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小哭包

作者:鱼七彩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秘教目的

      “死刑?”齐峰不理解。
      
      梁定斯在边上听说之后也非常的疑惑,“他只是脑子不太好用,被那个魔术师利用而已,他也没参与杀人,为何要判他死刑啊?”
      
      齐峰知道叶曼琳做事肯定有她的理由,他惊诧地询问叶曼琳:“难道说他才是真正的凶手?”
      
      叶曼琳点头,让梁定斯描述白云天的衣着。
      
      “穿着一身唐装,带着玉戒指,布鞋。”梁定斯不解地看向叶曼琳,“这有什么不正常么?”
      
      “市里像他这么年轻,家里有些钱的人,多数都跟风穿衬衫西裤。就算衣着传统,身上总要带块怀表,显得洋气有点摩登的样子。你们看他那双手,白嫩修长,明显是被娇养没干活粗活的人物。而且他还很讨厌西洋的东西,所以身上没有一处沾有洋风。而案子里的两名女死者,都是穿洋裙的摩登女人。加上他有份参与谋杀,并且极有可能是故意提供了错误的地址,令魔术师有时间得以自杀。你们去的时候,那位魔术师身体还有温度,很明显是刚死不久。想必这是个早约定好的信号,隔壁来人,魔术师就得服毒自尽。”
      
      “但凡虚假的事,都经不起推敲,你们仔细调查清楚魔术师的身份,总会有线索。我猜大概是他属下或者跟班之类,忠心耿耿的那种。”叶曼琳道。
      
      齐峰点点头,立刻让梁定斯把他的小本子拿出来,记清楚了。
      
      “老大,讨厌西洋的东西,跟他是杀人凶手有联系?”齐峰再问。
      
      “两名被害者被掐死之后,都被打扮成洋人的容貌,被放到有外国风格的建筑附近。说明什么,凶手对西洋的东西存在一种厌恶情绪,不然他不会将死尸摆在这些地方。但凶手同时也喜欢着这些衣着西式化的女子,因为只有喜欢,他才会了解的这么透彻,并将死者从头到脚打扮的非常细致。”叶曼琳琢磨道,“我觉得这种矛盾心理,跟他曾经遭遇过的什么事情有关。”
      
      齐峰明白了,表示回头他会仔细审问这个白云天,力求找到他的动机。
      
      “把他查透了,一切自然就了然。”叶曼琳交代完,在警局巡查一圈,见没有什么事,就打算回去。毕竟她现在还是身处在危险之中,叶曼琳对自己的安全也要负责,她可不会在这种时候冒险逞能。能在白天的时候,安全回去,绝不会等到晚上。
      
      沈济同从楼上下来,看到叶曼琳要走,“你今天倒奇怪,迟到早退。”
      
      “抱歉,最近这段日子我都没办法按时上下班了。”叶曼琳解释道,“按照规矩扣钱就行了。”
      
      “警局还不差扣你的这几个钱。前段时间你负伤还要办案,也挺不容易的,这段时间就当平前面的吧。不过你到底是碰到什么重要的事,让你如此破例?好歹给我个理由。”沈济同很好奇。
      
      “有人要杀我。”叶曼琳简练回答道,“这个理由足够吧?”
      
      沈济同惊讶了下,他看看四周,把叶曼琳请到边上一处空着的屋子里。
      
      “谁要杀你?我姑母的人?”沈济同严肃地追问。
      
      “跟她没关系,你帮我跟她捎一句话,那个家我不会回了,让她别惹我。不然就算我死了,我在死之前也会求陆钧礼,帮我好好‘善待;她的宝贝女儿和儿子的。”叶曼琳咬牙道。
      
      沈济同愣了下,明白自己没有立场求情,而且他相信叶曼琳不是那种手段恶毒的人。她说这个,也是被逼急了,不想再被他姑母沈氏骚扰而已。
      
      “好,我会传达,但你不许死,好好活着。你父亲继母那边,是不讨人喜欢,可这世上还有很多别的美好别的人在乎你。”沈济同叹口气,拍了拍叶曼琳的肩膀,让她以后遇到麻烦的时候记得找他。他保证不会坐视不理,一定帮她。
      
      “好。”
      
      四天后,齐峰等人终于排查清楚白云天的身份。原来他是从南城过来的地主儿子,上过大学,曾经心仪的女孩,在他毕业归来后不久,就和南城内一位有名的纺织厂老板的儿子订婚了。对方是留过洋的时髦人士,女孩喜欢穿西式的裙子,爱用洋人的香水,张口闭口都是外国货。白云天既喜欢女孩穿得洋气,打扮得漂亮。为了女孩,努力学习西洋知识,极力讨好她,结果换来的却是对方厌恶他,厌恶他不够洋气的‘落后’。
      
      后来女孩婚后,就跟着她的丈夫一起出国了。白云天求而不得,抑郁成疾,害了相思病。断断续续过了大概一年多,他身体虽然好了,但心却死了。再之后,他就变得反常,先是把家里的狗勒死了,后来又弄死了一个丫鬟,再之后他在窑子里,让女人穿着洋裙和她欢好,也把人给掐死了。家里出钱把这事儿给摆平了,不过白云天在南城名声就不太好了,辗转去了别的地方,但每过一段时间,他就忍不住想亲手勒死那些穿洋裙的女孩,勒死她们死了之后,又忍不住把她们打扮成他心目中更漂亮的样子……
      
      叶曼琳看完梁定斯写得结案陈述后,皱眉丢在桌上。
      
      “变态,纯正的变态啊!没想到我们南城还有这样的人,真给我们南城人丢人!”梁定斯唾骂道。
      
      “对了,我差点忘了,你也是南城人,警察学校就在南城附近吧,休息的时候回家?”叶曼琳问。
      
      梁定斯点点头,“回,我娘每次都给我做一桌子好吃的,人在外就这点好处了,一回家就被各种优待。”
      
      “老大,我看你最近总是早早就离开警局,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梁定斯关切地问。
      
      “没事,家里有点麻烦罢了。”
      
      “麻烦,什么麻烦,可是伯父他又难为你了?”梁定斯心疼地皱眉,“老大真的太不容易了,我们以后一定给你多省点心,乖乖听话。”
      
      “好孩子,真懂事。”叶曼琳拍了拍梁定斯的肩膀,看时间差不多了,收拾收拾就要走。
      
      梁定斯主动表示,要送叶曼琳。
      
      “不用,我好歹是个警长,还不需要你来保护。”叶曼琳对梁定斯挥挥手,就径直出了警局。
      
      叶曼琳走过一条街,按照老样子到了旺旺茶楼吃晚饭。今天她的穿着还是老样子,皮鞋黑裤子,白衬衫,戴个大沿帽,几乎挡住了半边脸。
      
      天快黑的时候,叶曼琳带着帽子从旺旺茶楼出来,回到了她西霞路家中。
      
      凌晨两点,有三个人影窜进院中,立刻有人喊起来,鸣枪示意他们不准跑,却没想到院外还有一个望风的人,这人反应极快,眨眼就逃得没了踪影。陆钧礼的人足有三十多个,拿枪立即追了附近五六条街,都没看到此人的半个身影。
      
      院里的三个都被抓个正着,人按住后,直接撬开嘴搜干净,又扒光衣裳,用水泼了头发,以保证彻底清除他们身上携带的任何可以自杀用的□□。
      
      人抓到手后,领头的就将头上的帽子和假发撤了下来,脱了裙子,换了条正经男人穿的裤子,带人将这三个押去了陆钧礼家。
      
      叶曼琳还在睡觉,并不知外面发生的事情。她每天只是如常按照陆钧礼的吩咐,坐车从后门去旺旺茶楼吃早饭,然后从前门出去,走路去警局。等下午的时候,就走路去旺旺茶楼从正门进吃晚饭,然后走后门悄悄坐车离开。这期间,其实一种有一个身形和她相似的人,和她一样出入旺旺茶楼,不过是反着来的,这个人每天在西霞路叶曼琳原本的住所住着,然后早晚从旺旺茶楼那里走个来回。
      
      “三少,人在这审还是医院?”
      
      “医院。”
      陆钧礼披上他的白大褂,戴上平光眼镜,坐进了车里。
      
      ……
      
      早上六点,叶曼琳穿戴整齐从三楼下来的时候,陆钧礼已经坐在餐桌边看报纸,早饭早已经准备好,摆在了桌上。并不算丰盛,只是豆浆油条,和两个煎蛋,一碟酸萝卜。这是叶曼琳昨晚交代给下人她今早想吃的东西,但每次陆钧礼的饮食也跟着她一块走。
      
      陆钧礼穿着一身用料精良的华贵西装,看起来跟桌上的餐食格格不入。就好像是华贵的珠宝面前,放了一个草编的戒指。
      
      “你其实不用跟我吃这个,我是小时候跟我祖父落下的习惯,吃饭吃好,一口都不能浪费。”
      
      “现在粮食紧缺,不浪费是好习惯,我就不能学学?”陆钧礼收了手里的报纸,一双眼深邃无底地看着叶曼琳。
      
      叶曼琳看了眼陆钧礼,用筷子夹起一根油条塞进嘴里,然后喝起了豆浆。
      
      “昨晚抓了三个人。”
      
      “咳咳……”叶曼琳急忙把嘴里的东西咽下,用帕子擦擦嘴角,“你怎么不早说?现在人呢?”
      
      叶曼琳顺势扭头寻找了下。
      
      “死了。”陆钧礼对上了叶曼琳的眼睛,“都不听话。”
      
      “都死了?没留个活口,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陆钧礼示意属下,把证供给了叶曼琳。
      
      叶曼琳看完之后,也忘了问陆钧礼为何已经招供了还死了人。因为口供上的内容,让她觉得太震惊,不可理喻地滑稽。
      “为了复辟卫国?春秋战国时期的卫国?”
      
      “嗯。”陆钧礼道,“自秦以来传承下来的秘教,说复辟卫国,倒也可以理解。”
      
      “这都过去多少年了,早已经时过境迁,所谓的复辟根本没有意义。”叶曼琳肯定道,“这一定是个掩饰。”
      
      “确实是个掩饰,所以说他们不听话。毕竟他们真实的目的也很荒诞,没什么必要隐藏。”陆钧礼又让管家给了他第二份证供,这是几个人在受了‘教训’之后,都进行了翻供。
      
      “为了长生不老。”虽然这个确实也荒诞,但自古以来真不乏求长生不老之人。这个理由,叶曼琳倒是可以接受。
      
      陆钧礼咳了一声。
      
      管家又将第三份口供递给了叶曼琳。
      
      叶曼琳惊讶道:“这到底有多少份?”
      
      “叶小姐请放心,这是最后一份了,绝不会再有。”
      
      叶曼琳怀疑地看他们一眼,就把最后一份口供看完。这份口供的内容让叶曼琳觉得稍微合理了,但合理之余,她心里却觉得很不是滋味。
      
      第三分口供主要的内容可以用四个字概括‘为民除害’。他们之所以会杀被雷劈的人,是因为经历过天雷而活命下来的人,都将会变成怪物,祸害众生。所以为了让‘怪物’死得彻底,必须把头敲碎。
      
      但叶曼琳觉得这也不是最真实的口供。为民除害是正义之事,但他们这种做法,明显就是恶徒行恶事,跟正义完全不搭边。
      
      “你也觉得没一个可信是不是。”陆钧礼冷笑着感叹一句,这些用不上的人,果然是该死,还能留个尸体给医院做些研究。
      
      “我不明白,可这些人到底有什么理由这么忠诚卖命,让他们死到临头不说实话?”
      
      “或许这不是卖命,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真正的目的是什么,都是小喽啰,被上面的人胡乱拿理由忽悠了。乱七八糟的解释多了,总会有人觉得哪个合理就信了。”
      
    插入书签 



    大唐晋阳公主
    李世民最宠爱的嫡女,宫廷悬疑破案文。



    红楼第一狗仔.
    耽美完结,讲述狗仔回到古代办报升级流爽文



    红楼之农业大亨
    农业教授穿越贾琏。杂交水稻,提高亩产,人人碗里有饭吃。发展渔业,畜牧养殖,人人盘里有肉吃。



    红楼之贾母不慈
    已完结,晋江文学城穿成了贾母,她很荣幸地站在荣府的制高点上,关(nue)爱(si)大家



    红楼邢氏
    已完结,地府冥神孟婆囧囧穿越邢夫人。打大怪,收小怪



    庶女逢春
    已完结,古言宅斗,讲的是侯门庶女,喜欢的可以戳一戳



    红楼之林黛玉
    已完结。是穿越林黛玉的问,前半部分能接受的话,后面应该还好。



    炮灰嫡女翻身记
    已完结。古言重生文,宅斗那些事儿,架构不是很完美,亲们不放试着读一读。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