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小哭包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此生必不辜负

      陆万山招呼市长坐下喝茶,剩下的事不必他操心,让孩子们去操办即可。
      
      市长终究不放心,“但是——”
      
      “哪有什么但是,我们不放手,年轻一辈永远成不了材,由他们闹去。”陆万山话说得好听,但俩眼一瞪,显然已经不容商量。
      
      市长想想也是,乐得清闲,就笑着应承下来。随后他小声和陆万山商量怎么对付那东南区的军阀。
      
      “那个江大帅说白了就是个匪头子,咱们把他唯一儿子给弄死了,回头肯定跟咱们拼命。您看,要不让二少爷回来?”市长打商量地笑问陆万山。
      
      “已经发电报了,让他提前回来剿匪。”陆万山接着强调,“你瞧瞧,这不还是小辈们的事,跟咱们没什么关系。赶紧来跟我下一盘,这次我一定会将你的军。”
      
      陆万山是个臭棋篓子,什么种类的棋都下,包括西洋棋,但就是没有一样擅长的。偏偏下的烂还非要下,特别有瘾。
      
      陆钧则见父亲和市长这边没什么交代了,就回到了陆钧礼那边。
      
      “人死了,很遗憾你们审不着他了。不过也不算太亏,我打赌输了,至少你们还得了一栋楼。”
      陆钧则用的‘你们’而不是‘你’,也不知是不是故意。
      
      叶曼琳甚至觉得,陆钧则就是看陆钧礼的房子炸了,才故意这么打赌送楼。
      
      陆钧礼倒不客气,从陆钧则手里接了新房子的钥匙后,带着叶曼琳去了交战现场。因为有陆钧礼的提前嘱咐,现场还维持当时的样子,谁都没有乱动。
      
      “当时他们就困在这座民宅附近,警察在东,守城部队在西和北两个方向,属下们在南,将他们完全包围了,动手之前也说好了要留活口,不能往上半身开枪。谁知道枪战一开始,有人就没控制住。”
      
      叶曼琳去看的现场,江孜人死在房子的北门,人死之后他的四个手下就缴械投降。房子南面只有两个活口,剩下的十几人都死在那里了。据说江孜当时要逃的时候南边正在交战,他应该是想搏一把,来了声东击西,趁机从北门突破。
      
      陆钧礼随后取出了江孜头部的子弹,洗干净放到托盘里。
      
      叶曼琳看到这子弹就觉得不对。“这是警局用的花口撸子射出的子弹。”
      
      叶曼琳所谓的花口撸子是本土说法,也就是勃朗宁M1910。守城部队用的则都是□□,射击出来的子弹会大一些。这种警用□□的子弹则相对小一点。
      
      在北面和江孜对峙的应该是守城部队,但之后打起来,另外两方人马也有进入,应该是那个时候警局里某个人拿枪射杀了江孜。
      
      “我记得袭击洋房时,守卫在外围的人除了刘副官,应该还有一个。你手下追丢的那个,跟我抓刘副官的方向完全相反。所以应该还有一个人没抓到。”叶曼琳道。
      
      “也有可能这个人是江孜的手下之一,现在已经死了。”陆钧礼道。
      
      “不,这人跑得极快,而且两次行动刺杀都守在外围,只是观望,不曾亲自动手。他应该是有一定的身份,和刘副官一样,或者在刘副官之上。而且刘副官还并不清楚他这个人的存在。”
      
      陆钧礼点了点头,随后告诉叶曼琳,他在江孜的身上也发现了“廿四”的刺青。位置比较偏,门,就不给她看了。
      
      “偏门的意思是?”叶曼琳确认问。
      
      陆钧礼一笑,眼神里有点意味深长,“就是你最多也只能看我的那种偏门。”
      
      陆钧礼说话有点绕,叶曼琳还认真想了下,结果红透了脸。
      
      “小姑娘,看来你懂得不少。领悟了,熟透了,可以娶回家了。”陆钧礼拍了下叶曼琳的脑袋,凑到她耳边偷偷地说。
      
      叶曼琳脸更红,他怕陆钧礼还开她的玩笑,板着脸一本正经问江孜身上还有什么线索。
      
      “没什么特别的了,对了,他右手沾了很多土,算么?”陆钧礼问。
      
      叶曼琳亲自去看了尸体,不光手上有土,指甲里都是。如果说是中枪倒地蹭上去的土,指甲里不应该如此。
      
      江孜好歹是个少帅,是个身份体面的人,平常应该不会干什么让指甲粘藏土的活儿。
      
      叶曼琳怀疑他指甲里的土,就是死前造成的。
      
      她立刻要重回交战的现场,从医院往外走的时候,正碰见沈济同带着齐峰梁定斯等人过来。他们所有人都穿着警服,一起走进医院,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你情况还好吧?”沈济同目光上下扫了一圈叶曼琳才算放心,“我们都听说了,江孜那伙人想要暗杀你。出了这么大的事,你竟然都没跟大家说,警局好歹这么多人力,都可以帮忙保护你。”
      
      “对啊,老大,这么大的事你不跟我们说,真把我们吓坏了。好在江孜那个狗杂种被打死了,解气!”齐峰解恨道。
      
      梁定斯问叶曼琳和大家有什么需要,所有人都忙活一晚上肯定饿了,他可以去买早饭。
      
      “我是个新人,连枪都没配,就恨自己帮不上什么忙,也就能干些跑腿的活儿了。既然叶警长没事,大家是不是要回警局弄案子?不吃早饭可不行,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我去买。”梁定斯积极表现道。
      
      齐峰等人都不客气,立刻点餐。
      他忙拿出随身携带的本子,掏出胸前别着的金边的黑管钢笔,好好记述。钢笔尾部有两圈竖棱样式的凹陷。
      
      大家都点完了早饭,就差叶曼琳。
      
      “现在都天亮了,你肯定饿了,点吧,一会儿警局有的事麻烦要你处理。”沈济同叹道。
      
      叶曼琳笑着应好,对梁定斯道:“就上次你买的羊肉包子吧,忽然想吃了。”
      
      “好咧!”梁定斯咧嘴笑起来,赶忙转身就跑去买。
      
      叶曼琳问沈济同:“交战的时候,你们把梁定斯也带去了?”
      
      “警局所有能用的壮丁都去了,他虽然是新人,没经历过这种实战,但好歹是警察学校毕业了,受训过。要他们原地待命,一旦人手不够,打算让他们也上。”沈济同说完,见叶曼琳情绪不高,忍不住笑叹,“怎么,这就心疼了?我听说你还挺器重他,还打算培养他接手你的警长位置?”
      
      叶曼琳笑了笑,没说话。
      
      沈济同又问起陆钧礼。
      
      叶曼琳:“他今天有两台手术,我让他赶紧去休息了。我有事要办,一会儿回警局,你们先回去。”
      
      “去哪儿?我带你去。”沈济同道。
      
      叶曼琳现在不信任警局任何一个人,即便她和沈济同打小就认识,但人心难料,她坚决拒绝。确认没人跟踪后,自己打了黄包车去了之前的交战现场。陆钧礼的几个手下还奉命守在那里,他们都认得叶曼琳,立刻行礼,请叶曼琳随便入内检查。
      
      江孜藏匿的民宅离出城要道不远,三间房,一个大院,因为枪战已经搞得凌乱残破,好在这户人家之前出了院门,才被江孜他们占了,不然怕是还会有无辜人命葬送。
      
      叶曼琳走到宅子的北门,也就是后门,江孜身亡的地方。地上有两滩已经有些干涸发黑的血迹。
      
      叶曼琳看到门后靠墙根的地方土有松动的痕迹,她立刻把土扒开行里面挖出了一根金钢笔,钢笔尾部的顶端写着‘四’。
      
      叶曼琳愣了下,就开着陆钧礼给他的汽车直奔警局。
      
      等叶曼琳到警局的时候,大家刚好围桌吃早饭。
      
      齐峰正要抢叶曼琳的羊肉包子吃,喊着:“老大还没回来,包子凉了就不好吃了!”
      
      梁定斯急得不行,伸手去抢回包子,不许齐峰吃。齐峰其实也不是非要吃,就是看梁定斯那么宝贝给叶警长的东西,觉得可乐,非要逗他一逗。
      
      “老大你回来了!”梁定斯看到叶曼琳后,高兴不已,忙将包子往叶曼琳跟前送,“特意等着新鲜包好的,还热乎呢。”
      
      “这小子可用心了,先把我们的买回来了,再特意去给老大买最新鲜刚出炉的。”齐峰一边往嘴里塞包子一边叹道,“怎么吃都觉得我嘴里的猪肉包子没味了。”
      
      “那我再去给队长买一份,老大的您可不能抢。”梁定斯坚持道。
      
      齐峰并着大伙儿都哈哈笑起来。
      
      叶曼琳接了包子就谢过梁定斯,回自己的房间了。
      
      大家看叶曼琳的情绪不高,琢磨着她是比较江孜刺杀她的事,却是奇怪,好好的东南区少帅为什么非要带人杀他们警长。任谁这样受惊了估计都迷茫吧。
      
      于是警局的一众人等都消停了,就算有八卦的,也是私下里悄悄说,多是讲他们叶警长竟然和陆三少和好,好像还住在一起的事。
      
      梁定斯等了会儿,见叶曼琳的房门还是紧闭没动静,有些担心。他看了看大家都在忙,就瞧瞧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没听到里面有回应,静悄悄地。
      
      梁定斯就慢慢推开门,探头进去,他望了一眼的办公桌,发现桌后没人作者,也没有包子,就转头要搜寻别处,忽然有个坚硬的东西顶在了他的太阳穴。
      
      “叶警长?”
      
      梁定斯要转头,叶曼琳立马用手拍了下梁定斯的脖颈,梁定斯顺势倒地晕了过去。
      
      齐峰等人听到声响跑过来,看到这场景十分惊讶。
      
      “老大,这是怎么回事?”
      
      叶曼琳从地上的捡起羊肉包子,让齐峰立刻送去恩良医院检验。梁定斯则被关在了警局大牢,并将他身上所有的东西都扒了干净,换了身囚服给他。齐峰将在他身上找到的钢笔,一根小锤子和一块挂着红绳的玉珏,都交给了叶曼琳。
      
      梁定斯正处在深度昏迷,但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醒。
      
      叶曼琳看了眼玉珏,上面刻有秦篆,玉珏质地很一般,但瞧着应该是有些年头的东西。她接着摆弄那根钢笔,对比她从交战现场上搜查到的那根金刚笔。
      
      叶曼琳用小刀刮了刮梁定斯那根黑钢笔表面的漆,露出了金色。
      
      至傍晚,齐峰从恩良医院带来消息:“羊肉馅里有□□。他们仔细查看过包子表面,每个上头都有针孔。”
      
      “老大,梁定斯想毒死你!”齐峰万般不解,“这是为什么,他干什么这么做,老大对他可算是很好的了。”
      
      “他应该不是梁定斯。”叶曼琳让齐峰派两个人拿着梁定斯的照片去南城调查,核实一下他的身份。叶曼琳把陆钧礼的汽车钥匙钥匙交出去,好让他们能快去快回。
      
      齐峰安排完,脸上的疑惑更多,“我不明白,老大为什么怀疑他不是梁定斯?”
      
      “魔术师的案子,白云天的事曾在南城本地很有名。但梁定斯当时表现出一副不知道此人的样子,我问他在警校上课是不是不回家,他说回。我当时只是很奇怪他竟然不知道,或许他是两耳不闻窗外事。可是转念想想,梁定斯的性格并不内向,平常他在听警局也很爱那些人的八卦,有一次我还撞见了他为了维护我,还跟那些八卦的警员争辩过。”
      本来这些都只是小事,微小的疑点,不足以构成多大的怀疑。但当叶曼琳对梁定斯彻底起了怀疑之后,以前的那些细小之处就会变得很微妙了。
      
      “这么说起来是有点怪,那老大又是怎么知道包子有毒?”齐峰再问。
      
      “他在医院的时候,看似无意地强调自己没带枪。估计就是怕陆钧礼验尸,我们发现了令江孜致死的子弹属于警局。但即便他没带枪又如何,当时情急之下,他为了杀江孜灭口,顺手牵羊,拿了静距离别人的□□杀了人再送回,也不算难事。特意去给我买早饭,你说要吃的时候,没看他的样子有多着急。我们俩之间才相处多久,他对我能有多大的情分在?新鲜的,特意单独去的,听着就很危险了,我当然怀疑。”叶曼琳解释道。
      
      “太可怕了!”齐峰心里打了个哆嗦,“灭口江孜我明白,但他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在警局杀你。”
      
      “狗急了就会跳墙。更何况,包子里的是□□,吃完之后,人会在毫无挣扎之下死亡。警局里就我一个女人,你们几个老爷们凑一起吃饭的时候从来都是吵吵闹闹,而我肯定会回屋吃。他只要摸透这个,冒险一试,赌大家没防备他,那他就赢了。”
      
      “太太太可怕了!”齐峰拱手给叶曼琳,“这也就是叶警长了,如果换成我,估计早被他玩死八百回了。”
      
      还有一些关于二十四教,放电的细节,叶曼琳没讲。这个一时半会儿解释不清,而且也不好解释,叶曼琳不打算把她这个‘能耐’宣扬出去。本来做女警长已经有很多人把她当怪物看了,放电女警长,估计会令她在所有人眼里彻底变成怪物。
      
      沈济同稍后听说经过,非常惊讶,想要跟叶曼琳一起审问梁定斯,被叶曼琳拒绝了,她坚持要单独审问。
      
      沈济同觉得叶曼琳可能是因为梁定斯的背叛而失望透顶,太过伤心,所以也就不强求了,依着她。
      
      傍晚六点,梁定斯醒了。叶曼琳进牢房前,让人捎信给陆钧礼。
      
      梁定斯醒来后,发现自己被牢固的捆绑在刑椅上,四肢根本无法动弹。梁定斯试图挣扎,发现捆绑地毫无破绽之后,他就放弃了。
      
      看到叶曼琳进来的时候,他笑了一声,有种‘眼前的场面终于发生’的坦然。
      
      “你想问什么都没用,我不会说的。”梁定斯瞪向叶曼琳,眼睛通红。
      
      “你好像弄错了吧,该是我用这种眼神看你,是你和江孜再三谋杀我。”叶曼琳坐了下来,放下手里拎的只纸袋,从里面拿了个羊肉馅的包子塞进嘴里,“我猜想一下,你们二十四教该不会只有你一个人了吧?听说你屁股上有个刺青有些年头了,有点变形,应该是小时候就刺上去了。而江孜和其他人的,明显比较新,是近两年才刺的。”
      
      梁定斯憎恨看一眼叶曼琳,还是闭嘴不说话。
      
      “从那么古早流传下来的秘教,很容易人员凋零,现在还能有你一个已经不错了。你看看历史上那些朝代,更迭的可比你们二十四教快多了,你不用为此觉得可耻。”
      
      “张道士是你什么人?”叶曼琳忽然问。
      
      梁定斯睁大眼,转即反映过来,就垂下眼眸。
      
      “真是你什么人了。”叶曼琳道,“如果二十四教到现在真的只剩下你一个了,我就想之前在陆家我见到的那位张道士,忽悠我们说二十四教还存在,他师父见识过,刻意把二十四教形容得多玄多可怕,保不齐跟你有点什么关系。你父亲?”
      
      梁定斯这次学聪明了,没看叶曼琳,但当叶曼琳质问他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瘪了下嘴。
      
      精于审案的叶曼琳,一眼就能从梁定斯的反应中得到答案。
      
      “就是你们父子俩了,还闹这个做什么,你父亲傻,你也傻?”叶曼琳故意冷笑一声。
      
      “我要是傻,怎么会找到你。你就是关键!”梁定斯忍不住反驳,但开口之后他就后悔了,又闭上嘴。
      
      “你乖乖交代,还能死得痛快点,不然——”
      
      “不然怎么样,你以为我身为二十四教的新教主,会是个贪生怕死之辈?”
      
      “你父亲就要遭殃了。我审案手段一般,但有个厉害的人,会让你求死不能。”
      
      梁定斯在听完叶曼琳的讲述后,变了脸色,立刻否认不认识什么张道士。但他的否定完,就感觉太刻意,对方更加不会信。可是不否定,对方怕是也是认定了。
      
      梁定斯急得发疯,恨不得用眼神把叶曼琳给弄死。
      
      “这就要看你在不在乎你父亲的生死了。我想你多少了解陆钧礼的手段,他如果知道这件事,你们父子俩一个都不会放过。”叶曼琳看了下手表,“我已经让人去通知他了,从消息送达,到他过来,大概半小时的时间。你只有这么长的时间考虑做决定。”
      
      “你以为我会信你?我坦白了,死了,我爹他照样难保性命。”
      
      “只要陆钧礼不知道,就能保住,不然你以为我为何给你这个时间。其实你大可不必招供,还有你父亲那头呢,他为了你,肯定会说。不过我只要动身去找他,陆钧礼一定会知道,你父亲的命还有你的都不保。
      至于我是不是个守信用的人,值不值得你赌一把,就看你平常对我的判断了。我不过想知道个原因,用一条命换。对于陆钧礼来讲,铲除一切结果干净就行了,原因其实并不重要。”
      
      叶曼琳的阐述,令梁定斯沉默了。
      
      二十分钟后,他还是不说话,但额头上已经有很多冷汗流了下来,显然他正在做挣扎。
      
      “还有五分钟。”叶曼琳最后提醒一句。
      
      “你要发誓会保我爹的命!”
      
      “我不会发誓,因为害我的人并不值得我为之发誓。信就讲,不信就算了,我没什么损失。”叶曼琳冷着脸回看梁定斯,一派淡定。
      
      梁定斯恨恨地瞪着叶曼琳,沉默五秒钟之后,最终开了口。
      
      “祖上流传下来的秘籍里说,若能找到经历雷劫而脑中蕴雷石的人,便可得到成仙,长生不老。秘籍中更记载我们的祖先雷霆将军,曾助始皇灭六国,有神力,跺一跺脚便可令一座城的人灰飞烟灭。始皇为嘉奖他的功勋,封他雷霆将军,并将随身玉珏赐予了他。
      但雷霆将军身有异能,不被朝臣所容,更有人进谗言给秦始皇,夸大雷霆将军的能耐,把灭六国的功劳全都归功于他的身上,令始皇忌惮。雷霆将军便辞官隐居,不久就得道成仙了,为惠及后人,他讲他所有的领悟都写在了秘籍之中,并命子孙成立二十四教,追逐他成仙的脚步。
      六年前我从老家的古宅的房梁上,找到了一个木匣,匣子里除了放了我们张家的家谱,就是这本二十四教的秘籍,并着一块玉珏。
      我自小就身体不好,有喘病,就照着秘籍上所言的气息调理之法,用了一年的时间,喘病再也没犯过。我便信了那上面的雷霆将军的故事,更相信我只要找到这个就能长生不老。但我能力有限,我爹虽亲眼见证我病好,信了二十四教,但不希望我害人。我就离家出走,自己想办法,一直郁郁不得志,最后遇见了江少帅。
      江少帅和我一样,有喘病,但他比我轻多了。我就把我的方法叫给他,还时常和他讲二十四教的事。后来他的喘病真的好了,他就极为信任我。加上他父亲身体不好,他急于为他父亲治病,我允诺若能长生不老,大家都有份,他十分执迷于此,甚至比我还厉害,总归不管是要用钱还是要用人他都支持。
      这之后打算先找到书上所说的经历雷劫脑中有石的人,布置人手,制定了一套必须遵守的杀人手法,自以为够谨慎了。然后搜罗全国,杀了不下十人,但没有一个人脑袋里有东西,直到遇到了你。本来我之所以回来南城,是因为江少帅打算攻打这里,正好这里多到竟然有三个被雷劈而幸存下来的人,最新的一个就是你。
      一般这种雷劈活下来的事情非常少见,一整个省三十年内未必有一个人。我觉得这里可能是福地,所以我让江少帅安排了身份,提前来了,指不定以后我们在此地修炼最合适。
      但我没想到我刚来,李秋梅就出事了,警察局就接受了江孜手下犯下的案子。我本来打算一直在幕后,不轻易出手。事情被你越查越深,我就求我父亲在陆三少跟前扰乱视听……从我在乐安村看到那烧黑的巨蟒之后,我就确认你就是我们要找的人,也一定要拿下的人,就算冒风险也要拿下。但没想到,你竟然瞒了所有人,假装住在家里,设套引我们过去……”
      
      再之后的事,叶曼琳基本上都已经知情。至于江孜的死,正如叶曼琳所预料的那样,梁定斯为了灭口,趁乱就打死了江孜。讽刺的是,他的枪法还是江孜手把手教出来的。
      
      审讯室外响起了敲门声,狱警来告诉叶曼琳,陆钧礼已经到了,要不要请他进来。
      
      “不必了。”
      
      叶曼琳看一眼梁定斯,问了他藏秘籍的地方,就要离开。
      
      “别忘了你的承诺,还有,我求速死。”梁定斯喊道。
      
      叶曼琳离开监牢之后,就看到站在牢门口,穿着白衬衫西装裤的陆钧礼。
      
      “怎么样?”陆钧礼问,“我不在自然就能审出来得叶大警长,快说出真相让我见识一下。”
      
      叶曼琳就把经过讲给了陆钧礼,但省掉了梁定斯父亲是张道士身份。
      
      “家里祖传秘籍?那你问出他家在哪儿么?”
      
      叶曼琳和陆钧礼对视一眼后,无奈地把张道士的事儿讲了。不是她不守信用,是陆钧礼已经察觉到了。如果自己瞒着不说,陆钧礼也不说,他背地里肯定直接去解决问题,叶曼琳到时候想拦都拦不住。
      
      “我答应他会保住他父亲的命,而事实上他父亲并没害人之心,只是为了维护儿子说了谎话。”叶曼琳让陆钧礼体谅一下为父护子的心情。
      
      “体会不到,不然你生个孩子让我感受一下?”陆钧礼笑问。
      
      “和你商量正事,别动他父亲,我答应了。”叶曼琳说完,就只听到陆钧礼问候自己晚上吃什么,在转移话题。张道士犯了陆钧礼的大忌讳,从之前陆钧礼评价张道士的话可知,他是很信任他的,被信任的人背叛,是陆钧礼最为厌恶地事,他应该不会轻易原谅。
      
      叶曼琳一把拉住陆钧礼,“当是为我们的婚礼积福好么?”
      
      “行。”陆钧礼立刻答应,他目光灼灼,紧紧地盯着叶曼琳一刻都不放,“所以你确定要嫁给我了,对么?”
      
      “我有的选么,警局那些人都在议论,我还没结婚就和你住一起了。”
      
      “一直都是你选我,我只在这里等你。”
      
      陆钧礼笑着拉住叶曼琳,凑他耳朵边咬着,“不然今晚我们就把最重要的事情给办了,坐实那些谣言,就不是谣言,你也不会听了之后觉得那些话不实。”
      
      “你疯了!”叶曼琳要推开陆钧礼,奈何陆钧礼凑得太近,整个人太稳了,这一下根本没推动,反而像撒娇般地用小粉拳捶胸膛。
      
      陆钧礼干脆一口咬住了叶曼琳的耳朵,贪婪地吸允了两口,才依依不舍得松唇。
      “对,我在疯狂地爱你。”
      
      ……
      
      二人在警局部分人员的注视下,离开了警局。
      
      “先去登记,婚礼之后再补办。”陆钧礼突然拉住了叶曼琳的手往政府走。
      
      “现在是晚上。”
      
      “我可以打电话叫人。”
      
      “可是我放电这件事还没解决,我不想……”叶曼琳犹豫,她不想拖累陆钧礼。
      
      “拍一下脖颈,就把江孜弄晕是你吧?”陆钧礼问。
      
      叶曼琳不解地点点头。
      
      “连面对杀害你的凶手,你都如此控制好,我作为你最在乎你的人,还有什么可怕。
      我信你,一直都信。”
      
      叶曼琳愣了下,抿嘴笑起来。
      
      必不辜负。
      
      谢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纯爱向悬疑文《开封府第一戏精》已开,轻松风格,识时务爱搞鬼怪的可弱可强戏精男主,觉得有感兴趣就戳戳看。
    如果不喜欢,很抱歉打扰到,请见谅。
    多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