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男配今天崩了吗

作者:即墨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兄弟夺爱文里的哥哥

      林子然刚才和系统软磨硬泡了半天,最后输给了莫得感情的系统,终究还是没能拥有上帝视角。
      
      好叭,你赢了:)
      
      但就算不看我也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可是拥有剧本的男人啊。
      
      想必陆遂此刻已经把温誉堵在了洗手间,开始进行霸道总裁式强撩!温誉也对陆遂难以忘怀心情复杂,但是恪于自己现在是他哥哥的男友,只能无情拒绝,但陆遂一定让他想起了多年前心动的感觉,这该死又甜美的——命运的重逢啊!
      
      林子然突然觉得这对CP其实也挺好磕的。
      
      虽然狗血了一点……但刺-激的情节简直不要太多!
      
      他伸手拍拍自己有些悸动的小心脏,忽然听到门口传来脚步声,立刻敛去脸上的表情,继续扮演完美男友,风度翩翩的对温誉嘘寒问暖。
      
      温誉看着林子然的侧脸,男人眉目俊雅,眼神温柔如水,他总是这样无微不至的体贴,有时候甚至完美的不像真人,直到最近……才突然发觉他也有生动的一面,那双眼睛虽一如既往的深情,却又似乎蕴含着更复杂的情感,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多探究一些。
      
      林子然今天的目的已经达成,台词也念完了,就想早点回去追剧,于是深情满满的对温誉说:“你累了吗?要不我送你回去?”
      
      温誉收回视线,唇角微微上翘:“好。”
      
      林子然站起来,然后他望了陆遂一眼,虽然知道你心痒难耐,但毕竟温誉现在还算是我的人,这时候你该自觉回避了。
      
      陆遂一脸无所谓,摆摆手戏谑的说:“哥你送他回去吧,我待会自己回去就行了。”
      
      熊孩子没给他添乱,林子然欣慰的点点头,然后和温誉一起离开。
      
      温誉在本市也有公寓,林子然一边开车一边悄悄看他,很快就到了温誉家小区外,眼看温誉就要下车离开,忽然心一横,喊住了温誉:“等一下。”
      
      温誉早就发现林子然在偷偷看他,却按兵不动,直到林子然开口,才挑眉笑问:“还有什么事吗?”
      
      林子然轻咳一声:“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是你的粉丝,想让我帮你要个签名。”
      
      温誉似乎有些意外,定定看着林子然的眼睛。
      
      【系统:你这是无中生友。】
      
      林子然脸不红气不喘,一气呵成的把之前准备好的照片和签字笔拿了出来,笑盈盈的递给了温誉。
      
      温誉凝视他片刻,忽的轻笑一声,说:“好。”
      
      他拿起笔就要签名,但即将落笔的时候动作一顿,侧头看向林子然:“你朋友叫什么名字,需要我多写几句话吗?”
      
      林子然望着夜色中男人清俊无暇的面容,因为靠的比较近,对方侧头的瞬间,那高挺的鼻梁似乎只差一点点就从他的额前掠过,温热的呼吸随风而来,他的心紧了一下,然后恬不知耻的继续开口:“哦,他叫‘然然追星忘吃饭’,至于其他的,你随意就好了,他不会挑的。”
      
      温誉点点头,然后将照片覆在车窗上,开始俯首写字。
      
      一分钟后,他把签好的照片给了林子然,微微一笑:“你朋友喜欢我是我的荣幸,下次有需要直接说就好了,我提前签好送给你。”
      
      哇塞,当明星男友的待遇这么好的吗!林子然忽然有点舍不得分手了,想起后面那虐心的剧情,怎么还有脸找温誉要签名,岂不是人设崩成狗了?
      
      算了算了,自己应该适可而止,毕竟也不是真的爱豆,差不多就行了。虽然NPC确实很有魅力,但还不足让他放弃对学业的追求!
      
      林子然说:“好,你早点回去休息——”
      
      然后他蓦的睁大眼睛,呆滞的盯着面前人的眼睛,温誉俯身一手撑在他的身侧,一手托着他的后颈,温热的唇贴着他的,这个吻来的突如其然,以至于林子然根本毫无防备……等他回过神的时候,温誉已经松开了。
      
      “晚安吻。”温誉眸若含星,然后笑笑转身离开。
      
      林子然:“……”
      
      糟糕!剧本里到底有没有这段剧情啊,为什么完全没有印象?难道是自己看漏了?而且主角受怎么可以吻正牌攻以外的男人呢……温誉以前不是向来不会主动的吗?!
      
      林子然连忙打开光幕开始查看剧情,但是……
      
      【林子然:为什么这里根本没有写发生了什么,你看看就“饭后陆臻送温誉回家”这么几个字一笔带过,这剧本是不是太简陋了一些?】
      
      【系统:是简陋了些,毕竟算不上重点主线剧情,如果详尽点,你大约不会产生找他要签名这种莫名其妙的念头。】
      
      林子然:……
      
      算了,一个晚安吻而已嘛,两人正儿八经的情侣,又都是Gay,没上过床就够稀奇了,接吻总不可能没有过吧?
      
      所以根本不必要放在心上!
      
      林子然重新回到车上,这才想起看看温誉刚才给他写了什么。
      
      to然然追星忘吃饭:追星可以,但一定要按时吃饭,照顾好自己哦。温誉。
      
      字体清隽有力,当真字如其人。
      
      哇,这爱豆真是好暖心啊,其实这网名他也是随便取的,不过是有次看剧上-瘾忘了吃饭而已……林子然立刻对着签名照拍了一张,然后熟练的登陆自己的围脖小号,美滋滋的上传了这张照片,并附上文字描述:今天见到誉誉了,还拿到了亲笔签名照,他本人比电视上的还好看,而且人美声甜,[笔芯],永远爱他。
      
      刚发出去没几分钟,立刻收获了一大堆的羡慕嫉妒恨。
      
      嗯,足够真实足够爽,这个游戏真的体验感不错。
      
      ……………………
      
      陆臻和温誉都是日理万机的大忙人,自然不可能谈个恋爱就如胶似漆,因此林子然有几天没有再和温誉见面,他还要扮演好自己总裁的角色。
      
      最近公司确实盘了一块地,打算做一个新的连锁酒店,除此之外还投资了好几个项目,需要林子然处理的事情很多,这时候他就特别感谢有系统存在,自己基本上只需要做个听话的工具人就可以了,不需要动脑子也可以把工作处理的井井有条。
      
      这天林子然开会很晚回来,进门就看到陆遂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尽管有些疲惫,但依旧对他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关切道:“今天没有出去吗?”
      
      陆遂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没有。”
      
      林子然见他这幅没良心的样子,整天就知道吃吃睡睡玩玩荒度光阴,而自己却像个老父亲一样在外面操劳,恨不得揪住他的领子说你到底什么时候肯回公司!不上班就给老子滚去做家务!
      
      林子然温柔的说:“那我不打扰你了。”
      
      他深呼吸一口气往前走,心道真是奇怪了,看到熊孩子在家里玩手机竟然比他抢自己男朋友还生气,简直是不务正业……忽然有点理解暑假在家时母上的愤怒了呢……
      
      林子然脚步沉重,刚刚上到二楼,忽然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哥。”
      
      林子然脸上迅速挂上微笑,回头:“什么事?”
      
      陆遂长腿一曲,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淡淡道:“我考虑了一下……左右这段时间也没什么事情,不如就去你的公司吧。”
      
      林子然耷拉着的眼皮一点点睁大,眼中满是惊喜的神色,他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好,好,好!”
      
      他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孩子他愿意上班了!
      
      ………………
      
      陆遂终于肯回公司上班,剧情总算推进到这一步,林子然充满了斗志,下定决心对他委以重任。
      
      第二天林子然就带着陆遂去了公司,召开董事会任命陆遂为公司副总经理,同时让他分管人力资源和企划部,并且将最近的项目也分了几个给他。
      
      陆臻拥有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在公司有着绝对话语权,且陆遂在国外这几年学历履历都很亮眼,因此倒没有受到多大的阻碍。
      
      对于董事会其他成员来说,只要能给他们赚钱,陆家的公司怎么管都是陆臻的事情。
      
      何况陆遂也不是外人,自然更不好多说什么。
      
      林子然秉着对年轻人要多加锻炼的想法,毫不吝啬的给陆遂加担子加任务,如果不是怕做的太过引起陆遂的警觉,他还可以给陆遂安排更多的工作!而且他一点都不担心陆遂会搞砸,因为身为正牌霸道总裁渣攻,虽然在感情问题上有些受人诟病,但作为总裁的基本功是绝对没有问题的,林子然相信他会做的比自己好。
      
      成功的让陆遂代替自己加班,无良黑心老板林子然毫无愧疚之心,反而洋洋得意。
      
      再说了,他这都是在走剧情啊,陆遂肯定很乐意接手这些工作,这样他才能更快的掌握公司,从内部分化各个击破,并且在之后的危机中给陆臻倒戈一击。
      
      所以这是一场双赢!
      
      这天林子然悠闲的坐在自己宽敞的办公室,终于找到了上班摸鱼的快乐,偷偷打开视频软件开始追剧,这游戏简直是个宝藏,怎么能给人这么多的快乐呢?
      
      对了,他还百忙之中抽空去买了一副对戒,按照剧情,自己应该准备和温誉求婚了,陆遂知道自己要求婚的打算后,于是加快了横刀夺爱的步伐,这求婚当然无疾而终,同时给陆臻和温誉的分手埋下前因。
      
      想到一切都按照计划开展,林子然心情愉悦,这时手机叮咚响了一下,原来是围脖推送的消息来了。他把温誉设置了特别关注,但凡有消息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他,林子然打开一看,原来是温誉帮一个服装品牌拍的宣传短片,里面他一身白色西装,身材绝佳,微微敞开的衣领可以看出西装里面什么都没穿,欲露不露引人遐思……
      
      “哥,你在看什么?”一道声音从上方传来。
      
      林子然一个激灵,啪的一下把手机正面朝下拍在桌子上!不好,上班追星被弟弟发现了!他会不会发现自己其实只是想压榨他而自己快活呢……
      
      因为事发太过仓促,林子然表情有点僵硬,他眨眨眼睛:“你找我有事吗?”
      
      刚才怎么没有听到敲门声呢……
      
      陆遂收回视线,虽然林子然很快就放下了手机,但他还是看到了上面一闪而逝的内容,呵……如果不是亲眼见到真是难以想象,向来清心寡欲的哥哥,竟然也会沉迷一个人到这个地步,刚才林子然那炙热的眼神他可是看清楚了。
      
      回来之前虽然他已经调查过林子然的现状,却并没想过一定要把温誉拉下水,但这些天的所见所闻无不昭示着林子然对温誉一往情深。
      
      所以如果我夺走他的话,你一定会很伤心难过吧?
      
      陆遂眼底神色微暗,心底的阴暗又开始滋生,他笑了笑,“关于新酒店的建设有些问题来和你请示一下,我准备对这次承建商进行公开招标,这是我整理的招标文件,你看看有没有需要增加或者修改的地方。”
      
      林子然瞥了眼那足有一本书厚的招标文件,云淡风轻的一笑,用信任的眼神看着他:“既然我将这个项目交给你,你就可以全权决定,不需要再来过问我,我相信你有能力处理好的。”
      
      开玩笑,他才懒得看这么厚的文件好吗。
      
      陆遂薄唇一抿,似乎要看穿林子然说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这是个总投资过亿的项目,他却连看都不看就真的全部交给他了,那双眼中没有丝毫质疑……所以,你就真的这么信任我吗?
      
      陆遂把文件重新拿了起来,转身的时候,看到林子然的办公桌上搁着一个蓝色的绒布盒子,眼神闪了闪,讶异的挑眉,“哥……这是……”
      
      林子然专门摆在这个不算特别显眼又一定能看到的地方,就等着陆遂来问,他眼神似乎躲闪了一下,以拳抵唇别过脸:“没什么。”
      
      毕竟还没求婚成功,倒不好意思说给别人听。
      
      陆遂却已经猜到了,没再追问,神色淡漠准备出去。
      
      林子然却又突然叫住他,说:“我明晚有事就不回家吃饭了,你不用等我。”
      
      “好。”陆遂点点头,转身离开。
      
      林子然望着陆遂离开的背影,然后立刻拿起手机给温誉发消息:明晚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
      
      ………………
      
      虽然新电影的拍摄是结束了,但温誉既是第一主演,又作为电影的投资方之一,后期其实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他收到林子然短信的时候正在和团队开会。
      
      想到林子然终于想起约他,不由得心情有些愉悦,于是毫不犹豫的回复:好。
      
      助理用眼角余光悄悄瞥了一眼,看到了温誉和林子然的对话,心道明晚我们不是还有个活动要参加吗?还挺重要的,难道誉哥忘记了?
      
      他正准备提醒一声,就听温誉淡淡道:“明晚的活动我就不参加了,你帮我向主办方推了吧。”
      
      助理:“……哦。”
      
      温誉手指轻轻敲了敲桌子:“我们继续讨论,刚才说到哪里了。”
      
      ………………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陆遂闭目坐在办公室里,虽然他回到公司时间不算长,但是对这里已经十分熟悉,他的办公室和陆臻在同一层,因此对方的行程基本上都在他的眼皮底下。
      
      这也是他一开始计划好的,先回到公司取得信任,再进一步找机会架空陆臻。
      
      陆臻比他想象的更好对付,毫无戒心,他是怎么在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还能如此单纯的信任自己,认为自己不会介怀呢?
      
      因为没有失去过的人,不知道失去的痛苦吧……
      
      让人真是忍不住毁掉这一切。
      
      陆遂唇角弧度冰冷,他睁开眼睛看了看手表,才下午四点半,陆臻应该还没有来得及去赴约。
      
      陆遂起身推门而出。
      
      温誉上午和几个投资商进行了视频通话,初步敲定了电影的上映日期,下午又应一个知名杂志之约去拍摄一组大片,算是作为对电影的前期宣传。
      
      忙完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温誉婉言谢绝了主编请客吃饭的邀请,匆忙乘坐电梯下楼。
      
      刚刚进入地下停车场,准备开门上车的时候,倏地听到旁边传来一声低笑:“我等你很久了。”
      
      温誉回过头,看清站在阴影处的陆遂,先是疑惑,随即微微皱眉道:“你找我?”
      
      陆遂抬眼:“方便换个地方说话吗?”
      
      温誉顿了顿,敷衍的道:“下次吧,我现在还有事情。”
      
      陆遂假装思索片刻,望着温誉急于离开的模样,戏谑的挑眉:“这么匆忙,难道是和我哥有约会?”
      
      温誉听着他的话表情微凝,想了想,还是认真的道:“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今天在这里,也不知道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如果你真的有事找我,大可以找陆臻要我的联系方式,不必这样麻烦。”
      
      说着他再次拉开车门,显然不打算继续和说下去。
      
      陆遂眼神冷了冷,但唇边却带着笑,声音微凉:“真是无情啊,难道我们不是故人吗?真要说的话我们还要先认识,怎么如今连见个面都需要向我哥报备吗?”
      
      温誉没有理会他。
      
      陆遂眼神似笑非笑:“我真的只是想和你叙叙旧而已,但如果你确实不愿意,我只好去向我哥交代我们过去的事情,但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你明明认识我却装作不认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多想,以为你我有什么事情,所以才心虚向他隐瞒这些事。”
      
      温誉终于回头,眼神也冷下来。
      
      分明是你先装作不认识的。
      
      陆遂眼神看似诚恳,又道:“我之所以单独来找你,就是不想给你添麻烦,放心,我不会耽误你很长时间的。”
      
      温誉定定看他半晌,然后抬手砰的关上车门,冷冷道:“半小时。”
      
      两人来到一楼的咖啡厅。
      
      温誉抬眸看向陆遂,神色淡漠,“你到底要和我说什么,现在可以说了。”
      
      陆遂双手交握,眼神有些探究还似乎有些失望,叹道:“虽然我们当年只见过两次,但毕竟也算帮过你的忙,现在我想重新和你认识一下,你又何必对我这么冷漠呢。”
      
      温誉表情缓和些许,也许是自己太敏-感了,毕竟陆遂也算帮过自己,他耐着性子,说:“我没有要和你刻意生疏的意思,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的一些行为可能会造成陆臻的误会。”
      
      陆遂眼神讥讽,道:“你就这么在意陆臻会不会误会吗?”
      
      温誉毫不犹豫的道:“是的,他现在是我的男朋友,而你又是他的弟弟,我知道你没有别的意思,但还是希望你做事前多考虑一下,不要太过任性……”
      
      “如果我说——”陆遂忽的打断他的话,锐利双眸中神色幽暗,宛如盯上猎物的鹰隼,“我有别的意思呢。”
      
      温誉不敢置信的看着陆遂,仿佛听到了什么很荒谬的话语,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陆遂直直看着他的眼睛,语气低沉:“虽然当时帮你只是一时兴起,但这些年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后来也一直关注你,这次回国原本也是想过要去找你的,但是……你却已经是我哥的男友。”
      
      温誉先是震惊,紧接着是愤怒,如果之前还只是不确定的话,现在他终于确定了,这家伙当初是个无法无天的小混蛋,现在就是个不知廉耻的大混蛋。他也好意思对自己说出这样的混账话来,以为是在编故事吗?指望自己会相信他?!
      
      温誉胸口起伏了一下,声音冰冷:“是吗,我竟然能让陆少惦记这么多年,是不是应该受宠若惊感激涕零呢。”
      
      陆遂扬起嘴角,看来温誉果然不相信自己编的话,但是他也不在意,反正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是阻止温誉去见陆臻,又不是真的对他念念不忘。
      
      若非他是陆臻心爱的人,自己又怎么会想得起当初的那个小插曲呢?
      
      “感激涕零倒也不必,但是我一片真心却被你这样质疑……”陆遂叹道:“真是让我伤心难过。”
      
      温誉站起来,垂眸睨着他,声线没有丝毫温度:“我会当做今天我们没有见过面,你也没有说过这些话。”
      
      说完就抬步离开,但是在路过陆遂的时候,却忽的被扣-住了手-腕。
      
      陆遂抬起头,漆黑眸底是看不清的神色,笑:“何必着急……我还没有说完呢。”
      
      ………………
      
      林子然坐在办公室里看剧,等到大约6点左右的时候,他揉了揉脸站了起来,现在该去赴约了,出门的时候他悄悄朝陆遂的办公室看了眼,果然没有人!很好——陆遂定然是提前去找温誉了。
      
      林子然心情愉悦,开车去了自家的酒店。
      
      虽然知道温誉今天是不会来赴约了,但是就算自己一个人,不也是要好好的对待自己么?毕竟温誉给他的签名都告诉他要好好吃饭呢!
      
      林子然对着菜单开始点菜,反正温誉也不会来,自然都点自己喜欢吃的,然后他开始坐在那里玩手机,等上菜。
      
      按照剧情,陆遂此刻应该已经找到温誉诉旧情,温誉也对当初帮助过他的陆遂念念不忘,在陆遂的步步紧逼下产生了动摇!又害怕对不起陆臻而犹豫不决……而且温誉并不知道陆臻找他是为了求婚,还以为只是个普通的约会,因为陆遂的截胡,所以最后并没有来,而是编了个借口说自己今晚临时有事,不能赴约……
      
      陆臻根本不知道当夜温誉是和陆遂在一起,傻傻的一个人等了一晚上,最后却没有等来心爱的人……很快事情发展急转直下,也没有第二次再求婚的机会了。
      
      今晚是他的独角戏,也没有观众,林子然毫不客气的把自己的袖子撸了起来,想到温誉也不会来,便放开了心吃的不亦乐乎。
      
      吃着吃着发出来自穷人的感慨:“啊,这里的美食真的太棒了,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味道,这个鱼子酱,现实中真的也是这样的味道吗?”
      
      【系统:该游戏一切模拟都和现实一样,偏差值不超过0.01%】
      
      林子然无话可说,只能竖起大拇指。
      
      吃到一半林子然又唤来服务生,问问自家酒店有什么好酒,结果是什么酒都应有尽有,琳琅满目令他瞠目结舌。
      
      于是林子然又让服务生上酒。
      
      【系统:……?】这个玩家是不是把这里当成了美食游戏?
      
      惬意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丝毫不显得等人的辛苦,林子然正徜徉在快乐的海洋中,忽然手机叮咚响了一下,是温誉的短信过来了。
      
      他连忙拿纸巾擦了擦手,心道温誉要和自己说来不了了,结果打开手机一看,温誉说的是:路上堵车,你等我一会。
      
      林子然:……?
      
      咋地还堵上车了?不是应该说晚上临时有事不来了吗?难道这是新的借口?想拖延时间让我不战而退?
      
      他有点忧虑的问系统:“这里怎么和剧情说的不一样。”
      
      【系统声音冷淡:该游戏是全景现实模拟游戏,一旦游戏世界生成,就会产生自我运行轨迹。游戏里的人物行为会根据玩家的表现而产生不同程度的变化,我需要提醒你的是……剧情偏离度越高,最后评级就越低。】
      
      林子然顿时警觉起来,难道自己哪里表现的不对么?竟然导致游戏主线开始产生偏离,他可是立志要拿A级的,怎么能才刚开始就失败呢?不行,他得想办法将抢救一下。
      
      好在现在问题不大。
      
      温誉肯定是不会来的,堵车恐怕只是借口,自己身为体贴的完美男友,就该给他个台阶下,不能让他为难啊!
      
      林子然立刻回了一条短信:没关系,如果有事改天再约吧。
      
      温誉的消息很快回来:我在路上。
      
      林子然:真的没关系,很晚了,别太辛苦了。
      
      ……这次温誉没有立刻回复。
      
      林子然紧张的看着手机,左等右等,始终不见温誉再回复,不由得稍微松了口气。
      
      很好,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而已,不要紧,他已经成功的扭转了剧情。
      
      林子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吃饱喝足就准备离开,但是来到楼下时才想起来自己喝酒了不能开车,秘书已经结婚生子,林子然不打算叫他大晚上来接自己,于是就站在路边等的士。
      
      没等几分钟,刚好一辆黑色奔驰缓缓停在他的面前,嗯,挡住自己的视线了,林子然往前面走了几步避开了那辆车,几秒种后,黑色奔驰又往前开了几米,刚好挡在了林子然的面前。
      
      林子然:……
      
      我再挪!
      
      他又往前走了几步,但那辆黑色奔驰简直阴魂不散,又恰巧往前几米挡住了林子然的视线……
      
      林子然终于生气了,正要开口质问,前方车窗慢慢摇了下来,露出一张轮廓分明的俊挺面容,男人银框眼镜下视线戏谑含笑,语气低沉沙哑:“怎的连我的车都不认识了。”
      
      林子然:……不好。
      
      刚才酒足饭饱晕晕乎乎,满脑子回家睡觉,居然把这段剧情给忘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继续送小红包500个么么哒=3=
    林子然:秀恩爱死的快呀~
    赵铭泽:昨天狗粮吃的太多消化不良,也只有破坏一下别人的感情才能勉强维持快乐的样子。
    温誉:???
    PS:作者菌发现昨天的话,可能让一些小天使产生了误会~正攻当然也在游戏世界啊!只是不会在游戏世界里展开真正的感情线而已,然然玩游戏莫得感情,给小攻点个蜡先。每个世界都有主角攻、主角受、反派三种身份的人,正攻会是其中一个但不会局限于同一种身份,友情提示每个世界可能都不一样哦~
    好的,那么这个世界我们首先可以排除弟弟,嘻嘻。
    陆遂冒头:为什么我不行?!我要抢走哥哥喜欢的人,让他只能在意我!
    作者菌笑眯眯的把他的头按了下去:因为你是弟弟呀傻孩子。
    陆遂:……就很气。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