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设计师

作者:潇湘碧影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职场斗争指南

      刘思宽拍拍身边的空地:“来,我们烦恼不过夜。”
      
      顾盼在茶几的另一边盘腿坐下:“称不上烦恼,跟上司相处不愉快而已。打工的大部分都有类似的困扰。”
      
      “性格问题还是工作方法不同?”
      
      “都有吧。以及我觉得纯粹的管理,与技术人员之间的矛盾,也是很显著的。”顾盼举了个例子,“比如说,很多设计师喜欢半夜工作,说半夜更有灵感。实际上就我的感觉而言,并不是灵感总在半夜爆发,而是半夜大家都睡了,设计师很容易获得整块的不被打扰的时间。因为创作型的工作,思维连贯性很重要。很可能她的灵感刚抓到个线头,有人打断,就再也接不起来了。”
      
      顾盼说着苦笑:“反应到我的日常工作里,我的上司曹海良性格比较着急,想起什么是什么,难免打断我的工作。再有,设计嘛,是没有统一标准的。我可能纠结客厅里的墙到底是灰色还是蓝色,到底灰偏哪种色、蓝到什么程度。这些微调需要大量的时间,他没办法理解。”
      
      刘思宽点点头:“明白了。那位曹先生不懂设计,而你作为设计师也没有做出一套外行能看懂的规则,两边纯粹按照自己的思维干活,当然是冲突不断。”
      
      顾盼噎了下:“我做设计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他来干涉我的工作习惯,还得我去出个规则给他看?”
      
      刘思宽插了块西瓜塞到嘴里,唉声叹气的说:“作为一个正在追你的男人,我们换个话题吧。”
      
      “嗯?”
      
      “我好像刚才在作死的边缘试探了。”
      
      顾盼拿起另一根竹签对着刘思宽的咽喉:“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把剩下的半截话说清楚。”
      
      刘思宽仰天长叹:“不作不死啊!”
      
      顾盼呵呵。
      
      刘思宽放下西瓜,换了副正儿八经的表情:“我目前算是个基层领导,我站在自己的角度,说说我的看法,怎么样?”
      
      顾盼点点头。
      
      “怎么说呢?作为领导,我不可能精通每一个步骤。你们公司相对简单,如果我是曹先生,我大概率会主动研究下设计,毕竟手底下主要是设计师,了解一个群体,才能更好的掌握一个群体。所以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那样不懂设计,我个人认为要给个差评。”
      
      顾盼脸色立刻黑了,按照职场谈话的潜规则,先被批评的那个,多半是问题比较小的那方。
      
      果然,刘思宽接着说:“但是你要知道,你是下属。只有你去揣摩上意的,没有上司迁就你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你不能说你伺候好了客户,为公司创造了价值,你就敬业了。一家公司的生存,并不是单纯的生产与售卖,还有运营、流程优化等等。因此,你有天然的义务,去维护你们公司的流程,其中包括服从上司合理与不太合理的要求。”
      
      “所以,我个人判断,是你的心态失衡了。”刘思宽看了顾盼一眼,“你预设了一个立场,即你认为作为公司的管理层,理所当然的应该懂设计。可是盼盼呀,曹先生跟我,都是甲方爸爸,你为什么要区别对待呢?”
      
      顾盼陷入了沉思。
      
      刘思宽赶紧闭嘴,借着吃西瓜的动作,偷偷观察着顾盼的表情。是在思考,而不是酝酿风暴。心中比了个V字,赞叹自己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嘛,前面三次纯属业务不熟练,操作失误!
      
      顾盼其实觉得刘思宽依然没说到点子上,毕竟他在自己的三言两语中,无法得知事件的全貌。但是,刘思宽的话,点亮了她另一种思路。对曹海良的抵制,到底真是因为曹海良不专业,还是因为日常矛盾的积累,然后在曹海良不专业点上爆发?进而持续不满,陷入恶性循环?
      
      面对客户的时候,除了客户能直接带给她提成以外,细究心态上的区别,明显在于“熬一熬就过去了”;而面对曹海良时,则变成“这个傻逼得熬多久才能过去?”。当然,刘思宽说的预设立场,也是很关键的地方。
      
      不知过了多久,顾盼再次开口,谦虚的问:“之前你说的我的规则,能详细说说吗?”
      
      刘思宽瞬间精神抖擞,笑的极其专业,仿佛小区内骗老太太买保险的推销人员:“用刚才你的例子吧。墙体用什么颜色,你在调整的时候,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但在外行看来,你的工作状态是静止的。作为上司,我有权怀疑你在偷懒啊。毕竟,轻微的色差我看不出来。同时,一定有设计师在偷懒。因此,你思考问题的时候,不要想你自己怎样怎样,而是要想你这个岗位上的人怎样怎样。”
      
      顾盼没太明白,皱着眉看着刘思宽。
      
      “很简单,你是顾盼,你的岗位是设计师。”刘思宽笑着说明,“你不做设计师,你依然是顾盼。嗯,认真专业的顾盼。但是,设计师的岗位上,充斥着大量的别的性格的人。你们那个特别糟心的小设计师叫什么来着?周放对吧?现在,你的角色置换一下,如果你是曹海良,对着周放,你是不是得盯死他?”
      
      顾盼猛的睁大了眼,刘思宽的话,犹如醍醐灌顶,让她的脑子瞬间变的清明。
      
      “站在讲台上,俯瞰全局。”顾盼做了个比喻。
      
      刘思宽打了个响指:“宾果!你是设计师,你来管的话,凭借专业素养,小猴子们翻不出你的手掌心。可是,将来你踏上更高的平台,你可能面对完全不了解的财务,你准备怎么管?”
      
      “设立一套可量化的、透明的规则。”顾盼回答。
      
      刘思宽点头:“你抓结果就是了,过程不重要,你管不了,也不能管。大家都是普通人,总有个偷懒耍滑的时候。我们得允许人开小差。”
      
      “那么……”顾盼露出个狡黠的笑,“这个规则,如果由我来定,似乎对我更有利。”
      
      刘思宽鼓掌!熊猫宝宝已得办公室斗争之三味矣。
      
      “规则,代表话语权。”顾盼边一边梳理着思路,一边问,“我跟曹海良的争执,即使我是对的,在老板眼里,都是错的,对吗?”
      
      “我的下属互砍,我会先在心里给他们各打五十大板。上战伐谋!高手过招,没有撸起袖子对砍的,那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理解规则、利用规则、完爆规则、修改规则。”刘思宽收敛了笑容,“但是,最重要的是,所有的一切斗争,都是为了解决问题。否则,你斗赢了上司有什么用?宫斗剧很流行,可能很多人会把职场理解成宫斗。然而,宫斗的所有参战人员,都是寄生在民脂民膏上的食利阶级。”
      
      刘思宽指了指顾盼,又指了指自己:“你、我、都是得靠自己的才华,换生存资源的人。”
      
      顾盼微笑:“我们的意义,在于创造价值。斗争,仅仅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对!”
      
      “因此,曹海良无力制定规则,那么这一步我可以来做。”顾盼的笑容加大,“保障设计师权益的规则,更是优化公司流程、减少沟通成本的规则。”
      
      刘思宽也笑了起来:“这就叫真正的工作经验。”
      
      顾盼愣了愣。
      
      刘思宽一针见血的说:“你的设计再好看,价值都是有限的。因为好看,不是刚需。而且,怎么搭配,是有套路的。可能你的色感,比周放他们强太多。可是我看不出来呀。我没有那么精细的美感,大部分人都没有。看着差不多就可以了。所以你跟周放,在我眼里的区别不大。起码是人和人之间的区别。能理解规则的人则不同,如果你能够优化整个公司的设计流程,把设计套路化、模板化,让羊宗敏那样的熊孩子,拿到手里三个月,能复制出你80%的设计水平。那么你与普通的设计师,就是两个物种的区别。”
      
      “所以我欣赏爱家。”刘思宽无比认真的说,“她降低了整个家居行业的门槛。他们玩的就是规则,而你们晓意,还在玩家具。做出花来,又有什么用呢?”
      
      “你不看好晓意?”
      
      刘思宽点头:“一条绝路。”
      
      “为什么?”
      
      “老破小总是会消失的。新的楼盘,优化到了极致。65平米的套内空间,可以做非常舒适的三房两厅两卫两阳台。定制家居还有存活的空间吗?厨房和壁橱的定制,各大装修公司都是熟手。你们唯一的优势——全屋定制,没有土壤了。”
      
      顾盼整个人都呆了,她之前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刘思宽点了点顾盼的额头:“老话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现代不分男女,大家都怕入错行。因为,行业通常代表了眼界。我并不比你牛逼,我只是……一开始,站在了天台上,一览众山小。而你,始终呆在平地上,周围的建筑,遮挡了你的视线。可惜了。”
      
      “被你说的想跳槽。”
      
      刘思宽笑眯眯的说:“我现在不建议你跳槽了。”
      
      “哦?”
      
      刘思宽耸耸肩:“曹海良连个规章制度都整不出来,这么二缺的上司你上哪找?趁机找个菜鸟练练手,把斗争技能刷到满级,再跳槽时,轻描淡写的秒了HR,吓的她滚去找BOSS求助,你就直接进入年薪序列了。”
      
      一番谈话,顾盼好似被打通了任督二脉,眼前所有的迷雾消散,只余清明。她恍然觉得,之前跟曹海良斗气的自己,像个任性懵懂的小女孩,幼稚的可笑。退一步没有海阔天空,思想上走上一个台阶,才能看见天高云阔。
      
      顾盼由衷的生出感激之情:“很幸运能认识你,多谢!”
      
      刘思宽笑的见牙不见眼:“不客气,应该的。保护熊猫,人人有责!”
      
      顾盼:“……”
      
      刘思宽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时间不早,我不打扰了。”
      
      居然已经接近11点了吗?顾盼暗自感叹:时间过的真快。
      
      刘思宽起身拿起自己的包:“周末我有空,请你去我家吃饭?”
      
      “我不确定有没有时间,到时候再说。”
      
      “好。”刘思宽打开门,转身过来,微笑,“再见,晚安。”
      
      “再见,晚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