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杨少年

作者:明开夜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你是刺槐我是暮夏(03)

      ***
      当晚,沈渔去了葛瑶家里,受到热情款待。
      葛瑶爸爸怕沈渔待着不自在,领着自己女朋友到外面去住,临走前吩咐葛瑶,对同学热情点细心点。
      葛瑶平常娇蛮任性,要风得雨的,这时候瓜怂一个,今晚上发生的事,半点不敢告诉她爸。
      
      沈渔洗完澡,换上了葛瑶借她的睡衣。吹干头发,在床上躺下。
      趁着葛瑶还在浴室的时候,她给叶文琴打了一个电话。
      满腹委屈,当听见叶文琴的声音,又让她咽回去。
      隔山隔海的距离,叶文琴轻易回不来,反而平白跟着担惊受怕。
      况这事件里还掺合着一个陆明潼,更是提及不得了。
      
      第二天,沈渔和葛瑶一起回了趟家里,将那些人留下的音响、彩灯等玩意儿全给扔了,再里里外外打扫一遍,床单、沙发罩都拆了扔进洗衣机里。
      再叫人来,把大门的锁头也换了新。
      
      葛瑶十分惭怍,平日不沾阳春水,这回也乖乖帮忙打扫,毫无怨言。
      两条丧家犬累得四肢瘫软,坐在擦洗一净的地板上吃雪糕时,葛瑶忽问:“昨天跟你一起在派出所的那男生是谁?”
      “楼下的。”
      “按理说他是帮了我们吧,要不要跟他道谢啊?”
      “不用管他。”沈渔语气淡淡。
      
      *
      
      两天后。
      盛夏天气,说变就变。
      沈渔下了公交车,没期然迎接她的是兜头的暴雨,早上出门前还是艳阳高照的,她自然没想到要带伞。
      背包里装着忙活整日回收回来的调查问卷,她信不过这包的防水效果,把它整个抱在怀里,冲进雨幕之中。
      
      帆布鞋踏进巷道的坑洼里,溅她一腿的泥水。
      她在楼门口跺了跺脚,二楼的灯应声而亮,黄澄澄的昏暗光线,鼻腔里袭来潮湿霉味,像叫人一朝回到淫雨霏霏的春雨季。
      
      她跑上楼,只想赶紧地换掉这一身湿衣服。
      然而在跑到六楼的时候,脚步一顿——陆明潼整个人靠门口瘫坐着。
      他仿佛浑身没半点力气,脑袋低垂,闭着眼,双眉紧蹙,听见脚步声的时候,他微微地睁了一下眼,即刻又似撑不住地阖上了。
      
      沈渔犹豫片刻,还是绕过他走了。
      到家洗头洗澡,换一身衣服。
      去厨房烧一锅水,准备煮点面条将就掉晚餐。
      
      夏季的雨水,来势怎会这样大,噼里啪啦浇在厨房的玻璃窗上,疑心能砸出斗大的窟窿。分明才六点钟,天已似锅底一样黑。
      她心烦意乱,踌躇半晌,还是将燃气灶的火关灭了,人往外走,揣上了门钥匙。
      
      陆明潼还坐在那儿,对下楼的脚步声已无一点反应了。
      沈渔伸脚轻轻地踢了踢他的小腿,“喂。”
      他缓缓地睁了眼,看向她,眼神涣散,不对焦的。
      
      沈渔蹲下身,探了探,他额头比烧红的锅底更烫。
      紧接她便看见他的手臂,那道原本包扎好的伤口,纱布已让他解开了,怎么都过去了两三天还没结痂,还在往外渗液?
      沈渔猜测多半是发炎了。
      此事因她而起,将她最后一点置之不理的打算都抹杀。
      
      “钥匙。”沈渔冷声说。
      陆明潼抬手去掏裤子口袋,然而就这个动作却似耗尽他全部力气似的,手揣在口袋里,就没再动了。
      沈渔抑制烦躁厌恶的情绪,自己伸手去,将门钥匙摸了出来。
      她不可能去搀他的,便说:“让让,我开门。”
      这命令发出去了十几秒钟,他才有反应,一手撑住了地面,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门一打开,陆明潼走进去,几步歪倒在了沙发上。
      沈渔做足了心理建设才踏进这屋里,眼见的一切却极为萧条——屋里就剩餐桌、椅子和沙发,其余东西全都没了。不见那色彩鲜艳的沙发罩,和彩色棉麻布的抱枕,书架清空,墙上原本挂画的地方,只余几枚光秃秃的钉子。
      空荡荡、冷冰冰的,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冰箱通了电,但里面只摆着矿泉水和可乐。整个屋子里没找到任何能吃的东西,包括垃圾食品。
      外头大雨滂沱,沈渔一己之力,不可能把人扛下去。
      所幸厨房里厨具还没搬走。
      沈渔用热水壶烧上一壶水,拿上陆家的钥匙,随即上楼拿了一把伞,出门去买药。
      
      一来一去,这伞挡不住雨势,沈渔一个澡等于白洗。
      她心里恼火得很,不明白自己怎么就贱得慌,非要管这等闲事。
      陆明潼受伤怎么了?那就是他活该的!
      
      回到六楼,沈渔把雨伞撑在门口。掏钥匙的时候,手滑了一下,她弯腰捡钥匙的那一下,真烦躁得想撂挑子走人。
      屋里,陆明潼已经完全倒在了沙发上,无论沈渔怎么推,他都只“嗯”一声,给不了其他反应了。
      “烧死算了。”这样说着,沈渔还是将他胳膊拉起来,往腋下塞进温度计。
      
      她翻找出一只杯子,洗净注入开水,再兑些冰箱里的纯净水。
      等把温度计拿出来一看,吓死人的39.8度。
      这高热,恐怕撑不到免疫系统先杀死细菌,倒先将他给杀死了。
      
      沈渔将已然烧得迷迷糊糊的陆明潼摇起来,催他喝了退烧药和消炎药。
      回到楼上自己家里,煮了锅稀饭,盛满一保温桶,再拿上毛毯、保鲜膜和拿毛巾包好的冰块,复又回到楼下。
      
      她将陆明潼的那条手臂拉过来,拿棉签蘸着碘酒消毒,裹上纱布,系紧。
      给他盖上毛毯,再将包了冰块的毛巾敷在额头上。
      她能做的,愿意做的,也就这么多了。
      
      *
      
      陆明潼受不了自己一身血污,那天自派出所回来之后冲了个澡,打湿了伤口。
      伤口发痒,直到今天早上起床,觉出自己在发烧。往常也有发烧睡一觉就退的情况,他没第一时间去做处理,结果到黄昏的时候,烧得愈发厉害。
      
      人似梦游地爬起床,换好衣服,等走到门口,听见楼下有人说,下雨了。
      他想回去拿把伞,转身却不知怎么的把自己绊了一跤,一屁股跌下去,就再也爬不起来。
      
      后来发生的一切,都叫他觉得恍惚,分不清楚是真的,还是在做梦。
      睁眼的时候瞧见刺目的一片白光,他头昏脑涨地坐起来,接连有东西自身上掉下去,一张不属于自己的毛毯,以及,一块不属于自己的浸湿的毛巾。
      它们落在地板上,他弯腰下去,捡了两次才把它们捡起来。
      
      他身体轻得像个打满了气的气球,没有一步能踩到实处。
      滴米未进的身体这时候向他发出饥饿的讯号,感觉到饿,他知道自己应当是已经退烧了。
      
      继而,他就在餐桌上发现了一只不锈钢外壳的保温桶。
      打开时,盖子上聚了一层水汽。他去厨房找到碗筷和饭勺,盛满一碗,狼吞虎咽。
      稀饭还是热的,而他微微绞痛的胃像个无底洞,连喝三碗,才稍有饱足的感觉。
      
      这时才有闲心注意到,餐桌旁还有一袋子药,退烧的,消炎的,消毒的……
      旁边,突兀立着一卷保鲜膜,他想了半天,反应过来,是叫他缠纱布用的。
      
      找到自己的手机,一看时间,是凌晨的四点多钟。
      雨已经停了,推开窗,扑进来带土腥味的清新空气。
      他吞过药,换下一身汗透的衣服,回卧室躺下,没多久就再次睡着。
      
      是被敲门声吵醒的。
      陆明潼感觉,自己醒来的时候,那敲门声响了该有一阵了,因为明显能从频率和用力程度,感觉到敲门之人的烦躁。
      他头重脚轻地起来,找到拖鞋,将卧室门打开的同时,外面也响起开门的声音。
      
      沈渔神色不耐地站在大门口,在看见他的时候,顿了一下,将他家的钥匙往玄关柜上一扔,便准备转身离开。
      显然,她是怕他烧不退,想早起再来看看,才拿走了他的钥匙。
      
      “沈渔!”
      门口的身影一顿。
      陆明潼看向她,许多话在喉咙里滚一遭,他只拣出一句来:“谢谢。”
      
      “当不起你这个谢,我只是不想欠你!”她不想这纯粹的恨里,再夹杂些别的东西,叫她恨都恨得膈应。
      陆明潼闻言便垂下眼,被身旁的白墙一映衬,整个人仿佛清瘦的一团幽魂。
      沈渔瞥他一眼,走了。
      *
      然而,总有种种琐事,不能成全沈渔阳关道与独木桥的打算。
      先是那日出门,在家门口发现拿塑料袋子装着的,洗净的毛毯、毛巾和保温桶。
      再是沈渔混忙几日,想起这月燃气费和水费还没交,跑去缴费点,窗口的人翻着簿子,说,七楼啊,七楼已经交过了。
      
      再有一回,沈渔来了例假,急匆匆拿上钱包奔去超市买卫生巾,等掏钱时才发现,自己前几日换了新的钱夹子,手里这是旧的那个,里面连个钢镚也无。
      沈渔尴尬地要把卫生巾放回,身后一人往收银台拍扔下一张五十元,说他来给。
      回头一看,除了陆明潼还能有谁。他自己拿着一瓶已经付过账的可乐,也不要找零,扭头就走了。
      沈渔十分气恼,回家找到一张五十整的,叠叠好,从他家门缝里塞了回去。
      
      *
      这一年平淡地度过。
      清水街永远不缺茶余饭后的谈资,大家八卦的话题换了几轮,事关沈家的那一桩狗血,早掩埋在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的瓜子壳之下,只差最后叫人扫进垃圾桶。
      
      这天,难得的落了几粒雪籽,蟹壳青的天色,风刮得紧。
      沈渔这个年,依旧是跟爷爷两人一起过。但赶在过年前,她想将清水街的家也稍作扫除,顺便贴上一副新对联。不在这儿过,也得周全辞旧迎新的习俗。
      
      沿途树上挂满彩色灯串,家家户户张贴新的“福”字,这惨淡天色,倒成了“年味”的陪衬。
      沈渔穿过巷子回家。
      经过六楼时,发现陆明潼家门开着,里面竟难得的传出交谈的声音。
      
      她往里扫了一眼,却见屋里立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清俊而略显秀气的面容,眉目间的线索,与陆明潼有几分相似。
      而陆明潼站在这男人对面,神色不耐。
      
      隔一道门,也能觉察这两人应是相谈不欢,愁云惨雾都挂在了脸上。
      
      沈渔知道陆明潼人际关系淡薄,这一年都是独来独往的。
      这张面孔,她还是头一次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因为字数已经到了,所以明天准备入V了。
    保底双更,如果写得完,就三更。

    感谢大家支持,愿不愿意继续陪同,都十分感谢!
    如果还愿意继续看这个故事,那么我准备了V后的红包,明天早上8点,准时等着大家!

    再顺便,可以看看我下本要写的《我的安徒生》,是个大叔文,在我专栏,可以先点个收藏~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