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听听咕哒子的故事

作者: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8 Master的日常非日常

      “对不起!对不起!”
      不停朝着他们鞠躬道歉的是之前假扮成丧尸把切原赤也和中岛敦吓到的同学,此刻他鼻青脸肿,配上他脸上的妆容让他看上去更加的恐怖。
      扮演丧尸的这个同学简直欲哭无泪,本来他还在为自己成功吓到人而沾沾自喜,没有想到这些人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吓是吓到脸色全无,尖叫的声音也很是凄厉,但是这队里唯二被吓得惨叫连连的两个人竟然一边尖叫着一边对他这个柔弱的丧尸大打出手。
      切原赤也吓得眼睛都翻白了还熟练的抽出他的网球拍朝它的面门挥来,要不是他躲得快早就头破血流了。但是下一秒他的肚子就被什么东西打到,紧接着噼里啪啦无数的黄色球体砸在他身上,耳旁还时不时传来切原带着颤抖的声音,“打鬼打鬼!鬼出去!福进来!”
      ——切原君,那是节分祭时说的话,而且撒的是豆子不是网球。
      至于中岛敦,他因为位置的关系比切原更早看到那个”丧尸”,在他的手搭在切原肩上上时他就已经下意识的推了一下立香让她远离他们,然后他单手化成虎爪朝着丧尸抓去,只是在中途的时候他发现,那个丧尸是假的,是班上同学假扮的,于是就撤掉了异能力,只是他之前冲得太猛一时间收不住力道,于是一巴掌拍在了丧尸的脑门上,差点没把他打晕过去。
      误伤人的中岛敦一脸愧疚的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不,该道歉的不是你而是我!
      “对不起!是我不对!我不该吓你们!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吓人了!是我不好!”
      立香三人面面相觑顿觉有些尴尬。
      人家也是为了营造气氛,努力配合工作,是他们太大惊小怪了。
      一脸歉意的跟丧尸同学告了别立香他们继续前进,因为之前那出闹剧队伍异常的安静,出发前还吓得腿软的中岛敦也不要切原搀扶了,看样子已经不在害怕了。
      之后他们又遇到了吸血鬼、贞子、雪女、大口女等这类大家都熟悉的妖魔鬼怪,已经熟悉套路的中岛敦终于完全放下恐惧,相信这里的妖怪都是同学假扮的。
      ——敦君你真是太天真了!
      将中岛敦的表情看在眼里立香的目光看向前方正朝着他们挥手的妖怪。
      “是关卡。”切原皱了皱眉,“怎么这么多关卡,这次又是什么问题?”
      一路走来这已经是他们遇到的第五个关卡了,每个关卡的问题都是从课本上抄下来了,可能是数学,可能是国语,也有可能是一些常识性的问题,还有随机掉落的脑筋急转弯。
      这一次立香他们就抽到了一个脑筋急转弯。
      ——妖精和妖怪哪个个头更大?
      中岛敦和切原对视了一眼,这两个人因为有了之前狂殴丧尸的合作,关系突飞猛进,就差称兄道弟了。
      中岛敦摸着下巴一脸茫然,“妖怪和妖精那么多,我们怎么知道他们谁的头大。”
      “就是啊!”一路上就没有答对一道题的切原附和道,“出这题的人难道见过那些精怪不成?”
      话音刚落那个穿着像乞丐一样破破烂烂,不知道扮得是什么妖怪的同学就笑了,他的笑声像生了锈的齿轮沙哑又刺耳。
      受异能力月下兽的影响,中岛敦听力要比普通人更灵敏一些,这声音听在他耳朵里格外的难受。立香和切原还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而他则已经不舒服的捂住了耳朵。
      那人咯咯地笑了几声,“答不出来的话要接受惩罚的呦!”
      几人感觉周围的空气突然降了好几度,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白色的雾。
      中岛敦察觉到了周围的变化,悄悄的拉了拉立香的衣角,“立香,有哪里不对劲。”
      正在和切原讨论题目的立香看了他一眼,然后才发现他们的周围已经被白雾笼罩。
      “被包围了吗?”她说。
      “嗯?立香你说什么?”在场还没发现异常的就只有切原了,平时除了打打网球没有经历过其他事情的他就像一张白纸,对于危险的感知能力自然比不上在特异点摸爬滚打的立香和有着实战经验的武装侦探社成员中岛敦。
      “没什么。”立香并没有将真相告诉切原,“我想我已经知道答案了。”
      “真的?”
      想着“我的女神好聪明”的切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对不起,这一路来我都没帮上什么忙。”
      “切原君说什么话呢。”立香笑着说,“就是因为切原君之前的尖叫声驱散我心中的恐惧,我才能走到现在。”
      切原:……
      ——你说这话真的不是嘲笑我吗?藤丸QAQ
      ——完蛋了,他之后是不要要被留下一个胆小鬼的印象。不要啊!求倒带重来。
      切原心里千抓百挠这边立香已经将答案写在了纸张上。
      “大惊(精)小怪,答案是妖精,不知道我答对了没有。”
      “……答对了。”那人说。
      那人打量着立香,这人身上被人下了好几道咒,有令人畏惧的大妖怪的气息,也有令人讨厌的神明的祝福,若不是因为无法下手他们早就对这送上门的食物动手了,不过这个女人他们不敢动,不是还有另外两个吗?
      ——童男的血肉也是很美味的。
      “好恶心,竟然流口水了。”
      切原原本在看立香写的答案,结果一抬头就看到那人流口水了,顿觉恶心的他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结果下一秒那人的身体突然爆开,一个巨大的人头从他身体里冲出来,张着血盆大口就朝切原赤也咬去。
      “切原君!”
      切原离他本来就近,再加上对方是突然袭击一时间谁也没有反应过来,切原更是吓得白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值得庆幸的是,他这一晕身体向后倒,恰恰好躲过了那妖怪咬过来的一口。
      “敦君!”
      反应过来的立香抬手就是一发Gandr,中岛敦虽然还没反应过来但是察觉到危险异能已经自发启动,月光之下他化作一只白虎把那只妖怪撕个粉碎。
      解除异能力的中岛敦慢半拍的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做了什么,当下扶着树干一阵呕吐。
      “立香……刚刚那是……”
      立香正在查看切原的情况头也没有回得答道,“不知道叫什么,总之是妖怪就是了。”
      “什、什么?不是说这里的妖怪都是假的?”
      “刚开始是假的,但是从大口女开始就混进了真的。”
      中岛敦大惊失色,“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他们似乎没有恶意,大概是觉得好玩所以才混进我们的游戏里的,只是没有想到并不是所有的妖怪都是为了玩。”
      中岛敦的腿又开始发抖了,“他们想吃了我们。”
      立香点了下头,“恐怕是的。”
      中岛敦捂脸哭泣,“为什么立香你还能这么淡定,你都不害怕的吗?”
      “大概是因为我在特异点的时候见多了这类的东西吧,打败他们还能掉落材料,不瞒你说,我早就想试试这边的妖怪会不会掉落材料了。”
      说着立香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中岛敦:现在是你比较可怕。
      “不过一直被困在这里也不行啊!”立香的脸上露出了有些苦恼的表情。
      周围的白雾一点也没有要散的意思,温度也比之前低了很多,不快点离开这里的话他们可能会在大夏天被冻死。
      “我们继续往前走吧。”立香建议到,“一直待在这里也不可能找到出去的办法,我们一边走一边商量办法吧。”
      抱着大树瑟瑟发抖的中岛敦并不赞同这个观点,“前面肯定有更多的妖怪,我们往前走是自投罗网。”
      “但是在这里一样没有生路。”立香看了看四周,没有任何可以藏匿的地方。
      “至少要找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立香重新点燃了蜡烛,“蜡烛不多了,我们要赶在蜡烛燃尽前离开,切原君就拜托敦君了,我在前面开路。”
      中岛敦给自己做好了心里建设之后才把比他高大壮实的切原赤也背在身后,他脚步平稳的走在立香身边。立香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手机里点来点去不知道在干什么,正疑惑的时候立香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法阵,一把精致的桃木剑出现在里面。
      立香拿过桃木剑在手上挥了两下,然后转头就递给了中岛敦。
      “这是桃木剑,送我的人说对付死灵很有效,之前小太郎和金时还向我借过我没有给。不知道对付妖怪有没有用,你先拿着。”说完她又强调了一句,“只是借你哦!用完要还给我,不然李大/师会生气的。”
      中岛敦没有马上就接,这把雕刻精美的桃木剑不管是雕刻的花纹还是刀功都可以看出雕刻之人的用心,送出这个东西的人一定将立香视作了重要的人。这样贵重的礼物他这种外人怎么可以触碰。但是中岛敦清楚,若是他不接受立香的好意他们三人有可能会命丧于此。
      “那我就暂时借用一下。”
      他接过桃木剑后又看向立香,“那立香你呢?”
      “不用担心我,我的保管室里有很多道具和礼装。”
      她又在手机屏幕上点了两下,又一个法阵出现,这次出现的是一对纯金的耳环,立香将迦尔纳送的落日耳环戴到了耳朵上。
      中岛敦:……
      并不知道日落耳环作用的中岛敦看到这一幕抽了抽嘴角。立香好厉害,这时候还有心情戴饰品,先不说这时候戴耳环合适不合适,就那耳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很贵,这时候戴出来不怕丢失吗?
      耳环上附带的太阳之力让立香觉得身体温暖了许多,因为是迦尔纳用身上的黄金甲打造的,这耳环有着和黄金甲一样的作用,黄金甲本身又附带有神灵的气息,一般的妖怪不敢靠近。
      果然,周围那种讨厌的气息消失了。
      “走吧。”
      立香这时才示意中岛敦可以走了。
      中岛敦亦步亦趋的跟在立香身后,看着立香的目光欲言又止。
      “敦君想说什么就说吧。”
      中岛敦踌躇了一下,“我只是好奇,立香你不打算让英灵来帮忙吗?英灵的话肯定有能解决现在这个情况的人吧,像安倍晴明什么的。”
      立香闻言笑了,“虽然迦勒底的灵基记录里确实有这位大阴阳师,不过这位大阴阳师没有回应我的召唤呢,所以就算想请他帮忙也不可能的。”
      “至于其他人,确实是有能处理现状一下子就把我们解救出困境的人。但是敦君你是不是忘了,我现在还在别人的监视中,这些妖怪里说不定就有他们的使魔,在这时候召唤英灵的话不是直接告诉他们‘你来抓我吧’后续处理工作会很麻烦的。”
      “那刚才那些术式……”
      “哦那个啊!达芬奇亲施加了距离魔术,只有近距离才看得到,一米之外就看不到了。那些人既然要监视自然不可能离得太近,达芬奇亲不愧是天才,能想出这种隐藏术式的办法。”
      立香口中的达芬奇亲中岛敦曾经有过一面之缘,是一个为了美而将自己捏成蒙娜丽莎的天才,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女性?声音温柔,举手投足间完美诠释了什么叫做优雅。
      “不过敦君不要担心,我们应该很快就能出去了。”
      中岛敦不解的看着她,“真的吗?可是立香是怎么知道的?”
      “敦君没有想过吗?既然妖怪什么的是真实存在的,那么神是否也存在?”
      中岛敦的脚步顿住,“你是说。”
      立香点了一下头,“我迦勒底就有好几位。”
      中岛敦的眸子顿时亮了起来,“那么他们会来救我们吗?”
      立香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我认识的神都是一些性格古怪、特立独行的家伙,他们做事更多靠的是兴趣,像我们被妖怪困住这种小事他们估计不会管。”
      原来还抱有一丝希望的中岛敦又失望的垂下头,立香这不是就在说他们没救了吗?
      “他们不会对我们我们施予援手,但是我知道有个家伙会。”立香那对金色的眸子亮的吓人,“而且很便宜,只要五元就可以了。”
      “……哈?”
      没想到立香会突然说到钱的话题上中岛敦愣是半天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追问就见立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五元钱的硬币用两指弹到空中,“是吧,夜斗!”
      视线里硬币翻滚着向上飞去,然后在半空中被一只手接住。
      穿着运动服围着白色围巾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正将那个五元硬币攥在手里。蓝色的眼睛朝立香的方向看去,原本看上去还有些高深莫测的人设一秒钟崩塌。
      “立香酱~~撒西不理~~”像少女一般捧着心凑过来的男人轻易躲过了中岛敦的阻挠闪到了立香身边。
      “立香酱又来光顾我的生意了,好开心~~”
      立香伸手推开粘过来的某神,“不要凑这么近,给我好好讲话。”
      然后中岛敦就看到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像是被母亲训斥的孩子一样乖巧的跪坐在地上。
      中岛敦:……
      “敦君不要怕,这家伙虽然看上去是个可疑的运动外套男,但怎么说也是八百万众神最末端的无名神,对付眼前这个情况绰绰有余。”
      “是哒!我就是便捷便宜又放心的外派神明夜斗,夜露死苦!”夜斗食指和中指并拢跟中岛敦打了个招呼,然后动作熟练的递上一张名片,心里默默为自己又拉到一个隐藏客户而洋洋得意。
      拿着名片的中岛敦:……
      ——真的是神?可是怎么看怎么像是传销的。
      中岛敦怀疑的眼神是那么的明显,也只有夜斗这个神经大条的家伙没有注意到了。
      立香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将话题又转回到他们现在的处境上。
      “现在外面情况怎么样?”
      “很正常哦!只有你们几个被卷进来了。”夜斗用不带恶意的语调嘲笑道,“真是运道不佳呢,救世主大人。”
      立香不满的瞪了他一眼,“也就是说你早就知道这边出事了,但是一直在外面看戏是吗?”
      “呃……”夜斗的目光开始四下游离,说话的声音也小得宛若蚊吟,“也不是一直……”
      立香才不听他狡辩,早在这几日的相处中立香就知道了对付他的最好办法。
      她朝他摊开了手,掌心朝上。
      夜斗不解的看她。
      “五元钱,还来,我不找你了。”
      闻言蓝发男人秒变脸,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朝立香扑去,“立香酱我错了,你不要抛弃我……”
      这话怎么听怎么有歧义。
      立香已经习惯了他这副没脸没皮的模样,倒是中岛敦在旁边看的目瞪口呆。
      立香一脸平静的看着他,“那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男人点头如捣蒜。
      紧接着中岛敦就看到了令他感到吃惊的一幕,那个看上去正经不过三秒的男人突然临空而起,身体宛如羽毛般轻飘飘的滞留在空中,他翻了个跟头,手在空中比划着什么,像是在写字。只看到一道光芒闪过他的手中就多了一把短刀,他的手在短刀银白的刀刃上擦过,口中念念有词。
      “丰苇原中国,在此引起骚乱之者,臣服于伴器之威,拂除种种污秽障壁,斩!”
      银色的光芒划破了漆黑的夜空,斩开了迷离的白雾。
      光芒大震,惨叫连连,下一秒又归于平静。
      男人持着短刀落在地上,潇洒的挥了两下短刀,那短刀随即化作光点消散。
      中岛敦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直到夜斗回来他都没有把下巴合上。
      “怎么样?怎么样?刚才我的动作帅不帅?”夜斗像个小孩子一样试图从立香这里讨到一点赞赏,而立香也不是吝啬之人,夸赞了他几句之后真心实意的表示了感谢。
      夜斗得意的鼻子都要翘上天了。
      “嗯哼!下次遇到这次麻烦就来找夜斗大人吧,会给你打个折扣的。”
      “那我就先谢过了。”立香说。
      “那接下来我们来谈谈之前你见识不救的事吧。”
      “诶?”夜斗愣住,这事不是揭过去了吗?
      没想到立香会旧事重提夜斗顿时慌了神,他四下看了看决定还是三十六计走位上策,于是对着立香挥了挥手几个跳跃借力就不见了踪影。
      “跑得倒是快。”
      立香收回目光,回头看到中岛敦正把切原赤也放倒地上。他们走了一路,他切原就睡了一切,真是令人羡慕的睡眠质量。
      “事情结束了吗?”
      中岛敦抹了把额上的汗,他现在有些理解之前那位诶尔梅罗先生说的“立香就算不找麻烦麻烦也会找上她的”这句话的意思了,真是特别的体质。
      不过经过这一晚中岛也看出了一些东西,眼前这个少女不愧是传说中跨过七个特异点,打败魔神王拯救了人理的救世主,不知道是不是受身边那些英灵的影响,看待问题的想法很独特,心思细腻可以察觉到旁人没有注意到的信息,知人善任,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让谁做什么,这大概也是她能统御那么多英灵的缘故。
      立香看了眼已经恢复原样的校园后山点了点头,“暂时是结束了。”
      至于为什么是暂时?
      那就不是敦君可以知道的事了。
      
      =======这里是伯爵买烤鸭的小番外======
      经过千辛万苦伯爵点好烤鸭了。
      他用手指敲了敲桌面不耐烦的对服务员说,“还没好吗?”
      服务员公式化的表情:“请稍等,马上就好了。”
      伯爵:……
      ——你小子已经这么说了四遍了
      终于成功买到烤鸭的伯爵拎着东西往回走,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顿住了脚步。
      伯爵:……
      ——不就是烤鸭吗?让迦勒底那个红色的弓兵做一只不就好了?哪里还需要他这么辛苦的排队去买。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才反应过来的伯爵233333
    #为什么李/大/师会被和谐?不明觉厉。
    这章立香拿出的桃木剑和耳环都是情人节的回礼
    #之前有次坐过山车,我明明吓得半死,但是因为身边的人叫的太惨了我听着听着竟然不觉得害怕了_(:з」∠)_
    #妖怪:童男的血肉也是很美味的。
    关键字:童男
    #帅不过三秒的夜斗
    #不出意外的话再过一章就去英国特异点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