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小哭包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烧六只鸡

      叶曼琳疲倦地躺在床上,本想睡了一觉,但一闭眼就回想到李秋梅杀自己的场景。李秋梅带给她的疑问太多,就容易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翻来覆去折腾了一会儿,叶曼琳想起来自己还饿着,准备出门觅食。
      
      因为刚从医院出来,家里有穿红去晦气的说法。叶曼琳想到自己总在警局上班,穿得都是裤子,就干脆找出之前那件许久不穿的红旗袍换在身上,再找顶帽子戴在头上。她走到门口处,却听到门外似有人低声嘀咕。
      
      叶曼琳透过门缝看到了刘嫂,还有个男人,是她丈夫王大山。
      
      王大山看见自己老婆要把好吃的点心和鸡汤送给邻居,忙拦着骂她:“疯了吗?我本来就没工作,你还装大方要把那么贵的吃食送人。”
      
      “嘘,你小点声!真当我傻,没事儿把这好东西送出去?那叶小姐自己是警长不说,朋友可有汽车呢,肯定很有身份。我就想着求她帮忙给你找个轻松点的工作,省得你在家吃白饭!才刚我送她生鸡她不要,我琢磨着她可能不会做饭,我就做好了送来,还能更显出心意不是?”
      
      王大山一听老婆是为自己着想,立刻赔罪,“送送送,快送!给我找个看大门的活,什么都不干坐着就能赚钱的那种。”
      
      “等着瞧好吧!”刘嫂得意道。
      
      叶曼琳了解刘嫂这类人,市井气重,爱撒泼,有些难缠。她饿着肚子没什么力气,现在懒得应付她。叶曼琳就绕到后门走,因为怕前面的人听到声响,她推关门的时候轻手轻脚。
      
      关门后,挂在手里的金怀表滑掉了地上,叶曼琳弯腰去捡。叶曼琳本来身段极好,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该细的地方一丝赘肉都没有。再加上这半年来她做警察经常进行体力锻炼,身材比以前更加紧致有型。弯腰的时候,旗袍开叉的地方会微微上移,多露出一些雪白的腿,臀部也显得更翘。
      
      “呦呵,老二,这小巷子里还有身材这么极品的妞啊!”
      
      “娘诶,这小骚娘们的屁股真翘,插起来一定很爽。”
      
      说话的俩个男人,二十四五岁,一脸痞气,他们穿着灰布衣裳,敞着胸怀,胸前都刺有一条青龙,腰间都别着一把刀。俩人满身酒气,晃晃当当地朝叶曼琳走过来,嘴角还带着□□。
      
      叶曼琳抬起身子,看出这两个人是帮派混混。她有点后悔刚刚出门的时候没带枪,那样的话她不用费什么力气就能把人赶跑,现在她只能用自己脚下高跟鞋了。
      
      俩男人看清叶曼琳的脸,笑得更加合不拢嘴。
      
      “我的天啊,这娘们长得真俊!在窑子里头想找这种身段好模样也好的两全货色,都忒难了,今儿却让我们碰着个良家!这妞儿要是献给老大,肯定有咱们的好处。”光天白日之下,俩人就要跟饿狼似得扑向叶曼琳。
      
      叶曼琳突然伸出手。
      
      漂亮妞没有喊叫,还忽然伸出手,倒把俩流氓吓了一跳。
      
      叶曼琳给他们看手里的金怀表,“你们可以把东西拿去,但别碰我。”
      
      “哇,你还挺有钱,该不会是哪个人物养的外室吧?”俩流氓有点不敢擅动了,别得罪错了人,他们小命就玩完。
      
      “嗯,你们得罪不起的老爷。”叶曼琳说完,抬腿就给他们一人一脚,速度非常快,俩人倒地之后才反应过来。
      
      叶曼琳回身就往家跑,要去拿枪。
      
      俩流氓摔得不轻,但毕竟是男人,耐打一些。起来之后,就彻底不爽了,立刻追上去。
      
      叶曼琳是昏迷四天刚出院还饿着肚子的体力,终究比不过他们,再要进门的前一刻,被其中一个流氓拽住了胳膊。那种酒味混杂着汗臭的味道贴了过来,令叶曼琳厌恶至极。
      
      “都给我滚开!”叶曼琳一边甩开人,一边掉了眼泪。她本来没那么容易哭,但刚经历一次死里逃生的她,再次碰到这种恶意接触,就容易控制不住情绪。
      
      金怀表的链子绕了一圈挂在叶曼琳的手指上,甩开的流氓时候,另一头就飞起来。流氓被甩得松手之后,就去要再抓回来,结果指尖碰到了叶曼琳飞起的金怀表时候,流氓的头发忽然竖起,整个人僵木地倒在地上,接着就抱着身体嗷嗷喊疼。再看那流氓的手指,有一根的前半部分已经黑了。
      
      另一个流氓本要从后方抱住叶曼琳,看到这情形,赶紧去看自己的同伴怎么样。
      
      叶曼琳已然注意到流氓的情况,她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和怀表,一滴眼泪在这时候啪嗒掉在了地上。
      
      叶曼琳摸了一把自己脸上的泪水,恍然意识到了什么。是眼泪,是她哭的时候,她才会放电?
      
      “喂喂,你怎么了,你没事吧?”另一个流氓看着自己疼得虚脱的同伙,忙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骚娘们到底使了什么妖法,你等着,我去给你报仇!”另一个流氓撸起袖子,就奔着他垂涎的美色去。
      
      叶曼琳跑回屋里,拿起她墙上挂着的鞭子,对准那个奔他来得流氓就是一下子,但是她甩鞭子的时候其实没用多大力气。
      
      “啊——”
      
      就在鞭子尖触碰到流氓的时候,叶曼琳好像看到了火花。
      
      流氓喊了一声就倒在地上,敞开的胸口处,有一道戳烧的痕迹。
      
      她确实在放电,俩个人通过间接接触,都没有死。但叶曼琳不敢保证,自己再拿东西碰一下他们会不会死。
      
      看到俩流氓还能蹒跚地爬起来,叶曼琳就喊他们快滚。
      
      后门这时候又走进来一个人,他发懵地看着逃跑的俩流氓,赶忙过来看叶曼琳的情况。
      
      “叶警长,你没事吧,我看后门开着我就进来了。”
      说话的是位年轻男子,他穿着蓝色裤子,白衬衫,年纪不到二十岁,穿一身黑西装,皮肤很白,眉目干净,一笑起来嘴角竟然有梨涡,瞧着就是个没经过世事的大男孩。
      
      叶曼琳正烦恼自己放电的事,拿帕子擦干眼泪。忽听又来人了,立刻瞪过去。
      
      梁定斯吓得赶紧掏出证件,晾给叶曼琳,对叶曼琳行礼。
      “新人梁定斯,向叶警长报道!叶警长对不起,我刚刚看见后门开着,以为有什么事,就直接进来了没敲门。”
      
      梁定斯有些小紧张,他第一次见识女警察,而且还是这么漂亮的女警长,心情抑制不住地激动。
      
      有关于这位漂亮女警长的传说,他可是听过很多。据传是最早一批在美国留学的女性,学的新闻专业,特别有才华,但回国后却选择做了女警察,刚上任三天案子就破了西桥无头尸案,升了警长。感情的事就更‘传说’了,前未婚夫竟然是陆三少……
      
      “新人,你去给我弄几只活的东西回来。”
      
      “啊?”
      
      “快去!”
      
      “是!”
      
      不一会儿,梁定斯就拎了一笼子活鸡回来,共有六只。
      
      叶曼琳接下鸡后,就关了门。
      
      梁定斯被关在门外,一脸不知所措,更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这位叶警长的脾气果然名不虚传,够霸气,够冷淡,够怪!
      
      叶曼琳抓出一只鸡,酝酿了下,没哭出来,鸡还在她手里扑腾。叶曼琳想到她厨房好像有辣椒,就拎着鸡出去,直奔厨房,抓了一把辣椒塞进嘴里,辣椒在口中的辣并没有粗使她眼泪下来。反而是她用手揉了下眼睛,辣的眼泪哗哗留了下来。
      
      等叶曼琳意识到鸡的时候,她手里的鸡已经焦糊得毛都不剩,差点碳化成灰了。
      
      叶曼琳丢了手里的鸡,她要保持现在流泪的状态,就哭着匆匆回房。
      
      等在原地的梁定斯,看见看见了这一幕。漂亮的叶警长楚楚可怜地流着两行泪,娇柔得像一朵风中摇晃的百合花,看得他心都要碎了。
      梁定斯立刻忏悔刚刚腹诽叶曼琳的话,心疼地要哄她。
      
      结果砰地一声,门关上了。梁定斯差点被夹到鼻子。
      
      叶曼琳又抓了一只鸡,死了。
      
      再抓一只,又死了。
      
      叶曼琳看着地上两只被烧得焦糊的死鸡,想了想,继续抓了一只。她就不能控制一下自己,让鸡活着?
      
      这次鸡被她手碰到那一刻,并没有像之前那三只那样立刻死,但在叶曼琳感到惊讶之后,它又一次焦糊了。
      
      鸡虽然死了,但叶曼琳觉得有戏!
      
      叶曼琳继续用她抓过手指揉了揉眼睛,保持落泪状态,这一次她全神关注想着鸡不要死,再伸手去抓鸡。
      
      一秒,两秒,三秒,四秒……
      
      足足一分钟,眼睁睁地看着鸡还在她手里活蹦乱跳地扑腾,叶曼琳松口气地笑了起来。她松开手,把鸡放回笼子里,再考虑自己既然有控制不放电的可能,那她有没有可能控制电量?比如把一只鸡电得半死。
      
      叶曼琳专注神思,告诉自己要放出小电流,然后去抓鸡,鸡被叶曼琳触碰开始,立刻疯狂地扑腾地叫。叶曼琳意识到自己应该是成功了,有点小激动,但是她激动的代价就是这只鸡也焦糊了。看来如果放空意识,也就说她无意识地时候,放出的是高压电,瞬间致命。但这个放出的电流对自己毫无影响,她像是一个带有自我意识的超导体。
      
      “叶警长,你没事吧,我刚刚看你好想哭了,有点不放心。”门外的梁定斯等了很久之后,忍不住敲门。
      
      叶曼琳收了眼泪,用帕子把眼泪擦好后,开了门。
      
      梁定斯看着叶曼琳小巧精致的脸蛋上是一双那么可怜发红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难受。
      
      “警长是谁欺负你了么,是不是刚才那两个流氓,我去收拾他们!”
      
      “我饿了,去吃饭,你没事可以回去了。”
      
      “还是让属下陪你吧。”梁定斯不放心,坚持要跟着。
      
      叶曼琳没再说话。
      
      二人随后去了街口的香香楼,叶曼琳叫了两盘青菜,冬瓜汤和鲍鱼粥。
      
      梁定斯兴奋道:“哇,鲍鱼粥,不愧是大城市,这边的警局工资很高啊!”
      
      “不高,我家里有钱。”
    插入书签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