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泼辣小娘子》求预收

作者专栏求收藏

《眷属难成》

《金丝雀》求收



当日营营以求皇位,所以舍了相恋几年的云雪,迎娶云霜,
只因为苏相当日坦言,云霜才是他亲生女儿。
一场交易,他丢了此生唯一的爱恋。
虐爱中,他和云雪一次次失之交臂。这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吧。
早知今日的高位如此的不胜寒,不如当日携着云雪归去。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云雪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一场交易,他丢了此生唯一的爱恋


  总点击数: 851   总书评数:5 当前被收藏数:6 文章积分:745,138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言情-架空历史-爱情
  • 作品视角: 女主
  • 作品风格:悲剧
  • 所属系列: 完结古言
    之 03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816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已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妃不承欢

作者:晚来风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一章

      
      01、天堂地狱
      
      对于苏云雪来说,遇上太子温瑾瑜是她命中劫难的开始。
      
      十六岁那年,是她人生的转折点。生命中所有亮色和温暖都被晦暗和冰冷所代替。可是,如果真的有轮回,她想,她还是会不顾一切的去爱,就像扑火的飞蛾。
      
      因为只有在可以任性的年纪去做一切任性的事,青春才可以称之为青春,生命才可以恣意如盛放的花朵。
      
      她十六岁生日才过,就到了建章二年四月初八,赶上了太子温瑾瑜大婚。红妆十里,迎娶的是苏相之千金苏云霜。
      
      只有为数很少的人知道,原本皇上钦指的太子妃是苏相的长女苏云雪。却几乎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大婚在即,太子妃却换成了苏云霜。
      
      而此时,苏云雪正苍白着脸,坐着一辆极不起眼的青缦小车,行驶在前往西山净心寺的山道上。
      
      最疼的不是身上的伤,而是心口。
      
      相爱了三年的恋情,忽然一夜之间成了全京城最大的笑话。太子温瑾瑜在和她海誓山盟的同时,和她的亲妹妹苏云霜珠胎暗结。
      
      她没有理由无视爹爹一夜之间的花发,也没有办法无视娘亲的眼泪,她闭着眼说退出。却不知,在退出这场盛世大婚的同时,她也退出了太子温瑾瑜的世界。
      
      脑海里闪现着他那似笑非笑的神情。
      
      如果知道他就在一旁冷眼相观,她会不会那样坚决的说不爱?
      
      苏云雪自问,终是一声苦笑:会,一定会。
      
      是他先抛弃了她,是他先背叛了他们的誓言,是他先亵渎了爱情。她为什么还要因为羞耻而死守着这份讽刺的爱?
      
      不如否定,否定这场爱的同时,否定自己,譬如死去,换回今后的新生。
      
      命运弄人,竟然连最后一点微薄的希望都被摧毁。
      
      苏云雪紧紧抓着胸,心又开始疼。早起雪白床单上的那一抹腥红,让她难堪的忆起了昨夜。屋里的安神香不知何时被人换了催情香,莫名的黑衣人趁人之危,侵占了她的清白。
      
      更恨的是,她居然不能自控的去主动迎合……
      
      再多的泪都无法涤净心里的创伤。苏云雪紧咬着下唇,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疼。血流了结痂,破了再流血,那嫣红的唇瓣诡异的娇艳。
      
      马车停下来,人声慢慢退却,车帘被掀起,一个俊逸秀雅的年轻人站在眼前。苏云雪闭上眼,别过了头。此时相见,除了恨、压抑的羞耻,还有难堪。
      
      她的命运,由他操纵,到这会,是来看她的笑话吗?
      
      温瑾瑜怜惜的抚上云雪的唇,强迫她松开无辜的唇瓣,轻轻的道:“云雪,什么时候你才能学会相信和顺从?”
      
      云雪愤愤的咽下泪,扭回头道:“你要我相信谁?是自己的准未婚夫婿,还是一奶同胞的亲妹妹?我现在,还不够顺从吗?你要我进天堂,我就傻傻的相信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人。你踢我进地狱,我便无条件的屈从,你还想怎么样?”
      
      温瑾瑜微笑,眼神凌厉的透过云雪的衣衫,却不无遗憾的叹息:“包的这么严,我很怀念你丝滑的肌肤……”
      
      云雪疼的几乎要昏厥过去,眼前是金星乱冒,许久才吐出三个字:“你无耻。”
      
      温瑾瑜眼里闪过一丝愠怒,却又似乎想起了什么,只是宽容的一笑,道:“你爱我的无耻,不是吗?”
      
      云雪羞愤交加,别开脸。
      
      温瑾瑜收起调笑的神情,正色道:“云雪,我只是不希望你受伤,仅此而已。”
      
      云雪无声的笑。是啊,不让她受伤,却给她生命中最重的一击,让她几乎整条命都没了。爱情、恋人、婚姻、清白,所有女子生命中最值得珍惜的东西,他悉数无情的毁灭。
      
      云雪伸手放下车帘,冷漠的道:“太子的好意,恕云雪不能领。”一只狡滑的哭耗子的猫,说几句好话,就能还原她生命里最初的一切吗?
      
      02、祸兮福兮
      
      云雪在净心寺住下来。这里风景优美,空气清香,还有刚刚盛放的桃花,缭绕的香气,深厚的钟声,以及清心的经文,成了治愈云雪伤口的最佳良药。
      
      她慢慢的平复心情,将悔恨深深的埋进内心,每天安安静静的抄着经文,仿佛她一出生就在这里,会一直待下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就在她以为快要遗忘了一切的时候,太子妃苏云霜派人送了个包袱来。云雪轻轻打开包袱,里面是华丽的衣裳,还附赠着一封书信。
      
      馨香扑鼻,纸上只有三个曼妙小楷:对不起。
      
      云雪如同触碰到了毒蛇,仓促的甩脱出去,浑身已经冷汗淋漓。
      
      所有不堪的过往重新呈现,云雪窒息的透不过气来。
      
      云霜自小便与她争。她是姐姐,事事容让。云霜争的再厉害,她也不过是付之一笑。曾经云霜大放厥词:姐姐,你瞧着吧,我事事都比你强,却总是落了下风,总有一天,我会高高在上,而你,不过是我脚下的奴婢。
      
      这就是她的阴谋吗?从自己手里抢走太子,再把自己流放到这古寺中来?
      
      她终于得偿所愿,全然不顾她们的姐妹之情。假惺惺的修书致歉,是怕逼她不死吧。云雪把自己的脸埋进双手之间,忍不住放声大哭。
      
      得意之时,想做什么,不管是否合理,总有人奉承阿谀说着好话。落魄之时,却连哭泣都要遮遮掩掩。
      
      云雪才哭上两声,就有人敲房门。
      
      哽咽了许久,云雪才勉强镇定如常,问:“谁?”
      
      是个侍卫的回答:“苏大人前来探望苏小姐。”
      
      爹爹么?云雪扑出去,才触到门边,又缩了回来。整整三个月,苏家不闻不问,视她如无物,让她一次次的万念俱灰,对亲情不敢抱一丝奢望,如今他来,只怕是另有目的吧?
      
      还是叹息着出来相见。
      
      苏大人精神极好,一脸的喜气扬扬。云雪不无心酸的想,是呢,当今太子的岳丈,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他怎么会不好?
      
      苏大人落座,不及寒暄,开门见山的对云雪道:“云雪,喜事啊。”
      
      如果他不是她亲爹,她只想把眼前的苦丁热茶泼到他的脸上去。她还能有什么喜事?自然是别人的。既然是别人的,何必到她面前炫耀。
      
      苏大人紧接着说出石破天惊的两句话,彻底把云雪给惊着了:“睿王有意和我苏家结亲,已经去和皇上请旨赐婚了。”
      
      和苏家么?苏家如今待嫁的只有她一个,难道是求娶她?云雪思索半天,也不记得与这睿王有什么交情,只知道他是当今皇上的胞弟,太子温瑾瑜的亲叔叔。
      
      苏大人沾沾自喜,捋着胡子满意的看着震惊的苏云雪。这女儿当蛙只说是个晦气的,谁知竟有这本事能让亲王待见。曼说是正妻,就是嫁给睿王做妾,他也是甘愿的。
      
      毕竟寻常官宦之子,谁敢捡太子丢下的……
      
      苏大人咳了一声,掩饰着自己心中龌龊的字眼,又道:“说来也巧,镇国大将军之子柳恩荫也来苏家求亲……”
      
      云雪从震惊中回神,终于深刻体会了一句古人之言:“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亲王和将军都来求娶,于别人是一种殊荣,于她,却未必是福。
      
      云雪问苏大人:“爹,你的意思呢?”
      
      苏大人笑呵呵的道:“自然是要听皇上的。”
      
      形同废话。她就命中注定要被人左右一生。抬眼,狠狠的道:“我不嫁。”
      
      苏大人早有所料,慢悠悠的道:“由不得你。”
      
      云雪愤然相讥:“凭什么?”
      
      “太子年已弱冠,即将监国,自是会大力提升自己的权势。你以为睿王是真心想娶你吗?”
      
      原来如此。他不过一介亲王,难道也有不臣之心,妄想和太子相碰一决高下?就算他娶了自己,可是云霜是太子妃,爹难道会站在他那一边?
      
      苏大人淡淡的道:“时势如迷,变幻莫测,爹也是不得已。”
      
      03、逼入绝境
      
      不等苏云雪作任何决定,圣旨下:“苏家长女苏云雪,红颜祸水,媚乱天下,因一人而致亲王和将军失和,现将苏云雪收入禁宫为奴……”
      
      云雪颤抖着手从温瑾瑜手中接过圣旨,疲惫而无力,不想再看他一眼。到如今方知他的霸占之心有多重。就算是他不要的,他也不会送给任何人。
      
      折腾来折腾去,谁都翻不出他的手心。幸亏,当时就没什么期望。
      
      并不觉得有多痛苦。没有睿王和柳恩荫的求亲,太子也会有新的借口将她丢入冰冷而华丽的皇宫里去。
      
      有时候,糊涂并不是一种幸福,通透也未必就是悲哀。
      
      云雪入宫为奴,做了最低贱的奴婢,每天要做的,就是服侍太子上马、下马、上车、下车。她必须四肢着地,将背弯成平坦坚实的支撑,让太子踏着她的背上去。
      
      稍有不顺,随身公公的皮鞭兜头而下,云雪避疼,只有蜷起身体,如同一条可怜的狗,承受着主子的惩罚。
      
      他衣着华丽奢侈,丰神俊秀,玉树林风。她匍匐在尘埃,灰头土脸,狼狈不堪。一上一下,一贵一贱,一尊一卑,彼此的距离再难跨越。
      
      梦里哭醒,泪湿枕巾,云雪只是漠然的揩掉。只有在夜里才敢放纵的软弱。那个眉目如画的男子,已经离她越来越远。
      
      早就没有了奢望,如今活着已经是奢侈。
      
      云雪决意割断过去,从前那个华衣美服、巧笑明艳的苏家大小姐,仿佛是上一辈子的事,或者只是她做的一场华丽的梦。
      
      可是命运总是在意想不到的时候恭候着准备肆意叫老实人搓弄。云雪回到房里,就见两个宫婢抢上来,一人一边胳膊将她把持住,怕她挣扎,在她口鼻之间捂上一方绣帕,云雪就晕了过去。
      
      醒来时,整个人还是软绵绵的,仿佛躺在云端之上,耳边却明晰的传来属于人间烟火的声音:“你这个贱婢,妒嫉太子宠我,就暗中加害我的皇儿,你好狠的心。”
      
      兜头来的耳光让云雪彻底清醒,睁开眼,云霜站在自己身前,一脸的义愤填膺加一脸的悲痛欲绝。
      
      她沦落为奴婢,还不都是云霜所赐?怎么又加上这莫须有的谋害皇子的罪名?她真当自己是任人可欺的包子么?
      
      云雪想也不想的举手,要把这一个耳光还回去。却怔住了。锦被滑下去,露着一只光裸的胳膊……
      
      丝绸光滑的下落,露出了云雪的肩。
      
      云雪立时拢住被子,这才意识到她竟然不着寸缕的睡在陌生的床上。
      
      眼波流转,才看到太子温瑾瑜衣着不整的半坐在一边,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头轰的一声,云雪的脸色由青转白,彻底僵住了。他们夫妻联手,将她陷害的无以翻身。一边是勾引太子,一边是谋害皇子,她有十条命也不够抵的。
      
      她苟延残喘的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活着看他们的炫耀和侮辱吗?云雪忽的起身,顾不得满屋子的宫婢公公,想也不想的朝着门框撞去。
      
      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饶是如此,力道之大,让那人也闷哼了一声。
      
      云雪抬眼,模糊中看清是太子温瑾瑜,完全不顾尊卑,不顾风度,撕扯着他吼:“你这浑蛋,你这浑蛋……”活不让她好好的活,死也不让她死,他到底想做什么?
      
      气急之下,身子软软的垂下去,晕了。
      
      醒来时,人已经退去,只有温瑾瑜,低低的在她耳边道:“云雪,我只是不想让你离开。”
      
      云雪又气又恨,再次失去了意识。
      
      这件事不了了之,云雪再度回到下人房中,心却不再似从前那般平静。
      
      她的安份,只是加重了别人肆虐的程度,她不能再束手坐以待毙。他给的羞辱,她要一一还诸回去。
      
      云雪再一个没有太子召唤的日子里,去了宫门口,等着下朝的人群散尽,她才上前,走到睿王的面前,沉默的盯着他。
      
      04、忍辱自由
      
      云雪问了睿王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向苏家求亲?”
      
      睿王的容颜和太子有几分相像,却不如他的精致,倒有几分沧桑,他只是微笑了一下,并不诧异云雪这么问,缓缓的道:“我喜欢你,仅此而已。”
      
      云雪逼问:“我不记得我们见过面。”
      
      睿王轻笑:“是你不记得了。五年前,在街上一家茶馆……”
      
      云雪恍惚,好像是她和云霜出府胡闹,在茶馆看到一个年轻外地男子被人欺负。她以苏府千金的名头吓退了恶霸。就为这一面萍水之缘,他便定了终身?
      
      云雪无暇细想别的,只是抬脸看向这个看似很有霸气的男人,问:“当日的求婚,如今还能否作数?”
      
      睿王收了笑,正色道:“永远有效。”
      
      云雪泪意上涌,强忍了,咬紧唇,才问:“如果,我……”
      
      他制止她往下说:“没有如果,在任何条件下都有效。”
      
      云雪含泪绽出一抹笑靥,恳求着:“带我走。”
      
      如果还能有谁可以与太子抗衡,似乎只剩下了睿王。如果谁能给太子羞辱,似乎也只有睿王了。她愿意,牺牲自己,去换取对温瑾瑜的羞辱,换取自己后半生的唯一可能。
      
      宫里没有任何秘密,不到半天,温瑾瑜便叫人压着云雪到了他的书房。
      
      云雪心扑通直跳,不知道他叫她来的目的。心虚着,却强自硬撑。他总不会这么快就知晓了消息。
      
      温瑾瑜厉声喝道:“跪下。”
      
      云雪顺从的跪下。
      
      温瑾瑜声调极冷:“很好,终于学会用你的擅长来获取自己想要的了?”
      
      云雪气恨的辩解:“没有。”他在讽刺她擅长勾引男人么?
      
      温瑾瑜却只是冷笑:“既然这么想离开,我送你走。”
      
      什么?云雪不可置信的抬头,却只是一瞬间,人已经被温瑾瑜拖了过去:“不过,临别前本王送你一件礼物。”
      
      不及云雪反抗、挣扎,她已被推入万劫不复之地。疼痛中云雪大恸,勉力指控:“原来……是你……”
      
      明明温和的笑,如今听来却似恶魔,温瑾瑜嗤笑:“本王说过,你最爱本王的无耻……”
      
      云雪羞愤交加,泪如泄洪。疼痛的记忆袭来,怎么也料不到,那日毁她清白的是他。
      
      如同破败的玩具,云雪被弃掷一边,温瑾瑜整理好衣服,冷冷的吩咐:“去,把这个奴婢就这样给睿王送去,就说是本王赏的……”
      
      云雪只恨自己不死,要清醒的活着受他羞辱。
      
      以这样的方式离开,痛楚大于欢欣。
      
      可终究,是离开了。
      
      薄薄的床单裹着微凉的身子,苏云雪竭力让自己麻木,假装可以忽略掉她所遭受的一切。
      
      睿王俯身盯着云雪,她执拗的不肯睁眼。修长的手指抚上她的眉宇,轻轻的说:“云雪,看见你,我很高兴。”
      
      云雪无声的流泪。她不高兴。
      
      睿王起身,吩咐人备热水、备新衣,再返身,伸手去扯云雪的床单。
      
      云雪嘶哑的制止:“别碰我。”
      
      睿王轻笑:“我不会伤害你,沐浴一番,你或许能恢复一点心情。”
      
      “谢谢。”云雪只能说这两个字。这会,她不想见任何人,更不想叫睿王利用她的软弱欺近她的身。
      
      睿王了然,道:“云雪,我视你如宝,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云雪摇头,疲惫的闭上眼,一声不吭。
      
      她不需要了。今天之前,还可以假装自己有着无上的勇气和无畏的坚强,如今什么都不剩。睿王是温瑾瑜的亲叔叔,她没法承受……没法跨越……
      
      云雪穿着厚厚的衣服,还是觉得冷,坐定在睿王对面,捧着热茶,长长的睫毛垂下来,遮掩着内心的羞惭,道:“睿王爷,云雪前日所说,失效。云雪愿意助你成其大业,只求他日赐还云雪自由身。”
      
      睿王淡淡的说:“大业么,我不在意,云雪,我真的不在乎他对你做的一切……”
      
      云雪惨然的笑。
      
      她在乎。
      
      将热茶都喝了,起身,沉默的出去,只留下个凄怆的背影。
      
      05、报仇难雪恨
      
      睿王是池中之龙,山中猛虎,早有不臣之心,只是一味的隐忍,蓄而不发。忽然之间有了借口,在北敌入侵的同时,挥师还京。
      
      京里有苏相内应,轻松的就破了禁宫。那时,太子温瑾瑜在柳恩荫尚在北边作战。
      
      皇上与睿王有了一场空前的私下交谈。自那日之后,皇上没了踪影,睿王得了先皇的御诏,名正言顺的继承了皇位。而温瑾瑜再不是太子,只封了个瑜王,即日离京去先时睿王的封地。
      
      一朝换代,却不妨碍人们如常的生活。朝臣们从震惊中恢复了平静,每天仍是兢兢业业的关心着国家的大事小情。
      
      街上依然热闹非凡,小商小贩们卖力的招揽着自己的生意。
      
      苏云霜坐着马车,和温瑾瑜一起沉默的相对。落难夫妻,比任何时候都更默契。两双手交相握在一起,从彼此那里汲取着可怜的温度。
      
      车忽然停下,侍卫报:“禀瑜王,苏小姐前来送行。”
      
      温瑾瑜的手颤了一下,很快平静,道:“请。”
      
      长亭里,神采飞扬的云雪纤手执着酒杯,朝着温瑾瑜微笑:“我代皇上为妹妹、妹夫送行,先干为敬。”
      
      温瑾瑜看着明艳如昔的云雪,神思恍惚,就好像是他初遇她的时光,她便是这般的明艳美丽。只是,他不再是他,她亦不再是她,两个人再也回不到从前。
      
      她脸上的笑,带着嘲讽,带着虚伪,再不似从前的纯真妩媚。
      
      喝下手中苦涩的酒,温瑾瑜悲哀的笑:“苏云雪,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你也算报了一箭之仇。”
      
      云雪放下酒杯,脸上的笑意不减,声音却没有温度:“虽报得深仇,却依然难解心头之恨,你欠我良多,只怕下世也还不清。不过,我不跟你讨。”
      
      如果可以,她宁愿要十六岁之前幸福快乐的时光。那时候爱是真的,爱人是真的,心是真的,笑是真的。不像现在,华丽奢侈的外表下,是一颗破败的躯体,一颗伤痕累累的心。
      
      回到皇宫,宫婢上前道:“皇上请小姐去延宠殿。”
      
      云雪淡然的应了一声,匆匆换洗了衣服赶过去。心里边是疲惫和木然,迫切的想要喝酒麻醉一下神经。
      
      温西睿等候了多时,见宫婢报云雪到了,脸上才露出了一点欣喜。抬头时,她已经到了门口。仍然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只是看起来有些伤感。
      
      他走过去,挥退侍从,拦腰将云雪抱了,怜惜的道:“何必跟自己过不去?”
      
      云雪坚持要去送温瑾瑜,他吃醋,但更多的是心疼。如果她能放下,就不会有这么多的恨,恨到不惜摧毁温瑾瑜的一切。如今虽然心愿达成,她却仍然不快乐。
      
      云雪没有像往常一样抗拒,只是闭上眼,轻轻的道:“总要有个结束。”
      
      结束了吗?但愿吧。再折腾下去,她便是死了也无法超生了。
      
      温西睿俯下身,去亲云雪的唇。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云雪忽然睁开眼,轻轻挣脱出去,道:“对不起。”
      
      她始终有罪恶感,当这是不伦之爱。
      
      温西睿只是笑笑,道:“朕有耐心,等你能的时候再……”
      
      云雪摇头,道:“只怕,此生再也没有这种可能。皇上,你当日答应,还赐云雪一个自由之身。”
      
      温西睿的眼中闪过一抹奇异的光,终是淡淡的道:“不急,时候到了,朕自然放你走。”
      
      云雪踉跄离开。她终是怎么也迈不出那一步。这样也好,把话说开了,随温西睿处置吧。人都是会变的,他对她,也不过是一时兴趣,如今身边美人如云,早晚会将她丢到一旁。
      
      厌倦之日,即是自由之期。
      
      云雪对迷茫的未来仍是抱着一份憧憬。
      
      很快接到圣旨,封云雪为三品女官。女官,说着好听,其实是皇上变相的女人,在外人眼里,没什么区别。
      
      云雪心怀忐忑,只怕温西睿兴起,逼她就落。谁知他却一直没动静。
      
      06、离别两望
      
      六个月,温瑾瑜慢慢接受了现状,低下头来准备踏实的做一个亲王。既然当日睿王能够蓄势以待,为什么他不能卧薪尝胆?
      
      这天从校军场回来,就见随身女使上前回话:“回王爷,皇上有圣旨。”
      
      温瑾瑜心下一凛。顾不得换衣服,到了前厅接旨。那里立着一个白衣女子,听脚步回过头来,温瑾瑜心下一惊。竟是云雪。
      
      云雪托着圣旨,微微含笑:“别来无恙,瑜王爷。”
      
      温瑾瑜心头刺痛,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曾经自己的女人,如今成了皇叔身边的禁脔,再巧笑倩兮,却与自己无缘,难以触碰,这是对他自尊心最大的打击。
      
      云雪无暇看他的狼狈,将圣旨交到温瑾瑜的手里,道:“皇上命云雪做瑜王爷身边的监军,以后还请王爷多加照顾。”
      
      温瑾瑜见屋中无人,这才讥嘲的道:“做皇叔的女人,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何必到这穷山僻壤来?”
      
      云雪面色羞红,挺身而起道:“放肆,谁给你的资格侮辱我。”
      
      温瑾瑜冷笑连连:“你说还能有谁?他早就提前下了道密旨,你自己看吧。”
      
      一卷圣旨掷到云雪脚下,她瑟缩了一下,还是弯腰捡起,才看了一眼,就觉得头轰的一下。上面写的言辞恳切,什么素知她和太子是昔日情人,故此完璧归赵。
      
      在温西睿看来,这是实情,可是在温瑾瑜看来,却不啻是一种侮辱。云雪这才明白,何以温西睿要封她为女官,又为什么派她来这?
      
      他是在逼她。逼的她彻底对温瑾瑜死心。还以为他是忠正君子,诚以待人,却原来也是这般的狡猾,心机繁复。
      
      一时间,云雪就像个无助孩童,执着圣旨,泪如雨下,话不成声:“我们之间,什么关系都没有。”
      
      听在温瑾瑜的耳里,不过是此地无银。
      
      他冷冷的笑,道:“这解释,还是不如的吧,留彼此一点自尊。当日他捡我的破鞋,今日我捡他的,也算报应不爽。”
      
      就像一个耳光打在云雪脸上,她只觉得立在这,自己是这么突兀。
      
      温瑾瑜邪笑着欺近云雪,俯在她耳边低低的问:“相较之于我,你更喜欢谁的无耻?”
      
      云雪尴尬的留下来,名义是监军,实际上却什么都不是。
      
      她不想做温西睿的细作,所以不能多关注温瑾瑜的公务。她也不想做温瑾瑜可以肆意侮辱的女人,所以不想在王府多停留一刻。
      
      温瑾瑜毫不忌讳云雪,有些文件就那么明目张胆的摆在书桌,他狂放的对云雪放言:“你尽可以把这些机密都送到他的书案前,也许他看在你立功的份上,会再拾我的破鞋也说不定。”
      
      云雪心死。她想,也许要换自己的清白,只能从他们两个人中选择一个了。
      
      其实根本不必选。如果有选的必要,她也就不必这么辛苦。
      
      她留下一封书信,离开了瑜王府。书信中只有几个字:用他之命,换我清白。
      
      温瑾瑜只是冷笑,眼神里却有着化不开的痛楚。他利用了云雪,激她做出这样的决择,为了自己的利益。
      
      他知道,这对自己来说是最好的结局,可是对于云雪,是劫还是福,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悄悄的派兵进京,才到半路,就听说了温西睿遇刺身亡的消息。连夜回京,早就没有了云雪的半点影子。
      
      温瑾瑜登基,大赦天下,同时派人四处寻找云雪。
      
      无果。
      
      朝臣请求立后,温瑾瑜一一驳回:“一日寻不到苏云雪,一日无后。她是朕当初要迎娶的太子妃,理所当然是一国之后。”
      
      一年,三年,五年,几乎将全国都挖地三尺,刨了个遍,可还是没有苏云雪的消息。温瑾瑜仍是不肯立后,身边只有一个贵妃,即是苏云霜,却无一子嗣。
      
      无人时,对月饮酒,唯有苦笑。当日营营以求皇位,所以舍了相恋几年的云雪,迎娶云霜,只因为苏相当日坦言,云霜才是他亲生女儿。
      
      一场交易,他丢了此生唯一的爱恋。虐爱中,他和云雪一次次失之交臂。这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吧。
      
      早知今日的高位如此的不胜寒,不如当日携着云雪归去。即使只是瑜王,若是云雪在身边,生命也不会这般的寂寞荒凉。
      
      所有的权势,都抵不上她的回眸一笑。
      
      如今回首,她的种种风情,只是黄梁一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全文存稿,不小心点错了,所以发个很久很久以前的小短文。大家看文愉快。



    冷香盈袖(重生)
    爱是毁灭,亦是救赎



    金枝玉叶
    孤女成了金枝玉叶



    高不可攀
    余生很长,请多指教



    泼辣俏娘子
    老娘不发飙,都当我是病猫呢



    独一无二
    她是他心里的独一无二



    桃花朵朵开
    桃花不怕晚,开了就成



    眷属得成
    有情人终成兄妹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