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完成你的执念

作者:淇泮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红楼梦10

      老太太憋着气,颜华也不阻止她,一直等到她骂够了,才让丫头打了水,帮她收拾干净。
      “母亲,两个哥哥嫂子都是做爷爷奶奶的人了,让他们这么跪着到底不好看,您该出的气也出了,有什么事咱们坐下来好好说,这么一屋子跪着,太不好看了。”
      贾母哼了一声,也不知是不是大骂一通出了气了,也没反对。
      颜华赶紧使眼色让丫头们扶人起来。
      在来的路上,颜华便从那奴才口中了解了一些事情,无论是从道理上,还是感情上,颜华都觉得王氏这次实在过分了。
      所以,她看柳氏眼睛都哭得红肿了,便直接问她:“嫂子这是怎么了?多大的事,一个个闹成如今这样?”
      柳氏擦了眼泪,狠狠吸了一口气直直地看向贾母:“母亲!当日元春要去选秀,我们大房不同意,是您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您没法子!而二弟一家也是对我们的意见置之不理。这尚是关乎全族的大事!如今,琏儿是我挣命生下的孩子,我操心了十多年,怎么就连他的婚事也做不了主了?”
      “谁说你们做不了主了?不过是和王氏私下说说,到底定不定,还不是你们夫妻决定?谁又敢做你们的主了?”贾母被说得下不来台,重重拍了一下身下的榻。
      “私下说说,怕是母亲只是私下说说,有人却已经广而告之了!王府长随在外头都说琏儿和他们府上小姐要结亲,如今半个京城都知道了!我们琏儿要是不娶,是不是就要背个负心薄幸的名声了?”柳氏知道贾母并没有说实话,但是她也不计较,今日,她真正要计较的是二房,“没有定下?没有定下哪一家的姑娘会这么没脸没皮、不知羞耻地在外头说自己和男人定了亲了?我真是奇了怪了,琏儿的生辰八字还在我手里呢,这定的到底是哪一个贾琏?”
      王氏气得脸都紫了,柳氏是骂他们王家的女儿不知羞耻!
      “大嫂,没有交换庚帖哪来的定亲,不过一个奴才在外头乱说你就当真了?我王家虽不是什么高门大户,但凤哥儿有她叔叔在,哪里愁嫁?我也不过是看凤哥儿性子像嫂子你年轻时候,觉得琏儿和她年纪相当十分相配,才嘴快提了一句,连娘家都没去说过。”
      贾赦屏风外听到了,冷哼:“你没说,王仁可来认亲了,一口一个姑姑做的好媒!”
      王氏想不到还有这一出,一时语塞。
      贾政见王氏无话,便认定了事情果然如大嫂所说那般,羞愧极了,不停向贾赦作揖,又吊了书袋指责王氏失了分寸。
      可柳氏不会这么放过他们,这是她等了这么久、忍了这么久得到的时机,她必然要把分家的事坐实了。
      果然,贾赦在外头又对着贾政闹开,话中提起不少二房拿着贾赦的名头干的缺德事。
      贾母气得在里头一个劲骂老大,贾赦却仿佛窝囊了几十年一朝得以释放,谁都拦不住他。
      贾母便骂柳氏。
      柳氏不停流泪,哭诉自己管家艰难,受过的种种委屈。贾母再骂,她便只听着,硬是不去阻止贾赦。
      颜华也只劝贾母,两个哥哥都大了,不要操心太多了。在她看来,贾赦夫妻其实都算是心软的,对贾母肯定会好好伺候着;而贾政一个迂腐的读书人,更不可能不孝亲母,所以分不分家,对贾母没什么影响,贾母何必搀和在这里?
      
      闹了一天,所有人都累了,颜华给家里去了信,留下照看贾母。
      夜里,贾母唉声叹气,颜华又依着自己的想法劝了她好久。后半夜便没了声响,也不知道是否听进去了。
      一大早,宝玉进来请安,仿佛不知道昨日的争吵。见到颜华在,还东看西看,一个劲儿问林妹妹是否也来了。
      贾母原本是想和女儿说两个玉的亲事的,可是想到昨晚女儿的话,言语间对二房并无太多好感,加上心头的烦心事没解决,也不说了。一旦真的分家,贾母看得清楚,宝玉的身份就低了。
      颜华不怎么见宝玉,但是不得不说,这孩子真的长得好,可惜再好的天姿,后天养不好,也不过是一块无用的石头。
      宝玉其实头脑清醒,也能看到时弊,但是性子懦弱没有担当,知道社会、家族黑暗之处,没有站出来一力承担、改变的魄力,只会逃避现实,得过且过。
      黛玉如今被林如海当小子教养,又常与十皇孙等人接触,心胸眼见比宝玉强上太多,早已与宝玉不是一路人。
      “宝哥哥好虽好,但有点不知疾苦,太过天真了。”这是后来7岁的黛玉,一次见过宝玉后说的话。让颜华和林如海十分惊讶她的思想成熟。
      
      颜华吃完早饭便回林府了,毕竟是贾家的家事,她一个外嫁女不好也不该插手。
      大概半月后,京城里便热热闹闹地传起了荣国府分府而居的事。所谓的分府而居,就是大房、二房将荣国府划了范围,两房彻底分开住,相应的院子各自开进出的大门。这是考虑贾母尚在,谁都知道,这架势,贾母若不在了,两房也彻底就是两家人了。
      至于闹出这一事的原因,也是众说纷纭。有人说这么多年,二房都住在荣国府正院,有人说,是二太太越过了人父母给侄子定了亲事,定的还是自己娘家的女儿;还有人说是贾赦不成器,败光了家产,贾母便提前分了家。
      因此事最无辜受到波及的就是王熙凤,名声几乎都坏了。王子腾气得想要提刀砍人,对王氏这个妹妹也是埋怨多多,对荣国府更不用说了,两家几乎没了情分。
      贾赦却不在乎这个情分,他光棍一条,深深觉得听媳妇儿的真对,分了家,这日子真是过得太舒畅。
      柳氏却不像他无脑,她是综合了娘家和颜华那边的消息,知道今上并不待见四王八公,所以不怕得罪王子腾,也给皇帝信号:“我们一家很老实。那些蹦跶的都被我们断了关系。”
      二房分家后,王氏娘家夫家都得罪光了,明明病了也不敢声张,怕被有心人笑话;贾政深觉没脸,除了去工部当值哪儿也不去,养了一二清客自娱自乐。待贾珠下学后,便检查他学问,时不时斥责一番。他倒是想直接教导宝玉,但贾母留在身边并不放人。
      前有贾瑚对比,后有父亲严厉母亲殷切期盼,贾珠压力越来越大,睡梦中都在背书,日渐消瘦。
      
      林家事情也不少,颜华本就对贾府疏远,贾珠之事倒不曾关注。她如今烦恼的是,林昱到了启蒙的年纪,林如海如今被皇帝重用,连着家的时间都少,更不用说给孩子启蒙了。
      想到同样家中有幼子的几位交好的夫人,颜华便细细打听了一下,可惜一般人家尤其是书香之家都有族学,可借鉴的不多。
      林如海回来,便说他会在外看看是否有真才实学的先生。
      先生是找到了,颜华却想打人,因为这饱读诗书的先生是太子太傅,也就是说,林昱这么一个都还没开蒙的娃娃,以后都要跟着十皇孙,也就是如今的太子读书!
      皇帝的话就是圣旨,再不情愿也得乖乖把人送去。颜华半月没搭理林如海。可怜林如海苦笑,他只是私下里找先生,哪知道会被皇帝知道呢?皇帝虽然说是帮他解决难题,可这样的解决办法,他们可真是不愿意啊。
      于是,原本养养儿女管管家的颜华突然就忙了起来,如今的皇帝,前面已经生了两个儿子,都是侧妃生的,太子虽是嫡子,却是年纪最小的。林昱一旦做了侍读,林家就天然成了太子派,皇帝是给太子添加砝码,可林昱才三岁,后宫之中会遭遇什么无人能预知。
      这天,林如海带着被从床上挖出来,两眼迷蒙的林昱出了门,颜华便睡不着了,和懂事前来陪她的黛玉说着话。
      黛玉说起几日前颜华带她去的聚会,和颜华描述,一同玩的几个小姐妹说了什么,玩了什么,还说陈妹妹的二姐几日前办了诗会,黛玉有些羡慕,也想以后办一个。颜华当然答应,黛玉开心地依偎在她怀里,又说遇到了一位史姑娘,听说是外祖母的侄孙女,史妹妹性格爽朗,很是可爱。
      不过是小姑娘们的游戏玩闹,或好或恼,颜华都微笑地听着,并不评价或劝说什么。
      待到了下午,皇后却找她入宫,颜华吓了一跳,以为林昱第一天就出了什么事。进宫后,才知道,原来是皇后体谅她,怕她担心,提前喊了她入宫,好放学的时候早点见到孩子。
      从前颜华便与皇后交好,如今皇后地位改变,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仍能为她考虑,她自然十分感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