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

作者:骑鲸南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才炮灰逆袭记(十三)

      程渐跟父母提前打过招呼,因此回家后的池小池并未遭到盘问。
      他关了手机,把自己锁进房间,拿Xbox玩飞机大战。
      
      据他所知,程渐有和程沅打游戏的习惯。
      这位年轻的总裁先生只玩飞机大战,因此这台游戏机里所有飞机大战的记录几乎都是兄弟俩留下的。
      程渐如果能腾出空来,八成会来找他切磋帮他减压。
      虽然说情绪会影响手感,但池小池的手残程度显然已超出了情绪影响的范畴。
      
      打了一个小时,池小池的分数还在五十名后徘徊,连排行榜都挤不上去,眼前一闪一闪的都是小飞机爆炸的特效火花。
      他一甩手柄,跟061抱怨:“眼睛痛。”
      061想了想,去扒了一下音频库。
      很快,池小池耳边响起字正腔圆的女声:“为革命,保护视力,预防近视,眼保健操,开始。”
      池小池:“……”您可歇了吧您。
      061说:“我知道你想尽快适应程沅的生活,但不用这么努力。”    
      池小池满不服气:“我小时候打游戏可厉害了。”
      061:“……好好好,厉害。”
      池小池又说:“这手柄太老。”
      061:“嗯,是有点老。扫描的出厂信息显示已经用了两年了。”
      061这么附和,等同于池小池铺了台阶,还捎带手铺了层红毯。
      可这样一来池小池反倒觉得有点没意思了。
      他沮丧地往后一倒:“好吧,我是手残。”
      061温和道:“做个眼保健操总还是可以的吧。”
      池小池:“……”
      
      在系统指导下,池小池做了一套眼保健操,又练习了一会儿,估摸着快到晚饭时间了,才乖乖下楼来。
      
      二老已经等在楼下。
      他站在楼梯上,对饭桌前的程妈叫:“妈。”又转向程爸,“爸。”
      
      程沅看上去好端端的,没哭过,眼里却有睡眠不足熬出的血丝,看起来倦得很,茫茫然找不着焦点。
      程妈鼻子一酸,别过脸去。
      程爸往程沅坐惯的椅子上一指:“……坐吧。”
      这时候,陈姨从厨房里端出一盆热气腾腾的鱼片,豆芽饱满,酸菜脆爽,鱼片亮晶晶地卧在滚鲜汤汁里,肉质细嫩,鲜汤金黄。
      程沅眼睛发亮,登登几步跨过去麻利接过,刚把鱼片放稳在桌面上就拿勺子捞了一块,塞到嘴里,烫得嘘嘘直吐气。
      程渐从厨房转出来:“又没人跟你抢!多少年没吃着肉了你?”
      程妈又心疼了:“没事儿,别着急,坐下慢慢吃。”
      鱼肉火候正好,入口即化。
      程沅咂咂嘴,很是满足:“我以后去哪儿都得带着陈姨。”
      陈姨笑:“好,等小沅出息了,小沅去哪儿阿姨都跟去。”
      
      这话说得不假。
      程沅自杀后不久,在程家做了二十几年保姆、看着程沅长大的陈姨就心脏病发,跟着去了。
      临死前,她的神志已经不清,嘴里却还叨念:“我找小沅去。我给小沅做酸菜鱼。他有好几年没吃上了。”
      
      程沅把棉质睡衣的袖口往上挽了两挽:“陈姨给我做鱼,礼尚往来,我也给陈姨做两个菜去。”
      陈姨急忙去拉他:“哎哟祖宗!想一出是一出!其他菜马上就好,好好坐着,弄一身油烟味又得洗!”
      程沅转头去求助:“哥。”
      
      程渐一想到程沅的手艺,竟然觉得口水上泛。
      自从上次程沅给他送过饭,他再吃公司食堂的饭菜总觉得味儿不对。
      他摆摆手:“你去吧。厨房里还有鸡块和一点松茸,自己看着办。”
      得了程渐命令,程沅马上抢了陈姨的围裙。
      陈姨有点担心:“可别把锅给烧糊喽。”
      
      十数分钟后,程沅端菜上桌。
      他用辣椒把鸡块炝得香嫩金黄,盛进深腹大盘,又在上头浇了收好的汤水;黄油则把松茸烘烤得鲜汁流溢,切片后漂亮地摆成伞状,嚼起来口感肥厚,如同食肉,再加上一道清炒油麦菜,热热闹闹摆了一桌。
      程妈和陈姨都看呆了。
      程沅拿围裙擦擦手,对自家老爸说:“爸,尝尝。”
      
      自从接替了程沅的身体,池小池从没给杨白华做过一顿饭。
      第一,每个人的手艺不同,做出的菜滋味各有差异,杨白华一旦发现菜的口味和以前有所不同,难免会生疑。
      第二,池小池只愿意给值得的人做饭。
      
      一家人坐在热气腾腾的餐桌前,程渐和程爸讨论最近公司的一笔账目,程妈关心程沅的面试过程,陈姨不住给程沅夹菜,怕他吃不饱。
      彼此的脸在家常菜的腾腾热气下变得有些模糊,但却温暖异常。
      一顿饭吃到最后,桌面上几乎不剩什么菜了,程渐还用蒸馒头蘸了汤汁吃,颇有些意犹未尽的意思。
      
      饭后,陈姨把妄图洗碗的池小池赶回房间。
      他刚一回到房间拿起游戏机,程渐就敲了门。
      程渐本不是来打游戏的,但看到电视上没来得及关闭的游戏界面,他难免技痒,提议道:“来一盘吧。”
      池小池:“好啊。”
      
      池小池外表稳如老狗,内心慌得一批。
      他在心里对061哀叹:“……完了。”
      061说:“不慌。”
      池小池没去管061的安慰,开始悄悄编排借口。
      ……失恋使我黯然神伤,心病使我手残晚期。
      
      两人在电视机前坐下时,池小池突然听061说:“你别害怕,是我。”
      池小池:“?”
      很快,一种温暖又干燥的感觉覆盖上池小池的双手,像是有一双手握了上来,但用肉眼却什么都看不到。
      池小池一个哆嗦,手柄差点没拿稳当。
      那双手的主人很擅长安抚,轻轻捏捏池小池的手掌虎口,把他微微发抖的手拢在掌心,声音温和如水:“没事儿,交给我。”
      
      061说交给他,就是彻彻底底交给他。
      池小池完全不需要动,握住手柄就行。一双不存在的、触感修长柔软的手握住池小池的手,代他操纵。
      那双手快得惊人,池小池感觉自己一双手几乎要在他的牵引带领下闪出残影来,061操纵的小飞机也在枪林弹雨里飞速挪移,准确狙杀着每一个敌人。
      
      然而,那些敌人连同飞机本身渐渐变成一个个密集的色块,爆炸的光影在池小池眼内虚化,变成一滩五彩斑斓的油漆状。
      池小池表情如常,手心却已开始发冷出汗,被061握住的手掌心里像是炸了个蚂蚁窝,又痒又难受。
      
      一局下来,池小池轻而易举地破了最高纪录。
      他转过头对程渐笑:“哥,你手生了。”
      程渐性格要强,刚想说翻盘再来,一转头看到程沅一脑门子细汗,顿时一惊,伸手去抚他的额头:“怎么回事?”
      池小池往后一躲,小声说:“可能是吃得有点撑,胃不大舒服。”
      程渐立即忘了游戏的事儿:“看看你这点出息。我去给你拿点药。”
      池小池说:“没事儿,别叫妈担心。我躺会儿就行。”
      程渐还是不放心,把他扶到床上,说去给他拿点消食片,旋即转身推门离开。
      
      估摸着程渐这会儿已经到了楼下,池小池起身,冲进厕所剧烈呕吐起来。
      061声音一变:“池先生……?”
      池小池根本腾不出嘴来回答他,吐得脸色煞白,胃部像是只被人抽拉到反面的手套,翻江倒海,一抽一抽地痉挛抽动。
      等到能喘过气,池小池第一句话就是表达惋惜:“……好不容易吃的,全吐了。”
      
      061有点手足无措。
      实际上,他根本用不着手把手帮池小池代打。
      只要用病毒侵入游戏系统,哪怕池小池用脚趾头打,他都能给池小池刷出个百万高分。
      但他想做个试验。
      事实证明他判断得没错,池小池有肢体接触障碍,但061没想到会是这么严重。
      难怪这几天池小池像十字坡孙二娘似的,动不动就把杨白华麻翻,甚至不惜耗费好感值。
      
      吐干净后,池小池拿水漱了漱口,靠在洗手池边缓神。
      061道歉:“对不起。”
      池小池抹抹嘴:“没事儿,我看厨房里还有点糯米粉和米酒,半夜我再去给自己做个加餐,做个酒酿小圆子。”
      饶是知道池小池现在不舒服,061闻言仍有些忍俊不禁:“不是这个问题。……你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碰碰手而已就吐到胃痉挛,明显是心理问题。
      
      池小池轻描淡写:“老毛病。”
      061问:“你走秀拍戏,难免会和别人有肢体接触的吧。”更何况还有吻戏床·戏一类。
      池小池说:“没事儿,我一般能撑到转场。”
      061:“……”
      池小池还挺自豪的:“吐啊吐的就习惯了。”
      061问他:“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池小池抬头看镜中的程沅,眼睛里透着薄薄一层水雾,特招人疼,但池小池万事不在乎的表情把这种可怜可爱冲淡了不少。
      他走出洗手间,没找着烟,就摸了一盒巧克力pocky出来,叼了一根衔在嘴里:“六六老师除了给我念书,还负责心理疏导啊。”
      
      ……这就是不愿意说了。
      061叹气:“抱歉。以后我尽量给你挑一些不和攻略对象感情太深的世界线。”
      池小池发自内心地赞美:“六六,你真可爱。”
      061:“……”好好好,可爱就可爱吧。
      为了安慰池小池,061说:“我存了刚才那段游戏的实况录像。”
      池小池立即来了精神,摩拳擦掌道:“快快快,发给我。”
      061想你要是发给程渐,被打我可管不了,然后老老实实把录像打包发送到池小池的手机和终端光脑里,一式两份。
      
      池小池开机。
      杨白华发来的九十多条微信消息和拨来的三十多个电话全部被他无视,在滴滴滴的恼人提示音中,保存了录像。
      他开心地看了一遍:“这是我个人的一小步,却是手残人士前进的一大步。”
      他又说:“等我回现世,把这个录像拷给我。”
      061:“嗯?做什么?”
      池小池说:“我去给娄哥扫墓,把这段视频做成光盘烧给他,让他看看,有六六老师带我,现在我不是手残了。”
      
      061失笑。
      池小池这人怪得很,遇事时理智无比,一步步算计布局,但偶尔又流露出一些执着的孩子气。
      061很珍惜这份执着。
      池小池可能是他走过一百个世界、唯一有可能回到现世的第一人。
      
      池小池就这么在家里住了下来,该吃吃,该喝喝,偶尔上微博跟自己的粉丝互动,发一点写歌的日常和自弹自唱的小视频。
      以前程沅从不在微博上露脸,用池小池的话来说,这简直和守着金矿啃窝头一样浪费。
      他po了段自己弹吉他的视频上去,第二天起床,涨了两千多粉,而且还在持续上涨中。
      “!!!妈耶博主这么可爱的吗!”
      “求嫁!或者求女装!”
      “……楼上什么取向?”
      “我以前一直以为@程沅是靠才华吃饭,现在你告诉我其实可以靠脸?[狗头][再见]”
      
      池小池挑着几条留言回复了一下,继续不定时发他的写歌日常。
      不过自从他露脸后,他的微博下就多了一大队各种排队型求照片的。
      
      池小池对061说:“你看,很多人嘴上说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可没有好看的皮囊,谁愿意花时间去了解有趣的灵魂。”
      061觉得这话有点没道理。
      他当初接收池小池的时候也不知道池小池长什么样子,还不是觉得他蛮有意思,才会去找023搜关于他的消息。
      但061看着池小池蹭蹭往上涨的粉丝数,觉得自己的话没什么说服力,索性闭嘴。
      
      某天,池小池下楼来拿水果,听程妈妈在客厅里兴高采烈地跟老姐妹打电话:“分了分了,真分了。那姓杨的小伙子我瞧着他总是不顺。……我也不是看不起穷人,老程他爸现在不还在养鱼?可门当户对四个字真不是随便讲讲的,小沅跟杨白华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何必非要凑一堆?”
      池小池笑笑。
      他悄悄折回房间,不打扰程妈妈恨不得满世界撒花的喜悦。
      
      但杨白华并不想跟程沅断。
      这么多年过去,感情基础摆在那里,不是说没就没的。
      杨白华发现无论如何都联系不上程沅,只能各种视奸程沅微博,每当程沅发表新微博时,他都要暗搓搓地点个赞,同时不断发出信息示好,问他有没有消气。
      
      没了程沅做饭,没了他的悉心照料,没了随时随地响起的钢琴声与歌声,杨白华忽然发现他的生活整个不对劲儿了,工作时浑浑噩噩,时常有一只小程沅跳出来兴风作浪,让他精力无法集中,前前后后出了不少错,还被主管拉去骂了一通。
      
      一开始,杨白华还是有自信的。
      程沅不过是一时赌气,他那么爱自己,一定会回来的。
      然而,一周过去了,半月过去了。
      勉强捱过20多天,杨白华终于受不住了。
      他怎么还没回来?
      难道他是被家人扣住了?出不来?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