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

作者:骑鲸南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天才炮灰逆袭记(十二)

      和苏秀伦吃完饭,从程渐那里拿回手机,池小池才发现上头多了20多个未接来电。
      程渐显然没打算好好解释,发动车子往家开时,随手把锅一甩:“你手机坏了吧。”
      池小池面上急得冒汗,心说我信了你的邪。
      他对061说:“拦截我的手机信号。”
      061:“……?”
      池小池:“照做。”
      061:“嗯。”
      
      程渐眼看弟弟回打了六七个电话也没人接,又摁着手机吧嗒吧嗒发短信,无名火乍起:“他敢不接你电话?”
      池小池想,程先生,你这双标双得有点过分了啊。
      他哀怨地盯着程渐。
      程渐话出口后才想到这桩麻烦的始作俑者是谁,再瞧到弟弟没精打采的眼睛,心里一虚,话音也软了不少:“成成成,我一会儿送你上楼去,再打电话跟杨白华解释一下,行了吧。”
      池小池拿脚在羊毛地垫上轻蹭。
      午后阳光有些刺眼,把他偏白的肤色照得几逾透明,睫毛落金。
      程渐眉峰一动。
      他想到了今天在钢琴前光华万千的弟弟。那十分钟,他确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骄傲自豪。
      但吃饭时,程渐一直在想,一向怯场又胆小的程沅鼓起勇气坐在钢琴前,是为了谁呢。
      
      池小池如果知道程渐在想什么,肯定会拍着他的肩膀说,大哥,别多想了,我是为了让姓杨的配不上你弟弟啊。
      
      他抬起头,拉拉程渐的衣服:“哥,开车戴墨镜,太阳光怪晃眼的。”
      程渐从车内的墨镜盒里摸出墨镜戴好:“哟,眼里还有我呢。”
      程沅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又给程渐笑难受了。
      车又开了一会儿,前面不远处就是小区了。程渐说:“想想晚上吃什么,我带你去。”
      程沅却没应声,眼睛直盯前方。
      程渐也看到了让弟弟发愣失声的人——
      杨白华站在西门入口,穿着厚重的羽绒服,脸色极其阴郁。
      西门距离程渐公寓最近,如果程沅想出入,从这里都是最方便的。
      
      程渐眼神一冷,想直接开过去。
      程沅飞快扯住程渐,小声地:“……哥。”
      听出弟弟语气中的祈求,程渐脸色不虞,但还是徐徐踩下了刹车。
      程沅发力扭住他的衣角:“哥,你别下车好不好。……你们碰面是要吵架的。”
      程渐冷笑:“我看他就是来找你吵架的。”
      程沅声音软乎乎地央求:“求你了,哥。”
      
      程渐撇撇嘴,却没再动,抱臂靠坐在驾驶座上。
      程沅如遇大赦,飞快解开安全带下车,迈步朝杨白华奔去,欣喜道:“老杨!”
      杨白华却没应答,脸色沉沉。
      程沅略心虚地缩了缩脖子,讨好地去拉他的手:“老杨,我不是故意不接电话的。……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杨白华一把把他的手拍开,啪的一声,响亮得很。
      默默开了一条车窗缝方便偷听的程渐闻声,脸色陡然变了。
      
      程沅从没受到过这样的待遇,呆愣愣地望望杨白华,又看看发红的手背,鼻尖一酸之余,还是坚持不懈地去捉他的手:“老杨,你别生气啊,我这几天特别忙,没时间顾你,也怕联系你被你爸妈发现。你爸妈走了吗?这几天他们玩得开心吗?”
      杨白华越过他的肩膀,看到一辆宾利。
      驾驶座上的人戴着遮去半张脸的墨镜,看不清面容。
      ……是那个姓娄的?
      杨白华冷笑着看着程沅:“我看你玩得也挺开心的,现在恐怕都不记得家门往哪里开了吧。”
      程沅很是茫然:“……嗯?”
      以前程沅露出这样的表情,杨白华都会忍不住想捏捏他的脸,可现在他只觉得程沅是在不懂装懂,满腔的反感和着压抑了几天的情绪,泄洪似的冲程沅劈头盖脸地袭来。
      杨白华不怒反笑:“程沅,你知不知道我为你、为了这段感情,付出了多少?”
      程沅愣了。
      “这几天爸妈来,我吃不好睡不好,一直在想着咱们俩的事情要怎么跟他们说。我家就我一个儿子,我是家里唯一的希望。我和你在一起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意味着我们杨家要断后了!你呢?你家至少还有一个程渐吧?我的心理压力有多大你知道吗?你体谅过吗?!”
      程沅红了眼眶:“我有啊。我从没有逼你跟你爸妈承认咱们俩的关系……”
      “你没逼,是我在逼我自己。”杨白华惨笑,“我没有根基,在这个城市里好容易站稳脚跟,配不上你。可我已经尽力对你好了。大三下半学期的时候你发烧,打电话跟我说身体难受,想喝莲子粥,大冬天我跑了三家菜市场才给你买到生莲子,熬好给你送到寝室里去;大四的时候你闲下来了,常要我陪你玩,只要能挤出时间,我哪次没有来陪过你?这半年来你没有工作,没有收入,在家里留着做做饭打扫卫生,我有指责过你哪怕一次吗?”
      
      程沅发起抖来:“……老杨,你怎么了啊。怎么突然……”
      杨白华反问:“娄影是怎么回事?”
      程沅一哽,目光不自觉往宾利方向瞟了一眼:“我的朋友啊,他借我房子住……”
      这一眼,让杨白华这些天来累积的不甘和怨愤骤然喷发出来。
      他一褪温柔的形貌,尖酸道:“他就没借点别的给你用?”
      程沅脸色大变:“杨白华!”
      杨白华心态失衡,穷追不舍:“你应该拿我和他比较过不下一次吧?那有没有比过谁更能满足你?”
      程沅眼泪直流:“杨白华,别说了……你别再说了。”
      程沅这等反应,更让杨白华以为自己猜测不假:“比较过后就觉得我没意思了吧?我穷,出身不好,还不懂你的音乐。”
      程沅颤抖着摇头:“你太过分了……我如果嫌你,当初又怎么会跟你在一起?”
      
      程渐没绷住冒了句粗口出来。
      这个傻逼。
      他用卸车门的气势推开车门,大步而下,顺手摘下了墨镜。
      
      看清从宾利上怒气冲冲下来的人,刚过完嘴瘾的杨白华一口气险些噎进喉咙。
      ……车里的怎么是程渐?
      程渐不跟杨白华玩那些个弯弯绕,上去就是一拳。
      程沅惊了:“哥!”
      他伸手去抓程渐的西服,像是躲在老母鸡后头的小鸡仔,但却很鸡贼地没去控制程渐的手脚。
      趁着空档,杨白华又挨了一脚一巴掌。
      程渐指着他鼻子大骂:“你对我弟弟的好倒是桩桩件件记得挺清楚的啊,大三大四,有时间有地点的,你他妈是做了个备忘录,一天翻三遍?那我弟弟对你有多好,要不要我帮你算个帐?”
      程沅热泪盈眶:“哥。”
      杨白华突然感觉自己好像弄错了什么,心慌地看了一眼哆哆嗦嗦的程沅。
      程渐啐了一口:“我弟弟住我房子碍你什么事儿了,换你这么多屁话,有本事自己给他买一栋去。”
      杨白华愈加慌乱:“……程沅?你不是说这是娄影的房子吗?”
      “什么娄影?”程渐横手一指:“别逮着我弟弟逞威风,怀疑的话你自己去查,查查看这里的户主姓程还是姓什么娄。”
      
      “是我,我撒谎了……”程沅蹭在程渐身后,带着哭腔说,“我不敢说是大哥借我房子,只能说是借朋友的家住……”
      杨白华不可思议:“……为什么要撒谎?”
      程沅颤着声音说:“我用大哥的车,你就不高兴,说哥哥干涉我的生活。我要是说到他家里暂住,你会答应吗?”
      杨白华脸色一白:“那……那天我看到的人是谁?”
      程沅已经要站不住了,靠在程渐身上,低声道:“……他是娄影,是我的朋友。回国后他没拿家里钥匙,家里又没人,我就让他在家里暂时休息,倒一下时差。”
      程渐掉过半张脸来:“什么时候的事儿?”
      程沅眼里一点神采都没了:“我给你送饭的那天。……我没经你同意随便收留朋友,不大敢跟你提。”
      程渐向来不掺和弟弟的朋友圈,自然不知道娄影是他哪门子的朋友:“我说我晚上去找你的时候那套茶具怎么挪了位置呢。”
      杨白华惶然:“可娄影明明说……”
      程沅立即反问:“他说什么了?”
      
      杨白华哑口无言,脸一阵泛青一阵泛红。
      
      ——“是我。杨先生,进来坐坐?”
      ——“小沅出去了,你在这里等一会儿吧。”
      ——“我是他的朋友。不是监护人,也不是狱警。”
      ——“不用惊讶,我们都是私下联系。”
      
      细想起来,杨白华才发现,那天他碰见的娄影从没有承认过自己是这间公寓的主人。
      哪怕自己曾在言语间提及此事,他也从没有正面回应过。 
      
      杨白华心乱如麻。
      那天程沅没接他的电话,还说是和朋友出去玩,实际上是和他大哥在一起?
      说起来这也解释得通,毕竟他多次向程沅明确表态,少让程渐干涉他们两人的生活。
      这里是程渐的房产……
      娄影只是借住,两个人是朋友关系……
      至于娄影跟自己长得像,大概也只是巧合,说不定当初程沅对自己一见钟情时,就是因为这张和他发小相似的脸才注意到自己……
      一见钟情……
      一瞬间,杨白华理智回笼,想起了那个穿着休闲衫的青年跑到自己跟前来,笨拙又真诚地大献殷勤的可爱模样。
      记忆与现实重叠,眼前的脸依旧年轻,却多了茫然又痛心的泪痕。
      
      热血回流,杨白华才觉出被揍的地方火辣辣地疼痛。
      这处公寓清净远人,保安也都是晓事的,发现这里有骚乱,派来两个人观望了一下,发现是私人纠纷,便远远地盯着,以免发生进一步的肢体冲突。
      羞耻和疼痛让杨白华一张白净面皮烧得发紫。
      他上前一步,试图挽回:“小程……”
      程渐一臂把他挡了回去:“干什么?刚才骂过人,脸一抹就打算不认了?”
      杨白华朝程沅伸出手:“小程,我是来接你回家……”
      程渐护着程沅往后退了几步:“小沅这些白天黑夜都在忙他的音乐,好不容易有了点起色,你要还是个人,就别让他在这个时候为了处理你和他的事情烦心。”
      杨白华没理会程渐,而是祈求地看向程沅,等待他的答复:“……小程?”
      
      长久的沉默后。
      程沅低着头,小声说:“哥,我想回家。我想吃陈姨做的酸菜鱼。”
      杨白华整张脸僵成了一块铁板。
      程渐则心疼得一抽,握住了他的手:“好。走。”
      
      上了车,程沅就像是累极了,抱着靠垫揉了揉:“哥,我困,想睡了。”
      程渐重新发动车子:“我还不知道你的德行,一遇事儿就扛不住:今天要试音,昨天没休息好吧。睡你的,我给你把车开稳就是。”
      程沅把脸埋在靠垫里:“谢谢哥。”
      他没再说话。
      在一片寂静中,程渐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他记得今天爸妈都在家。
      电话刚一接通,程渐便开口道:“妈,小沅被人欺负了。我晚上带他回家。具体情况我回去说,让陈姨现在去买条鱼吧。”
      
      静静趴伏在后座上的池小池,抿着嘴轻轻一乐。
      ……成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