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重开逃生游戏后[无限]

作者:缜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恐怖孤儿院15

      秒针滴答滴答地走过钟面,一圈圈地往复循环。
      
      距离午夜十二点还剩半个小时。
      
      “好了,问题又回到了原点,谁是混进来的[看护者]?”众人回到大堂,陈思第一个开口:“TA为什么要想方设法杀死其他玩家?”
      
      闻晴换点了一根新蜡烛,大堂的温度越来越低,“或许TA有隐藏的支线任务,除了存活五日之外,作为志愿者的对立面,也必须想办法杀死剩下的志愿者。若是TA身份暴露,到时候面对的敌人也会少一些。”
      
      “第一天和第二天TA在利用鬼魂减少玩家的数量,到了第三天依旧还有很多志愿者存活,TA等不了,只能自己动手杀死余光和强者。”苏席声音平淡:“聪明人,知道主动出击好过坐以待毙。”
      
      云朵点点头,轻声道:“那看谁之前的表现最可疑就行了。”
      
      “余光死的时候只有你和软绵绵在厨房。强者恒强那时候也是,其他人都在楼上,只有你们在一楼。”陈思挑眉:“云朵和软绵绵的嫌疑最大。”
      
      云朵睁大了眼睛,脸上露出被冤枉的不平来:“我根本被办法轻易杀死两个男人,还不闹出一点动静来啊。要说杀人的可能性,我倒觉得高级玩家的嫌疑更大。还有,之前捉迷藏的时候你还主动提议让强者去送死,在想要减少玩家数量这一点上,我看你也很可疑!”
      
      她看着陈思,继续道:“当时强者死的时候,你们也没有同时在一起,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在二楼,还是说当时藏在一楼等着杀人。”
      
      闻晴没有说话,只是观察几人的表情。
      
      阮乔打了个呵欠,“困了,咱们能早点解决去睡觉吗?”
      
      “投票吧。”
      苏席淡淡的声音响起。
      
      闻晴没想到他会主动提出投票,但目前谁也说服不了谁,时间剩下不多,投票的确是个选择。
      
      和上次一样,玩家们依次在本子上写下自己怀疑的人的名字,混合后打开,匿名投票。
      
      这一次,陈思和云朵吵的不可开交,闻晴和苏席一副高岭之花的样子,阮乔叹了口气,只好自己来唱票。
      
      她打开第一张,念出上面的名字:“软绵绵。”
      
      居然还有人投她。
      
      阮乔无所谓地笑了笑,打开第二张:“软绵绵……”
      
      【弹幕】哈哈哈主播开局两杀拿下
      【弹幕】要是把她自己投出去这就很尴尬了
      
      “第三票,云朵。”
      
      【弹幕】总算是有别的名字了。
      【弹幕】楼上别太高兴,这张字迹分明是主播刚才自己写的……
      
      阮乔的确投的是云朵。
      
      对方的破绽从一开局就已经出现,202和203房间的门锁都在门外,开门必须借助暴力。这是因为他们是被人从外面锁上的,而201的门锁和钥匙都在房间里。
      
      说明锁门的人就在房间内。
      
      [看护者]锁住其他房间,杀死第一位玩家后,拿走了尸体身上的编号,再进入201,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爬上床装作刚刚进入游戏的样子。
      
      201的人只有她、闻晴和云朵。
      
      还记得游戏一开始,阮乔刚刚走出房间,遇到苏席的时才接到了【同组互助】的信息。当时203的玩家还没出房间和他们汇合,说明这个信息的出现并非需要所有玩家碰面,只需要同组玩家见面便自动触发同组互助的系统信息。
      
      但她和云朵早就在201里见过面了,若云朵真的是A2,那么在当时阮乔就应该收到【同组互助】信息。
      
      阮乔继续唱票:“第四票,云朵。”
      “第五票,云朵。”
      
      三比二。
      
      在阮乔刚刚念完第五票结果的同时,云朵忽然靠近陈思,抬手在对方脖子上一挥,尖锐的匕首划过脆弱的皮肤,目光还停留在票上的陈思震惊地捂着不断喷血的喉咙。
      
      她倒在沙发上,动脉的血液喷涌而出,很快没了气息。
      
      云朵攻击完陈思,又立刻扑向了最近的闻晴。她的动作又快又猛,闻晴只来得及防御和反踢一脚,但手臂上还是被划了长长的口子。
      
      云朵的脸上没有了之前的茫然和呆愣,她的眼神凶狠直接,动作干净利落,出乎意料地没有继续攻击闻晴,而是转而扑向阮乔。
      
      铛!
      
      匕首被踢飞很远,落在地上发出清脆声音。
      
      苏席站在阮乔面前,高瘦的身影把她挡的严严实实。
      
      黑色的风衣高高扬起,露出暗红色的绸缎内衬,精瘦的腰身显得他又高又瘦,整张脸隐藏在阴影里,只有一双眸子显露出暴虐的血红色,像是黑暗中的恶魔。
      
      唇角微微扯开,露出凶狠而嗜血的笑:“这才有意思。”
      
      话音刚落,两人就缠斗在一起,动作太快甚至都化作了两道残影。
      
      【弹幕】这么有男友力的云神是真实存在的吗!
      【弹幕】卧槽云神战斗态好帅!
      【弹幕】!!云朵这是一挑九啊!
      【弹幕】太能演了,欠她一个奥斯卡
      
      两人动作很快,但阮乔仍然能够看出两人的动作细节和破绽,云朵很强,但苏席更强。
      
      以阮乔现在的账号数值,还对付不了这两个人,即便她看得出破绽,敏捷和力量也跟不上。
      
      很快,苏席就已经制服了云朵。
      
      他眼中的血色渐渐淡化散去,随手将被扭断双手的云朵扔在了大堂的椅子上。
      
      一碰到椅子,似乎有股神秘力量将云朵的身体摆正。她的皮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青发白。坐在椅子上,女生低垂着头,一动不动。
      
      整个大堂忽然黑白交错着闪烁了一下,直播界面陷入一片雪花花屏中。
      
      【弹幕】怎么花屏了?
      【弹幕】直播bug?关键时刻啥也看不到可急死我了!
      【弹幕】@GM(游戏管理员)
      【弹幕】啊啊啊啊啊看不到啊是我掉线了吗!
      
      半分钟后直播的界面终于再次恢复,整个大堂的环境都已经变成了黑白色,云朵坐在椅子上。原本阴森的孤儿院此时像老旧电影的世界,褪去了斑驳的颜色,只剩苍白和扭曲的重影。
      
      云朵浑身发出咯咯的声音,像是骨骼在扭曲摩擦。忽然,她猛然抬起头,没有眼白的眼睛空洞地盯着前方。
      
      与此同时,她的头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图案,和椅子下面的法阵一样,是圆形内接菱形。乍一看就像空中浮着一只圆形的眼睛,而菱形就是它的瞳仁。
      
      眼睛上下浮动了一下,带着电流滋滋的声音响起:“大家好欢迎来到伟大的宇宙毁灭者维度破坏者益智游戏爱好者Round的游乐场~你们和我的化身玩的还开心吗~”
      
      语速极快,没有停顿,极度兴奋。
      
      “把你的眼睛交给我吧或许我会考虑下次给你免票~”
      
      眼睛说话的同时,云朵的尸体也抬起头,裂开嘴笑着一起开口,女生的声音和它的声音同时响起,显得格外诡异。
      
      闻晴表情冷漠地看着它。
      
      苏席拍了拍袖子上的灰尘。
      
      阮乔喝了口茶。
      
      圆形眼睛微微变扁,有些丧气:“没有人附和我吗连掌声也如此吝啬好吧让我们进入正题。”
      
      “第五日游戏即将开始接下来是游戏规则。”它兴奋道:“好久没和人类玩游戏了有点紧张呢选哪一个好呢?”
      
      眼睛眨了一下,所有人面前出现了三个选择按钮。
      
      [囚徒困境][囚徒困境][囚徒困境]
      
      【弹幕】……这三个选择有差吗?
      【弹幕】没得选
      
      “看来大家都已经统一了选择了。”它欢快地眨了眨眼,三个选项就同时朝里面凹了进去,随即消失。
      
      “这个自说自话的圆锥曲线是个什么鬼?”阮乔问道。
      
      【弹幕】圆锥曲线笑死
      【弹幕】不就是个圆吗神tm圆锥曲线哈哈哈哈哈哈
      
      云朵并不是玩家,而是这个自称为Round的怪在副本的化身,它的图案刻在能带出副本的技能卡上,说明并不是这个副本的特有boss,且对方能意识到玩家的身份,并且伪装成游戏玩家,肯定不简单。如果它是跨副本的高级boss,在【隔离区】的主世界观里固定的存在,那么其他玩家应该认识。
      
      但至少在半年前阮乔离开这个之前还没有Round这样的人物出现。
      
      闻晴摇摇头:“我也是第一次见。”
      
      “我听到你在质疑伟大的宇宙毁灭者维度破坏者益智游戏爱好者。”空中的眼睛陡然盯住阮乔,线条下沉逼近她,就连椅子上的尸体也露出狰狞的表情,青紫的面部,漆黑的眼睛,嘴唇微张发出尖锐的声音:“小心你的灵魂。”
      
      阮乔语气毫无波动:“啊,我好害怕。”
      
      【弹幕】boss:我不要面子的吗?
      【弹幕】这是我见过最不走心的害怕哈哈哈哈
      
      眼睛线条后退了一些,恢复了先前的语气:“好了不要再浪费Round的时间了接下里是游戏规则要听好哦。”
      
      “你们每个人都有一项选择要么[杀人]要么[不杀]并且有一天的时间考虑决定好了随时联系我。”
      
      “第五个晚上我会公布每个人的选择结果。”
      
      “若所有人选择[不杀]则有50%几率死亡一人。”玩家面前再次出现三张扑克牌,背面是大堂地上法阵图案,翻转后另一面只有两个黑色大字——[不杀]。“死亡对象将在你们三人当中随机产生。”
      
      【弹幕】著名的囚徒困境啊
      【弹幕】所有人都选择不杀是最优选择了,有一半的几率一人死亡,还有一半的几率三人都可以存活。
      
      Round继续介绍:“若有人选择[杀人]则选择杀人的玩家存活~其余选择[不杀]的玩家死亡。”
      
      “若所有人选择[杀人]。”它语气中带着一丝遗憾:“那么很可惜所有玩家都会死。”
      
      随着它的话,牌面上的字也在不断变化。
      
      “好了规则介绍到这里~信任还是背叛生存还是死亡。”
      
      它的声音低沉下来:“做出你们的选择吧!”
      “说实话真的不想和我做个交易吗我只需要你一只眼睛哦~”
      
      没人回答它。
      
      “好冷漠的人类。”Round委屈地眨眨眼:“明晚九点之前给我回复叭。”
      
      话音刚落,它就带着椅子上云朵的尸体一起消失,整个大堂也恢复了正常,不再是一片黑白。
      
      阮乔看着出现在自己手里的两张牌,一张写着杀人,另一张写着不杀。
      
      著名的囚徒困境——个人的最佳选择有可能和团队的最佳选择完全不同。以三个玩家的角度来看,全员选择不杀是最好的,死亡的概率也最低。
      
      但在所有人都这样想的情况下,团队里所有人都会选择[不杀]。此时一旦有一人背叛团队,选择[杀人],那他就可以把自己从死亡名单上除去,相反,其他人则必死无疑。
      
      当然,若是全员都选择[杀人],最后结果却是所有人都会死亡。
      
      因此每个人都会尽力让别人选择[不杀],但又不能确保其他人不会背叛自己。
      
      选择信任的反而死亡,选择背叛的才能存活,这就是困境讽刺的地方。
      
      死亡对于她和闻晴来说不过是受点损失罢了,但苏席对于游戏里死亡却极其抗拒,50%的随机死亡率对他而言已经很危险。
      
      若他选择[杀人],那么她和闻晴必死无疑。除非她们两人其中有一个也选择[杀人],才能保住性命。
      
      阮乔看了眼苏席。
      
      他真的会选[杀人]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