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龙相爱的三千法则

作者:千溪雪湖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暴露的危机

      
      灰色是裘祺对墓园的印象。裘祺以为裘胜离开会让自己非常难过,可从出殡到埋入墓园,裘祺都哭不出来。
      
      明明心里很难受,但眼泪怎么都无法流出。裘祺悲伤得不行,走路都如同踏在虚浮的独木桥上。
      
      陪在他身边的毕向宝扶着快要摇摇欲坠的裘祺,轻轻拍着他的背让他别难过。一旁还有毕向宝的父母,帝晁天和封煜程巧他们。
      
      大家都很难过。前不久才一起开开心心的吃团年饭,眨眼人说没了就没了。封煜和帝晁天见惯人类的生老病死,比起其它人的难过,更多的是感慨。
      
      “裘祺,节哀顺变。”毕向宝安慰着难受得连哭都做不到的裘祺。
      
      有句话说得好,哀莫大于心死。有时候过于悲伤反而表现不出来。毕向宝和裘祺这么多年好朋友不是白当的,他能明白裘祺。
      
      裘祺没有说话,看着和母亲墓碑一起并排着的父亲的墓碑,心情沉重得连话都不想多说。
      
      “别太难过,至少伯父他离开时很幸福。”帝晁天也开口安慰道。
      
      裘祺看向帝晁天,恹恹的点着头。
      
      从墓园回来,众人还是很担心裘祺,都说要陪他回家。裘祺想一个人静静,让他们先走。就算是帝晁天他也不让跟着。
      
      帝晁天随他去了,还让众人就地解散。众人虽然担心,但很尊重裘祺,便各自回家。
      
      别人过年都是高高兴兴,一家团聚,裘祺却只能羡慕的看着。他一个人也不知道去哪里逛了,直到晚上才回到家。
      
      帝晁天正在家里等着他。当他迈进屋里时,帝晁天不知从哪里走上前,把一件外套披到他身上:“你与我不同,不穿多些会感冒。”说完去握裘祺的手:“手都冻僵了,还在外面待那么久。”
      
      裘祺向帝晁天道了声谢,仍旧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你都去哪里了,心情有没有好些?”帝晁天跟在裘祺身后问道。
      
      “随便走走。”
      
      裘祺说话都有气无力的模样,帝晁天实在看不下去了。他一把将裘祺揽到怀里:“我知道亲近之人谢世难免会伤心难过,但你别忘记了,身边还有活着的关心你的人。”
      
      裘祺被拥进一个温暖怀抱里。他听着帝晁天的话,抬眼去看他。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帝晁天低头吻了吻裘祺的眼睛,柔声说道。
      
      是啊,裘胜的死虽然是他无法挽回的事实,但他并不是孤单一人。裘祺转过身回抱住帝晁天,声音哽塞:“嗯,谢谢你,晁天。”
      
      难受了一整天,裘祺才好不容易睡着。帝晁天坐在床边看着睡着的裘祺,抬手温柔的替他拭去了还残留在脸上的眼泪。
      
      他今天很难得没有缠着裘祺,确认他已经安稳睡去后,帝晁天起身离开卧室自己去裘胜的房间睡。
      
      让裘祺睡裘胜的房间只会让他难过睡不着,而毕竟是死人住过的地方,怎么都是有些晦气的。
      
      只有他这种身份才不会怕。
      
      刚躺下床,封煜就像计算好了时间打来电话。
      
      ——老东西,裘祺回来了吗,他怎么样?
      
      “你这么关心他作什么?”
      
      ——你这样问就是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了,我就不能关心一下朋友?再说我现在对他没兴趣。
      
      “好了,知道你有了新玩物。他已经睡下,不过一时半会儿是放不下他爸的事了。”
      
      ——这让我想起齐桓死后的事。老东西,若是裘祺死了,你可不要像以前那样因为伤心就把几座山夷平了。
      
      “我有做过那样的事?”
      
      ——装什么糊涂?还是我帮你擦的屁股。人类与我们的寿命毕竟不同,你真的要守着他一世又一世吗?
      
      “裘祺不是齐桓,你别混为一谈。哼,那又如何?我能守着齐桓的墓就能守着裘祺的。”
      
      ——反正怎么劝你你也不会听,我懒得浪费口水。说来你有跟裘祺说过齐桓的事吗?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么?我不会对裘祺有所隐瞒。”
      
      ——真是那样就好。对了,你的新戏现在是收视率第一,听说华越要开庆功宴?
      
      “不知道,谁会理那些事?”
      
      ——你还真是没有作为公众人物的自觉。听说庆功宴的地点就是我们之前去过的元城酒店,这样不是很好吗?可以让裘祺也过去散散心。不过不能暴露你们的关系,因为会给裘祺添麻烦。
      
      “可以带圈外的人过去吗?”
      
      ——你到时就是宴会主角,带谁不可以?
      
      帝晁天挂掉电话,心里已经有数了。
      
      ******
      眨眼一个新年就过去了,说快不快,说慢不慢。又到了工作上班,开工开店的时候。封煜的消息果然灵通,年后到华越的第一天帝晁天就被通知参加庆功宴的事。
      
      随着这些日子的推移,裘祺已经能完全接受裘胜离开人世的事实,开始步上正常的生活轨迹。准时的开播做美食,下播后就在家里收拾忙碌。用毕向宝的话来说,已经是个很合格的家庭主夫了。
      
      过完年直播间里的人就陆续变得更多,裘祺在不知不觉间竟成了晋江直播间颇有名气的美食主播。
      
      如今每日的收入都很可观。这要放在以前,是他怎么都不敢想像的事。
      
      听过毕向宝抽奖那天直播的粉比观众都知道裘祺有恋人,每天的弹幕除了好像很好吃,流口水,露脸外,最多的就是关于裘祺恋人的问题了。
      
      然而裘祺每次都避而不谈,让更多人猜测他是不是弯的。
      
      【冰火世界:手这么好看的男生一定是弯的。】
      【Super work:前面这么说有什么根据?】
      【财入三分:同问加一。不过能当播主的恋人一定很幸福。】
      【苟活不易请珍惜:前面带我一个!超级羡慕播主的恋人,我也想当播主的恋人!】
      【黑白の面具してる:不,要当播主恋人的是我!】
      
      看着弹幕又在抛开讨论起来,裘祺忽然觉得很温馨。原来隔着屏幕会收获到现实中不可能有的温暖,为什么会这样呢?
      
      是不是因为看不到彼此,谩骂也好赞美也罢都可以毫不在意的说出口?不过裘祺很庆幸自己得到的是温暖而不是诋毁。
      
      “真的很谢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我不离不弃。若是以后有机会,想亲自做各种好吃的回馈大家。”
      
      他话刚说完,有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他后面,伸出双手将他圈进怀里:“你刚说回馈什么?”
      
      裘祺吓了一跳,脱口而出道:“你怎么进来了?我还在直播……”
      
      帝晁天在裘祺脸上重重亲了一口:“直播又看不到脸,我有话想和你说,宝贝儿。”
      
      裘祺和帝晁天说话的空隙直播间的弹幕又炸开锅了。
      
      【咩咩羊:我去!恋人现身!!!我看到听到了什么!!!】
      【孤单探戈:原地爆炸,播主真是弯的!我好激动,恋人的声音好好听!】
      【小桃baby:等等,这双手这声音,是龙哥吗?】
      【三只小猪锅:这么一说好像真是龙哥,我是龙哥粉哎!】
      【……】
      
      直播间一时之间议论纷纷,都不看美食改看帝晁天和裘祺互动了。
      
      但裘祺很快手忙脚乱的关掉直播,连再见都不说一句。确定关了直播,裘祺才涨红脸斥责帝晁天:“你、你、你怎么能在我直播时做那种事。万一你身份暴露了要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并不在意暴露身份,你想隐瞒我们的关系吗?”
      
      “你是明星,是公众人物,如果暴露了你和一个男人谈恋爱会影响你的人气。”裘祺知道帝晁天随心所欲,是个极其自我的人,但也不能不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
      
      “暴露了也好,这样就没人敢对你有非分之想。要因此不能当明星就不当了,还能天天和你待在一起。”
      
      “你!”裘祺觉得与帝晁天说不通,但愿他们并不知道帝晁天的真实身份。
      
      帝晁天见裘祺被他堵得无话可说,便软下语气道:“不说这个了,明晚我带你去元城酒店吃顿好的。偶尔尝尝别人做的食物也能激发新灵感,不是么?”
      
      裘祺还在忧愁之后直播该怎么解释,又该拿什么脸面对他的粉丝观众。听到帝晁天的话就完全忘记前一秒还在忧愁的事。
      
      帝晁天怎么知道他最近烦恼着直播煮什么菜的事?直播多了,会煮的菜色也快要煮光了,裘祺每天都在想着如何煮出新花样来。
      
      瞧见裘祺一脸疑惑不解的模样,帝晁天又低头往他嘴上一亲:“宝贝儿,我是你男朋友怎么能不知道你在烦什么?每天的直播我也不是白看白送礼物的。”
      
      “你这样我什么时候才能把欠你的钱还清?”
      
      “你总是计较得这么清楚。我说过我的钱是你的,你也是我的。再说钱对我来说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让你开心。”
      
      “钱是一定要还清的东西。”
      “那这债用你的一生来换好不好?”
      
      这种像求婚的话让裘祺一下脸红了,心脏也扑通跳个不停。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帝晁天又得意得往裘祺脸上亲了一口。
      
      被帝晁天牵着鼻子走的裘祺最终还是把想问的和担心着的事抛到九霄云外。
      
      等他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
      
    插入书签 



    你看起来不好吃
    你看起来不好吃



    沉默杀戮
    世界没有真理,我即真理



    [快穿]审神者转职红娘
    眯眯眼切开真是黑的



    人格失控
    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隐市奇闻录
    单元诡异小故事



    本相受够了
    女丞相VS摄政王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