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明珠之我娘是吕雉

作者:興昭五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21章你是女郎

      刘元被曹参带着走,她也不急,倒是曹参道:“我跟你萧先生还有你爹商量了,这件事我们两头并行,一则像你说的那样,发动百姓,一则去说服县令,要是县令愿意起义,自是好说,要是他不肯,我们就让百姓揭竿而起,一道反了。”
      
      双管齐下,倒也好。刘元点点头,那曹参现在带着她急吼吼的干嘛去?
      
      “你萧先生听出来主意不是我出的,非让我说是哪位大家,我,我就说了是你说的,你萧先生就让我赶紧把你给带过去。”曹参不是有意要卖了刘元,他也知道刘元在他面前毫不掩饰,在别人的面前那就未必了。
      
      “先生,你是真不可靠。”说好的这是他们师徒间的小秘密,谁都不让知道的。
      
      “让你萧先生知道你厉害,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曹参坚定不承认自己一时没包住,露了馅,然后被萧何再那么一诱一骗,话全都吐出来了。
      
      刘元道:“萧先生比你不好对付多了。”
      
      曹参接话道:“那你能瞒过你家萧先生那么久,也是不容易。”
      
      被刘元不客气地瞪了一眼,怎么说话的呢,怎么叫不容易,就她这外表,她要不是看出来曹参是个接受能力强的,她也不会那么轻易地暴露。
      
      曹参连她杀人的事都猜到了,显然还帮着她瞒着,就凭这一点,刘元就信了曹参。
      
      但是萧何不一样,那可是个正经人,不像曹参这样不正经的什么都能接受,刘元要是不想被萧何死盯着,那就还是装着老实,做出萧何想要看到的样子。
      
      “我怎么觉得你怕萧何多过怕我?”曹参说着说着品出不一样的味了,侧过头问了刘元。
      
      “你不是也怕萧先生。”刘元不客气地指了出曹参也是个怕萧何的人。
      
      曹参翻了个白眼,“那我不叫怕,我那是不跟他计较。”
      
      呵呵……一切皆是借口,不过,刘元想着这该怎么在萧何的面前过关?
      
      “行,到了。”刘元还在思考这个大问题时,曹参将刘元放下了,刘元一看这地方,很安静的,就那么一个破茅屋弄成的凉亭,还挺像模像样的,而萧何负手立于其中,一眼看了过来,端是犀利。
      
      “啊,萧何。”曹参早就过了盘问,笑呵呵地与萧何打招呼,看刘元还没反应过来的傻样,一拍她的脑门,“不就是今天没去你萧先生家上课,还认不出你萧先生了?快行礼。”
      
      刘元挨了那么一巴,恭敬地与萧何作揖,“萧先生。”
      
      “嗯,进来吧。”萧何板着一张脸,看起来还是挺渗人的,曹参大步流星地走进去,刘元尾随其后。
      
      “敬伯说,发动百姓的主意是你出的?”萧何也不容刘元喘口气,这样的问话已经丢了出去,刘元立刻道:“我是听曹先生提起陈胜吴广两位英雄的事,想他们都是领着百姓一道起的义,县令吧,毕竟是官,也是拿了好处的人,让这样的人拱手让出自己的官位和好处,想来是不愿意的。”
      
      刘元和曹参不用打那么多哈哈,直接了当地就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对上萧何必是要修饰一下。
      
      “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有这样的见识。”萧何笑着轻赞一声,刘元立刻道:“都是两位先生教得好。”
      
      绝不以为那是自己的功劳,一切都只能是这两位先生的。
      
      曹参已经很久没有看到刘元这样老实的样子了,想想刘元露爪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哦,是从那件案子之后,他将自己的怀疑与刘元明说了,之后再有失踪的两个人,曹参以为那也跟刘元脱不了干系,自此,刘元在他面前慢慢地显露了她这个年龄所没有的见解与胆识。
      
      曹参从一开始的惊叹,到现在的接受,刘元想要什么样的书,曹参但凡手里有的,都给刘元弄了过来,刘元疯狂地吸收,而且纳为己用,曹参虽然时常嫌弃刘元,实则心里不知有多高兴。
      
      萧何道:“我教了你什么我心里有数,不过敬伯教了你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心里正偷着乐的曹参听着这话怎么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这是要跟他算账算账,算什么账?
      
      “秦律,背熟多少了?”萧何说着又问了一句,曹参嘴角抽抽,低着头连话都不敢说。
      
      这就让刘元莫名了,想到最近曹参借回来给她看的秦律,这些秦律都是哪里来的?
      
      惊醒,刘元看向萧何,那些秦律,那些秦律都是从萧何那里借来的,借来的。所以说,因为曹参,她是早就已经暴露在萧何那儿了。
      
      “先生不妨考一考。”暴露就暴露吧,萧何若是一直不知道还将秦律给曹参,刘元还担心暴露这样的自己未免显得智多近妖,萧何不一定能够接收。
      
      但是萧何猜到了这些秦律是曹参借回来给刘元看的还借了,也就是对刘元有了一定刘元所不知道的了解。
      
      这样一来,刘元反倒不担心了。
      
      “很有信心,那我就考考你。”萧何露出一抹笑容,显得就没那么可怕了。
      
      “以身高定罪是为何意?”萧何提出问题,刘元对答,“《法律问答》裁:甲小未盈六尺,有马一匹自牧之,今马为人败,食人稼一石,问当论不当论?不当论及偿稼。又载:甲盗牛,盗牛时高六尺,系一岁,复丈,高六尺七寸,问甲何论?当完城旦。”
      
      刘元以法律问答中的例子回答萧何的问题,萧何点了点头,十分满意,再次出了几个题,自也是越来越难的,刘元对道从一开始的流利,到后来直接答不上。
      
      萧何问完却满意了,“学得不错,后面这几个问题你都还没学过,不懂也是理所当然的。”
      
      要是刘元没有学过都会了,萧何才是要担心。
      
      刘元当然也懂得这个道理,作为一个伪小孩,她没所谓的争强好胜之心,有的仅仅是活下去,好好活下去的一颗心,当然不能学过的答,现在没学过的也对答如流。
      
      她的两位先生,哪一个都不简单,果断不敢让他们捉到辫子,君不见她一直很努力地学习吗?就为了自己看起来“懂”得很多。
      
      “慧极必伤,往后这些大人的事,能不该你管的,就不要管。”萧何这般吐了一句,曹参想要劝一句来着,而萧何已经再次地冲着曹参,“往后秦律不要再拿给她看。”
      
      还真是白开心了呢,本来还以为萧何也接受了刘元这般好学上进,理应支持的,结果是他不教,也不让曹参教。
      
      曹参立刻反驳道:“学这些有什么不好的,为何不让她学了?”
      
      看看曹参的选择,这样的立场表明已经证明了刘元为何对两位先生,一个选择坦白相对,一个却选择隐瞒,在他们了解刘元的时候,刘元又何尝不是也在了解他们。
      
      萧何道:“我都是为她好。”
      
      “你不教是你的事,我却是要教的。”曹参也是没想到萧何竟然让他带了刘元来是要说这样的话,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
      
      “敬伯,她是一个女郎,该学的是女红,而不是律法。”萧何见曹参听不进去劝,却并没有放弃,反而是再要劝下去,想让曹参改主意。
      
      “那是你的想法,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曹参与萧何的看法本就不一样。
      
      “萧何,你有你的想法,我也有我的,这样,我们什么都不用说了,你按你想的去做,我也是。虽说我们二人同时收了刘元为徒弟,怎么教是我们各自的事,谁也不用问谁,谁也不用劝谁。”
      
      曹参把话放出去,明显不同意萧何为着一个性别就将刘元给全盘否定。
      
      萧何轻轻一叹,“天下即起动荡,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还不知道,这个时候我们不该为着刘元吵。”
      
      ……刘元不知该如何说萧何此言的定义,便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先生怎么说都是对的。”
      
      曹参本来挺气萧何这样的,突然听到刘元的话,瞪大眼睛看着刘元,刘元还能不明白曹参这样的意思。
      
      露出一抹笑容道:“如曹先生说的那样,每个人都自己的看法,也有自己的决定,强人所难,皆非先生之愿,也不是刘元的。”
      
      萧何不愿意教刘元那便不教吧,既然刘元这么久的表现都不足以让萧何愿意倾囊相授,只能是刘元自己没本事,刘元既不会怪萧何,也不会觉得那是萧何的不是。
      
      刚刚还以为刘元向着萧何的曹参听完刘元的话高兴了。
      
      “对,强人所难非吾本心,萧何,看看你自己,再看看刘元。三人行则必有我师,就这份气度,你比得上刘元吗?”
      
      一声声质问,这心偏得没边了。
      
      萧何却拿眼看着刘元,“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吧?”
      
      刘元面对这一问是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的好,要说瞒着他们的事,那其实并不少,但是能让萧何专门提起的事,是指什么?
      
      不解地看向萧何,刘元想让萧何给点提示。
      
      萧何明白了刘元眼神的意思,点了点头,“好,那我这样地说,你为何要杀狱卒?”
      
      此问一出,刘元已经僵住了,本能想要看向曹参,但是好在控制住了,她不能看过去,绝对的不能。
      
      “萧何,你在说什么,什么杀害狱卒?”曹参也被震着了,他以为这件事只有他知道,没想到萧何竟然也猜到了,那这件事萧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剧场
    震惊脸刘元:事情过去那么久了,为什么知道的人越来越多?
    严肃脸萧何: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