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虹成尘,梦一场

作者:水珠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七铲

      
      第七铲:
      
      细雪纷飞,腊梅在寒冷当中红得触目。故把手扶上枝头,香气凛冽,他长长地吸入胸中。
      
      “绿,你冷不冷?”他回过头去,绿像绽开雪中的另一簇花株,新鲜得仿佛沐水而出。她微笑,轻薄如烟的飘带迎风起舞,缠绕着长发似乎就要一路远去。故不禁伸手把她拉住。
      
      绿不会冷,她早已经说过。人间冷暖,世俗尘烟,统统不能沾染她半点,故应该记得。
      
      “明天除夕了,来陪陪我吧。”
      
      门外爆竹已经在响,街面上到处店铺都摆着年货,何宅当中更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元日将至,该是最喜庆的时刻,故却觉得寂寞。
      
      “你要和家人一起过的。”绿说。许多个除夕她都看着他,他不知道罢了。
      
      故惋惜地笑笑。的确,他不能撇开自己的世界,如同绿不能撇开她的。过年,无数亲戚朋友的拜访,有成千上万个头要磕,即便有绿陪伴,哪里有空说句话呢。
      
      故手上用力,一枝枝杈脆生生的断裂。绿吃了一惊。
      
      枝条上,梅花点点。鹅黄的嫩蕊吐露出来,衬着鲜红的花瓣娇艳欲滴。故一下子想起绿带着自己看到天庭的那个时候,蓦然来到眼前的两位仙子,她们挽在一起,就是这样相得益彰的颜色。
      
      “这个送给姊姊们,过年了。”
      
      故把花枝递到绿面前,看着绿的惊喜与感动也像这花朵一样徐徐绽放。他笑吟吟地转过头,眼睛里竟然酸涩得要掉下泪来。
      
      让绿快乐是这样容易的事情,代价却是自己的难过。
      
      有时候悲哀是莫名其妙的,没有来由,没有尽头。故仿佛置身于梦里苍凉的银河水中,心无旁依地被绿擎在五指之间。
      
      无奈的是他心甘情愿。
      
      * * *
      
      天庭 瑶池 流霞殿
      
      “姊姊,这是什么?”蓝指着白玉瓶中斜插的枝条问到。
      
      “腊梅。”绿说。
      
      “我自然知道。”蓝笑起来,天真无邪的眼眸中隐藏掉万年沧桑。“可是是人间的吧?姊姊,你快别添乱了,我们这里哪还放得下这个!”
      
      绿的脸色微微变了变,淡然却无比坚决地一笑。
      
      “留着它,蓝。这里什么也不该放,只除了这个。”
      
      蓝的眼睛闪了闪,终于没有追究,伸手摸了摸盛放的花朵,便随着一旁等候的青嬉笑出门。看着妹妹们飘然起落的衣袂,绿两手合在花瓶上,轻轻用力。
      
      “绿,这么久了你在做什么。”
      
      身后是红略带疑问的声音。她来到绿身边,带一点忧色看她。“别总一个人去了,云崖岸太荒凉,我怕你尽想不好的事情,绿。”
      
      “不会。”绿轻松地摇摇头,还一个笑容回去。红不知道,所有姊妹都不知道,形单影只的绿其实并不寂寞。
      
      她就像是当年的紫,终于在别的地方遇到了能够让她快乐的人。
      
      ……也许,还是两个。
      
      * * *
      
      云崖岸
      
      “玉,你还在生我的气?”
      
      “我为什么。”
      
      “可是你都不说话了。”
      
      “该说的我都说过,再让我重复我也忘了。而且,绿,我想说的全都是你不想听的,你何必自找麻烦。”
      
      绿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她咬着嘴唇想了想,终于站起身走开。玉无动于衷。
      
      几步之后,绿停住。她垂着头,良久良久终于转过身,坐回刚才离开的地方。
      
      “玉,我想陪着你。”
      
      绿是说真的。她赤诚得一整颗心都在痛。从来从来都是玉陪她,她没有说过这样的话。绿寂寞了,无助了,伤心了,困惑了,永远是玉无法无天的笑声安慰她。失去紫的那段日子是玉散漫不羁的声音带着她走过来的,玉是她的救赎,绿始终相信着。
      
      而玉这样孤独。
      
      片刻的沉默,玉的声音充满戏谑。
      
      “怎么,你可怜我啊。”
      
      绿不说话。他心里面的荆棘,刺痛别人的同时更严重地伤害自己。二郎神为什么要把他关起来?这样的惩罚太过严厉。
      
      “绿,走吧。喜欢上我了你怎办呢,很多麻烦。”玉终于轻轻的说。
      
      绿微笑。的确,这是玉了,这样的语调。
      
      “那我就天天都来陪着你。玉,其实你是个好人。”
      
      以为他会放声大笑,像以前一样,但是没有。话音落下许久,绿才听到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那声音像一线水痕缓缓流淌过绿的周身,让她在一瞬间难以抑制的轻微颤抖起来。
      
      那个声音说,谢谢了,绿。
      
      * * *
      
      人间
      
      爆竹震碎了夜空,火光闪烁直冲天际。故掩着耳朵,心想这样肆无忌惮的喧闹可别要惊动了上界才好,绿还要休息呢。
      
      小侄儿塞了一嘴的糖果跑来拉他的手,故把孩子抱起来,凑在他耳边大声喊:“怕不怕?”
      
      小孩子拼命摇头,两个巴掌啪啪地拍。故笑着,从腰带中取出红纸包塞在孩子的锦缎棉袄里。孩子挣下地跑掉。故目送他,跌跌撞撞地穿过大人的腿隙,忽然一个撇趔。
      
      故心一揪,反射性地向孩子伸出手去。而那调皮的小子居然就真的被扶住。故定住,宁静香韵取代了刺鼻的硫火。
      
      孩子被扶了一把,一无所知地继续跑开去。绿留在原地,隔着焰火向故微笑。
      
      故的手在空中凝固片刻,缓缓垂了下去。他脸上的笑容几乎无奈,绿怎么可以这样宠他?只要他说出来,绿从来没有叫他真正失望过。除夕之夜,下一个三百六十日隆重开始的起点,故希望能有她在身边。而她就真的出现。
      
      故走过去。
      
      身边人们忽然惊叫起来,故旁若无人。绿向前一步,似乎说了句什么,他听不清楚。然后轰然一声巨响,爆竹在他耳边炸开。
      
      ……人们一下子乱了,母亲姨娘和几位嬷嬷豁地围过来,拉着故连连惊呼,面无人色。远处的老爷从叔伯当中脱出身,朝这边大声问到:“怎么回事?”
      
      故不知所以,他看到绿轻轻退开,然后视线就被别人挡住。他想了想,这情景怎么这样熟悉?
      
      刚才的一瞬间,绿轻轻挥手隔开了爆竹。没有人知道,大家以为那样巨大的爆炸应该已经伤了故,而这个孩子又一次奇迹般的毫发无损。
      
      一时间故想起来了。小的时候,同样的事情。
      
      不止。大人说他溺过水,很小的年纪。恍惚当中他还记得那天冲向自己的巨大马车。说起来,故几乎从来没有病过,除了绿消失掉的那段日子……
      
      望着不远处淡然站立的绿,故忽然狠狠打了两个冷颤。
      
      * * *
      
      小少爷受了惊吓,需得回屋将养。几个丫鬟被坚持着打发了出去,屋子里没有旁人。
      
      “绿,如果没有你我是不是早就应该死了?”故的眼睛僵直而明亮,惶惶烛火之下看得绿心惊。
      
      “不要胡说,紫。”
      
      “本来吧。我知道的。”故的眼帘垂落下来,忽而不自在地一笑:“你总是救我呀,绿。”
      
      “……”
      
      她理应护着她,这没什么说的,不然绿为何而来?既然知道了这是紫,袖手旁观的勇气,她无论如何也没有。
      
      “可是我终归要死。”故的目光困惑绝望,他盯着绿,不容回避。“那个时候你也没有办法。我是会老的,我和你不一样。”
      
      绿的唇角一时绷紧。怎么回答?难道告诉她,你肉身不在了是无所谓的,只要你的魂魄不灭?紫转世成人只有十六年,她当真听得懂吗。
      
      绿望着故,故生涩的苦笑像一把刀缓缓割开她的胸口。血肉翻开,心脏裸露在这样的目光之下,绿渐渐不能呼吸。她颓然闭上眼睛,伸手将故拥在怀里。
      
      “紫,我永远陪着你。我们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话音落下,故的手臂忽然在她两肩收紧。绿觉得有滚烫的水流灼上她的脖颈,她一怔,想起来那是凡间的泪水。这是紫第二次在她面前流泪。如第一次一样,她不明白那是为了什么。
      
      * * *
      
      那几天,绿没有回到天庭。
      
      故染了风寒,却坚决不让绿替他治,宁愿捏着鼻子灌下泥水一样浓稠苦辣的汤药。绿放心不下,在人间陪着他。
      
      故捧着碗几口把药喝下去,整个脸扭得不成样子。
      
      “难喝死了。”他皱着鼻子说。
      
      “何必呢,本不用受这样的罪。”绿心疼妹妹,摸摸他滚烫的额头,叹到。
      
      “不行,我还没有喝过。”故说着,连连漱口。
      
      “公子爷,没喝过什么?”喜鹊看不到少爷身边的仙子,被他一句话说得愣住。绿在一旁苦笑——什么好东西了,一辈子不喝也不委屈吧。
      
      故盖了厚厚两床被子躺着,绿在他身侧。丫鬟小童们捧来大碟饺子菜肴,进屋还未站定便又被守在枕边的嬷嬷打发了出去。
      
      “不能吃,再把火给顶起来!”
      
      故闭上眼睛装睡,绿在里侧陪他躺着,微笑着看他。半晌功夫,嬷嬷替故掖了掖被子,放下幔帐走开了,门被轻轻带上。
      
      窗外炮声连天,屋子里安静下来。
      
      “绿,跟我说说话。”
      
      “睡吧,该好好休息的。”
      
      “不。跟我说说牛郎织女的事情吧。”
      
      “许多遍了,紫。”
      
      “我想听。”故把额头抵在绿的肩上,喃喃地说。“他们终归在一起了,是吧。”
      
      “嗯,牛郎封了仙级,同织女娘娘住在朝雯宫里。”
      
      “真好。”
      
      故淡淡地笑。他是真的累了,眼皮沉重,但是不想睡。努力抬起头,枕边,绿清澈的容颜。
      
      绿的眼睛是合上的,整张面颊干净得容不得一丝脂粉。近在咫尺,绿吐呐间淡然的馨香传达至故的心肺,他觉得那里灼烧的火焰被缓缓浇熄,变得清凉一片。
      
      绿给予的快乐总是太浓重太无常,一年当中轮回更替的这一刻,故挨在她身边,被幸福逼迫得几近绝望。
      
      没有什么是真正可以把握的,他告诫自己。缘分燃烧得过于灼烈,迟早变成灰烬一把。但是绿动摇他。绿对他说,我们生生世世都在一起。我们永远也不分开。
      
      一切都在仙子的誓言面前变得苍白。就算他只是紫,又如何呢,只要有一辈子这样长久的相伴,身份其实也就不要紧了。
      
      “紫,你听。”绿忽然开口。
      
      故被从自己的思绪中拉回。他侧过头,于喧嚣当中捕捉到一线清音。
      
      那是净慈寺的钟声,自南屏山遥遥而来。那空灵旷远的鸣响仿佛一声声来自远古的召唤,不可思议地寂静下了漫天烟火。故在尘世间属于自己的角落里恍然动容,魂魄在这样的洗涤之下,安静得起不来杂念。
      
      他把眼睛闭上,在这一刻心如止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11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