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龙相爱的三千法则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大人学坏了

      裘祺又深深反省了一番,做人真不能有坏心眼。背后说人坏话,一说一准会被当事人听到。
      
      心虚的裘祺望向靠在门边的帝晁天,双腿打颤:“没,没说谁。”
      
      帝晁天又将探究的目光移到毕向宝身上。毕向宝没见过帝晁天的原形也就不觉得帝晁天有多可怕,嘿嘿笑了两声说:“这不商量着怎么安顿兄弟你吗?”
      
      帝晁天睨着毕向宝,满脸都是嫌弃厌恶:“一,老子是龙不是宠物;二,老子对这里很满意就喜欢在这儿落脚。三,谁是你兄弟?老子是上古神兽,你该喊老子一声苍龙大人。”
      
      裘祺却越听越怪。帝晁天不总自称“本尊”吗?怎么现在却一口一个“老子”那么粗鄙了?
      
      毕向宝还没见过有人,不,是有龙这么厚脸皮的。转念一想,也确实从未见过。猛地被他气势一震,喏喏而言:“既然苍龙大人您听到了,您老就这么当个小白脸?”
      
      帝晁天玩了半天电脑,什么现代知识都吸收了,自然听懂毕向宝口中的小白脸什么意思。他居然一脸骄傲且自豪:“供养老子还委屈你们了?以前那些天子贵人求都求不来老子,现在给机会你们表现还敢有意见?”
      
      裘祺闻到有些烧焦的味道,不管帝晁天和毕向宝,忙去起锅盛菜。
      
      毕向宝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一副身强力壮的好体魄,还长了张举世无双的好脸,怎么竟然是个异形!
      
      裘祺把菜盛好,转过身瞧见毕向宝和帝晁天还在相顾无言的大眼瞪小眼,一个得意洋洋理所应当,一个晴天霹雳三观尽毁。
      
      他劝说:“向宝,反正我也一个人住,多他也就多一双筷子。你也说了他什么都没有,让他到外面都不知道会出什么事。还有古往今来那么多关于龙的文献,有空我去图书馆或是上网参考参考就好。”
      
      帝晁天就是吃定裘祺善良脾气好才这么有恃无恐。裘祺这么说了,毕向宝再说下去就里外不是人,遭人嫌了。
      
      毕向宝悻悻然去帮裘祺端菜:“你就是心肠太好,才会麻烦缠身。”
      
      裘祺干巴巴笑了两声算是回应又热上锅准备做下一道菜。
      
      帝晁天走到裘祺身后微笑着抬手拍拍裘祺的脑袋,“孺子可教。见你对老子这么好,老子也要报答报答你。”
      
      裘祺跟着诚惶诚恐:“不敢求苍龙大人报答。”裘祺惟一希望的是他能打哪儿来回哪儿去,这就是他对自己最好的报答了。
      
      “老子准你直呼老子的名讳晁天。”
      
      裘祺欲哭无泪:“多谢苍龙大人的恩典。”
      
      帝晁天心情很好,拍在裘祺头上的手变成了揉:“虽然你胆子小,但老子很喜欢你。”
      
      裘祺终于停下手上的活,怯怯道:“你别总是‘老子’‘老子’的说,你在哪里学的这些话?”该不是他之前听豪哥一口一个‘老子’学坏了?
      
      毕向宝端菜回来了,正好听到帝晁天说报答一事,立即插口道:“叫什么都无所谓,我觉得最好的报答就是保护好裘祺,别让他少一根汗毛。”
      
      帝晁天看着裘祺高深莫测道:“这是约法三章中的第二个约定么?”
      
      裘祺正想否认,毕向宝又插嘴道:“你们有约法三章?对对对,第二个约定就是裘祺有危险时你要保护好他。”
      
      裘祺不是在炒肉的话就拉走毕向宝了,免得他一直在自作主张。他想让帝晁天忘了刚才的话,帝晁天却上心般若有所思的点头:“好,这个没问题。还有第三呢?”
      
      帝晁天都答应了,裘祺再把话收回帝晁天肯定得生气。裘祺生怕毕向宝再胡说八道,抢在毕向宝之前说道:“第三也等我想到了再说。”
      
      “随便你。”帝晁天转身又回屋去玩电脑了。
      
      毕向宝说:“裘祺,你真的想清楚了才好。”毕向宝总觉得帝晁天这么个异物日后肯定会给裘祺惹不少麻烦。
      
      裘祺要养帝晁天,在学习怎么照顾龙的时候确实需要备个记事本记录下照顾龙的心得,免得到时有什么突发情况乱了手脚。
      
      裘祺摇摇头:“佛都到家里了,怎么赶得走?就当贵气东来,要走运吧。”
      
      毕向宝嘀咕了一句:“但愿是走运而不是来麻烦。”
      
      三人一起吃过午饭,毕向宝就走了。临走前还说他会帮忙借钱,晚上再过来。
      
      学会用电脑的帝晁天也学会了用电视机,吃过饭看了会儿电视就去睡觉了。
      
      裘祺收拾好碗筷,打算去看看帝晁天,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化成人身兽尾的模样跑到卧室盘成一团睡着了。
      
      窗外的阳光和煦,折射进屋内分外暖和。
      
      裘祺还是第一次在这么亮的情况时看清帝晁天身上的龙鳞。光线折射,他的鳞片散出银青的色泽,密密麻麻排列,宛如一块块上好的银青宝玉般,异常漂亮。
      
      帝晁天睡得很沉,裘祺情不自禁去摸了摸那冰凉坚硬的鳞片他都没醒。忽略掉人身兽尾的特征,帝晁天睡着的时候还真是怎么看怎么温顺乖巧。
      
      裘祺没有教帝晁天关电脑,他睡着后裘祺便去看了眼。没想到这一看眼珠子都差点瞪了出来。
      
      电脑屏亮着,还有好几个没关掉的网页。裘祺挨个关,关一个脸上就难看几分。那些网页不是写着坏人是如果炼成的,就是写着混社会必要交际手腕,不是血腥视频就是血腥图片。
      
      裘祺终于明白帝晁天一口一个‘老子’从哪里学来的了。电脑上什么好的坏的都有,怎么帝晁天尽挑了些坏的学?
      
      裘祺后悔不已。早知帝晁天会学歪他就应该跟着一起玩,教导教导帝晁天。电视上那些电视剧里写着家长指引不是没有道理啊!
      
      幸亏发现得早,裘祺认为跟帝晁天认真诚心的谈谈他便会走回正途。现在最应该忧愁的还是晚上该怎么办。
      
      裘祺正忧心时手机响了。他接过手机一听,神色僵了一僵。
      
      (小祺,还好你没关机。)
      “爸,你现在在哪里?”
      (你别理了,我打电话就是想告诉你我要去澳门,暂时不回元城了。)
      “你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你还是快回来我们一起想办法。”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才响起嗡嗡的声音。
      
      (小祺啊,你银行卡还有钱吗?借些给爸周转周转好不好?我只有你这个儿子,你一定要帮我。)
      
      “我银行卡里的钱都被你拿去输光了。爸,你就不能不赌吗?”
      (你懂什么?物极必反,现在输多少日后肯定能赢回多少。你要没钱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爸!”裘祺还想再劝他,那头却已经挂了电话。
      
      裘祺盯着手机呆了半晌才动动手指去翻微信。微信里的联系人无论亲戚同事还是相熟不相熟的他都觍着脸找过人借钱,现在有不少人将他拉黑,剩下的都是陌生人。
      
      微信借钱是指望不上了。
      
      裘祺收起手机,找出纸笔留字条给帝晁天后就出门找日薪的兼职。出去碰碰运气总比在家傻等着债主杀上门强。
      
      帝晁天醒来时已是黄昏。夕阳昏黄的光从窗台投射进屋,他身上的龙鳞又变了颜色,染上一层浅浅的银黄。他眯了眯眼睛,咻一声化为人身走出卧室。
      
      在屋里来回走了圈没看到裘祺,帝晁天心里有些不满。走到电视前的茶几上,恰巧看到裘祺留给他的字条。
      
      帝晁天嗅了嗅字条上的味道笑了笑,跑去穿上新买的衣服便兴冲冲出门去找裘祺。
      
      才下了一层楼就看到毕向宝往上走。两人照面,毕向宝问道:“大人去哪里?裘祺呢?”
      
      毕向宝好歹是裘祺的朋友,帝晁天决定给他点好脸色看:“去找他。”
      
      “裘祺出去了?”
      
      帝晁天点头。
      
      毕向宝明白了,他说:“他一定是去想办法了。你就好好呆在家里等着吧,我也和你一起。”
      
      帝晁天挑挑眉,淡然说:“老子不想和你一起。”
      
      毕向宝常年混在娱乐行,什么场面没见过什么人没遇过?混得不怎么样,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事却越来越娴熟。
      
      他笑了笑,上几步楼梯站到帝晁天身旁说:“别这么说嘛。你现在和裘祺住一起,我们就都是好朋友了。正好趁裘祺不在,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帝晁天毕竟睡得太久,对醒来后的任何事情都很好奇,便问:“什么事?”
      
      毕向宝笑得更加灿烂,搭过帝晁天的肩膀往裘祺屋子走:“当然是你喜欢,他也喜欢的事。”帝晁天很高,毕向宝没能搭稳帝晁天的肩膀,才走一步就滑了下来。
      
      裘祺回来的时候已经入夜,一进门就看到毕向宝和帝晁天两人并肩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两人靠得很近,看样子关系处得不错,没有之前那么芥蒂了。
      
      帝晁天见到裘祺,懒洋洋地侧过身抬手气招呼:“过来,摸摸。”
      
      毕向宝惊悚地看向帝晁天。什么叫摸摸,裘祺是狗吗?毕向宝立马岔开他的话问裘祺:“裘祺,筹到钱了吗?”
      
      裘祺的脸色不怎么好看,一副沧桑憔悴的模样。还没说话外面的门就噼噼啪啪响起来,还有豪哥那宏亮且暴躁的叫喊声。
      
      该来的还是来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裘祺:虽然我胆小,但我心理素质还是挺好的。
    帝晁天:怎么说?
    裘祺:第一眼看到你人身兽尾时我没有晕过去。
    帝晁天:后来你还是晕了。
    裘祺:那是因为你说话了。如果是向宝,估计刚瞧见就立马晕倒。
    帝晁天:嗯,小乖乖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