紧溜了。那大熊拉着小野猫,跑得飞快还不忘手牵手,多么温馨的场面啊。
      
      燕青却不知道,崽子们是怕被关小黑屋。
      
      燕然跑的时候忍不住看了看师尊,感觉师尊和往常有点不一样了,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
      
      暂时懒得管这两崽子,燕青尝试着使用前任的修炼成果,居然可以直接使用,威力还挺大的,差点把房顶掀了,还好收手快,不然引起注意就不好了。
      
      燕青尝试用法术修复了琉璃盏。法术还是很方便的啊,虽然不是很熟练。
      
      好在脑海有记忆,身体肌肉也有记忆,基本能应付。前任当道时是那种很低调的面瘫男,走实力派线路。
      
      别的都不好说,但面瘫和低调,燕青自觉有几分心得,有机会的话还可以和前任交流一番。
      燕青对前朝路线去粗取精:苟。
      
      鲁某人说:“世上本有路,苟的人多了就没了路。”
      
      燕青深以为然,打算将苟为中心思想,在此花式度假。这么一想,心里好过了不少。
      
      人设是什么?就是需要的时候拿出来搞事情的。
      
      燕·伪大佬·青在线苟。
      
      生活又有了期待。
      
      可惜好梦不过夜,当场就碎了。
      
      因为有人说,燕青你不能苟,来这是有任务指标的。
      
      或者,这个“人”不能称为人,毕竟不是大家约定俗成的那个“人”。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咸鱼,真的不想翻身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