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少年

作者:明开夜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少年心事却起了雾(09)

      沈渔不是第一回去首都。
      去年去过一次,由陈蓟州带着,走马观花地将诸多景点打卡过一遍。不觉得有多好,地铁挤、气候干,食物也吃不惯。
      比较起来,她还是喜欢南方,喜欢南城,喜欢杨柳楼心月、桃花扇底风的那股子婉约情调。
      
      她下飞机是在中午,到提前预定的酒店稍作休息,洗漱一把,化了个妆,才跟陈蓟州打电话。
      “我来首都了。”沈渔将窗帘拉起一些,遮住外面白惨惨的日光。
      “过来出差?”
      “过来找你。”
      
      那边顿了顿,“什么时候出发,几时到?”
      “已经到了。你中午要是有空,出来我们说两句话。”
      “已经到了?”陈蓟州惊讶语气,片刻笑说,“怎么不提前跟我说,我好去接你——我还没吃饭,你吃了没有?要没吃的话,我们一起。”
      “没。”
      
      沈渔住得离陈蓟州学校不远,步行距离十五分钟。
      她在楼上房间,等陈蓟州到了才下楼。推开一楼大堂的门,一阵干热空气扑面而来。
      陈蓟州穿一件白色上衣,神情严肃地站在檐下,待看见她出来时,才换上一副微微带笑的面孔,“什么时候到的?”
      “刚到。”
      “请的年假?准备待几天?”
      “两天吧。”
      “昨天你陪我妈去医院做手术,情况怎么样?”
      沈渔被这热气袭得一身汗,心下焦躁,“先找个凉快地方吧。”
      
      陈蓟州说学校附近新开一家烤肉店,带她过去试一试,正好离这儿近。
      两侧行道树遮不了阳光,沈渔后悔昨天晚上收拾行李没把阳伞放进去,且方才出门之前应当把防晒霜涂得更厚些,她轻易晒不黑,但很容易晒伤。
      走出一阵,皮肤便有些泛红征兆,背上汗如雨注。
      
      而陈蓟州边走,边再次问及陈妈妈昨天手术的情况。
      沈渔脚步一顿。
      “怎么了?”陈蓟州也跟着停下,略感莫名地望着她。
      “没什么。”沈渔暗叹一声气,为他的毫无眼力价。临走的时候,她撂话说自己是来吵架的,但等见了面,她发现自己彻底失去了吵架的欲望。
      吵架能解决他们眼下的问题,但显然解决不了陈蓟州根深蒂固的思考方式。
      
      经过陈蓟州的学校,校门口那一条路给人和车挤得水泄不通。
      沈渔等了一个漫长的红灯,好不容易过了一条马路。汗水杀进了毛孔里,微微发痒,她终于不耐烦了,“还要走多久?”
      陈蓟州指一指前方,“就在前面。”
      
      沈渔瞥见了旁边就有一家麦当劳,便说,“就吃这个吧。”她实在败给了正午的盛夏。
      陈蓟州说:“麦当劳有什么好吃的。”
      沈渔不想管他了,径直朝着店门口走去。
      
      陈蓟州正欲跟上去,吵闹车流里有一道声音叫住他:“陈蓟州!”
      沈渔闻声停下脚步,转身去看,一辆别克停在路边,驾驶座上一位中年男人,戴副框架眼镜,身上穿一件深蓝色的polo衬衫。
      陈蓟州急忙打招呼:“钱老师。”
      “吃饭去呢?”
      “是的……”
      
      沈渔隐约记得陈蓟州的博导似乎是姓钱,出于礼貌,两步走回去,也跟着打声招呼。
      钱老师笑眯眯看着沈渔,问,“这位是……”
      “朋友,南城来的,正好来出差,我就顺便带她逛一逛。”陈蓟州仿佛生怕她先开口似的,抢在她之前,锚定了她的身份。
      
      沈渔愕然。
      陈蓟州闪躲了她的目光,只冲钱老师笑说:“您下午不待实验室?”
      “后续你们盯着吧,我下午去开个会。果果在家闲得无聊,你既然要做地陪,可以把她也喊上。大热天的就别挤地铁了,叫果果开车带你老乡出去玩。”
      陈蓟州笑说:“好。”
      
      沈渔在旁待着,听见陈蓟州导师的话里,自然而然带出了另外一个女人的存在时,她心里咯噔了一下。
      但很快发现自己竟然毫不意外,可能因为这半年来陈蓟州以学业忙推托过她太多次。但她是愿意在关系中交付全部信任的,因此没作怀疑。
      
      昨天,她的信任叫陈妈妈捅破,如今再从这破口里落井下石,她没有丝毫可震惊的了。
      反有种,原来如此,那一切都说得通了的豁然之感。
      唯一让她觉得意外的是,这真相未免获知得太迅捷,她才落地不到两小时呢。
      
      钱老师抬一下手,升上车窗走了。
      待那车子驶出去,陈蓟州立马转身,神色急惶,“沈渔……”
      “你需要解释吗?要解释我就听一听,不解释我就回去了。”
      “你听我说……”
      “我听着呢,”沈渔抬眼看他,冷笑一声,“你慌什么?”
      
      她转身往麦当劳走,陈蓟州急切地跟上去。
      待她点了冰饮,他又抢着付账,叫她去找座位坐着,他来等餐。
      
      陈蓟州端着餐盘,在靠窗的一个位置找到沈渔。
      她双手撑着座椅边缘,正偏头看着窗外。身上一件宽松的白色T恤,衬出她一把纤瘦的骨架;头发绑成了马尾,露出光洁且白皙的额头。
      他对她最初的惊艳,就是源于这清水一样的气质。
      
      听见餐盘放下的声音,沈渔转过头来,拿起自己点的那杯果汁。
      陈蓟州紧盯着她,想要从她显得过于镇定的脸上判明她此刻的情绪,然而这种尝试宣告徒劳,因为他没有见过这一面的沈渔。
      
      沈渔把一口气喝去一半的杯子重重搁在桌面上,“说啊,还等着我问你么?”
      陈蓟州从来不是善于言辞的人,不以为仅凭自己的三言两语就能挽回事态,便实话实说道:“果果是钱老师的女儿。”
      一时沉默。
      
      其实没什么可说的了,方才遇见导师,陈蓟州第一反应是要摘清与她的关系,说明他已经下意识做出了选择。
      “你们到哪一步了?”
      “没有……”
      “哪一步?”
      “真的没有,只在接触中……”
      
      沈渔被他无意流露出的恳求放过的目光激怒,怎么,他已将她定位成了撒泼卖狠的“元配”吗?
      她分明自始至终如此克制。
      
      沈渔气极反笑,“陈蓟州,这就是你打的如意算盘吗?不告诉我,是想把我当做你吃软饭失败的退路?”
      陈蓟州紧抿嘴唇,似觉得“吃软饭”三字十分刺耳。
      
      “也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你当时信誓旦旦说过的话,背叛起来这么轻易。你还记得你说过什么吗?”
      陈蓟州不吭声。
      “你说,家庭给不了你任何帮助,你的人生是有去无回的搏斗,你要凭一己之力,安身立命。倘若还有余力,你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我原本以为,至少你是个清高的人。”
      
      陈蓟州始终不说话。
      他这种认下一切,毫不狡辩的姿态,轻易与八年前的记忆重合。
      也是直到这一瞬间,沈渔才有被背叛的切肤之感。
      而她是绝对不会当着叛徒的面哭的。
      
      当即站起身。
      要走的时候,陈蓟州终于幽幽地说了声,“愿你一辈子不要体会‘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
      沈渔脚步不停。
      
      走到门口,胸口钝痛和门外高悬的日头,都在撺掇她的泪意。
      她一直克制,因为不想让场面太难看,可这时候让一种汹涌情绪煽得平复不能。
      意难平啊,到底是。
      
      她忽的顿下脚步,转身,急匆匆往回走。
      陈蓟州还坐在原位,低垂着头。
      听见声响,他抬起头来。
      她以生平所能的最大力气,扇了他一巴掌。
      
      店里不乏看热闹的人,引颈观望,窃窃私语。
      沈渔咬牙说道:“不揭穿你,是看在阿姨的面子。你好自为之。”
      她转身便走。
      
      捱不过这样的高热,沈渔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酒店的地址。
      冷气充足,激得她打了个寒噤。
      窗外一闪而逝的学校大门口,她想起去年来首都,和陈蓟州一起逛过。
      
      四方周正的一片校园,沿路种着速生的樟树,路上学生行色匆匆。
      走在那些光影交错的树影底下的时候,他们聊起未来的事,要在哪里买房,做怎样装修,婚礼交由谁来策划,或是干脆亲力亲为。
      
      那天结束,他送她回酒店,站在楼下,说起了初见的事。
      那时候要了她的微信,有一百次想过给她发消息,始终不敢。后来她答应出来,他是真的高兴。他说,大概,和拿到博士录取通知书一样高兴吧。
      
      是认真对待过,也兴致勃勃地规划过未来。
      所以,如此寒伧的收场,更有幻灭之感。
      
      出租车抵达酒店。
      沈渔回到房间,什么也没想,开始收拾行李。
      东西都未来得及拿出来,只有些洗漱用品散在外面,三两下就收拾干净。
      
      坐在床沿上,准备给机票改签的时候,进来一个电话,陆明潼打来的。
      沈渔犹豫了一下才接。
      陆明潼是来问她到酒店没有。
      “到了……”
      “你那儿今天有三十九度,出门做好防晒,别晒伤了又鬼哭狼嚎。”还是典型的,陆明潼式风格的,不说好话的关心方式。
      
      “陆明潼……”
      “嗯?”
      沈渔自己无意识地喊了他一声,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边顿了一下,陡然紧张的语气,“怎么了?”
      
      沈渔摇了一下头。
      他自然是看不见的,更急促地催促一声,“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
      “我过来找你。”
      “我都改签了,马上就回来。”
      “……”
      又一阵沉默过去,陆明潼以更坚决的语气开口,“你要是不解释清楚你现在为什么哭,我现在马上过来。到时候我不保证陈蓟州会有什么下场……”
      
      沈渔愣了一下。
      情绪积累到了一个高点,自己都没意识到,却被陆明潼撞破她的狼狈。
      终于忍不住了。
      她扔了手机,坐在地上,双臂枕在布料粗粝的被单上,把脸埋下去。
      手臂皮肤上很快渍出潮润的一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