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口舔蜜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5

      骆北延?
      
      难道是重名了?
      不然怎么会跟骆氏继承人的名字一样?
      
      陆冉对豪门名流了解不多,但他不可能不知道骆氏。他们学校有栋教学楼叫“明华楼”,就是骆家老太太骆明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捐的。而这样的“明华楼”在全国各地中小学高校里,少说也有百座。
      
      骆老太太深信传统家宅思想,手里有钱就在全国大买地产,她说希望不管到哪儿视察子公司、流水线,都能住在“自己家里”。近年集团朝国际化扩张,她的地也一路从东南亚买到北欧。
      
      骆老太太的常住地还是B市。
      这里是集团总部。
      
      早年,骆家在B市西郊珠河边大建豪宅,连绵成片,那块地方就叫做“西河别府”,背靠灵宝山,可以俯瞰整个河西。后来反“四风”愈演愈烈,社会上有人写打油诗将西河别府跟“阿房宫”作比,造谣“官商勾结”,骆家怕树大招风,这才收敛些,把外围承包出去给人当度假村。
      
      上次陆冉系里有个同学,去度假村玩了几天,吹了整整一个学期。
      
      这样一个骆氏,能跟余窈有关系?  
      做梦都遇不上这么好的事儿。
      
      “骆北延……”陆冉嘟囔一句。
      这名字重名率太低了,肯定是余窈做梦。牛得她,自己姓都不要了。
      
      他见短信发过去没反应,就想打个电话,结果刚打过去就被秒挂了,把他气得不轻。
      
      那头骆北延更是气得不轻。
      
      余窈这个前男友到底是修炼几世的苍蝇精,怎么能烦人到这种程度?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余窈跟他混这么久,难怪沾了讨人厌的习气。
      
      他把对方电话拉黑了,然后通知助手处理这事儿。  
      等他打完一波电话回来,认真看对方发的彩信,越看越觉得不对劲——照片上不是他的休息间吗?
      
      他的办公室在集团总部穹英楼。
      根据他个人喜好,位于中层,视野开阔,有独立健身房和休息间。
      
      骆北延把照片传到电脑上,放大来看。
      窗帘缝隙间透出对面高楼上骆氏集团标志的一部分,看角度,还真是他的休息间卧室。
      
      仔细回想,其实余窈腿上这件西服也是他的。
      
      这西服出自国内顶级设计师之手,骆老太太喜欢,骆北延连人家名字都不记得。西服袖扣被设计成金色五角星形状,看着特别扭,所以他穿了一次就扔在休息间没动过。
      
      要不是今天看到照片,他都忘了自己有这么件西服。
      
      余窈到底什么时候溜进他办公室拍的?
      
      骆北延想想还觉得有点惊悚。
      他埋头工作的时候,在健身房挥汗如雨的时候,无知无觉睡着的时候,休息间里都有一双眼睛盯着他。
      
      嘶——
      
      骆北延赶紧拿起手机,问总部大楼前台接待,最近有没有见过余窈。
      前台记性极好,一下就想起来了。
      
      “骆总,她是来过一次,大概两个月前,说有重要的事情。您当时在十八楼开会,我就送她到您办公室等了。”
      
      “就来过一次?”
      “是的。”
      
      “行,谢谢。”
      “不用谢!骆总客气了!!”前台接待压抑不住地兴奋。
      
      骆北延放下手机。
      两个月前余窈来过一次,说有重要的事情。
      
      他把两个月前的记忆翻了个遍,硬是没想出发生了什么大事。
      
      她应该就是故意进来拍摄的。
      
      骆北延认为这姑娘对他有点少女怀春的想法。
      
      余窈跟姐姐相依为命,突然没了依靠,只剩他一个救命稻草,产生点依恋也正常。但是她应该知道,她姐姐躺在病床上,她这时候准备撬走姐夫,未免太过分了。
      
      不过这事儿是真的难办。
      
      青春期这么敏感,处理得好,就能带余窈走出误区,端正三观;处理不好,那就是一辈子的阴影和骂名。
      
      骆北延觉得要在别人发现这件事,并且给余窈造成伤害之前,把苗头扼死在摇篮里。
      
      他思考再三,傍晚又开车去了趟B校。
      
      *
      
      余窈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在点外卖。
      看了一家又一家,最后决定吃鲜虾馄饨。
      
      “喂,姐夫?”
      “你在学校吗?”骆北延的声音离得很遥远,低沉又有磁性,听起来就很适合用祈使句,“我们见面谈谈吧。”
      
      面谈地点,骆北延深思熟虑很久。
      不能太私-密,又不能太嘈杂;得有几个人看得见,但又不能被有心之人看见。
      
      最后他确定地点。
      ——主教学楼楼顶。
      
      下方学生人来人往,这里却空无一人。
      
      余窈穿了一件高腰亚麻裙,在楼顶被冷风吹得意识模糊。
      在她面前,骆北延头发被风吹乱,薄薄的衬衫紧贴着胸口,肌肉凸起明显。他眉眼很是凌厉,年少时的锐气经过许多波折后渐趋深沉,眼里透出一种危险的平静。
      
      余窈本能地感觉到他的掌控力。
      身体也好,意志也好……
      
      她完全能分辨。
      
      余窈看着凌风四起,说:“你是来找我决战紫禁之巅吗?”
      骆北延没有接上这个梗:“什么?”
      
      余窈只能问:“算了,什么事?”
      
      骆北延微微叹气,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你前男友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他马上转学,不会再烦你。”
      “谢谢骆……叔叔。”余窈说。
      
      她一说“叔叔”,骆北延又被膈应到了。
      “你还知道我是你长辈。”他轻斥道。
      
      余窈觉得,他能自称“长辈”,当然是好事。这就说明他还把姐姐放在心上,她们姐妹还有依靠。
      
      “怎么了……”她小声道。
      “你为什么在我办公室拍这个?”骆北延拿出照片,跟她对峙。
      “哦……这个。”余窈沉默。
      
      “说话。”骆北延大声道。
      风带走了一些音量。
      
      余窈仍在沉默。
      
      骆北延的视线都要在她眉心上烧出个洞了。
      她终于回答:“没为什么,就是那件西装好看,突然想拍了。”
      
      “鬼话连篇。”骆北延冷声斥道,“你还随身带着那种疤痕妆,看见一件衣服就能拍?”
      
      余窈慢慢拉起长袖,雪一样的肌肤露在寒风中。
      她手臂上缠着细细的红丝带,和织毛衣的线差不多粗细。把这层遮挡揭开后,下面是细密的伤痕。上次在医院匆匆一瞥,看得有些震惊,离远了也显假。但是现在在她面前,这么近的距离,可以辨认出是真正的疤痕,而不是特效化妆。
      
      骆北延是各种意义上的看愣了。
      
      “是啊……一直都有的。”余窈放下袖子,又开始掀裙摆。
      
      骆北延摆手阻止,声音很凶:“你注意些!”
      世界上怎么还有余窈这种人??
      
      她在手臂上系了层红丝带裹住伤口。
      下面呢?腿上应该也有伤痕吧。
      
      这玩意儿她随身带着,不会在他更衣间里也换过吧。说起更衣间……她还有件什么东西落在那儿呢……等等,这样上一个问题好像也有解了……
      
      骆北延沉默半响:“我给你预约个医生,你明天有空吗?”
      “有。”余窈觉得他说话没头没尾的,真是难懂,“但我没骨折,不用再看医生吧?”
      “不是说这个……”骆北延皱眉,突然看见余窈脚踝那块还是肿的,“你药没涂吗?”
      
      没有。不用愈合,留着吧。别管我。
      
      余窈不应声了。
      
      骆北延觉得有股火气直往上冒,恨不得冲破天灵盖跳出来。他觉得自己还是更适合坐在集团总部大厦里运筹帷幄,而不是在天台上尝试开解迷途羔羊。
      
      “明天早上来接你。”骆北延冷冷道,“一定要看医生。”
      这次余窈倒很乖顺:“好。”
      
      “你读大学也别净想男人了,机会来之不易,好好学习……”
      他的话听着跟学习机广告似的。
      余窈左耳朵进,又耳朵出,漠然等他叨念半天,突然眼皮一跳。
      
      骆北延认真看着她,眼神说不上温和,甚至隐含怒意,但绝对没有厌恶和责怪。他语气带着点敦敦教诲的感觉:“你对我的想法,是绝对不行的。我们于情于理都应该划清界限。如果你需要一个精神支柱,一个恋人……”
      
      “我不需要恋人。”余窈慢慢抚上自己的手臂,顺着疤痕,一节节往上摸索,“我需要一个能够保护约束我的人,一个像姐姐这样的家长,就像花园需要一个主人的打理,仅此而已。”
      
      ……
      
      ……!?
      
      ????
      
      “一个什么……”风太大了,骆北延相信是他没听清楚。
      “主人!”余窈倾身大声说。
      
      天台门应声而开。
      
      一脸震惊的外卖小哥站在门口。
      “余小姐……你的外卖……到了……”
      
      余窈接电话的时候在点外卖。
      听骆北延说在天台见面,就直接让外卖送到这儿了。
      
      外卖小哥的表情非常生动,被寒风吹得有点变形。他觉得自己看见了毕生难忘的场景——亚麻裙清纯大学生半躬着身子,朝那个一看就是成功社会人士的冷峻男人叫“主人”。
      
      这个世界怎么了?
      还会不会好了?
      
      最后这场谈话以余窈拎走外卖,骆北延仓促离开告终。
      
      骆北延走后立即翻出心理医生名片,让他明天推掉别的预约,来别墅帮余窈检查。
      
      这晚,他做了个昏沉迷暗的梦。
      
      这个梦的视角就像一条窄窄的门缝,他站在外面窥伺着更衣室里的少女。看她褪下俗气的布料,又细致地缠上红丝带,一点点遮住皮肤上的伤痕,变成精致而空洞的样子,温顺地朝他靠近,然后那些红丝带又变成血,从伤口流出来,唯美又惊悚。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在天台上吹风受凉了。
      骆北延醒后浑身滚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