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光之下

作者:莲花郎面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4

      卡兰拿着钥匙,进入楼梯下的倾斜房间。
      这里没有床,地上堆着不久前换下的地毯,和一些暂时没用但以后也许有用的杂物。
      她躺在地毯上睡了会儿,忽然听见外面有动静。
      
      说话声穿不透隔音良好的门。
      
      那是争吵声。
      
      餐桌前。
      美丽优雅的公爵夫人被气得脸色发白,胸口起伏不止。她的丈夫在遥远的餐桌对面,十指交叉,神情冷肃。
      
      “我以为我们道德上所指的‘婚姻’是要对彼此忠贞,蒂琳。”希欧维尔往地上指了指。
      地上倒着一个纤细的、有着天鹅般脖颈和标准东欧美人容颜的芭蕾舞演员。
      希欧维尔厌烦地收回手指:“你没必要把这种女人带回家。”
      
      卡兰听到这里,大惊失色。
      公爵夫人喜欢女人,还把情妇带回家!
      真是爆炸式的大新闻!
      
      ‘那我以后是不是危险了?’卡兰胡思乱想,‘不……公爵夫人应该只喜欢贵族小姐。她肯定看不上我。’
      
      “只是增添一点乐趣罢了。”蒂琳也有一头极浅的金发,光泽闪亮,高高盘起。她脸上看不出一丝岁月的痕迹,就算说她是十八岁少女也有人信。
      
      她看着希欧维尔,并不为他的怒气所震慑。
      “你不觉得我们之间总是缺少点什么吗?”
      
      希欧维尔失笑,他起身环顾城堡,走到妻子身边:“亲爱的,我缺少的东西,整个帝国都不会有人拥有。”
      
      蒂琳所指的,
      是酣畅淋漓的性,毫无保留的爱。
      
      但她不能说出来。
      因为希欧维尔会指责她放.荡失德。
      
      她在沉默中平复心绪,又酝酿微笑:“好吧,今天都是我的错。已经这么晚了,我们先去睡吧。”
      
      “你先去吧。”希欧维尔在她发上轻吻,“我有些事情要做。”
      
      蒂琳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这些天,他们一直分房睡。
      蒂琳能理解这是因为东线战事爆发,希欧维尔很忙,也能理解他经常失眠。
      
      但她还是觉得烦躁。
      
      她独守空房的时候,猛然意识到了,他们的婚姻并非“完美”,而是千疮百孔。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永远平静稳定的爱情,除非它从头到尾是一潭死水。
      
      蒂琳抓着花纹精美的镂空扶梯,回头朝地上的芭蕾舞演员点点头,示意她按计划行事。
      
      希欧维尔离开餐厅,回到书房。
      芭蕾舞演员跟着他进去了。
      
      杂物间的卡兰听见外面声音渐熄,也放心地睡进了地毯之间。这里很温暖,也很安全。
      
      “咕——”
      她的肚子叫了。
      
      阿诺只给她一点饼干。
      这玩意儿根本不管饱,而且吃了之后特别渴。
      
      卡兰爬起来,将杂物间打开一条缝,远处餐厅里的东西还没收拾完,两个困得不行的女仆正一趟趟地推着餐车把盘子端下去。
      
      卡兰看见一壶牛奶。
      就放在主座旁边,看起来只倒了一杯左右。
      
      她趁两个女仆推车离开,端起壶喝了大半,然后准备揣几块用来垫盘底的干面包片走。
      
      “咚!”
      
      就在她准备逃跑时,书房里传出声重物落地的巨响,紧接着是希欧维尔的怒吼:“把这女人从书房里拖出去!”
      
      两个女仆匆匆赶回来。
      卡兰只能躲进餐桌下面,她把桌布掀起一条缝,往外看。
      
      女仆们从书房里扛出一个昏迷不醒的芭蕾舞演员,她满脸是血,鼻梁可能骨折了。
      
      “又是爆炸式新闻……”卡兰小声嘀咕,“白银公痛击妻子的情妇。”
      
      女仆把芭蕾舞演员扛走,半天都没回来,书房里也没有任何声音。
      
      卡兰小心翼翼地掀开桌布,想返回杂物间。  
      但她刚掀开桌布,就看见一双灰色的男式拖鞋。它很柔软,踩在地毯上不会发出声音。
      
      没等她抬起头,温热的牛奶就将她浇透了。
      
      希欧维尔也受到了惊吓。
      他完全没料到自己餐桌下会钻出个黑奴。
      
      他失手把牛奶壶打翻了。
      
      刚才,他正在检查这玩意儿。
      蒂琳在里面下了药,然后唆窜芭蕾舞演员来引诱他。他在书房螺旋扶梯上把那个伤风败俗的女人绊倒,她栽了好几个跟头,一路滚到底,满脸都是血,鼻梁还摔断了。
      
      希欧维尔身体有轻微不适。
      他得去找蒂琳问清楚。
      
      不,先打电话把私人医生叫过来比较好。
      
      不不不。
      
      最严重的问题,还是他面前这个满身牛奶,一头黑发,邋遢到可怕的小奴隶。
      
      “你为什么在这儿?”希欧维尔蹲下来,声音低而沙哑,极力压制怒气,像毒蛇嘶嘶作响。
      
      “我撬锁……然后翻窗进来的。”卡兰知道,只要她出卖阿诺一次,就再也无法从他这里得到帮助。
      她得保守秘密。
      
      希欧维尔没有耐心跟她说话,他拿手杖指了指正门方向。
      “滚出去。”
      
      卡兰连忙从桌下爬出来。
      她身上湿淋淋的,直接走入气温接近零下的室外,肯定会冻死的。
      
      她在大门前犹豫了。
      
      “快滚出去!”希欧维尔跟在她身后,手杖用力点了点她脚边的地面,就像在教训一条宠物狗。
      
      不知为何,卡兰有点控制不住怒火。
      “把拐棍拿开,你这头白猪!”她回头冲希欧维尔骂道。
      
      “你说这是什么?”希欧维尔举起传家宝,身份的象征,伟大的铂金荆棘鸟权杖,气得手有点颤,“你叫我什么?”
      “白猪……啊!”卡兰捂住手臂。
      
      希欧维尔用权杖抽了她一下。  
      她皮肤上迅速泛起一道清晰的艳红。
      
      希欧维尔后悔的速度比她肌肤泛红的速度还快。 
      
      这可是传家宝!
      怎么能……怎么能触碰下贱的、卑劣的……黑发奴隶!!
      
      他皱着眉,厌恶又痛惜地看着自己的手杖。
      
      卡兰轻快地诅咒道:“我出去啦!你就在这个漂亮的大棺材里当一辈子木乃伊白猪吧!”
      
      希欧维尔没忍住又抽了她一下。
      
      “啊!”卡兰痛得跳脚,但是发出的声音很奇怪。
      有点……微妙的愉悦,像动情时的声音。
      
      她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身子很热。
      没有半分力气。  
      
      很像是误食了“某种”药物。
      
      真见鬼,贵族夫妻喜欢把这东西加在夜宵里助兴吗?
      
      卡兰一只手环过胸口,不敢抬起头。
      比起被白种贵族看见她窘迫的样子,她更情愿冻死在外面。
      她颤抖着想打开门,但是手上没有一丝力气。
      
      希欧维尔被她羸弱开门的样子气得不行。
      “让开!”
      
      他不想靠近,更不会碰奴隶碰过的门。他用权杖把卡兰推开,然后压下门栓,将门开开了。
      
      “出去。”他命令道。
      卡兰没有走出去,她觉得自己脑袋里烧着火,神志不清,昏昏沉沉。
      她需要一点支撑,于是随手握住了希欧维尔的权杖。
      
      希欧维尔看见她纤细苍白的手指,一根根绕上铂金色手杖。
      
      卡兰一点点委顿下来,隐忍地轻哼着。
      
      希欧维尔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你还敢偷喝我的东西!”他恼怒地抽回权杖。
      
      难怪壶里的牛奶少了这么多。
      
      刚才嚣张反讥的小奴隶现在已经说不出话了,她蜷在地上,可怜又无助地颤抖着。
      这让希欧维尔稍感欣慰。
      “很难受吗?”他用权杖捅了捅她,她毫无反应,死死抱紧自己,“等会儿把你扔进雪地里,你自然会冷静下来。”
      
      他语气轻柔慵懒,漫不经心,和平常不太一样。
      但他自己并没有察觉。
      
      而且他也没有开门把卡兰扔进雪地。
      
      “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是还挺有劲的吗?”
      希欧维尔还是不想碰她,他把权杖换了一头,用荆棘鸟的弯喙将她的乱发撩起,看见她挣扎痛恨的神色。她脸颊潮红,连黑眼睛底下都熏着迷茫。
      
      她嘴角有一点血。
      
      希欧维尔发现她在咬舌头。
      “松开。”他皱眉道,“不要死在我的城堡里,快滚去外面。”
      
      卡兰冷冷地盯着他。
      眼里有恨,也有在泥沼里挣扎的欲望。
      
      视线黑得像在燃烧。
      直勾勾地望进那片苍茫的银白里。
      
      四目相对时,希欧维尔被一股奇怪的冲动蛊惑了。这种冲动和愤怒厌恶混合在一起,形成难以描述的恐怖浪潮,逐渐席卷理智。
      他能清晰地意识到某些错误在发酵。
      但是抑制不住。
      
      卡兰身上忽然有了一丝凉意。
      希欧维尔在用权杖尖端描摹过她的身形,一点点顺着她手臂画下去。他高高在上,眼神带着审视与丈量,看起来像行刑前的刽子手。那头银发就是坠落的铡刀,锋利冷漠,毫不留情。
      
      他攥得很用力,指尖泛白。
      他把权杖轻轻抵近卡兰的身体,顺着身体轮廓外徘徊一阵,考虑要不要碰她,手里的动作有些犹疑。
      
      “你可以求我。”他低声道。
      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现在他最需要的是一个医生,而不是在门口跟这个小奴隶浪费时间。
      
      “呸。”卡兰朝他啐了一口。
      
      那股恶劣的冲动直接被点燃了。
      
      希欧维尔用权杖抽打了她一下。
      权杖上有无数精美的镂空花纹,以铂金为主体,镶嵌着各色宝石,凹凸不平,冰冷刺骨。
      感觉到凉意,卡兰不自觉地把身子贴了上去。
      
      “小荡.妇。”希欧维尔皱着眉,讥讽她诚实的反应,用他从来不会说出口的下.流词汇。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