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与他,恰是正好

作者:蒋牧童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第九章
      
      温璇在家里给林惜准备了房间,一推门,满眼可见的粉色,充满少女心。
      林惜瞧着这满室都是女孩用的东西,知道这是温璇替她准备的。
      
      这一晚,林惜住在这个宽敞又华丽的房间里,一直很久才入睡。
      
      第二天早上,她起床之后没多久,季路迟就在外面敲门。
      要不是昨晚温璇强行拉着他,小家伙恨不得跟林惜一起睡才好呢。
      
      吃完早餐之后,季路迟非拉着林惜到后花园玩遥控汽车。
      小家伙把自己最喜爱的汽车都奉献出来。
      
      林惜没怎么操控过这个,经常把汽车开的撞到花园里大树的树干上,见她这样,季路迟着急地说:“姐姐,我开给你看。”
      于是小家伙拿过林惜手里的遥控器,操控小汽车。
      刚开始的时候,小汽车在草地上各种急转拐弯,林惜哇哦地一声,惹得季路迟得意地扬起小下巴,“我厉害吧。”
      
      他话音刚落,林惜夸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呢,小汽车直奔着花园里的石凳窜了过去。
      砰,一声脆响。小汽车撞了上去。
      不动了。
      
      两人跑过去,季路迟蹲在地上,怎么摆弄,车子就是没反应。
      见小家伙一副要哭的模样,林惜立即哄道:“要不让我来看看。”
      可是她哪里会修这个。
      
      眼见季路迟的眼泪已经在眼眶里转悠,那双大眼睛委屈极了,林惜正想着怎么哄他的时候,视线里出现一双红黑相间的板鞋。
      还有一截白皙又匀称的小腿。
      
      头顶传来那个一贯漫不经心地声音,“拿过来,我看看。”
      
      几分钟之后,三人坐在季家的游戏室内,这是林惜第一次进来。几十平方的偌大空间,墙壁上挂着投影仪,前面矮桌上游戏光碟随处放着。
      地上铺着厚实又柔软的地毯,赤着脚踩在上面,如踏在云端。
      季君行盘腿坐在地上,季路迟跪在他旁边,专心致志地看着哥哥的动作。
      
      小家伙大概是靠得太近,挡住了季君行的光线,他略皱眉,“季路迟,到旁边去。”
      
      季路迟本来就心系自己的玩具车,见哥哥这么无情,小嘴一撇,又要哭了。
      林惜赶紧将他拉过来一点儿,轻声细语哄他。
      
      没一会,季君行摆在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他伸手把手机拿过来,接通之后,夹在耳朵和脖子之间,手上拿着螺丝刀,已经把玩具汽车拆的差不多了。
      电话是谢昂打过来的。
      他说:“阿行,要不要出来。”
      
      “不去。”
      谢昂也不恼火,呵呵一笑,问:“那要不咱们去你家吧,上次那个游戏不是还没通关呢。”
      季君行有时候懒得出门,其他几人经常会来季家玩。
      本以为这个提议,不会被拒绝,谁知谢昂居然还是听到坚定的‘不行’两个字。
      
      此时,林惜正好在哄季路迟,轻柔地声音从旁边飘了过来。
      “别着急,你哥哥肯定能修好的。你不是总说他那么厉害。”
      季君行手上动作微顿。
      
      同时,对面的谢昂拔高了声音,大喊道:“阿行,我怎么听到有女孩的声音,你不会是金屋藏娇了吧。”
      
      金屋藏娇……
      季君行下意识地抬头,对面的林惜略垂着眼睛,低声哄季路迟。
      脸上带着浅浅笑意,浓密睫毛覆在眼睑上,不自觉地微颤着。
      
      “操。”伴随着骂声,小汽车一下摔在了地毯上。
      
      林惜看过来,见季君行脸颊涨红,一只手捏着另外一只手的拇指。待定睛一看,她才发现他大拇指流血了。
      “怎么回事,是螺丝刀不小心戳到的吗?”林惜站起来,想找纸巾给他按住。
      
      季君行没回话,冷着脸。
      要不然他怎么说,难不成告诉人家,我他妈是因为是看你看入神了?
      季少爷虽然性子懒散,不过不是那种暴脾气,这么一会儿功夫,心底已经脏话十连,相当罕见。
      
      季路迟跪爬过来,瞧见季君行拇指头的鲜血,吓得大喊:“姐姐,哥哥流血了。”
      
      少爷心底觉得丢脸,冷漠道:“又不疼,喊什么喊。”
      这会儿林惜找到纸巾,跪在他旁边,直接按住他手指。
      哪知嘴上说着不疼的季君行,‘嘶’地痛呼了一声,动静大到吓了林惜一顿,一双水亮黑眸直直盯着他。
      
      一旁的季路迟脖子一缩,忍不住问道:“哥哥,你不是说不疼的。”
      季君行眼风扫过去,小家伙立即往林惜身后躲了躲。
      
      林惜在季家住了两天,周末她要回学校的时候,季路迟简直要上演一哭二闹三抱腿的戏码,眼泪巴巴地望着林惜,恨不得把自己装进她的书包里。
      温璇安慰他,“姐姐下周还来呢。”
      林惜本不想多打扰季家人,听到这句话,微微怔住。
      
      季路迟立即抓着这句话,问道:“林惜姐姐,你一定要来。”
      
      小家伙满怀期待的眼神,看得林惜心底一叹,这两天相处下来,她好像学不会拒绝季路迟。看着他天真又健康的模样,她是那样满足。
      最后,她点头。
      季路迟开心地跳了一圈,吓得温璇一下按住他。
      
      林惜上车的时候,季路迟认真叮嘱她:“林惜姐姐,要是学校里面有人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
      听到他这个不自量力的话,季君行轻嗤一声,“你能干嘛?”
      “我可以让哥哥你去揍他啊。”
      
      季君行:“……”
      
      *
      
      周一的教室总是显得有些纷乱,林惜是住校生,来的比较早。她拿出英语教材,开始背诵课文。早自习开始之前,她周围的位置渐渐满了起来。
      江忆绵一坐下,就开始四处翻桌子。
      等她从桌洞里掏出一张空白试卷的时候,她哭丧着脸喊道:“我居然忘记把化学试卷带回家了。”
      
      林惜同情地看着她,别的科目还好,这位化学老师可是年纪主任。
      据说每年文理分班的时候,光是因为惧怕他而放弃化学的学生,都能凑成一个班。
      
      江忆绵在奋力赶试卷的时候,后面几个男生进来了。
      谢昂一坐下,书包刚放下来,就跟旁边的陈墨说:“待会阿行来了,你们两个跟我一块逼问他,周末两天居然甩下我们,我觉得他肯定有情况。”
      高云朗手托着腮,闲闲道:“你说,我们给你加油。”
      陈墨哈哈大笑,给自己同桌兼好基友疯狂鼓掌。
      
      谢昂看着他们两人,问道:“你们就一点儿不好奇?”
      
      陈墨:“好奇啊,所以我们给你加油。”
      谢昂卧槽地、骂了一句,“太不够兄弟了,你们。”
      
      说话间,被讨论的主角踩着自习课铃声走了进来。季君行手里拎着校服上衣,单肩背着书包,悠哉地走了进来。
      谢昂还要说话,陈墨推了他一把。
      一转头,他就看见季君行,赶紧起身让他进去。
      
      早自习都有坐班的老师,今天是好脾气的语文老师,一个略胖的男老师,每次上课都是踩点进教室,这次也不意外。
      语文老师管的不是很严,此时老师在讲台前坐下,后面的声音还是没断。
      
      林惜并不是十分关心他们男生的话题,但是谢昂的声音就那么传到她耳中。
      
      “阿行,你周末干嘛呢?”
      “问这个干什么?”嗓音懒散。
      “那个女生是谁啊?你不会周末在家陪了她两天吧?”
      
      林惜握着课本的手掌一紧,勉强克制回头的欲望。
      直到那个散漫的声音再次响起:“闭嘴。”
      
      好在谢昂是真怕季少爷,两个字,足以让后面安静下来。
      
      第二节课之后,是每周惯例的升旗仪式。这是林惜第一次参加,开学那次升旗,她错过了。每个班级排好队伍之后,向操场集结。
      原本空旷的大操场,很快被学生站满。
      林惜和江忆绵站在一起,旁边正好是她寝室的两个室友,刘辛婷和岳黎。
      
      今天天气正好,阳光带着几分灼热,叫人难受。
      即便有老师在来回走动监督,人群中依旧有嗡嗡嗡地声音。
      旁边的岳黎抱怨道:“哎,这天气太热了吧,能不能快点儿结束。”
      
      此时上面学生代表正在讲话,是个隔壁重点班的。
      学生讲话之后,是年级主任通报上周各个班级的情况,一班是重点班,除了偶尔个别迟到的,违纪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在一连串违纪当中,十二班这个班级反复出现。
      什么女生染发、男生头发过长、迟到,都有他们班的人。
      
      这会儿阳光刺眼,林惜伸手挡了下,连她都有些难忍,别的学生抱怨声更大。
      
      好在通报结束之后,总算结束了。
      各个班级依次退场,两边开始依次退场。林惜跟着人群往前,江忆绵抱怨了句:“我好渴啊,林惜,你陪我去超市买水吧。”
      前面挽手一起走的刘辛婷和岳黎回头,岳黎笑着说:“我们正好要去超市,一起吧。”
      
      她们跟着人流往前走,还没到超市门口,就被前面涌往超市的人吓住。
      看来跟她们一个想法的人,还真不少。
      
      在她们犹豫要不要去买水的时候,熟悉的声音在后面响起,调头一看,是季君行和谢昂他们。
      季君行走在最前面,单手插在兜里,脸上没什么表情。
      他抿着嘴,没说话,都是旁边的谢昂和陈墨在说。
      
      他们走过来时,周围不少女生,都忍不住望过来。
      即便穿着同样的校服,某位少爷都独树一帜的好看。难怪走哪儿都有人偷看他。
      
      林惜因为被阳光刺着眼睛,微垂着眸子。
      
      等旁边响起一阵惊呼,她才抬起头。
      
      这一抬头,就看见一个女生站在季君行前面,脸上闪着一丝痛苦的表情。她楚楚可怜地抬头望着季君行,“对不起,是我撞到你了。”
      
      “卧槽,白莲花呀。”江忆绵目瞪口呆,她忍不住在林惜的耳边吐槽,“林惜,你刚才低头真是错过一场好戏。这女的朝咱们季少爷怀里生扑啊,要不是咱们少爷眼疾手快往旁边闪了下,清白就没了。”
      林惜:“……”
      
      岳黎站在一旁,瞧了一眼,“她是十二班的吧。”
      刘辛婷点头:“也就十二班的人敢这么穿吧。”
      
      这个女生穿着白色衬衫,袖口是泡泡袖,带着甜美的蕾丝边,下面是一条百褶裙,搭配一双白色堆堆袜,露出纤细小腿。
      这身打扮,确实比周围穿着校服的女生时尚太多。
      
      季君行冷眼看着面前女孩,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她身上香味,太腻了。
      
      女生似乎没想到他会嫌弃地往后退,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还是强行挽尊:“我不是故意的,抱歉哦。”
      “要不这瓶水给你喝吧,当赔罪的。”
      女生直接把手里的水递过去。
      
      江忆绵:“手段真牛逼,这勾人的段数。”
      
      “不要。”
      冷漠的声音,毫不客气响起。
      
      场面一度尴尬地要命,这位少爷说的还不是不用,他直接是不要。嫌弃的口吻,都没带掩饰。
      
      林惜听到岳黎低声说:“我现在好同情她啊。”
      刘辛婷默默附和:“我也是。”
      
      季君行直接绕过女生准备继续往前走,只是他刚走了几步,看见旁边,突然往后退了几步。
      女生以为他又回心转意了,脸上露出喜色。
      
      谁知季君行站着路边的几个女孩,直接问:“你们要买东西?”
      这话虽然没说问谁,不过眼睛确实直勾勾盯着中间的林惜。
      
      她怎么一副热得马上就要昏倒的模样?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少爷啊,你这是主动搞事情啊
    不过下章会真的搞事儿哦
    **
    每次双更,最怕的就是评论跳水,因为好多人会只在一章留言
    所以本章继续送红包,前20,后80随机
    说真的,还没入V之前双更的真不多,我这么可爱又勤奋,难道不值得夸奖一波吗?
    马上就要上月榜啦,仙女们多多留言,拜托拜托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