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爸妈少年时

作者:我爱吃山竹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欺负

      陆商?
      
      她好像没听爸爸提起过这个名字,现在没有,二十年后也没有。
      
      想到刚刚两个人用眼神交流的画面,郑贝贝有些好奇的问:“你和我,呃,我是说郑袁昊同学的关系很好么?”
      
      “算是不错吧。”顿了顿,陆商补充,“他在学校挺照顾我的。”
      
      那大概就是高三毕业考到了不同的大学,所以逐渐少了联系吧。想到自己的高中生涯,郑贝贝可谓是感同身受,“我晓得了。”
      
      此时上课铃声响起,趁着老师还没来,陆商一边转笔,一边随口问:“你和昊哥很熟?”
      
      “嗯,我们是亲戚。”这个理由,郑贝贝说的越来越顺口了。
      
      亲戚?郑青峰之前不是公开跟家里断绝关系了么?知道第一次见面就打探别人的隐私不礼貌,陆商倒也没有过多的追问。
      
      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女生而已,看昊哥的样子,也不像是有多看重她。
      
      很快,英语老师在上课铃响前一秒踩着点走了进来。紧接着,郑贝贝听到了和刚刚如出一辙的起哄声。
      
      见女生一脸惊讶,陆商随即就笑了,想了想,他主动向郑贝贝解释,“这个老师应该是来三中实习的,之前那个被我们给气住院了。”
      
      “……”这个班纪律到底是有多差,才能把老师气成那个样子。从小到大都在尖子班,从来都是混在学霸堆里的郑贝贝不适应的在凳子上挪了挪。
      
      见新老师站在讲台上脸色涨红,手脚都不知道怎么摆放,穿越之前作为班长的郑贝贝一个没忍住,尽量严肃的喊了一声,“都安静!”
      
      然而……两秒钟后,看着丝毫不受影响的同学们,她深深的郁卒了。
      
      “你这样不行,声音太小了。”陆商无奈扶额。
      
      唉,既然自己威慑力不够,那就只能出动绝招了。
      
      撕了一页作业本团成团,郑贝贝咬着唇往最后排的男生那里丢去。
      
      就这样,原本趴在桌子上摆弄手机的郑袁昊被砸了个正着,“谁特么……”
      
      “嘘——”见他发怒,郑贝贝赶忙做了噤声的手势。指了指混乱成一片的课堂,她双手合十,一脸讨好。
      
      ‘帮帮忙嘛’从小姑娘眼里读出这样的信息,郑袁昊一会儿觉得为这样的小事生气不值当,一会儿又觉得这火不泄憋得慌。
      
      终于,他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全部给我闭嘴!”
      
      至此,天下太平,第一节英语课也顺利开始了。可能是心理阴影太重需要缓缓,这边一打下课铃,那边实习老师布置完作业就抱着书走了。
      
      全班只有一个人站出来为自己说话,所以那个男生一定是好人。
      
      临出门的时候,她飞快的撂下了一个重磅炸弹,“刚刚那位同学,以后你就是英语课代表了。”
      
      ……
      
      “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两秒钟后,教室传来不甚明显的闷笑。见郑袁昊都呆住了,平日里几个跟他玩儿的好的男生大着胆子打趣,“昊哥,当官的滋味怎么样?”
      
      就连前面的陆商也忍不住开口了,“恭喜了,昊哥。”
      
      “……”狠狠地瞪了一眼罪魁祸首,见小姑娘的肩膀笑得直打颤,郑袁昊环视一周,然后咬牙切齿的说:“都滚蛋!”
      
      这是什么神转折?
      
      好在半天时间里只有这一个小插曲,之后的几节课都非常的顺利。终于熬到了午饭时间,整个班里,除了郑贝贝和陆商以外,剩下的基本上全部都在桌子上趴着。
      
      一部分学生是因为实在是学不进去所以才选择睡觉,但大部分都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未来要做什么,所以只能嘻嘻哈哈,浑浑噩噩度日。
      
      看到这个场景,郑贝贝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铃声落下,揉了揉酸胀的眼睛,陆商跟自己新出炉的同桌打了招呼之后就出去了。而郑袁昊呢,他站在自己的座位上纠结了很久,接着才径直走到郑贝贝的面前,“喂——”
      
      “叫我贝贝。”郑贝贝忍不住小声提醒。
      
      行,贝贝就贝贝,谁让自己有求于人呢?
      忍了!
      
      “贝贝。”叫完这软绵绵的两个字,郑袁昊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不用说,这么没水平的名字肯定是顾招娣给起的。
      
      搓了搓胳膊,郑袁昊赶忙开口,“那个什么……我这个月的零花钱没有了,你先支援我点。”
      
      “啊?”这年头,还有当爹的问未成年且没劳动力的女儿要钱花的?
      
      适应了好一会儿,郑贝贝才不解的问:“我记得爷爷说他这个月给了你一万,现在才十五号了。”
      
      按照02年的物价,一万块钱甚至都能买个差一点的独院房子了。
      
      “你这也花的太快了……”
      
      “少废话。”本来就不太能拉下脸的郑袁昊如今更是尴尬,“你给不给?”
      
      唉算了,现在的爸爸还小,要让着他。拿出钱包,郑贝贝数了数里面的现金:“我只带了两百,你要多少?”
      
      “什么?昨天老头子不是给了你整两摞一百的么?”伸手翻了翻钱包的夹层,见确实只有可怜兮兮的两张大钞并一些零钱,郑袁昊都震惊了,“剩下的呢?”
      
      “当然是放家里了,我又不买什么,拿那么多做什么。”郑贝贝抽出两张纸钞,“你到底要不要?”
      
      “要要要!”蚊子再小,终究也是肉。
      
      郑袁昊这边刚要伸手去接,下一秒却见郑贝贝猛的往后一缩。狠狠皱眉,他脸上隐隐发青,“你什么意思?”
      
      “给你钱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保证得还。”郑贝贝又不傻,对于现在的爸爸来说,钱更像是腐蚀剂,只会让他越发堕落。
      
      “行。”
      
      “还有,你得帮我找到我妈,我下课去找了,人太多没找到。”
      
      “……没问题,”
      
      “今天的英语作业你自己做。”
      
      “……”
      
      ……
      
      深吸了一口气,郑袁昊咬牙,“你别太过分了。”
      
      “就二百块钱,你要求也太多了吧?!”
      
      轻哼了一声,郑贝贝把钱往钱包里塞,“不要就算了。”
      
      气氛诡异的沉默了起来,半晌后,郑袁昊终于还是妥协了。本来他是想拿了钱就走的,至于遵守承诺?
      
      呵,怎么可能。
      
      就在郑袁昊心里嘲笑小姑娘天真的时候,郑贝贝像是知道他要做什么似的,一把就抱住了他的腰,“你骗不了我,当了你十六年的女儿,你每个表情代表什么意思我都知道。”
      
      郑袁昊:“……”
      
      妈/的,以后打死他都不要生什么女孩!
      
      半个小时后,已经等的不耐烦的郑袁昊接到信息,丢下一个地址,他这才得以脱身。
      
      楼顶么?郑贝贝松手,接着她往食堂走了。
      
      ……
      教学楼的天台本来是顾招娣唯一的私人领地,在这里,她可以想摆出什么样的姿态就摆出什么样的姿态,她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就算是她把堆积的不满都大声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知道。
      
      然而今天,有人突然闯了进来。飞快的盖上手里的饭盒,顾招娣皱着眉看向铁门那里,“谁?”
      
      “咦,这里已经有人了?”似乎是觉得遗憾,不远处的小姑娘有些踌躇。但终究,她还是走了进来。
      
      天台的阳光格外的热烈,晃的人眼睛疼,在这种光线下,人就像是加了滤镜一样,比平常更多了几分不真实感。
      
      等小姑娘走进,顾招娣连眼睛都眯了起来,“怎么又是你?”
      
      “当然啦,因为我转学了嘛。”或许是嫌弃周围的环境不好,郑贝贝先是拿着纸巾擦了好一会儿,接着她才半是嫌弃半是妥协的坐了下来,“唉,真脏。”
      
      毛病还不少。
      
      顾招娣毫不掩饰的翻了个白眼,“喂,这里是我的地盘,你最好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咱们又不是不认识,再说了,我就吃个饭而已。”半点不怕她,郑贝贝捏着鼻子,一脸嫌弃,“餐厅一股饭味还有汗味,简直恶心死了好吗?”
      
      这样才对,像她这样的女生,就应该是这副做派。
      所以之前那次应该只是个意外。
      
      顾招娣垂下眸子,没有再接话,算是默认了她的存在。
      
      饭盒打开,里面堆了满满一盒的肉,红烧肉、鸡腿、排骨……全部都是食堂里最贵的那种小灶。被酱油的颜色晃花了眼,顾招娣忍不住悄悄地按了按胃部那里。
      
      过了最多十分钟,小姑娘可能终于受不了这么热烈的阳光了,她把饭盒一丢,接着就一脸烦躁的站了起来,“要晒死了,不行我得走了。”
      
      “这里也不怎么样嘛。”
      
      顾招娣没有理会,很快,小姑娘整个人消失不见。两分钟后,看着只吃了几口便被丢弃的可怜兮兮的饭盒,顾招娣没忍住咽了一下口水。
      
      筷子都是干净的,可能是害怕长胖,小姑娘连一块肉都没动。
      
      倚靠在边缘的墙壁上,顾招娣重新打开自己的饭盒——里面堆了小半白惨惨的米饭,散发着酸味的咸菜少的可怜,它们被挤在角落里,甚至没什么存在感。
      
      同样都是人,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有人吃香喝辣,有人则连饭都吃不饱。
      
      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掩藏住其中剧烈的挣扎。再睁开的时候,顾招娣颤着手捡起了小姑娘留下的饭盒。
      
      吹了吹盒子上面的沙砾,随着一阵风涌向天台,她的表情也一点一点变得麻木。
      
      铁门外——
      
      郑贝贝惨白着一张脸,哪怕她尽力的捂住嘴巴、不停的吸气,但眼泪还是会不停的往下掉。
      
      强忍着心口的酸胀,飞快的把眼泪擦干。见又一对小情侣似乎要往这边来了,她非常不解风情的坐在了楼梯上。
      
      “有人在了,算了我们明天再来。”女生有些不满的抱怨。
      
      男生本来是想让郑贝贝走开的,但看到她那张脸的时候,男生突然就改变了主意,“……好。”
      
      就这样,顾招娣在天台吃了多久,郑贝贝就在外面守了多久。
      
      她知道,顾乐安女士的自尊不允许这一幕暴露人前,无论是现在,还是二十年前。无论是乖戾的小太妹,还是骄傲的影后女神。
      
      所以,这个秘密,她会守一辈子。郑贝贝想。
      
      本来以为见到这个场景已经够让人难过了,但很快,郑贝贝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下午两点半,预备铃打响。蹑手蹑脚的往教室走,到了五楼楼梯口,也就是十四班外的时候,郑贝贝突然被两个人的身影吸引了目光。
      
      一米八多的身高,染的花里胡哨的的短袖下,男生古铜色手臂上的肌肉隐约可见。而女生呢,差不多有个一米六,长长的黑发,窄窄的腰身,哪怕只是侧脸,都能给人一种“她很漂亮的错觉。”
      
      哦,原来她爸借钱是给别的女孩子买零食去了。
      
      看着郑袁昊手里提着的两个大塑料袋,郑贝贝死死咬住下唇。
      
      太过分了!
      
      一旁,终于把东西买回来,并且把它们交给正主的陆商原本正在擦汗,然而再抬头的时候,他冷不丁的就看到了郑贝贝居高临下站在楼梯上,胸膛剧烈起伏、死死盯着自己身后两人的场景。
      
      看了郑袁昊一眼,再看向郑贝贝,陆商微不可见的皱起了眉头。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提醒郑袁昊一声的时候,小姑娘一溜烟就跑没影了。
      
      来到女厕所,关上门,郑贝贝举着诺基亚拨通了郑青峰的号码。电话接通的瞬间,那边的人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爷爷,我爸欺负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郑青峰:乖儿子,你猜我会站在谁这边?
    郑袁昊:……emmmmmm,我吧,毕竟是亲生的。
    郑青峰:呵呵。
    文案已排雷,老父亲初恋并不是妈妈。
    不过,妈妈的初恋也不是老父亲啊!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