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听听咕哒子的故事

作者:錵树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014 Master的日常非日常

      黑发的男人在街道上蹦跑着,他身上的衣服灰扑扑的不知道是在哪里蹭到的。他的模样有些狼狈,但是他的脸上却带着笑容,一脸轻松自得的样子,好像身后对他紧追不舍的人不存在一样。
      今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外出寻找愿意和他一起殉情的女性,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个女的结果才聊了两句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就冲了出来,说他调戏他女人要砍掉他的手,挖出他的眼睛,再割了他的舌头。
      他能怎么样当然是跑了!
      然后这些人就不依不饶的追了他一路。
      虽然一直将自杀放在嘴边,但要是就这样子被一群男人打死他是怎么也不愿意的,而且还会被国木田君笑话。
      正在思考该怎么摆脱那些人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柔弱的身影。
      她似乎是在等人,一会坐在路边的椅子上,一会又站起来东张西望。她有着一头非常漂亮的橙色头发,金色的眼睛非常明亮一看就知道是一个干净的孩子。
      看着就很好糊弄,很好骗。
      他一下子来了主意。
      趁着后面的人没有追上来,他整理了下衣服,然后熟稔的凑上前去,“让你久等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向来很好用的那张脸今天竟然失效了,他被自己断言很好骗的少女轻轻松松的撂倒在地。
      “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吧。”
      “说什么蠢话呢,太宰!”
      无精打采的躺在沙发上的太宰治被人无情的踹到了地上。
      踹他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的金发男人,他的手上拿着一本封皮写着“理想”的本子,额上青筋突突直跳一脸严肃的教训着黑发男人。
      “不要像个死鱼一样占着沙发,待会有预约的客人要来,给我好好准备一下。”
      男人还是赖着不动,拖着声音无精打采的说,“我受伤了国木田君~打击太大完全不想动了~要国木田君亲亲抱抱才起来~”
      说着他脸天真无邪的朝国木田伸出了双手,一脸你不抱我我就不起来的样子。
      “你这家伙……”
      国木田有些诧异的看着这个家伙,和这个讨人厌的家伙搭档了这么久虽然至今没有看清他这个人,但是一些了解还是有的。虽然平时他就是这副没脸没皮的样子,但是今天好像格外的没精神?难道真的像他说的在外面收到打击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
      作为武装侦探社少有的良心,国木田难得想安慰安慰他这位好搭档。不过亲亲抱抱是不可能的,他是男人搂搂抱抱像什么样子,拍拍肩什么的还是可以的。
      不过他的手还没碰到太宰的肩膀就听到了敲门声。
      两个人闻声看过去,侦探社门口站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
      长发的男人推了下眼镜,“是我的错觉吗?我在这个地方闻到了家乡的味道。””
      立香:“……是错觉。”
      男人皱了一下眉别扭的哼了一声,然后气势一变,“在下埃尔梅罗二世,请问你们社长福泽先生在吗?”
      国木田和太宰治这才反应过来这就是今天预约的客人。
      “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一个有着一头银色头发身穿和服的中年人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他的目光只是扫了眼立香就将注意力放在了二世身上,“属下们失礼了,还望海涵。”
      二世不是会在这种时候斤斤计较的人,他嘱咐立香乖乖坐着等他就跟福泽社长进办公室了,看他们一脸认真严肃的模样这会是一个漫长而又无趣的会谈。
      立香坐在沙发上和侦探社的社员们面面相觑,立香是那种和谁都能聊得来的性格,所以她很快就和侦探社的社员们热络了起来,涉世未深的立香甚至被某个绷带浪费装置套出不少情报,然后接收到武装侦探社们慈祥的目光。
      眼看着到了午餐的时间,办公室的门还是没有要开的趋势,几个人便邀请立香跟他们一起去楼下吃饭。
      “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吗?”
      她看了下时间,十二点十九分,确实到了吃饭的时间。
      “不用那么麻烦,我这里有便当,我们可以一起吃。”
      说着她就从自己带着的背包里掏出一个大的不可思议的便当,六层的便当将坐着的立香的脸都遮住了一半。
      众人还在想着那么小的包是怎么塞下这么大一个便当的,立香就已经已经将便当打开,下一秒光芒四射香味四溢。。
      “怎么回事?”
      “好刺眼!是敌袭吗?”
      “我闻道了好闻的味道。”
      平时就喜欢吃的江户川乱步耸动着自己的鼻子,下意识的发动异能力推理出了便当里装的东西。
      “厚蛋烧、炸鸡、香肠、天妇罗……这味道,立香难道你带来的这是什么豪华料理吗?”
      乱步已经跃跃欲试了。
      光芒的特效褪去,摆放着精致食物的便当出现在他们眼前,众人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
      “卫宫妈妈特制,迦勒底特制便当!”
      立香说了只有只有自己知道的梗。
      “嘛。”立香笑着说,“是今早有人特意做了送过来的,大家一起吃吧。”
      大概是知道立香他们今天行程所以才特意做了这么大的一个便当。
      被眼前美食惊呆了的侦探社社员们看着便当就像看到了某种圣物一样。
      “大家不要客气。”立香说。
      “那我就不客气了。”
      最先动手的是乱步,平时就很喜欢吃零食的乱步对着面前的美食可以说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更何况这还是卫宫的手艺,连亚瑟王都为之着迷的手艺。
      一口咬下去一直都是眯眯眼的乱步突然开眼了。
      “好吃!!!”
      在乱步一脸幸福的往嘴里塞东西的时候其他人也开始着手消灭便当,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真的!这个超好吃!”
      “藤丸小姐平时都是吃这么好吃的料理吗?好羡慕!”
      “请问那位卫宫小姐跳槽吗?钱我出。”
      “真是太好吃了,真想见见能做出如此美味料理的小姐,有着如此手艺一定是个大和抚子般的小姐。
      “不知道她愿意跟我殉情吗?”
      正在将食物挑两份出来,给还没出来的二世和福泽社长吃的立香闻言手一抖差点把便当丢到地上。
      小姐?
      还大和抚子?
      你们是不是对我卫宫妈妈有什么误解。
      就在立香抽着嘴角想着该怎么解释的时候,她手腕上的通讯器响了,不等她这边接通那边已经自动替她接通了,一张精致漂亮的脸投影出来。
      “Surprise!来自达芬奇的午间问候!我们的小立香有没有乖乖吃饭啊!严格的厨师长大人亲自来监督了。”
      画面一闪,屏幕上的漂亮女人被另一个白发男人给替代,他似乎是不满达芬奇的开场白和她抱怨了一句,被对方打着哈哈糊弄过去了。
      转过头的白发青年蹙着眉一脸苦大仇深的看着屏幕里的少女,见她嘴角沾着饭粒后这才松开了紧皱的眉,满意的点头,“很好,看样子有按时吃饭。”
      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有个人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脸上表情一僵。
      立香哭笑不得,“可不要把我和老师相提并论。”
      “啊对了!卫宫妈妈,刚刚我们还在说你呢,说你做的便当很好吃,大家都很喜欢。”
      立香转换了下摄像头的角度让他可以看到侦探社的其他人。
      “是吗?”卫宫锐利的目光扫过屏幕里一张张陌生的脸,见他们都呆呆的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回头问达芬奇,“这些人真的可靠吗?”
      达芬奇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达芬奇亲自验证绝对不会出错。”
      直到自己的工作能力被怀疑那群才从“卫宫妈妈”竟然是女的打击中回过神来,目光复杂的看向立香少女。
      你大概对妈妈这个词的含义有什么误会。
      不过很快他们就知道立香这么叫的原因了。
      在他们开小差的这么一小会时间卫宫已经就吃饭的礼仪开始对立香的教育了,少女好脾气的听着,还时不时反开几句玩笑。
      ……确实是个操碎心的老妈子呢。
      “对了,刚才太宰先生还在问卫宫小姐愿不愿跟他殉情呢。”她坏心眼的特意加重了“小姐”这个音节。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太宰治。
      饶是脸皮厚如太宰治此时此刻也有些尴尬。
      还是卫宫最为淡定,他严厉的警告立香不准再在背地里叫他“卫宫妈妈”,那一脸无奈的表情,熟练的动作显然已经不是第一次说着话了。
      就连立香敷衍般的“是”都好像事先已经说过上百次一样。
      卫宫一脸无奈,他叹了口气后看向侦探社的社员们,“我家孩子就拜托你们了。”
      侦探社的成员们已经明白为什么卫宫妈妈这个称呼由来,下意识的看了眼面带微笑的少女。
      “交给我们吧,不会让立香酱出事的。”
      还是卫宫妈妈厉害,一顿饭下来这些人的称呼已经从藤丸小姐变成了立香酱。
      
      二世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其乐融融的画面。
      “看样子你们相处的不错。”
      他的御主本来就是那种到哪里都能与别人混熟的人。
      “老师,事情谈好了吗?”立香跑到他身边,“我给你和社长留了吃的。”
      二世看了眼她手中大得有些夸张的便当,本来还不觉得饿的他顿时觉得有些饿了。在他身后慢一步出来的福泽谕吉的肚子也被香味勾引的咕噜叫出了声。
      在两位长辈解决午餐的时候那边几个小的已经玩得很熟了,已经从社长那里知道这次委托内容的几个人在和立香讨论着什么。
      “我还以为这次的委托是要保护立香呢,因为立香看上去就是那种需要保护的人。”
      “这你就错了敦君,小立香可是徒手把我按在地上摩擦的人,这个武力值一般人可动不了她。”
      “什么?这事我可没听说呢!太宰有哪里受伤吗?需不需要我帮你治疗?”
      “并没有哦!小立香有很好的控制好力道呢,真是太厉害了。那气势仿佛变了一个人呢,真是吓死我了~~”
      被表扬的立香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再次为我之前的所作所为道歉,但是太宰先生我建议还是不要那样和陌生的异性有亲昵的动作,会被打的。”
      “什么!太宰你又在外面勾搭女人了?这次竟然连未成年也没放过。”
      “好了,国木田。这次不是太宰的错,是对方自己贴上来的……哦!原来如此是婚外恋……诶竟然还不只一个……”
      “……乱步桑这是发动超推理了吗?可是眼镜……”
      “嘘镜花酱,这时候只要保持安静就好了。”
      立香看着滔滔不绝的名侦探露出一脸羡慕的表情。
      “怎么了?”察觉到她目光的乱步回头看她。
      “就是觉得乱步桑好厉害!”她挠了挠脸颊,“我脑子不行,学东西很慢,像那些战斗计划什么的我一窍不通,对付那些阴谋诡计更是没有办法,看到能一样看穿真相的乱步桑就觉得您好厉害。”
      乱步双手抱胸露出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说,不过那双晃动的双脚暴露了他此刻的心情,“那是当然,乱步桑可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名侦探。多讨好我吧,我可以教你一些让你变聪明的方法。”
      立香很上道,“乱步桑你明天想吃什么?”
      “乱步大人都可以哦~~~”
      于是明明26岁却有着16岁的外貌而心里年龄满打满算只有6岁不能更多的江户川乱步就这样和藤丸立香成为了好朋友。
      直到两人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和邮箱之后众人才打断了这两个人,若是再不打断他们估计会说到明天。
      “乱步桑,我能插句话吗?我有些话想要问立香。”国木田推了推眼镜一脸认真的说,他的手上拿着一本本子正在翻看着什么。
      乱步看向他,“没有用的哦!从立香身上你是问不出什么的,真要问的话去问那个奇怪的男人。”
      他说的是埃尔梅罗二世。
      乱步早在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看穿了一切,只是令他不解的是他明明是英国人,但是却有中国人的影子。
      他没有将这个疑问问出来,若是问了那么他就能从立香口中知道答案。
      ——因为孔明先生依附在他身上啊。
      国木田虽然想去问那个男人,但是直觉告诉他从那个男人身上得不到任何有用的情报,所以他才从立香这下手。
      “没关系,国木田先生有什么想问的就问我,如果我能回答的上来的话。”
      国木田觉得立香真是个小天使。
      “那我就问了。”
      他推了推眼镜。
      “我想知道你们委托我们武装侦探社的原因。”
      “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我只知道是达芬奇用数据筛选的方法从日本百来个组织里挑选出来的。”
      也就是说是偶然吗?
      国木田把本上上的第一条掉。
      “立香你不觉得你们委托的内容有些奇怪吗?并不是请求保护,也不是找寻失物这样鸡毛蒜皮的事,而是委托我们处理在你失踪的时候瞒住来监视你的人。为什么你会失踪?”
      “啊!因为我的体质特殊,还有因为从者的关系,会时不时的被拉到其他地方。”
      “穿越时空?”
      “虽然不是一个概念,但是为了更好理解你们就当是吧。”
      并没有满意这个回答国木田在本子上打了个问号。
      “立香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只是个普通的高中生哦!硬是要说哪里特殊的话,我是个魔术师。”
      “魔术师?”中岛敦插话道,“就是电视上变出鸽子的那种。”
      “不是。”立香想了一下,“知道梅林吧!是那种。”
      “哇哦!”太宰治发出一声惊叹,“好厉害,立香酱表演一个呗。”
      “欸——”这可难到了立香,为了适应战斗她学习的大多都是攻击的魔术,难道她要来一发Gandr来证明魔术的存在?
      她在脑海里搜刮着她在迦勒底学到的魔术,试图从中找到一个没有攻击力的。
      “啊,有了!”
      立香伸手拔了一根自己的头发,橙色的头发在她手中变化着形态,变成了一直翩跹起舞的蝴蝶,它扑棱着翅膀在众人面前飞了一圈然后停在了太宰治的鼻子上。
      他“哎呀”了一声并没有把蝴蝶挥开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它。
      太宰治的异能力叫做人间失格,是能将所有异能力都无效化的能力,但是这个蝴蝶在碰到他的时候没有消失,也就是说这个并不是异能力而是另外一种能量体系。
      “看样子它很喜欢我呢。”太宰治笑着说。
      “使魔的想法像我这样的半吊子是不会懂得。”前提是使魔有自我思想的话。
      她打了个响指蝴蝶就化成金色的光点缓缓消失。
      “看样子你适应的很好。”
      不知在旁边看了多久的埃尔梅罗二世语调奇怪的说,那对黑色的眸子扫了眼围坐在立香身边的人,他点了一下头然后看向立香,“我和这里的社长谈过了,之后你会在侦探社实习。”
      “什么?”立香以为自己听错了,“实习?”
      他们不是来委托工作的吗?为什么变成她在这实习了。
      二世并没有跟她解释而是将这个结果告诉她,“这是我和达芬奇还有几位英灵共同做下的决定,你在这里帮忙,换取他们的庇护。”
      立香沉默了一瞬,道理她都懂。
      “可是老师,我平时还要上学。”
      “所以才说是实习,不是打工。我跟社长说好了,让你空闲的时候过来。”
      “可是……”她那随时可能消失的体质……
      “不要担心,你的情况我已经跟社长说了。”
      立香看向了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有开口的武装侦探社社长,福泽谕吉。
      “你们的委托我接下了,之后我们会处理你捅下的篓子,还有善后的工作。”社长朝立香看去,“稍后我会让与谢野带你去办理相应的手续,你准备一下。”
      “是!”
      下意识的应下之后立香这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她怎么就顺势答应了。
      “老师,下次你们在做这样的决定的时候记得提前跟我说一声。”离开事务所后立香有些不满的抱怨到。
      不然她下次被卖了都不知道。
      二世看了她一眼,“之后你就要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你那不去惹麻烦麻烦也会贴上来的体质到时候肯定麻烦不断,迦勒底现在没有办法替你分担这些,所以我们才委托侦探社。不管是武力,脑力,人脉,甚至治疗在日本这边都是数一数二的,技术方面虽然差强人意,但是从我们所能获取的资料上看武装侦探社是你最好的选择。”
      立香不再说话了。
      二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
      “不要想太多,事情很快就会过去的。”
      立香抓住他的手,“老师是要走了吗?”
      二世的目光躲闪了一下,“毕竟这里不能有两个‘我’。”
      对上立香不舍的目光埃尔梅罗笑了,就算再不成器眼前这个少女也是他的弟子。
      “只是回归英灵座而已,只要你够欧很快又可以召唤我的。”
      即将失明的迦勒底御主哭唧唧的表示自己是个非洲人。
      “可是,老师,你走了谁来加班?”
      没有孔明牌充电器她刷本的效率就上不去了。
      “不是还有梅林吗?”
      埃尔梅罗二世毫不留情把某个冠位魔术师给卖了。
      “他现在就在迦勒底,而且很闲。”
      立香:……
      正在网骗的梅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迦勒底加班组日常互坑系列,心疼一下即将失明的立香
    #上一章评论好多哈哈哈哈哈哈,好热闹,可惜维护大家看不到
    #二世:“是我的错觉吗?我在这个地方闻到了家乡的味道。”
    二世的家乡=英国=腐国=你们懂得【手动滑稽】
    #出门远行,拜访亲友,卫宫(的美食)你值得拥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