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听听咕哒子的故事

作者: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02 生与死的缝隙

      人理保障机构迦勒底
      送走立香之后达芬奇回到自己的工坊打算为立香设计一套新的魔术礼装,冠位指定虽然已经结束但是他们的战斗并没有结束,为了保护这位年轻的救世主她需要更努力才行。
      “毕竟这也是罗马尼的希望嘛。”
      她目光温柔的看向桌子上放着的合影,比着剪刀手笑得灿烂的立香,笑容腼腆害羞的玛修,还有被他勒着脖子从管制室强制拉过来的罗马尼……
      “约好的四人旅行完成不了了呢,立香和玛修都很伤心哦~现在一个人踏上旅途的立香心情肯定也不好受吧,没办法只能让她暂时外出避下风头了。不过,如果你在的话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吧。”
      她的手指摩挲着相片眼中满是怀念。
      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达芬奇的回忆,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粉发少女焦急的脸出现在她面前。
      “这样乱跑可不行哟玛修,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南丁格尔看到又会狂化的。”
      从时间神殿回来之后玛修的身体状况一落千丈,一度只能呆在无菌室,今天因为要送立香离开才被允许出来。
      “不好了达芬奇亲。”她一脸焦急的说,“前辈搭乘的那架飞机消失了。”
      达芬奇的眸子瞬间瞠大,“立香呢?立香怎么样?”
      玛修抿了抿唇,“前辈……目前还没有得到前辈的消息!”
      达芬奇放下相框大跨步的朝中央管制室走去,里面已经忙开了,职员们熟练的操作着机器搜寻着迦勒底御主的下落。唯一庆幸的是,立香在离开迦勒底的时候佩戴着迦勒底的通讯器,虽然因为信号的缘故没办法联系,但是身体数值还是传递了过来。
      身体数值正常,那就说明藤丸立香还活着。
      玛修一直盯着上面保持着微弱变化的数字,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眨眨眼她最喜欢的前辈就这么不见了。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达芬奇安慰着少女,同时也是在安慰自己。
      少女回过头眼中带着水汽,“还是没有消息吗?”
      她的拳头在身侧握成了拳,若是她还有力量的话……若是她再强大一点的话。
      达芬奇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这不是你的错。我们已经在调取卫星监控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既然传感器的数据还能接收的到那么和立香联系上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立香也在努力着,我们可不能输给她。”
      玛修重重的点了点头。
      突然一直维持不变的数值开始发生变化,几乎就在同时迦勒底这边也传来了工作人员有些焦急的声音。
      “御主身体数值突然发生异常波动。”
      “探测到魔力反应。”
      “检测到英灵召唤系统启动。”
      “正在追踪魔力来源……追踪失败,正在进行第二次追踪……”
      “紧急通知,英灵们发生骚乱。”
      “检测到Lancer迦尔纳和Avenger岩窟王的的灵基反应在迦勒底消失。”
      “确认魔力属于第48号御主藤丸立香……魔力反应再次消失……”
      “捕捉到御主藤丸立香存在,正在试图建立通讯连接3、2、1……连接失败……”
      一阵兵荒马乱之后迦勒底的工作人员停下手中的活齐刷刷看向他们的代理所长。
      达芬奇皱着眉,她已经意识到了发生了什么。下一秒她又恢复了镇定,“全员全力支援第48号御主藤丸立香。”
      大家都很清楚,既然召唤了英灵那也就意味着立香那边有危险,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会像以前一样全力支持她。
      “现在让你回去你也不可能同意的吧,那么立香的存在就麻烦你确认了,玛修。”
      “是,玛修·基列莱特……保证完成任务。”
      达芬奇点了点头又跟另外一个人说,“拉响警报,将立香的情况告诉还留守在迦勒底的英灵,让他们随时待命。”
      “是!”
      迦勒底又开始了和之前一样的忙绿。
      
      立香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消毒水的气味让她知道她现在正在医院。她试图从病床上坐起来,刚一动剧烈的疼痛就袭遍全身她忍不住呻吟出声。
      【还是不要乱动的好,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可不容乐观。】
      熟悉的声音在大脑里响起。
      她愣了一瞬,“爱德蒙?”
      【是我。】
      立香的影子像是活物一般扭动起来,一双深红色的眼睛出现在影子里。
      立香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看着居高临下看着她的黑影,皱了皱眉,“没法保持人型?”
      黑影“啧”了一声,有些惊讶于她的敏锐,也没有想到她会这么快发现。
      【……出了点状况。】
      立香知道岩窟王的性格,他不想说的话任何人都没办法从他口中撬出话,不过不管他隐瞒了什么,他都不会伤害自己。
      立香信任着自己的从者。
      “那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立香问的是他们之前遇到的袭击。
      她只记得她让迦尔纳把格雷格先生带走,之后她由岩窟王抱着从飞机上跳下,岩窟王的高速移动让他们安全无恙的逃离了身后的爆炸。
      但是之后呢?为什么她不记得之后发生了什么?
      黑影突然靠近,几乎贴在她的脸上,她和那对红眸对视着。
      【这并不重要!你没有发现吗?你身体的异样。】
      立香感觉了一下,“除了疼痛无力还真没感到哪里不对。”
      但是岩窟王不是会无缘无故说这话的人,那么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她的身体一定出了状况。
      红眸看了他一会然后骤然离开,黑影在她眼前消失了一会然后又再次出现,他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面镜子。
      【你自己看。】
      镜子里的少女留着干净利落的齐耳短发,颜色是她熟悉的橘色,面色憔悴,形容枯槁,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倒是一双金眸奕奕有神。
      但是,这不是她藤丸立香的脸。
      “怎么回事?”
      因为太过激动她从床上坐了起来,不小心扯到了腹部的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黑影骂了一句笨蛋,扶着她重新躺下,然后开始跟她说在她昏迷期间获得的情报。
      他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名叫尸魂界的地方,是人死后居住的地方。立香现在使用的身体是一个名叫立夏的死神的,她不知为什么被人袭击重伤昏倒被巡逻的人发现送到了他们现在所在的四番队。
      至于什么是四番队?
      岩窟王又跟她科普了下死神和护廷十三队,这期间四番队的队员发现她清醒过来,兵荒马乱的把她从头到尾用器材检查了一遍,确定她已经脱离危险期后这才稀稀落落的离开。
      【你这个身体是五番队的九席,现在他们应该已经把你已经清醒的消息传回去了,他们应该会来询问你被刺杀的事,你想好怎么应付他们了吗?我的共犯者哟。】
      那上扬的语气怎么听都像是在看好戏。
      立香:……
      
      五番队
      队长室里留着金发长发的男人正穿着羽织,俨然一副要外出的样子。
      副队长蓝染惣右介来送公文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画面,他有些惊讶,以往这个时间平子队长都是像个废柴大叔一样瘫在办公桌前,一边扣鼻屎一边看小黄书的,今天竟然一反常态的要外出。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推了推眼镜,“队长是要去看望立夏桑吗?”
      平子的动作顿了一下,抬眸朝他看了一眼后又继续之前的动作。
      “那可是立夏酱,她身处险境我没能及时赶到也就算了,要是知道我在她醒来的时候还对她不闻不问她一定会把我大卸八块的。”
      金发的男人一脸心有戚戚焉。
      “立夏桑那么温柔不会做出这种事的。”蓝染说。
      闻言平子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她就只有对你温柔好不好。”说完又小声的嘀咕着,“明明是我先认识立夏酱的,那家伙到底什么眼光竟然看上你。”
      蓝染:……
      五番队的立夏九席在静灵庭是个无名小卒,不过在五番队里还颇有名气。
      原因就是他们的队长平子真子喜欢立夏九席,然而立夏九席喜欢的却是蓝染副队长。
      地狱般的三角恋!
      立夏在队伍中不算出色但是性子好,喜欢她的人很多,平子真子就是一个,作为队长他曾经有过把她拉到副队长每天朝夕相处培养感情的想法,结果被对方毫不留情的拒绝了。
      “做九席多好,工作轻松,翘班没人管,席位也不低不会被别人欺负,一举多得。”
      平子:这就是你每次都翘掉席位挑战赛的理由?
      综上所述,平子真子和立夏虽然是上下级的关系,私底下是很好的朋友,所以去看望住院的立夏理由非常的充分。
      “但是,总队长说,袭击立夏桑的人没有抓到,为了她的安全着想不让任何人去探望她。”
      蓝染追在平子身后试图劝阻他,要知道违抗总队长的命令会受到严厉的处罚,哪怕是队长级的也一样。
      平子停下脚步回头看他,“原来你还不知道吗?就在刚刚四番队的人来传话,说立香酱醒了。”
      蓝染愣了一下然后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那真是太好了。”
      立夏袭击被救之后一直在四番队由卯之花队长亲自治疗,她伤得很重,腹部的伤口是贯穿伤,还被击中了锁结和魄睡虽然活了下来,但是死神的能力尽失。
      ——“病人的求生意识很强,能做的我们都做了,接下来就靠病人自己了。不用担心,只要病人不丧失求生意识很快就会醒过来的。”
      蓝染:“既然醒了那犯人很快也会抓到的吧。”
      平子:“关于这一点……”
      
      “什么?失忆?”
      病房里响起一声怒吼,一个金发扎着双马尾的少女徒手将一个医生打扮的人拎起,凶神恶煞的说,你给我说清楚。”
      可怜的工作人员踢着悬空的腿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着面前这个在静灵庭很有名的暴力女,若是他拿不出一个让她满意的答复他这条小命算是完了。
      “因……因为失血过多并且曾今一度没有呼吸,虽然抢救过来了但是大脑受到了损伤,导致出现记忆缺失的症状,后期好好调理的话恢复的可能性很大。”
      说了一大推她有听没有懂。
      她又把人提高了一些,“给我说简单一点。”
      “总之一句话,失忆是暂时的,后期养得好就有可能恢复。”
      “嘛嘛~不管怎么说活着就是个好消息。”一个有着淡金色头发的男人走了过来,笑着从双马尾手上把医护人员救下来,朝他道了个歉后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那人几乎是飞一般的逃离这个病房。
      “哼!”日世里不爽的瞪了眼浦原喜助转身回到立夏身边。
      有着一头橘发的少女一脸茫然的坐在病床上,看着他们的目光没有以往的熟稔反而有些小心翼翼的,配上她因为失血过多而过于苍白的脸色,此刻的她就像一只小白兔一般,让人忍不住想去保护她。
      “立夏!还记得我吗?”和刚才那恶声恶气的声音不同和立香说话的时候日世里的声音很温柔很平静。
      立夏和立香的发音都是Ritsuka,虽然叫法一样但是立香知道他们叫的是“立夏”而不是“立香”。
      立香看了看面前的少女又看了看站在距离他们不远处的男人,非常诚实的摇头,“不认识。”
      日世里的脑袋肉眼可见的垂了下来,但是她很快又振作起来,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既然想不起来那就重新认识一下好了,我叫日世里,是十二番队的副队长,这家伙的十二番队的队长浦原喜助,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人,你离他远点。”
      “好过分啊日世里,好歹我也为了救立夏酱提供了技术支持。”浦原喜助委屈巴巴的抗议着,这病房里的好几个设备还是他连夜让人搬来的呢。
      日世里冷哼一声,“要不是知道你帮了忙你以为你现在能站在这里?”
      浦原喜助笑着挠了脸颊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能帮上忙我很高兴。”
      “哦哦~~这里可真热闹!”
      平子懒洋洋的和在场的人打招呼,视线一瞟看到靠坐在床上一脸好奇的朝着他的方向看来的立香,他双眼发光蹭的一下跑过去,趁着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执起她的手一脸深情的说,“亲爱的,你终于醒了,没有你在身边我每天都度秒如年,你还记得我是谁吗?我是你的未婚夫平子真子,我们的婚期就定在……”
      话未说完就被日世里一脚给踹飞出去。
      日世里双手叉腰护在她床边,“变态平子,你离立夏远点。”
      平子:“你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不管以前还是现在都一直在妨碍我和立夏酱增加感情。”
      “你那是xing骚扰。”日世里死鱼眼看他,然后像是受不了一样看向不远处的棕发男人,“喂蓝染,快把你家白痴队长拉走,这里不欢迎他。”
      平子抗议,“喂,我可是队长,而你是副队长,凭什么命令我的人。”
      日世里将鞋子操在手上:“你说我凭什么命令你?”
      眼看着两人又要扭打起来老好人蓝染赶紧出声阻止,“队长,在这里吵闹的话被卯之花队长知道后果会很严重的。”
      蓝染一句话让原本还在吵架的平子和日世里都闭上了嘴。
      那位前辈可是很恐怖的。
      
      立香饶有兴致的看着房间里的闹剧,看的出来他们的感情很好,见他们的注意力暂时不会放在自己身上立香开始思考她现在的处境。
      迦勒底的御主遇的奇怪事情多了像这种类似魂穿这种事接受度很高,之前没有注意到,在经过岩窟王提醒之后她又彻底的感觉了一下现在的身体。身体有异样的滞涩感,立香猜测这是灵魂还没适应身体的原因。因为魂穿,她现在没有穿着达芬奇制作的魔术礼装也没有迦勒底配备的通讯器,和外界的联系可以说是完全断开了。
      不过……
      她看向手背上已经恢复的三道红痕,令咒还在。
      因为令咒的存在而稍稍安心的立香又看向房间里统一穿着黑色武士装腰间别的佩剑的人,试图从他们的着装上看出自己所在的时代和方位。看他们的着装风格像是在日本的古代,但是她现在所在的病房设施又都是现代化的设施,这让她一时间无法确定自己所在的时间。
      “立夏桑,有哪里不舒服吗?”
      说话的是有着一头棕发的男子,他注意到立香在他们身上巡弋的目光,镜片下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面上却还是一副老好人的模样,他一脸担忧的看着重伤刚醒的女子担心之情溢于言表。
      ——这声音有点耳熟。
      立香的目光在他身上定格,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个男人有种违和感。
      “你是……”
      她歪了歪头将失忆症患者装得自然无比,而事实上她也确实不知道他是谁。
      “抱歉!我忘了立夏桑失忆了,我叫蓝染惣右介,是五番队的副队长……”蓝染还想说什么不过被人打断了。
      原本还在和日世里用眼神打架的平子突然插到他们两人中间,他冲立香笑了笑然后回头面无表情的对蓝染说,“惣右介这里没你什么事了,你忙你自己的事去吧。”
      赶人的意图非常明显。
      笑话,立夏一直喜欢着这个男人,把他留在这里要是她想起对这个男人的感情怎么办?那他还有什么机会抱得美人归?所以赶紧哪凉快哪里呆着去。
      平子一心想把蓝染赶走,但是后者却好像没看出来一样。
      “可是……”他一脸担心的看向立香,“关于袭击立夏九席的凶手我还想问问有没有什么线索,不然我回去无法对担心的队员们交代。”
      这件事平子这位队长也是知道的。
      立夏遇袭,平时和她交好的人都一个个摩拳擦掌想把凶手痛扁一顿,奈何一点线索也没有,好不容易立夏清醒,他们就想着从她这个被害人口中问出凶手的情报将对方抓获。
      蓝染接受了队员的委托,这才有了刚才那一问。至于他真正的目的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有数了。
      “凶手吗?”立香呢喃着。
      失去意识之前她好像确实听到了一些声音。
      “你有什么线索吗?”大家的精神一震表情不一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立香回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
      众人随即露出一脸遗憾的表情。
      “凶手的事你不要担心,交给我们就好。”怎么说也是自己的队员,若是立夏他也保护不好他还当什么队长。
      面对平子难得认真起来的表情日世里没有像往常一样一脚踹过去,而是切了一声把头扭到一边。
      “那还真是遗憾,若是立夏桑记得凶手的样子话那么我们就能更快的抓住他了。”蓝染一瞬不瞬的看着立香,似乎是想从她身上看出点什么。
      立香闻声看向他的方向,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用手抵着下巴做思考状。
      “怎么了立夏桑。”浦原喜助发现了她的异样,状似无意地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蓝染看过来的视线。
      立香察觉到了他的小动作对他温和一笑,“我在想这位蓝染先生是不是有个儿子?”
      闻言房间里突然陷入一阵诡异的安静,下一秒爆发出一阵笑声。
      “万人迷蓝染副队长有儿子?”
      “恭喜惣右介你喜当爹,我能问下孩子他妈是谁吗?”
      “我还真不知道你有个孩子,私生子吗?”
      “立夏你怎么会这么想?”浦原喜助忍者笑意问。
      立香说,“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这位副队长先生身边应该有个小孩。”
      当事人蓝染僵在了原地。
      这个女人……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因为说错话而跟他道歉的立夏,眼镜下的眼睛微微眯起。
      别人会以为那是一个笑话但是他不会,作为袭击立夏的幕后真凶他清楚的知道他那句话的含义。
      她说的是他和市丸银。
      她记得那个晚上发生的事,哪怕因为失忆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印象。
      这个女人不能留。
      隐隐透露出来的杀意并没有让其他人察觉,只有立香的影子若有所觉似的扭动起来,立香察觉到了伸出左手在右手手背上拍了拍,影子立马又恢复了平静。
      
      送走今来探视的几波人立香的病房终于安静了下来,她躺在病床上盯着雪白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她的影子就在这时候开始扭曲起来,比黑夜还要浓稠的黑暗从影子里钻了出来。黑影缓缓变化成人形,一双红眸看向躺在床上的少女。虽然外貌不一样,但是毫无疑问她就是迦勒底的御主,拯救了世界的少女,他的共犯者。
      “在想什么?”他随意的坐在她床边,若不是现在情况不允许他肯定已经拿出一根烟吞云吐雾了。
      立香对他的出现一点也没有意外,而事实上若不是她有意阻止刚才他已经冲出去把那个叫蓝染的人按在地板上摩擦了。
      “在想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按照以往的经验,她不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竟然她会出现在这里那么就说明这里有她必须要做的事。
      “圣杯吗?”她问漆黑的复仇鬼,“有察觉到圣杯的气息吗?”
      魔力感应这一块始终是她的短板,让她感应圣杯除非是将圣杯捧到她面前否则她是完全感应不到的。立香知道自己不是魔术这块料,哪怕她已经非常努力的去学习了。
      察觉到少女一瞬间的丧气岩窟王伸手在她头上摸了摸算是安慰。
      “目前我并没有感应到圣杯的气息,但是这个地方很奇怪,空气中的马娜浓度很高。这里的人包括你在内并不能完全称作是人。”
      这个说法引起了立香的注意,她侧过头去,“怎么说?”
      “你没发现吗?这里是尸魂界,是人死后来的地方。也就是说立香你这个身体是魂魄的状态。”
      “咦?也就是说,我已经死了是吗?原来如此,所以我才一直觉得这个身体有些奇怪,原来是灵体。”
      “不仅如此,你这具身体有一半是立香你的魂魄另一半是那个叫立夏的死神的,也就是说你还有一半的魂魄不在这里。”
      立香:……
      这才是她感觉身体不协调的真正原因吗?
      “看样子事情有些麻烦了。”
      她揉了揉太阳穴,在没有迦勒底外援的现在她连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也不知道。
      对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她看向坐在她床边的黑影,“爱德蒙你的供魔还正常吗?”
      漆黑的复仇鬼低笑了一声,“都这种情况了还有心情关心我吗?放心吧,我的供魔没有问题。”
      他看向她手背上的令咒,“只要这个还在,我的魔力就不会出现问题。”
      “那你没办法维持人型是怎么回事?”
      岩窟王并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直到对上少女担忧的眸子他这才恍然察觉少女虽然没有说但是一直在担心他。
      “只是在跟你一起灵子转移的时候出了点意外,灵基受了点伤需要养上一阵子。”
      他说的轻松立香吓得那仅有的一半魂魄都要散了。
      她伸手在黑影身上摸来摸去,“哪里受伤了?严重不严重?你为什么不早说,灵基受损可不是小事!可恶!这个样子根本什么也看不到。”
      立香觉得自己真是笨蛋!连她在来到这里的时候都只剩下半个魂魄,只能寄宿在一个濒死之人的身体里,和她一起一直保护着她的岩窟王怎么可能会一点事也没有。他说是灵基受损,但是立香知道事情肯定要比他说的要严重的多。
      毕竟他连人型也没办法维持,只能像影从者一样保持着一团黑雾。
      看着一脸担忧的立香,岩窟王庆幸自己没有告诉她真相是对的。
      现在在这里的岩窟王并不是一直跟着立香战斗的那个,而是危机时刻被岩窟王割下来保护立香的一小块灵基。就算这样他还是被这个世界拒绝,直到立香无意中使用了令咒,他才能用这个形态留下来。
      他抓住立香不老实的手,用满不在乎的语气道,“没关系,只要从你身上吸取足够的魔力就可以恢复了。”
      说完他恶劣的笑了,“做好心里准备吧,接下来我会像吸血鬼一样把你吸干。”
      见他还有心情开玩笑立香稍稍放下心来。
      “我记得老师说过,通过身体接触的方式可以补充魔力……”少女看着面前的一团黑影,“接下来我要睡觉。你要和我一起吗?我保证不会乱来。”
      岩窟王:……
      “我拒绝!”
      这么说了一句黑影像来时一样又窜回了影子里。
      立香摸了摸下巴,“这是害羞了吧。”
      绝对是害羞了。
      【闭嘴,快给我躺下休息。】
      大脑里传来某人恼羞成怒的声音。
      “嗨~~”漫不经心的应了这么一句立香重新躺进了被子里。
      【睡吧,我会负责你的安全,谁让我们是共犯者呢。】
      漆黑的复仇者咧嘴露出一个肆意的微笑。
      至于那个胆敢对他御主露出獠牙的男人,他敢来他就敢让他有去无回。
      不过以那个家伙的谨慎程度应该不会轻易动手的吧。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一到异世界就被捅了肾的女主,和无法维持人型的男主─━ _ ─━史上最惨CP
    #在日语里立香和立夏的发音一样,都是Ritsuka
    #伯爵在立香被召唤到异世界的时候被世界壁挡在外面了,只有一丝灵基成功附到了立香身上,但是这灵基太弱了没有办法出来,直到立香在生命垂危的时候无意识的用令咒召唤了从者,他才能以类似影从者的形象出现在立香身边。
    #立香忘记的事是伏笔,伯爵记得但是不打算告诉她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