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观(清穿)

作者:梦里梧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艰难的开始

      只是苏菲没有想到:大家都在盼着的那一日来的那么快,又那么突然。那天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下着鹅毛大雪,就在冰天雪地里,四爷被从府里传去了畅春园,一同被传进去的还有其他所有的成年皇子。大家虽不明言,但是每一个人都是心知肚明:皇上不行了,大变就在须臾!
      府里所有的女眷都被聚集在福晋的屋里,坐等。苏菲虽说早已经知道这个结局,置身其中,也还是有些心慌意乱,遑论其他人了,连福晋也失去了一贯的镇静,平坦的地面上踱步,居然差点绊倒!
      一群女人就这样面面相觑的从大清早一直等到入夜,苏菲疲惫不堪,已经朦胧欲睡,正想向福晋申请回房睡觉,只听得外面一阵喧嚷,所有的人都激灵了一下,却都不敢唤人来问,就这样呆呆的坐着,听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还夹杂着兵器撞击的声音。
      突然门就被推开了,夹着风雪进来的是一身戎装的十七阿哥,他简单的向福晋见礼之后,说道:“皇阿玛已经归天了,遗诏传位四哥,这会子请四嫂带着诸位嫂子进宫吧。”福晋一口气松下来,几乎瘫坐在塌上,苏菲和李氏连忙一左一右扶住她,福晋半晌才回过神来,开始嚎哭起来,这是题中应有之义,其他人也连忙陪哭。
      十七跟着掉了几滴眼泪,便又催促福晋进宫,福晋心知外面还有一大堆的事情等他去办,便也收了泪水,打发他走了,这里立即备车,浩浩荡荡的进宫去了。
      这宫里,苏菲也不是头一次来了,四爷本来的身份也不低,但是时移势易,作为即将接管这皇宫的一群女主子,苏菲众人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礼遇,苏菲这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争那个位子:一步之遥,君臣分际,天壤之别,实在是让人不由得不争啊!
      她们并没有见到四爷,不,应该说是她们并没有见到皇上,只是到永和宫去陪伴德妃,如今的德妃已经是这宫中,或者说是这天下最尊贵的女人了,但是苏菲在她脸上却看不到太多的喜色,相反,那张满是泪痕的苍白的脸孔透露出的多是震惊和忧虑。最近一直留在宫中服侍她的十四福晋更是一脸的憔悴,直哭得像是随时都要昏厥过去。
      苏菲了解她的心思,毕竟抱着幻想过了那么长的时间,转瞬就成了泡影,任谁也接受不了,好在不论是德妃,还是阿琪,都还算是有足够的理智,没有说出什么让人心惊肉跳的话来,苏菲衷心的希望那个男人也有母亲和妻子同样的理智。
      福晋这时已经完全适应了状况,重新找回了自己,不动声色的几句话,福晋就把宫中的人事大权抓到了自己的手中,看着宫里的太监总管俯首帖耳的样子,苏菲不得不赞叹她真是天生的皇后命,那种仪态万方,那种雍容端肃,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学来的。
      唯一令福晋头疼的是年氏,年氏已经怀孕快足月了,本来福晋不主张她来,让她在府里安心养胎,等一切妥当,再接进宫里去,偏偏年氏表现出无比的执拗,一定要随从进宫,而且一切的守灵举哀的仪式她都不肯落于人后。
      那些繁琐冗长的仪式,已经把苏菲累到了麻木,本来有限的一点哀思也化为了乌有,只盼着这一切赶紧结束。看年氏挺着个大肚子,还强自挣扎着跪在福晋身后哀哀痛哭,苏菲都替她担心。李氏私下里咬着苏菲的耳朵说,年氏这么拼命,无非是想先赚个诚孝的名声,分封宫眷的时候好得个头彩。
      这样刻薄的议论,苏菲不敢附和,而且现摆着年氏的哥哥如今是皇上最得力的重臣,从任何方面来说,年氏的封号都应仅次于福晋,莫非她想着那个皇后的位子?苏菲笑了:那可真是痴心妄想了,就算把孩子生在灵堂上也是枉然,四爷的意志不是年氏兄妹可以左右的。
      苏菲正跪在那里用这些胡思乱想来消磨时间的时候,忽然听到前面一阵大乱,抬头看时,年氏已经抱着肚子歪倒在地,□□不止了。她竟真要把孩子生灵堂上了!福晋倒是毫不慌乱,指挥一群太监宫女将年氏抬了下去,苏菲正跪得膝盖发麻,连忙主动请缨去照料年氏,见福晋点头,连忙如蒙大赦的跟着下去,心里无比感谢年氏这个孩子生得及时。
      
      年氏的这个孩子生得无比的艰难,苏菲听不得那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便让人收拾了一下乾清宫侧殿的耳房,自己坐里面等着,唤个小丫鬟来给自己酸麻的膝盖和腿脚做一下按摩,让一干医女和接生嬷嬷去伺候年氏生产。乾清宫的掌事太监很有眼力神的为她备了精细茶点。苏菲正感到浑身发虚,两块叉烧酥、一杯热茶下肚,才感觉自己总算有了点儿精气神了。
      苏菲慵懒的斜倚在靠枕上,打量了一下这间耳房,发现装饰得极为整饬,榻上的卧具一应俱全,且描龙绣凤,很是精致。旁边侍立的太监连忙解说:“秀主子,这是先帝在世时,宫里的主位侍寝之后的退居之所。”苏菲点头,怪不得呢!她觉得这个回事的太监年龄并不太大,却很有眼色,且口齿伶俐,便笑道:“这位公公看来眼熟的很。”那太监满脸昵笑的打了个千,道:“回主子的话,奴才原来在永和宫服侍过主子一段,是前年调到乾清宫来的,奴才名叫苏培盛。”苏菲这才想起来,德妃宫里是有这么个小太监。
      听着苏培盛连篇累牍的奉承话,苏菲只微微一笑,便命他去给自己做碗汤面去,不要御膳房的温火膳,只清淡滚热的就好。苏培盛答应着颠颠的跑下去了,苏菲侧耳听听年氏的□□声弱了些,知道还得有会儿功夫,便歪在炕上眯一会儿。
      刚朦胧过去,突然听到一阵脚步杂沓的声音,苏菲睁眼一看,居然是皇上在一大帮太监的簇拥下进来了。皇上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合眼,眼圈发乌,眼皮有些红肿,脸色却是青白中透出些不正常的红晕,他是乏透了,偏偏年氏又忙里添乱,这会子他急匆匆的过来,气性不好。
      苏菲打叠起小心,起来服侍他用热毛巾擦拭额角耳后,又给他按摩了一会儿脖颈,皇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才问:“年氏怎么样了?”苏菲侧耳听了听,才说:“都疼了几个时辰了,接生的嬷嬷说,胎位有些不正,怕是生起来不易。”皇上的脸色越发阴沉了,却一言不发的把眼闭了养神。
      苏菲担心的打量他的气色,问他身边的双喜道:“皇上没吃什么东西吧?”双喜躬身回道:“从昨晚上到现在,万岁爷只用了口点心,连水都没喝两口。”苏菲正要吩咐传膳,却见苏培盛小心翼翼的捧这个带盖的汤碗进来了,苏菲赶紧借坡下驴的说道:“臣妾正惦记着给皇上送汤面过去呢,可巧皇上就过来了,就在这儿用点儿吧。”
      见皇上无话,便吩咐苏培盛将汤碗放在炕桌上,揭开盖来,清香扑鼻,只见汤清碗大,一窝京丝挂面整整齐齐的码在碗底,上面盖着两片大大的清酱肉,零星点缀着几撮碧绿的香菜,红白相间,端的漂亮,光看看就引人食欲。
      皇上本忙乱得没有一点食欲,闻到香味,也被提起了胃口,倒觉出饿来了。当下先就碗边喝了口汤,只觉鲜香味美,便用筷子挑起面条一气吃完,连汤都喝的干净,五脏六腑都受用了。他很满意的看一眼苏菲道:“还是你想的周到,可见心里头时时记挂着朕。”苏菲只好陪笑,心里惋惜那一大碗汤面,琢磨着皇上一走,就让苏培盛再给自己做一碗去。
      谁想皇上略揩揩手脸之后,却将众人打发出去,自己蹬掉鞋子,在苏菲刚才靠着的大迎枕上躺了下来。苏菲身上也是又累又乏,见他占了自己的地方,不禁着了急,忙道:“皇上,您不去看看年姐姐去?”皇上眼都不睁的哼道:“女人生孩子,我去看什么?给我揉揉背。”苏菲没奈何,只得一边在肚里腹诽着,一边从后颈一路往下给他按摩。
      刚揉到尾椎骨那儿,不提防皇上一个反手,将苏菲拉到了身边上来了。
      
      苏菲觉得自己没有心情,她很奇怪皇上明明也是乏透了的人,怎么会突然有了这样的兴致?而且明摆着的,先皇尸骨未寒,年氏在隔壁哭天抢地,这个时候敦伦一番,若是被人知道,自己恐怕难逃狐媚惑主的罪名。
      这样想着,苏菲便扭着身子遮挡:“皇上……别……让人看见不好……”皇上却像是带上了火气,不管不顾只闷声说道:“谁敢看见?谁敢说什么?外面的那些奴才吗?哼……朕可不是皇阿玛那么好伺候的主子,谁敢多说一个字,乱棍打死。”苏菲无奈的翻个白眼,心里想着这个人平日里最是守礼,他的那些兄弟们没有不被他训诲过的,怎么到了他自己,就百无禁忌了。
      皇上像是在跟谁赌着气,脸色很是不好看,苏菲不敢逆了他的意思,可也委实不敢放肆。便温言软语抚慰着,皇上才平复了些,心中似是积郁太多,不吐不快了,便将朝里朝外的事情,一长一短讲给苏菲听,苏菲心里哪里装这些事,正觉得没趣,皇上却抓住了她的手臂,低声在苏菲耳边说道:“你放心。”放心什么?自己有什么不放心的呀?苏菲觉得自己越来越弄不懂他了。
      还没有等她弄懂,就听到门外一声太监的尖嗓子:“皇上大喜,年主子生了,是个龙子。”屋里的两人都有些愣神,半晌,苏菲才笑道:“这回皇上可真要去瞧瞧了。”皇上没有说话,脸上却也没有多少喜色,慢吞吞的起来穿上衣服,出门朝那报喜的太监阴沉沉说道:“先帝刚刚薨逝,大丧期间,何喜可言?无知的奴才,自己去敬事房领二十板子去。”
      苏菲真不明白他这股子邪火是从哪里来的,看一眼那个磕头如捣蒜的倒霉太监,料是劝不得,只得整理好自己的衣饰,快步跟着来看年氏。年氏一直昏迷着,嬷嬷说她最近失于调养,加上难产,身子受损不小,恐怕不会再有孕了。听到这个消息,皇上什么也没有说,新生的小皇子倒是生得好相貌,只是看来瘦弱不堪,哭声像小猫一般柔弱。苏菲有些担心这孩子会养不活,皇上看到孩子,眼神才柔和了一些,却还没有抱过来看看,就被前面十三爷派来的人请去了,临走对苏菲说:“你就不用到前边去了,在这里照看着吧。”苏菲感激的险些跪地谢他皇恩浩荡。
      年氏一直睡到第二天晌午才醒过来,醒来就找皇上。苏菲便过来陪她说话,劝她进了些汤水,又跟她讲皇上昨天怎么担心,怎么亲来看视,如今怎么忙,怎么脱不开身,怎么记挂着她和新生的小皇子,总算安抚住了年氏。苏菲原担心年氏没有这么好哄,现在看年氏苍白憔悴的脸上满足的笑意,又觉得她可怜,好在有个新生儿很快占据了年氏所有的注意力。
      二十七天之后,先皇的梓宫移灵景山的寿皇殿,宫里的一切开始安顿下来。皇上大赦天下,大封群臣,十三爷成了怡亲王、总理王大臣,苏菲想十三这官儿升得够快,一下子跳过了好几级,也不枉十三多少年紧随四爷身后,勤恳办差,吃亏在前,享乐在后了。皇上最喜爱的弟弟就是十三,所以这个任命没有令苏菲吃惊,让她吃惊的是另一项任命:八爷也同样成了总理王大臣,封号廉亲王。
      苏菲想:他还真是宽宏大量、不念旧恶呀!在苏菲的印象中,皇上是个快意恩仇、有功必赏、有过必罚、眼里不揉沙子的主儿。苏菲原以为,四爷登基之日,就是八爷倒霉之时,此番封赏与他一向的处事风格很不相合。不过,男人都是政治动物,那心思是女人所理解不了的,苏菲也就不去多费脑子了。
      不久又大封后宫诸人,福晋册为皇后,居坤宁宫;年氏封为贵妃,居储秀宫;李氏封为齐妃,赐住咸福宫;苏菲封为熹妃,赐住永寿宫;耿氏封了裕嫔,宋氏封了懋嫔,其余潜邸中的女眷都依次各有封号,不过皇上的后宫与先帝比起来真少的可怜,连皇宫的一半都住不满。苏菲对自己分到的宫室不太满意,永寿宫就在养心殿的后面,来来往往的人多口杂,离御花园又很远,她倒是很中意原来德妃的永和宫,不但环境幽静,而且离御花园很近。想来德妃升为太后之后,不久就会迁居慈宁宫,苏菲便打起了永和宫的主意。
      趁着宫中诸人向皇后道贺的间隙,苏菲去撞皇后的木钟,因为皇后对苏菲一向和悦,很少拒绝苏菲的要求。令苏菲想不到的是,皇后一口拒绝了。见苏菲有些尴尬,皇后也觉出自己的口气硬了些,便叹口气,对苏菲说:“其实我也不用瞒你了,太后为了十四阿哥的事,正跟皇上呕着气呢,坚决不肯移居慈宁宫,这两天我愁得不得了!”
      苏菲连忙配合皇后调整出发愁的表情,心里嘀咕那老太太真是不识时务,儿子都成皇上了,她安富尊荣就是了,何苦还要找别扭呢?对十四也是有害无利。却依然不死心,劝解皇后宽心之余,继续试探:“不管怎么说,太后终究要住在慈宁宫的,到时候……”
      皇后瞥了她一眼,拨拉着杯中的浮茶,缓缓说道:“妹妹就安心住在永寿宫吧,这是皇上亲口吩咐过的。”她脸上的神情有些奇怪,喜怒莫辨,苏菲立时噤了声。
      
      皇后劝说了太后几天,太后终究是拗不过儿子,移居慈宁宫,接受了百官和宫中嫔妃们的朝贺,皇后因为太后一向喜欢苏菲,特特的叮嘱苏菲要常开导太后。苏菲知道,西北的十四快要回来了,皇后最悬心的是这一对面和心不和的兄弟会撕破脸大闹一场,这其中太后的态度当然是至关重要的。
      所以苏菲每天清早向太后请安之后,就常常陪坐、陪聊,有时甚至陪吃午膳。不过她这几日过得也颇不寂寞,因为太后这里隔三差五的就是一场好戏。先是惠妃和荣妃跑到慈宁宫哀哀哭告,要么是因为所分的宫室狭小陈旧,不够居住,要么是因为份例被压缩,太监宫女不敷使用。说来可怜,这些曾经显赫一时的女人们,一旦升格成了太妃,就如同昨日黄花,哪里还能够保持原先的做派?她们的心理失衡在情理之中,太后也只得虚安慰几句,并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
      再就是宜妃郭络罗氏,她被康熙宠爱了三十多年,生了两个儿子,一辈子抓尖要强,临老反而落到了人后头,所以她闹得更为出格,干脆天天盛气凌人的来指桑骂槐,稍不如意就又哭又闹。太后为自己亲生的两个儿子担了一肚子的心事,原本没心思来理会她,只被她闹得头疼不已。苏菲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整天劝这个,说那个,日子久了,也不耐烦了,便想了个办法。她给太后出主意,不如请这些太妃们出宫住到自己的儿子们家去,也是两便。
      这是入关以来从没有过的规矩,虽然这宫中最难改的就是规矩,但是规矩是人定的,还要看什么人来改。太后把这话跟皇上一说,皇上本就因为十四的事极力的想缓和母子的关系,便一口答应了。于是荣太妃住到三阿哥府上,宜太妃住到五阿哥府上,惠太妃的亲生儿子大阿哥早年被康熙圈禁,惠太妃便住到了养子八阿哥的府上,八阿哥的亲娘良妃几年前就逝去了,八阿哥很愿意奉养这位养母,这样才算是皆大欢喜了。
      其实苏菲最想看到的一个人是八福晋,这个骄傲的像孔雀一样的女人,以前最看不顺眼的就是苏菲,苏菲很想知道当她不得不向自己行叩拜大礼时,是个什么表情,是不是还能维持住自己的骄傲。
      八福晋果然没有令苏菲失望,她依然骄傲,虽然也是行礼如仪,但是丝毫不见奴颜婢膝,尤其是进宫向皇后朝拜时,她的仪态神情倒仿佛她才是母仪天下的女人。苏菲一向敬佩有原则能坚持的人,所以也就不好意思再笑话八福晋了。
      阿琪显然不如八福晋能坚持原则,她把从前苏菲送的那条银红的汗巾子找了出来系上,比以前更加喜爱弘历和阿满,又把以前失礼的地方一一加以弥补。可惜对于她的亲热劲,苏菲不但不想回应,而且避之惟恐不及,因为任何与阿琪的交谈,最后都无可避免的会引到十四的身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写四爷的番外。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