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引起了我的注意

作者:叶斐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虽然以后没有楚杭的现场指点让人有点郁闷,但谭音很快就把这个插曲忘在了脑后,明天是周末,也是谭音兼职第一天上岗的日子,她不像楚杭和蒋一璐一样是A市本地人,因此赶紧回宿舍准备再熟悉熟悉A市市内的路线图。
      
      只是当谭音刚打开电脑,蒋一璐突然就从门外冲了进来,她两眼放光语气激动:“谭音,太劲爆了!我听说刚才在食堂,有两个女的为了楚杭打了起来!有一个把楚杭直接抓秃了一块!太要命了!对了,其中一个女的,就是之前和楚杭约会吃晚饭的那个,我打听过了,叫段影菲,法学院今年的新生,楚杭的青梅竹马!至于另一个求而不得就把楚杭抓秃的猛士,我还没打听到名字。”
      
      “……”
      
      蒋一璐没在意谭音的沉默,她眼露钦佩道:“我感觉她有望超越你,成功引起楚杭的注意!抓秃哎!这是对楚杭形象上直接的打击!比你画那个漫画还严重!”说到这里,她拍了拍谭音的肩,“所以姐妹,我早叫你不用担心,强中自有强中手!只不过这位猛士杠上段影菲,恐怕也不太妙,这个段影菲我打听过了,家里特有钱,但为人特小心眼,报复心很重,在男生面前特别会装,反正她肯定是要找人麻烦的……”
      
      谭音面目表情地听完:“你这消息哪儿来的?”
      
      “我的线人啊!”
      
      “你这线人新传院的吧。”
      
      蒋一璐愣了愣:“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他妈就是那个猛士!”谭音愤怒道,“这根本就是假八卦!我根本没和段影菲对打,我也根本没抓秃楚杭!这是赤-裸裸的污蔑!”
      
      蒋一璐听完谭音的解释,瞬间义愤填膺地拿出了手机:“气死我了,我现在就把这线人骂一顿!这简直假新闻啊!还骗了我一百块信息费!”
      
      “算了,骂什么啊!”谭音制止道,“这么会抓大放小,无中生有,添油加醋,把广大无聊大学生的G点踩的这么准,又是新传院专业出身,这以后绝对是个新闻人才啊!你还不好好结交!”
      
      “……”
      
      *****
      
      好在在蒋一璐的强势辟谣下,最终谭音总算在校园论坛洗刷了抓秃楚杭的恶名,不过她对此类校园误传的谣言倒也不太在意,如今的谭音,看着自己银行卡余额,正一门心思想着赚钱。
      
      谭音这次兼职的中餐厅名字叫得之味,与其余餐厅和美团饿了么这些外卖公司合作的模式不同,得之味的外卖送餐人员完全是自己雇佣的,除去一批长期合同工外,偶尔生意好的时候,也招募谭音这样的大学生兼职送餐。
      
      得之味给谭音的兼职条件,一个月底薪两千,每送一单有五块钱提成。对于只周末兼职的学生来说,这算是一个非常高的底薪了,而究其原因,除了是忙季外,更重要的是因为未来三个月,都是A市的梅雨季,随时可能出现阵雨,外出送餐条件比较艰苦。
      
      “我理解你们学生可能偶尔周末会有事,一旦有事,提前请假就行,但相应的,会按照你请假的比例扣底薪。也就是说,想要拿到两千的底薪,必须一个月内的所有周末双休都全天候送餐。”
      
      餐厅的负责人是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声音平和,但态度挺认真,对于他的话,谭音十分接受,她倒不怕雨天送餐辛苦,周末下雨也无所谓,只要别打雷就行,一旦打雷,为了不在新闻头条上整出“市区一小电驴无人却自动行驶”之类的灵异焦点,她就只能请假不送餐了。
      
      “这是我们餐厅的送餐制服。”
      
      谭音又听餐厅负责人说了些工作须知,才去卫生间换了制服,拿上今天的第一份外卖单,戴上头盔就出门了。
      
      真正干起来,谭音才发现,现在新闻口径里外卖员们月入过万的这个钱,可真不是容易赚的,今天虽然没下雨,但天气闷热,从临近中午到现在,作为第一次上岗的新手,谭音一共送了九单,已经热得额边的头发都湿气沉沉地贴到了脸上。
      
      当她又一次回到餐厅,准备取了餐离开,便听到其余几个相熟的外卖员一边等餐一边在聊天。
      
      “你送了多少单了?”
      
      “十六单了,不过待会估计就不能送这么快了。”
      
      “为什么啊?”
      
      “你看这天,这么闷,又阴沉,才中午,天都黑了,待会准要下暴雨,怎么可能还能像之前送的那么快,哎!我就说我最讨厌这梅雨季,因为雨天路滑不能开太快,每天白白少接好多单……”
      
      ……
      
      谭音取了餐,下意识便也看了一眼门外的天,明明天气预报说没雨,但如今这个架势,确实怎么看怎么像在酝酿着一场大雨。
      
      送完这一单吧!
      
      谭音想,送完这单,自己就不再送了。一来免得下雨了不好收场,二来这个点了,点餐的人也不多了。
      
      不过这一单,地址倒是有些远,清江花苑,A市有名的园林式别墅区,虽然也算是市中心区划内,但为了闹中取静的效果,其实离主城区有一定距离。
      
      谭音跨上小电驴,一边抹汗一边往清江花苑挺进。
      
      如同所有高档小区一样,清江花苑不允许外卖车辆进入,谭音在小区门口停好了小电驴,便提着外卖盒下车往小区里走。
      
      “10栋……10栋……”
      
      这园林式小区果然名不虚传,即便是公共区域,也全是亭台楼阁水榭,一步一景,谭音弯弯绕绕转了好几圈,终于找到了送餐地址——
      
      大概算是整个小区位置最好的独栋,远远隔着栅栏眺望,也能看出这是最大最美的花园,只是站在古朴的门外,谭音已经能听到院子里潺潺的水声。
      
      她点开餐厅内部的送餐APP后台,打了客户的电话。
      
      因为号码保护和匿名功能,谭音并不能看到对方的姓名和真实号码,甚至不知道对方的性别,她只能礼貌地道:“您的外卖到了。”
      
      “好,我马上下来开门。”是个男的,还很年轻,对方的声音质地微微有些冷,但很好听,大概是好听的声音都很相似,这声音总给谭音一种挺熟悉的感觉,而对方大概身边有人,和谭音说完,还没来得及挂,他就有些无奈而宠溺地轻声道,“可可,别闹了,让我先下去一趟。”虽说和谭音说话挺疏离,但这一句,却是很温柔。
      
      谭音便站在门口,听着屋内传来一阵渐近的脚步声,然后对方大约到了门口,正开始扭动门把手……
      
      然而只是几乎是同时,一道雷鸣,伴随着闪电劈开了天空。很快,阵雨便也倾泻而下。
      
      上天这他妈是和自己开玩笑?!
      
      谭音愤怒了,自己这下怎么回去?这别墅区连个行人都没有,连把伞也蹭不到!又不能大张旗鼓隐着身开小电驴,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连个能混上车的公交都没有……
      
      “可可,乖,别堵在门口,先让我开门。”
      
      就在谭音腹诽之际,门终于开了,而谭音也终于知道了这声音为何如此熟悉,因为门口出现的,赫然是楚杭的脸。
      
      谭音知道楚杭作为A市本地人,平日里周末常常会回家住,但她并不知道这竟然是楚杭的家?
      
      楚杭穿着棉质的睡衣,平时一丝不苟服帖的头发此刻微微翘起,带了点毛茸茸的蓬松,脸上还有些从被窝钻出来的慵懒余韵,英俊里带了点毫不设防的天真。
      
      他打开门后,显然对门外空无一人的场景有些呆愣,他微皱着眉头找了一圈,最终在门口地上发现了自己的外卖盒。
      
      只是还没来得及提外卖盒,从他的身后,就钻出了一个真正毛茸茸的脑袋,然后这个脑袋的主人,撒开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门而出,在谭音还没反应过来,就飞奔进了雨中。
      
      是一只相当活泼的金毛。
      
      “可可!”
      
      楚杭喊了一声,然而金毛完全不为所动继续朝着雨中跑去。他走得急,连门也没关,就匆匆追进了雨里。
      
      谭音好奇地朝屋里探了探头,这一看,就看得她想在违法的边缘大鹏展翅了。
      
      楚杭家客厅里那质地高档的餐桌上,混在一堆建筑杂志里摆着的,不正是自己的漫画手稿吗?!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上天并没有和自己开玩笑!谭音感动地想,鸡汤文诚不骗我,果真是过去的都会过去,该来的都在路上,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天意!一切都是天意!
      
      楚杭的家,门没关,楚杭不在,狗也不在,而自己的漫画手稿就摆在几步之遥的餐桌上!
      
      这种时候不犯个罪,都对不起自己曾经辛辛苦苦被雷劈得来的超能力啊!
      
      谭音二话没说,当即就轻手轻脚进了楚杭家的门,她的计划十分完美,自己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顺走漫画手稿,毕竟这本来就是自己的东西,这叫物归原主,不叫偷。
      
      只是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谭音前脚刚走进屋里,门口就传来了楚杭和狗的动静……
      
      楚杭一只手提着狗,一只手拎着外卖盒,皱着眉重新进了门,在谭音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他就利索地用脚踹上了门。
      
      因为在雨中追狗,狗脏了,楚杭也没能幸免于难,他的白色睡衣上溅到了泥点,头发也湿漉漉地滴着水。
      
      只是本来在他手里安分着的狗子,突然朝着谭音的方向狂叫起来,大有从楚杭手里挣脱出来扑向谭音的意图。
      
      好在楚杭拥有和他这张过分精致的脸完全不一致的可怕武力值,即便是这样一条扭动着的强壮成年金毛,最终也没能挣脱出他的手掌心,只被楚杭提着,抬手在头上警示性地轻轻拍了几下。
      
      “消停点可可,别乱叫了,否则待会断你狗粮。”
      
      狗子挺委屈,又颇为不甘心地朝着谭音的方向叫了几声,便在楚杭的死亡瞪视里呜咽着安静了下来。
      
      楚杭的淫威果然让狗都害怕!
      
      趁着楚杭提着狗去浴室清洗之际,谭音揣上自己的漫画手稿,就扑向了大门,只是这门不知是什么高级货,大约是为了防止狗自己开门后逃出屋子,关上后竟然自动反锁了。谭音扭了半天门把手,也没有能开的迹象。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
      
      而仿佛嫌一切还不够似的,不仅被关在了楚杭家里,谭音此刻还抓心挠肺的饿了起来,从中午开始送餐到现在,她自己还没来得及吃饭……
      
      楚杭给狗洗好了澡,自己也淋了个浴,他神清气爽地走到餐桌前,开始吃外卖。
      
      哎……谭音坐在楚杭对面,垂涎欲滴地看着,就着他这个外卖的香味,谭音只觉得自己更饿了……
      
      楚杭这家伙,只是吃个外卖而已,还是优雅到像是在高档餐厅用餐,即便只有自己一个人,用餐礼仪也得体到完美,这么一顿饭慢悠悠吃完,谭音只觉得自己像受到了凌迟般的残酷对待。
      
      “好了,可可,该你吃了。”等楚杭终于吃完,他收拾完,起身从厨房抽屉里拿出了一袋东西,然后放到了狗盆里。
      
      楚杭放完狗粮,就上楼了。
      
      楚杭一走,谭音便马上在他家里转了一圈妄图觅食,只是冰箱里是空的,零食小吃更是什么也没有!
      
      谭音饿得头晕眼花,扶着墙,只感觉自己要饿到升天,而这个时候变本加厉般的,金毛大口咀嚼狗粮的声音显得尤其清晰……
      
      等等,狗粮……
      
      谭音把目光瞄向了金毛食盆里的狗饼干……听说狗饼干其实还挺好吃的?
      
      不行!谭音!你是个人!你怎么能吃狗粮!
      
      哎?不过据说狗饼干还真的挺好吃的,没有盐没有调味料,有一点点奶香……好像很好吃……
      
      ……
      
      最终,饥饿战胜了谭音,她抱着一大袋狗饼干,一边吃,一边赞叹,真香!狗饼干,真的好好吃!
      
      谭音吃的津津有味,只有金毛对她仍抱有敌意,吃完了自己那份狗粮,就朝着谭音所在的位置低吠着。
      
      谭音朝金毛伸出了手,手心里有一把狗饼干:“喏,吃吗?”
      
      没想到楚杭的金毛和楚杭一样有节气,这狗竟然无视了谭音的示好,一扭头,拒绝了,继而朝着谭音愤怒地叫起来。
      
      楚杭再次下楼,金毛便蹭得站起身,朝楚杭叫着告状,然而……
      
      然而楚杭只看到了散落在狗盆旁边被打开的狗粮,明明刚才还剩下大半袋的狗饼干,此刻已经空了……
      
      “可可!”楚杭的声音都气到扭曲了,“说了不准偷吃!”
      
      于是忠心护主守卫家园抵御外敌,并且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没有被敌人轻易用狗饼干收买的狗子,遭到了主人结结实实的一顿收拾……
      
      “接下来一周,没有狗饼干零食了!”
      
      狗子彻底萎靡了……它可怜巴巴地趴在地上,从眼神来看,大概是不会再爱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20字以上留言都送红包哦(截至明晚8点)
    上章的红包明天发~
    【小剧场】
    狗:本狗好冤,汪!
    读者“无”的【小剧场】
    楚杭:我是个垃圾。
    谭音:垃圾辅导什么建筑力学啊喂!你敢讲我还不一定敢听呢!
    楚杭:我是个年纪第一的垃圾。
    谭音: ……(好想骂人)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