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想要的他,属于我

作者:蒋牧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第十章
      
      一个深长缠绵的吻结束之后,霍慎言额头轻碰着她的额头,轻声说:“现在你该试试这辆车了。”
      倪景兮张嘴还想说什么,可是霍慎言身体后撤,伸手往窗外指了指。
      “这里来来往往可能有我公司里的人,我们先出去。”
      
      霍慎言知道她的软肋,果然这句话很有用。
      
      倪景兮低头看了一眼车子,霍慎言在旁边告诉她怎么启动。她大学的时候几乎什么兼职都做过,因为有驾照她连代驾都干过。
      在面临短暂的小心翼翼之后,倪景兮把车子开出地库时,已经没那么紧张。
      
      不过是改装过的车子就是不一样,倪景兮心底都是一阵震撼。
      要是这车真的开到沙漠里,别说是坎坷的地方,只怕十几米高的沙坡都能轻松爬上去。
      
      上海的交通并不算太好,此时下午四点多,哪怕是高架上的车辆依旧很多。
      
      倪景兮似乎有些犹豫不决去哪儿,一旁的霍慎言低声道:“随便逛逛。”
      这个随便是真的很随便,没有目的地。
      以至于倪景兮一脚油门居然开出了上海,高速上她开足马力往前,这车实在是太过拉风,白色主色调颇为方正的外型,还有开车时的轰鸣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倪景兮的速度慢了下来,优哉游哉地又像是小乌龟踱步。
      以至于后面汽车不断超过她,甚至有人大咧咧地摇下车窗往她这边看。
      
      霍慎言在旁边安静坐着,车内虽沉寂却不郁闷,反而有种心安的感觉。
      两人工作都很忙碌,特别是霍慎言一年下来几乎没什么休息时间。倪景兮唯一和他的出游是他们刚拿完结婚证被长辈骂完之后,霍慎言排开工作带她去了一趟塞班岛。
      
      在塞班岛的时候,倪景兮才发现这男人,你觉得他气质疏淡地仿佛不念红尘,可偏偏他什么都会。
      深潜的时候他拽着她的手,一点点将她带入深海之中。
      阳光仿佛利剑般穿过海平面在海水里透射出笔直的光线,身边那些五彩斑斓的鱼在轻轻地摇晃着。
      
      她隔着面罩看着他时,心情就如现在这般宁静温柔。
      
      都说男人不善于表达情感,可似乎她也不擅长。可是从她选择嫁给他的那一瞬,就是因为她深爱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跟他在一起的每一刻,她都会觉得心底温柔似水的宁静。
      这是父亲失踪之后,她颠簸困窘的生活中从没有过的感觉。
      
      没一会倪景兮又一次加快速度时,嘴角上扬着,似乎心底的烦恼都随着这飙起来的速度被抛开在九霄云外。
      
      直到她看到路边挂着的蓝色路牌上的地名,脱口道:“南浔。”
      
      霍慎言跟着的声音抬头,旁边倪景兮难得露出这么欣喜的模样,她笑着说:“南浔,我爸爸的故乡。”
      倪平森出生在南浔,只可惜他父母去世很早,他没有兄弟姐妹,小时候他几乎是靠着吃百家饭长大的。
      
      他还在的时候,放假会带倪景兮回家乡。
      
      可是他失踪之后,倪景兮不敢回去,她怕那些叔叔伯伯会问她,她爸爸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都不回来瞧瞧。
      
      “想去?”霍慎言沉声问。
      倪景兮手掌握在方向盘上,微微摇头:“不用。”
      
      随后她找了个高速出口下去,这又调头回上海。
      
      此时外面天空已经灰蒙蒙,眼看着天色要晚。霍慎言侧头看着倪景兮,淡声说:“待会回上海想吃什么?”
      倪景兮开着车没转头,依旧盯着前面的路。
      直到过了一会儿,她突然说:“听我的吗?”
      
      霍慎言眼睛依旧盯着她,轻笑了下:“好,都听你的。”
      低沉又清冽的声音里,透着化不开的浓稠,处处透着宠溺。
      
      再次回到上海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华灯夜上,整座城市沉浸在灯火海洋之中。倪景兮对上海的路很熟悉,况且地方又是她要去的,不用导航一路开了过去。
      
      直到车子停在一条极热闹的街上,灯红酒绿,有些摊子直接在门外摆开,烧烤架子上炭火正浓,酱料放上去弄出一声极响亮的哧啦声响。
      
      倪景兮这车太扎眼了,刚开进来的时候一路有人盯着。
      等她从驾驶座上下来的时候,不远处几个小年轻眼珠子瞬间亮堂了,口哨声一下吹了起来。
      豪车配美女,这可太养眼了。
      
      霍慎言从副驾驶下来的时候就听到后面的口哨声,他回头看了一眼,眸光里冷星四溅,二话不说当即走到倪景兮身边搂着她的肩膀。
      倪景兮被他搂的微惊讶了下,倒是霍慎言神态自然。
      
      待后面口哨声竟是越来越响亮时,倪景兮这才猜测出他这个举动的原因。她低笑了一声,原来霍先生是个醋坛子。
      
      然后她伸手搭在他的腰背上,身后的口哨声终于安静了下来。
      
      这片是小吃一条街,烧烤、火锅、小龙虾简直是应有尽有。倪景兮带霍慎言到了地方,店里头是早就满桌,外头大棚里头正好还剩个位置。
      老板招呼他们的时候,看着霍慎言这一身西装革履三件套,犹豫了下问道:“棚子里还有张桌子,您介意吗?”
      
      这话是看着霍慎言问的,因为倪景兮穿着打扮倒是时下上班族的打扮,衬衫牛仔裤。
      
      反而霍慎言有种贵公子来体验凡俗红尘的感觉。
      
      倪景兮也偏头看他,她跟霍慎言还真没吃过这种路边摊。他口味清淡,跟这里确实不是一个风格。
      霍慎言点头,老板赶紧笑着领他们进去。
      
      随后老板把菜单拿上来,这种路边摊的菜单是实在又简单,一张A4纸,前头是食材后面有个框框让客人填数字。
      
      倪景兮低头认真看了起来,嘴里轻念了一声:“花甲粉丝一份,羊肉串十根……”
      
      她细细白白的手指捏着圆珠笔,边念叨边在纸上写写画画,霍慎言反倒不看菜单了,微掀眼皮朝她看去。大棚里的光线没那么明亮,倪景兮微垂眼眸,极长的睫毛因为浓密,显得毛茸茸的,覆在眼睑上。
      有种别样的可爱。
      
      等倪景兮喊老板过来收菜单,顺嘴问道:“老板,你老婆的粥店还开着吗?”
      
      老板一瞧,哟,还是个常客啊。他笑道:“开着呢,您想吃点儿什么?”
      
      “他。”倪景兮指着对面的霍慎言,“医生叮嘱只能吃点儿清淡的。”
      老板挺关心地看了霍慎言一眼,开口问:“哟,这是怎么了?”
      
      “上海这几天不是一直下雨,湿气重,他有点儿过敏。”
      
      老板立即点头:“要不来点儿养胃去湿气的,先生喜欢吃甜的还是咸的,甜的有红豆薏米粥,咸的话可以来点儿排骨山药粥。”
      霍慎言其实口味跟倪景兮一样,喜好甜食,直接点了红豆薏米粥。
      
      点好之后,老板又朝倪景兮看过去笑道:“姑娘,你这个女朋友当的可够到位呀。”
      
      倪景兮和霍慎言都一愣,当霍慎言望过去时,对面的倪景兮竟是微仰起脸望着老板说道:“老板,我不是他女朋友。”
      老板一愣,心想坏了,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谁知这姑娘眉梢眼角扬起,声音格外地软甜:“我是他老婆。”
      
      老板笑了,他怎么听着这姑娘话里头特别骄傲呢。
      
      很快,烧烤上来了。
      霍慎言视线刚落在端上来的锡纸盘子上,倪景兮竟是一个眼疾手快,将锡纸盘子往自己面前拉了拉,说道:“这些都是我的,你不能吃。”
      
      霍慎言:“……”他就是看看,没打算动手。
      
      好在粥店那边很快也把粥端了过来,生滚的粥装在深色小坛子里,透着一股质朴。
      
      两人吃饭的时候话都很少,比起周围几桌的喧闹热闹,他们这桌显得尤为安静。还是霍慎言抬头看了周围,又看着对面安静地倪景兮开口问:“今天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
      
      倪景兮筷子正从锡纸盘里夹起粉丝,花甲粉丝她要了中辣份的,确实够辣,此刻她不仅脸颊红扑扑,嘴唇更是红润里透着艳。
      
      她犹豫了下,还是开口问:“如果有人明明在公司上班,还准备砸了公司的饭碗,会不会太过分?”
      霍慎言认真地朝她看了一眼。
      
      他说:“你准备砸了谁的饭碗?”
      
      倪景震惊地望向他,显然她没想到霍慎言会一下猜到自己。
      倒是霍慎言没等她问出口,直接说:“你从来不会讨论别人的是非。”
      
      倪景兮就是这样的性子,哪怕是报社那种小道横传谣言满天飞的地方,她都不是背后议论别人是非的人。她几乎不跟霍慎言提公司的同事,顶多偶尔会说起华筝。
      
      今天倪景兮去那家保健品公司,特别是看到那些来来往往都是满头白发的老人家。她确实于心不忍了。
      这家公司是报社的客户不错,可是如果通过她的文章让公司扩大知名度,从而让更多的老人家上当受骗,她不能忍受。
      
      她选择新闻就是因为她喜欢这一行,追求真相、维护社会公益。
      
      或许这些话都太夸夸其谈,也有无数的前辈告诉她,真相没那么重要社会正义也不是靠她一根笔杆就能维护的。
      或许在这个年代,金钱为王利益至上,理想和责任显得那么可笑。
      可是如果她对这种事情都能视而不见的话,那么当初她为什么要选择成为记者。
      
      霍慎言见她一直没说话,显然心底正在挣扎。
      
      挣扎两个字其实并不适合倪景兮,从他认识她到现在,他知道她的性格,从来就是一往无前,只要是对的就一定去做。
      霍慎言:“如果你觉得为难,那就认真地听一下你自己内心的想法,选择那个你一定不会后悔的结果。至于后果……”
      他微顿了下。
      
      倪景兮抬头看了过来,就见他黑眸中映着灼灼光亮:“天塌下来了,老公替你顶着。”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景兮软妹子,老公的小骄傲
    总有人说倪大人怎么对神颜这么冷淡,其实她只是太习惯独立不依赖别人。可是只有在神颜面前,她会变得柔软
    *
    好啦,天天念叨让你们留言留言的,好啦,福利这不就来了
    今晚19点准备二更,so,请小祖宗们每章都记得评论一下,不要跳章哦。
    *
    感谢张张张张娉的手榴弹
    感谢琉可兒、不记得°、棉花糖糖、相伴今生、灰色星空的蓝、二喵、北居柠七、小萌比小棕、南黎锦绣潇湘、bambini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