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口舔蜜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11

      
      第二天。
      
      骆北延找人来修电话,顺便彻彻底底搜查了一遍余窈的卧室。这次,他不仅把锋利物品搜走了,还给所有桌椅角上都裹了布。
      
      整个西欧风格的别墅里,高冷优雅的大理石洗手池、大气简洁的水晶矮方几、漆黑尊贵的玻璃厨台、镀银浮雕的方形落地镜,等等等等。
      
      全部都被碎花棉布裹住了角。
      
      余窈看见自己画板上的棉布角时,实在忍不住了。
      
      “你是在侮辱室内设计师。”
      “我付这么多钱就是为了能好好侮辱他。”骆北延不为所动,“我的房子,我想怎么装修就怎么装修。等会儿你到客厅呆着,得把你的画室和卫生间也补一下。”
      
      余窈把画板搬到客厅。
      
      骆北延看她画油画,动不动就掉两滴颜料在衣服上,忍不住说:“你衣服都脏成这样了,还不去买两件新的。”
      “买新衣服也会被弄脏,画画就是这样的。”
      
      余窈说完就戴上耳机不理他了。
      
      周末,骆北延带回来几个礼盒,让余窈拆开。
      她拆开一看,里面铺满蓝色丝缎,再把丝缎拿开,下面是几件高级定制——围裙!!
      
      “你可以穿着画画。”骆北延傲慢地说。
      
      “我姐太惨了。”余窈哽咽道。  
      她姐居然要跟骆北延这种人谈恋爱,这到底是什么人间疾苦。
      
      但余窈还是把礼盒收下了。
      她喜欢上面铺的蓝色丝缎,准备周末去裁缝店修剪修剪,然后拍一套照片。
      
      这周,四级考试来了。
      余窈在考场上清晰地感觉到了补课的好处,她把会做的做了,不会做的蒙了,然后把背好的范文默写上去,最后卡着点在铃声响起前交卷。
      
      一考完,余窈就看见李清在门口等她。
      
      “感觉怎么样?”
      “感觉明年还要考。”
      
      李清叹口气:“没办法,你基础太差了。你从初中开始,是不是就没怎么上过文化课啊?”
      余窈点点头。
      
      “没事,明年还有机会呢。走,我们去后街吃东西。”李清这么抠的人,居然掏钱请她吃东西了,“我听说有个砂锅米线还不错。”
      
      砂锅米线又鲜又烫。
      虽说是路边摊,但余窈还是吃得很满足。
      
      晚上回来,骆北延免不了又要追问。
      “考得怎么样?完形把握大吗?语法难不难?作文题目是什么?”
      余窈烦躁地摔了门:“我不知道!!”
      
      骆北延给她气得不轻。他平时在集团提问,谁要是敢这么理直气壮地说“我不知道”,肯定当场要被开了。
      
      他从客厅打电话给余窈。
      “喂?开门!”
      “我四级肯定过不了,考得一团糟,你满意了吧!!”
      
      余窈又把电话拔了。
      
      骆北延拿钥匙开她房间门,却发现她搬桌子把门堵死了。
      “你再不开门我明天就找人把门拆了!”骆北延咆哮道。
      
      过了会儿,余窈把门开开了。
      她眼睛泛红,鼻尖也泛红,皮肤被湿毛巾擦出一道道的印子。嘴唇泛着点咬出来的潋滟水泽,一只手环胸,另一只手摩挲着上臂的伤痕,看起来很无助。
      
      骆北延把一肚子火都憋回去了。
      
      “哭什么……”他不由放低声音,“你平时那么多不及格,不也活蹦乱跳的。”
      “不一样。”余窈声音颤着,又竭力保持平稳。
      骆北延伸手又不知道放她哪里,最后只能撑住门框说:“哪有不一样,不都是不及格吗?”
      
      “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余窈的哭声爆发出来,混在尖利的嗓音里,让人心脏揪紧,“以前我根本就没好好念书,考不好当然无所谓!但是我这次努力了!而且不止是我努力了,李清也这么努力!努力就是没有结果,都没用!!”
      
      骆北延怔了会儿,只能说:“唉……算了算了。不就是个四级考试吗,这有什么好哭的?”
      余窈降下声音,低声道:“烦死人了,我不想读书……”
      
      余窈阴郁地转身回房间。
      骆北延赶紧把她的门撑住:“你出来透透气吧。”
      
      他怕余窈一个人在里面又开始自残。
      
      “走开,我要拍照了。”余窈在门上踢了一脚。
      可惜她双手双脚加起来都不如骆北延一只手力气大,他强行撑开门:“你出来拍。”
      
      余窈冷冷看了他一眼,回房抽走蓝绸带,然后跑去室内泳池。
      
      室内泳池从来不用,但日常清洁还是做了,平均每周都换两次水,池水干净,水温适宜。余窈换了连体泳衣,走到池边,试了试水温,然后化了防水的彩妆,准备开始拍摄。
      
      骆北延怕她出什么意外,就在二楼露台上盯着。
      他看过那些照片上精巧的构图。
      一节节,一条条,或紧绷,或松垮,把人体当成画布,形成完美的结构比、配色、明暗,然后用相机捕捉某个瞬间的特殊情感,将它用于人体结构素描的练习。某种意义上是令人惊叹的美学。
      
      余窈一个人拍摄有点困难。
      
      她在池边试了几个姿势,靠墙又拍了几个坐和站的姿势,然后再入水,入水的照片一张都不能让人满意。
      
      本来可以有个助手在旁边泼水,制造溅射的透明感,现在就只能后期ps了。还有像沉入水底,相机从水面上进行的拍摄,必须想办法固定自拍杆。最关键的是,道具太难系了,有些她可以自己处理,有些则没办法。
      
      骆北延看见她忽然停下来,站在三脚架后面,翻之前的相片,表情似乎不太满意。水在她脚下流了一地,她的头发也半湿着,脸色看起来很憔悴。
      
      泳池天窗开着,寒风瑟瑟,气温只有十来度不到。
      
      骆北延抱了条浴巾下去给她。
      他轻斥道:“拍好了赶紧回去,不然感冒了还要传染给我。”
      
      余窈被他的声音吓到,忙回头说:“走开!我还没拍完。”  
      “你快点。”
      “那你给我系一下这个。”
      
      骆北延紧抿着唇,“不”字的口型都快要出来了。
      
      “什么?”他长出一口气,看向旁边堆放的蓝绸带,抬手微微掩唇,“拍完这个就上去吗?”
      
      “对,你看下参考,把它系成两重的大蝴蝶结。”余窈裹着浴巾,擦干手上的水,给他放了个短片教程。这东西层层叠叠,一共有七八步,但是骆北延看一遍就记住了。
      
      “手给我。”他低声道。
      
      余窈围着浴巾,转过去,手背在后腰。
      她感觉骆北延在比划绸缎的长度,把它分成三折,盘算每一段在什么位置。定点为腕、肘,然后在后背凌空交错,系上后打好结,和教程上一样,是漂亮又对称的蓝色蝴蝶结。
      
      他小心翼翼,只系绸带,不接触她的皮肤。
      
      但肌肤和肌肤之间,会因温度而产生微妙的张力。即便没有直接接触,也仿佛存在电流脉冲,又痒又麻,热度萦绕。
      
      好不容易系完,骆北延已经出了一头汗,心跳也快得惊人。
      
      余窈走到下水扶梯摆姿势,然后骆北延飞速给她按了快门,一把抽走她的道具,用浴巾将她裹住。
      
      “等等,我都没站好……”余窈恼道。
      骆北延提着她的东西赶她走:“快上去快上去,游泳池关门了。”
      
      余窈冲了个澡,拿起相机看自己的照片。
      骆北延随便抓拍了一张,根本没拍到她想要的pose。但是这张单看还是不错的,照片里,她好像正从镜头边走开,想要逃离什么,蓝绸带飘扬遮住半边视区,天窗中的阴影霭霭压下,透出一股子凛然寒意。
      
      她拿着照片去画了会儿画,考四级的郁闷之情又慢慢疏解了。
      
      到一月,天气愈发冷了。
      别墅外的松柏都结出一层白霜,余窈窗上每早都挂起小冰锥,一层蒙蒙的灰雾笼罩在小区里。
      
      入冬后,她就一直鼻塞,说话又娇又黏。
      骆北延从来不为所动,该骂的骂,该嘲的嘲。
      在他看来,余窈感冒迟迟不好,全怪她自己不按时吃药,整天有一顿没一顿的,好得差不多了又光脚踩在地板上,非得逼他把每一处都铺上地毯。
      
      临近期末,余窈也偶尔复习一会儿。
      李清替她考了几门,都是控制分数,压线及格。他也不想因为他的缘故,让其他本来可以拿到更好等次的学生被挤下去,所以只要保证余窈不挂科就行了。
      
      学期结束后,考试陆续出分,余窈请李清来家里吃饭。骆北延非常不满,但是没有说什么。
      
      李清在饭桌上有些沉闷,似乎有心事。
      
      余窈老是抬头盯着他瞧,却瞧不出个所以然来。旁边骆北延屏息凝神,生怕这小子下一秒就求婚了。
      
      结果一顿饭谁都没吃好。
      
      “你到底怎么了?”余窈终于忍不住问。
      “窈窈……”李清歉疚又痛苦地抬头,“我们分手吧。”
      
      骆北延这口憋了快半个小时的气,现在终于松了。
      年轻人不错,现在认清真相,脱离苦海,为时不晚。
      
      “为什么?”余窈皱眉问。
      “我……我觉得谈恋爱太分心了。这学期我的成绩有所下降,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家里对我期望很高。”
      余窈懂了,她连忙问:“你成绩下降了?挂科了没?”
      “不,我的绩点从4.8掉到4.5了。”
      
      ……
      
      最后,骆北延客气地把李清送了出去。
      他回来后,语重心长地告诉余窈:“人家绩点4.8,你瞅瞅你那个2.4,你配得上吗?你就配得上半个他。”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