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重开逃生游戏后[无限]

作者:缜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恐怖孤儿院6

      走廊的光一闪一灭,整个屋子都在发出痛苦的呻-吟。墙壁布满了斑驳的痕迹,令整个二楼看上去格外渗人。
      
      幽蓝色的光每次一闪,走廊前面的鬼男孩就离得更近一些。
      
      闻晴从房间里走出来:“怎么回事?什么游戏?”
      
      “啊——!!”小白兔的惊叫声回荡在整个走廊里,她站在门口,看着恐怖的鬼孩子越来越近,连忙跑到闻晴身后躲着。
      
      “刚才的声音怎么回事?!谁啊大晚上就在外面鬼叫!”正义队长也走了出来,看着小白兔尖叫着指着自己身后,正义队长疑惑地回头一看。
      
      正好走廊在此刻陷入黑暗,大约两秒后,幽蓝色光芒再次充满整个走廊的时候,原本还在七八米外的鬼孩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漆黑的眼眶大的诡异,眼珠在里面转动,一只白色的蛆虫从左脸爬出来,动了动又钻回脸上的腐肉里。
      
      他张开嘴,腐臭的气息扑在正义队长脸上,声音像尖叫的黑猫,又像齿轮摩擦出的刺耳响声,伴随着扭曲的笑声:“红灯绿灯大白灯,过马路,要小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正义队长瞬间爆发出的尖叫声震得其他人耳朵发疼:“我靠!!你别过来啊啊啊啊啊!!”
      
      他咚地坐在地上,双目睁大,眼看着鬼娃越来越靠近自己,正义队长忽然爬了起来,朝楼梯就冲了出去。
      
      幽光熄灭,再次亮起时,整个走廊已经没有鬼娃的影子,剩下几个玩家面面相觑。
      
      陈思面色微变:“他一个人要出事。”
      
      正义队长是他们C组的人,如果现在死了,她们C组的通关奖励就会少一份。
      
      更何况现在死的虽然是别人,但是谁也不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所有的玩家都已经集中在二楼走廊上,从楼梯下去,阮乔发现整个大堂也充满了幽蓝色的光。映照在每个人的脸上,显得阴森恐怖。
      
      正义队长发出恐慌的叫声,撞开大门跑到了院子里。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啊啊啊!”他惊恐地环顾四周,却看不到任何鬼孩子的影子。
      
      看到门口站着的玩家,正义队长放松下来,随即又觉得自己面子有点挂不住,控制了一下表情,他准备解释一下。
      
      还没开口,他的余光就瞥见旁边树下背对着自己的一个小孩子。
      
      暗黄色的衣服,小小的身子面对着大树树干。
      
      扭曲而尖锐的声音一点点刺进他的耳朵里:“红灯绿灯大白灯。”
      
      “过马路,要,小,心。”最后三个字拉长了声音,音调扭曲,像慢放后变质的声音。
      
      说完最后一字,小男孩的头猛然直接扭转了一百八十度。
      
      正义队长腿一软,吓得浑身抖筛,跌坐在草地上。可他再仔细一看,树下又什么东西都没有。
      
      肩膀上传来冰冷的触感,好像被人狠狠打了一下肩膀。正义队长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身体各处传来被碾压的痛苦。
      
      骨骼发出错位的声音,四肢扭曲到骨头穿刺出血肉。
      
      余兴连忙跑了过来,但当其他玩家赶到正义队长面前时,他已经浑身扭曲地躺在血泊当中,惊恐的脸上满是痛苦的表情。
      
      余兴摸了摸他的呼吸和脉搏:“他死了。”
      
      闻晴回头看了眼屹立在黑夜中的孤儿院:“屋子里的蓝光都消失了,看来只要有一个人死亡,游戏就会结束。”
      
      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但阮乔却多打量了一会这栋屋子,第一层和第二层的窗户的确是一片漆黑,但是在二楼上面还有一扇窗户。
      
      更重要的是,在上面这唯一一扇漆黑的窗子后面,还有一个更黑的人影,看体型不像是小孩子。
      
      所有人都在这里,那阁楼上的人影是谁?
      
      ——
      
      剩下的八名玩家回到大堂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过,阮乔把发现的储物间告诉了其他人,从里面拿到铁锹后,强者恒强和余光一起帮忙把正义队长的尸体埋在了院子的草坪下。
      
      “我记得游戏刚开始的时候,有奇怪的声音提到过白天的那个游戏。”闻晴看着阮乔:“你知道这个游戏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被拍到肩膀就会死亡,那个孩子说的灯又是什么意思?”
      
      “昨晚上那个大钟明明没有报时,今晚的十点,十一点钟声也没有响。”苏席靠在沙发上,修长的腿搭在旁边,表情看上去还有些悠闲:“看来,九点钟响就是游戏开始的标志。”
      
      “就是小时候我们常玩的一种游戏啊。”阮乔也不隐瞒:“红灯停,绿灯行,鬼会来拍人的肩膀,被拍到就死。红灯状态下不能移动也不会被拍。”
      
      “所有人进入静止状态,最后一个变成红灯的人死。”她又把救人的方法说了一遍。“绿灯状态的人拍红灯人的肩膀,说救,就可以把红灯人变回绿灯。”
      
      “现在我们知道规则了,应该就没问题了吧。”小白兔松了口气。
      
      云朵担忧道:“可是我们不知道下一场游戏什么时候开始啊,到时候又要死一个人。”
      
      “咚——”
      
      “啊!”大堂里忽然响起的钟声吓得小白兔小声叫了一下。
      
      钟声十二下,意味着到了午夜十二点。随着最后一声响声消散在这个恐怖的鬼屋里,幽蓝色的光再次笼罩在大堂,桌上的蜡烛也熄灭了。
      
      小男孩那刺耳尖锐的声音再次回荡在大堂里:“红灯绿灯大白灯。”
      
      “过马路,要,小,心。”
      
      ——
      
      正义队长的死状太惨烈,谁也不想成为下一个出局者。
      
      但要按照三个小时死一个的速度来看,九个人只够死三天晚上的。
      
      闻晴看着忽然出现的小男孩,上前一步:“红灯。”
      
      红色的光从脚底一直攀沿到闻晴脸上,小男孩果然在她面前停止了前进,一动不动。
      
      半晌,他才转过身,因为这个动作,一只手臂吧嗒掉在了地上。
      
      血肉和骨骼在断处不停蠕动。
      
      “红色就安安……全了吗?”被小男孩注视着的小白兔颤颤巍巍地说,“不要杀我,不要过来!我我……我也说!红灯红灯!我说红灯了!
      
      小白兔的周身也笼罩上一层突然出现的红光,她吓得腿软,本来想坐下,但想起红灯是静止状态不能移动,只能忍住。
      
      小男孩转过头,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
      
      阮乔立刻从另一侧楼梯朝楼上跑去,云朵紧跟着她。看见阮乔上楼后不停搜索每一个人住的房间,她有些奇怪:“你在找什么啊?我们现在不是应该快跑吗?”
      
      阮乔边找边解释:“这个屋子有阁楼,但是目前为止我们没有发现任何通往那里的通道。这里一定有还没发现的地方,要是坐以待毙一直死下去,我们活不过第四天。”
      
      两人一直找到没人居住的第四间房,这里只有一个空床,但空间比其他房间要小一半。
      
      楼下时不时响起的响动已经停了。
      
      陈思推开房间门跑了进来,微微喘气:“其他所有人都已经进入静止状态,现在只剩我们三个。余光和那个废柴男在楼梯上就撑不住了。”
      
      云朵转过身,却看见那个小男孩站在墙边阴惨地盯着自己,她吓得脱口而出:“红灯!”
      
      话音刚落,她的脸刷地白了,转头看着背对着房间门的阮乔:“绵绵姐,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们两个千万要撑住啊,如果所有人静止会再死人的。”
      
      “不好意思,我不能成为最后一个进入静止状态的人。”陈思后退一步,面无表情地站在窗前,看着阮乔的眼神仿佛再看一个死人:“红灯。”
      
      下一刻,血红色的光芒笼罩了她的全身。
      
      “陈思!你怎么能这么自私,你这不是害了别人吗?”云朵气愤道。
      
      陈思冷笑一声:“别说的你好像多高尚一样,你真的那么害怕吗?还不是想早点保住自己。”
      
      【弹幕】这过分了吧?原本可以在拖延一点时间的。
      【弹幕】本来就是生存游戏,谁也不是圣母,耍点手段怎么了?
      【弹幕】适者生存,虽然坑队友不太好,但也没办法。
      
      云朵脸色微变:“绵绵姐,你别听她挑拨离间,我们是一个组的。你快跑,只要能熬过这三个小时就好了。”
      
      阮乔看了眼之前出现小男孩的角落,现在已经空无一人。
      
      她回过头,发现小男孩已经站在自己面前。
      
      小珲抬起腐烂的脸,手腕拖着自己的身体慢慢上升,浑身骨骼发出难听的摩擦声。
      
      阮乔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的腐肉味道。
      
      【弹幕】快跑啊!!!
      【弹幕】完了完了……
      
      阮乔只是看着小男孩,因为他上升速度太慢,她还主动弯了弯腰:“在院子里你的速度明明很快,也可以随时出现在别人的身后,那你现在要这么做呢?”
      
      “用闪现技能不断吓人,还把自己显形得花里胡哨的。”她摸了摸小男孩的头,结果摸了一手头发下来:“哎……一点都没白天可爱。让我来猜一猜,你没办法在院子以外的别的地方杀人,所以才一直恐吓我们,把我们逼到院子里去,对不对?”
      
      【弹幕】主播是不是对花里胡哨有什么误解……?
      【弹幕】第一个被玩家摸秃头的鬼……
      【弹幕】我变强了,也变秃了。
      
      小珲高高拉长的手臂停了下来,他抬起可怖的脸,声音嘶哑:“被你发现了呀。”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姐姐如果你不逃走的话,被我拍到肩膀就会感受到巨大的痛苦哦,窒息、恐惧,无数的虫子吞噬你的血肉……那种痛苦可以让你恨不得立刻死去!”扭曲的小脸上满是阴毒、狠厉,小珲的声音尖锐刺耳:“死亡,反倒是最快乐的事情。”
      
      阮乔叹了口气,眼看小珲腐烂的右手又再次举起,马上落在她的肩上。
      
      “红——”阮乔吐出一个字。
      
      “绵绵姐!”
      
      云朵大喊:“不要说啊!最后一个人说的人会死的!”
      
      “灯——”
      
      在他的小手落在她肩膀的前一刻,血色的光芒从脚底交错而起,充斥在她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小男孩的手硬生生停住,那颗爬着白虫的眼珠从漆黑的眼眶里弹了出来,掉在地板上。
      
      “你知道——你居然知道——”他气的浑身发抖。
      
      阮乔捂着肚子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以云吞馄饨的性子,面对你这样的灵体既不会逃跑,也不会用定身的规则来逃避。所以,我不会是最后一个进入静止状态的人。”
      
      “对了,提醒一下,”阮乔笑完,指了指地上的眼珠:“你东西掉了。”
      
      【弹幕】哈哈哈哈哈哈好气哦,气得我眼睛都掉了
      【弹幕】不是,云吞馄饨是谁?
      【弹幕】楼上,大概指的是云神?等等我云不是叫云吞席卷吗?神TM云吞馄饨。
      【弹幕】是云吞不是馄饨!
      【弹幕】……我饿了
      
      小珲捡起眼球塞了回去,眼眶四周延伸出更多血丝,皮肤和血肉一块块地往下掉,裂开的嘴巴扯出难看的微笑:“静止状态,双脚不能动哦。”
      
      话音刚落,门口的地板忽然剧烈摇动起来,并且只有阮乔脚下的地板在晃动。
      
      【弹幕】……主播玩脱了
      【弹幕】这波仇恨拉的稳稳的。
      
      虽然想极力保持平衡,但地板晃动地太厉害,她最后还是没站稳,向后倒了下去。
      
      下一刻,阮乔就落入了一个怀抱中。
      
      有力的手臂环在她的腰间,另一只手从身前揽过她,落在她小巧的肩膀上,轻轻扬起,又落下,像是在拍什么珍贵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又十分温柔。
      
      后面那人的力气不大,却牢牢接住了她。
      
      男生低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顺着耳廓传递进脑海里。身子被人触碰,耳边有些痒痒的,清冷的气息包围着她。
      
      苏席:“救。”
      
      【弹幕】!!!!!!!!声音好听到怀孕!
      【弹幕】啊啊啊啊这只英雄救美的馄饨,爱了。
      【弹幕】一场游戏下来get的梗比我粉云神这半年来还要多……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