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观(清穿)

作者:梦里梧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这个冬天不太冷

      腊月初十这天,五阿哥弘昼乘一辆遮得密密实实的驮轿,出东华门,说是奉熹妃娘娘的懿旨,出宫办差。东华门的侍卫自然不敢拦阻,看着车马晃晃悠悠的出了门,却万没有想到,车里坐着的正是给出这道懿旨的苏菲。
      弘昼得意洋洋的指挥赶车的老太监直驱东安市场的吉祥戏园,到了地方,弘昼先自己跳下来,再回身扶苏菲下车。苏菲今儿穿了一身弘昼找来的实地月白棉袍,外罩一件灰鼠皮袄,像个进京赶考而家道殷实的儒生。苏菲手中还捧着个手炉,跳下车来,笑道:“好个弘昼,我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你倒胸有成竹的,莫不是这种事情干得常了?”
      弘昼低声笑道:“额娘冤枉我,儿子还不都是为了让额娘出宫来散散心吗?这种事还真是头一回,撒谎的是那四脚爬的。”苏菲笑嗔道:“没个正经!”娘两个便进了戏园,弘昼一看就不是第一次来,随手塞给看座的两个钱儿,看座的就一脸谀笑的把他们让进了雅座。
      茶房很殷勤的沏上茶来,又端上花生、瓜子、各色蜜饯、杏仁茶、豌豆黄……整治了满满一桌子,苏菲他们哪里会吃这些东西,只看光景儿。苏菲是头一次进戏园,发现弘历说的果然不假,戏园里是爷们取乐的地方,一个女人不见。人又多又挤,桌椅摆放的毫无章法,吵闹到不堪的地步。
      正戏还没有开场,台上有几个武生在翻跟头、竖蜻蜓的垫场,然而没有人看。苏菲虽然性喜热闹,可面对着这场面也不禁皱起了眉头,弘昼笑道:“额娘,您别嫌这儿乱,您这还是冬天来,若是夏天,您连这门儿也进不了。大家全脱了衣裳,露出光杆脊梁,汗臭能把人熏死。”苏菲嗤道:“那你来遭这罪干什么?”弘昼摇头晃脑的说道:“此中滋味不足为外人道也。若您真能领会那戏的韵味了,便会觉得在这乱糟糟的地方熬上两个时辰,还是有值得一付的代价的。”苏菲嘟囔一句“低级趣味”,便不再去理睬他,自个回头去看台上鼻子抹了白灰的丑角从搭起来的三张桌子上往下翻筋斗,权当观赏杂技表演。
      不知过了多久,苏菲的耐心都要耗完了的时候,突然一声响板,台子上的演员唰的退了下去,正戏开场了。场里立即鸦雀无声,在众人的凝神期待里,那玉倌千呼万唤始出来,一亮相,就是一个满堂彩。苏菲承认:身段确实窈窕,看不出是个男人,但是也不过如此而已。待到听他开口唱了,“忙处抛人闲处住。百计思量,没个为欢处。白日消磨肠断句,世间只有情难诉……”连苏菲这样不爱听戏的,都觉回肠荡气,听那唱儿,全身血液的流行都为之舒畅匀称。这才知道所谓“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竟不是虚言,确是真事。
      《牡丹亭》的故事,苏菲是早已知道的,因为平日无聊,也看过话本,所以唱词能听懂大半,却也只欣赏那玉倌的演唱。看那弘昼,早坐在包厢的边上,靠着柱子,闭着眼睛,凝神危坐,微微地摇晃着脑袋,手在轻轻地敲着板眼,聚精会神地聆听。尤其是《惊梦》一折,“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弘昼猛的睁开眼,从丹田里吼出一声:“好!” 苏菲被他这一声唬了一跳,想笑却没笑,知道这弘昼真成了戏迷了。
      待到全本五十五折唱完,已过了两个时辰,苏菲想到出来的久了,心里有点儿着慌,拉着正自回味无穷的弘昼往外走。直到上了马车,弘昼还在戏里没有出来,痴痴念白:“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苏菲白他一眼,顺着话音随口接道:“观之不足由他缱,便赏遍了十二亭台是枉然。倒不如兴尽回家闲过遣。”
      话音未落,就听到车窗外有人击掌叫好:“老五好有雅意!”听来竟是九爷的声气,弘昼和苏菲都吃了一惊,面面相觑,然而两人很快就明白:私自出宫的罪名可大可小,虽然已经被认出来了,却是绝不能认账的。
      弘昼便换上一副笑脸,一挑车帘下了马车,笑道:“嗬,八叔、九叔,侄儿给您请安了。还有三哥,弟弟也给您请安了。”八爷、九爷和弘时都含笑答礼,弘昼又接着寒暄:“好久没见九叔,怪想的。九叔什么时候从西边回来的?侄儿都不知道,也没给您老接风。”
      九爷原本白皙的脸庞晒黑了些,两鬓也染了风霜之色,看来竟比养尊处优的八爷要老成些。听弘昼的话,却一些不着恼,只说:“前天才回来的,只面过圣,亲戚间还没来得及走动。这不是老年在西边打了大胜仗吗?这趟我随着大将军的幕府回京献俘庆功的。”弘昼笑嘻嘻的道:“那敢情好,可有热闹看了。”八爷知道弘昼一向惫懒,只是一笑,并不搭腔。
      弘时却拿出哥哥的款儿来,教训道:“你就知道看热闹,不知道学着办差为皇父分忧。我刚才瞧着你从戏园子里出来,你真越来越出息了。”弘昼嬉皮笑脸的回道:“为皇父分忧呢,这不是有您和四哥吗?话说回来了,三哥,您不是也爱听玉倌的戏吗?改天兄弟做东,请您听玉倌的《牡丹亭》。”弘时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九爷却笑嘻嘻的说道:“老五,喜欢玉倌是吗?何必到戏园子里来听,九叔给你把他买下来,搁家里想什么时候听,就什么时候听,想让他唱啥就唱啥!”苏菲听到这里,心里咯噔一下,没来由的一阵担心。却听弘昼笑道:“谢谢九叔了,可侄儿还没开府呢,总不能把个戏子带到宫里头去,我还不想屁股被皇阿玛打开花呢。”九爷爽气的说道:“噢,那就先养在我的府里,反正你明后年也就开府了,到时给你送过去算是贺仪。”
      一直没有开口的八爷语气和悦的接口说:“哪一次你皇阿玛不是板子高高举起,又轻轻放下,不是有人给求情吗?” 弘昼听他把话头扯到了苏菲身上,就已经提起了心,八爷果然笃定的问道:“对了,刚才我老远看见你跟个什么人一起出来的,是谁呀,一直闷坐在车厢里?”弘昼赶紧搪塞:“我额娘的一个远方亲戚,从盛京来,缩手缩脚的,不惯见生人,没的让叔叔笑话。”八爷笑着点头,却也不紧逼。弘昼便赶紧告退了,爬进马车里,驶出半里地,才长出口气,抬起袖子揩了揩额头的冷汗。
      端坐对面的苏菲笑道:“这就害怕了?回去你皇阿玛知道,才有你出汗的呢。”弘昼笑道:“那不过是训斥一顿,再说有额娘呢。入了八叔、九叔的套儿,可真能把我吃饭的家什给折腾了去。”苏菲想:这小子看着荒唐,其实一点儿也不糊涂。不过弘时怎么跟八爷、九爷他们走得那么近呢?
      苏菲他们回到宫里时,天儿已经擦黑了,还不到用晚膳的时候,弘昼却直嚷肚子饿,苏菲便招呼他到永寿宫来吃点心。弘昼正中下怀,知道苏菲这里总有些新鲜可口的东西,便不回阿哥所,乐颠颠的跟着来了。
      刚到永寿宫门口,就顶头看见苏培盛,苦瓜着个脸,瞧见苏菲,活像捡到了宝。苏菲和弘昼对视一眼,心里头同时说了一句:“坏了,皇上知道了!”弘昼刚脚底抹油想溜,苏培盛已经到了跟前,打了个千说道:“五爷,您请留步,皇上刚才还派奴才去找您呢,您恰好就来了。”又朝苏菲说道:“娘娘,皇上正等您呢。”
      
      苏菲没说话,用眼神询问苏培盛,苏培盛缩了缩脖子,杀鸡抹脖的朝苏菲做了个手势,苏菲便知道皇上正在气头上。叹了口气,也只得硬着头皮进去了。
      皇上正坐在书案前,手里拿着本书,不知看进去了没有,苏菲进来他听见了,却连头也没抬。苏菲自知被捉住了痛脚,只得低眉顺眼的在旁边侍立,不时殷勤的端茶倒水,一应服侍的事情都亲力亲为。
      好半天,皇上才幽幽问了一句:“干什么去了?”
      苏菲老老实实的答应:“去听戏了。”
      “去什么地方听戏?”
      “戏园子。”
      “那是女人去的地方?”
      “不是。”
      “那还去?”
      “我原不知道,是弘昼拉我去的。”
      皇上气得一摔书本,喝令苏培盛:“把弘昼拖到内务府,打他三十大板!”
      门外的弘昼差点吓趴下,苏菲连忙拉住皇上的手,偎上身来哀求:“别介,都是我的不是!你不知道我在这宫里多闷得慌!”打叠起百样的软语温存,皇上心里熨帖了不少,便又问:“戏园子好玩吗?”
      苏菲噘起嘴,摇摇头:“乱得很,我又不懂戏,真活受罪。”苏菲瞄了一眼皇上的脸色,接着说道:“而且回来在街上遇见了八爷、九爷他们,差点被认出来。”苏菲想,反正已经被认出来了,不如趁早说出来,过了明路,就不怕以后八爷他们翻腾这件事了,弘昼在门外头听着,暗暗佩服额娘真是高杆,懂得转移矛盾。
      皇上果然阴沉了脸色,说道:“哼!老九前天才回来,就又跟老八他们凑到一堆去了!不知又在商量什么异想天开的大事!”苏菲觉得这句话很耳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皇上把弘昼叫进来,先训斥了几句,再又细问跟八爷、九爷见面的经过,弘昼便一五一十的回奏了。
      皇上冷笑不已,一边用细长的手指敲击着桌案,一边凉凉的说道:“老九在西边吃沙喝风了一年多,一点儿也没记着教训,他如今竟攀上了年羹尧那个奴才,可真给我爱新觉罗家长脸。只可惜也是座冰山,我让他化,他就得化了。”弘昼不敢接口,垂手侍立。苏菲听这话的意思,年大将军此次回京庆功,也就风光这一次了,接下来就是卸磨杀驴。
      苏菲心里嘀咕:该不该说说弘时的事儿呢?毕竟是他的亲儿子,陷的太深了,只怕到时候想拔也拔不出来。趁早提醒一下,皇上也许就警戒弘时离八爷党远些了。她迟疑了半晌,才缓缓说道:“三阿哥也跟八爷他们一处呢。”皇上疑惑道:“三哥那么聪明谨慎的人怎么会去趟那浑水?”苏菲忙解释:“皇上,我说的三阿哥不是您的三哥诚亲王,而是弘时。”皇上愣怔了一下,却不再言语。
      接下来迎接年大将军回京的仪式搞得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八爷总理其事,下了十分的力气,办得十二分的隆重热闹。所有繁文缛节,踵事增华,皇上一概照准,一时间,年大将军风光无限。宫里宫外都在说他圣眷之隆,前无古人,如今加封他个一等公,皇上还觉得委屈了这个大功臣,有传言说若不是碍于祖训,皇上都想封他做异姓王!
      不知年大将军自己信不信这谣传,反正宫里的年贵妃是信的。她的心情一畅,病也好了很多,卧病经年,居然在年大将军进京之后,也能偶尔出宫门走走了。只是宫中自此多事,年氏本是挑剔倨傲的性子,不懂收敛,如今不但后宫诸妃嫔,就连皇后,她都有些不放在眼里,礼仪疏忽,言语冒犯,让旁观的苏菲暗暗替她担心。
      皇上当然全部看在眼里,却是不动声色。整个腊月就在庆祝胜利的欢乐中度过了。皇上没有留年羹尧在京过年,在赏赐了一大堆的爵位、财宝、恩宠和甜言蜜语之后,年羹尧乖乖的回了西北,皇上下诏书称赞年羹尧识大体、顾大局,勤于王事,等不及在京里过年就回西北料理军政要务去了,群臣也交口称赞。苏菲却知道皇上是看着年羹尧趾高气扬的模样觉得碍眼,想安生过个年,才寻个借口把他打发了的。
      年三十在乾清宫大摆筵席,吃过团圆饭之后,皇上照例去了皇后的坤宁宫,与皇后一起守岁。在这些方面,皇上是很注意给皇后应有的体面的。苏菲无所谓,她也不想整宿熬夜,这样正好回去睡个好觉;与她一同出来的年氏却阴沉了脸,最近皇上连接翻她的牌子,各种赏赐也厚过众人,也许是她认为凭着皇上对于她兄妹的重视和宠爱,皇上会破例去她的宫里过年的。苏菲怜悯的看她一眼,远远走开了。
      正月初一一清早,苏菲在四个贴身宫女的服侍下,按品大妆,去给皇后贺年。时辰到了,所有宫中的妃嫔齐集坤宁宫,只有年贵妃还是没来,等了半晌,才派了个小宫女来说是夜里没睡好,身子不快,不过来了,反正众姐妹一会儿还要过去的,到时再见吧。众人面面相觑,这真是太失礼了:身子不好,不能给皇后贺年,却要让众人去给她贺年,还把皇后放在眼里吗?苏菲偷窥皇后的脸色,却无半点儿不悦,苏菲想这才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啊。
      这里皇后虽逊谢了几句,说是自家姐妹,何必多礼,但是众人还是在苏菲的带领下,行了大礼,皇后很满意,温婉的微笑着。苏菲心中暗道:也许皇后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真切体会到为后的尊贵,才抵消了平日太多的操劳烦扰。
      按照宫里的规矩,向皇后贺年之后,其他的妃嫔也应该去贵妃的储秀宫贺年的,皇后却留众人喝茶,端上来的不是宫中常喝的茶,而是祁门红茶。皇后笑着说喝红茶不能不配些茶点,她宫里的一个宫女在入宫前,家里的父兄都在福建海关上供职,常常与洋人打交道,也学会了几样西洋的点心,今儿命她做了,请众人尝尝。
      众人谁不凑趣,苏菲尤其感兴趣,猜想莫不是奶油蛋糕?等到端出来时,却是每人面前放一个银质的三层餐架,架上银盘里盛着三样西式糕点,上层是曲奇样的饼干,不过较厚,上面撒了杏仁和榛子的碎屑。苏菲尝了一口,口感介乎于酥饼和面包之间,胜在趁热吃,香味扑鼻,还算差强人意。
      第二层是松饼,个子小巧,圆圆的,烤得又松又软,四边高,中间凹处点了梅子酱,吃到嘴里酸酸甜甜,在座的都对这个点心比较欣赏。
      第三层是卷了火腿蛋的薄煎饼,苏菲尝了一口,笑道:“这馅料上若能淋上一层奶油,火腿和煎蛋的鲜咸就都提起来了,味儿会更好些。”皇后笑道:“还是你懂得,”便问那个捧着点心出来的模样水灵的宫女,“熹妃娘娘说的可是?”那宫女脆生生答道:“很是,奴婢试过多次,都打搅不出合适的奶油,所以就没有加。”苏菲点头:“也许调试点儿蛋黄酱也不错,你可以再试试。”那宫女恭谨答应着。
      齐妃李氏坐在旁边,也捻了一块薄煎饼,尝了一口说道:“我就觉得这样就很好,还是秀妹妹的嘴刁,也会些新花样儿,怪不得皇上老愿意上你宫里去用膳,果然是花了心思的。” 苏菲听了这阴阳怪气的话,并不搭理,只一笑就罢了。
      皇后对李氏的挑拨也恍若无闻,却笑问苏菲:“前儿个,我听弘昼说,在你那里吃到了东洋的点心,叫什么‘寿司’的?说是味道很怪,里面居然是夹着生鱼片的。我就疑惑,这鱼也是可以生吃的?”苏菲有些惭颜,那是她很不成功的一次尝试,结果是拿弘昼当了实验品,弄得弘昼当天晚上上吐下泻的。苏菲红了脸,低头认错:“是臣妾莽撞了。”皇后满意的点头:“我□□大邦,什么东西没有?什么东西不是最好的?何况几口吃食?这些洋人的玩意儿,浅尝辄止也就是了。”众人齐声应是。
      眼看快中午了,皇后不发话,众人都不敢告辞,却又耽心去贵妃那里迟了,贵妃的脾气更是难伺候。恰在这时,养心殿的副总管太监双喜过来传皇上口谕,皇后连忙率众人跪接,双喜南面站了,公鸭嗓子嘎嘎说道:“皇上说了,这后宫里只有一个主人,就是皇后,所以从今儿起,遇到年节后宫嫔妃和朝廷命妇都只要向皇后一人朝贺即可。”
      皇后领旨起身,温婉问道:“贵妃哪里可传了这道旨意?”双喜连忙磕头回答:“皇上派苏培盛过去传的。”皇后点头微笑,清亮的目光扫过在座的众人,到苏菲这里时顿了一下,苏菲连忙笑道:“皇后这里的茶点果然是不同凡响,别处哪里能比得上呢?”皇后也亲切的笑答:“妹妹才是那个最懂美食的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