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作者:红九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真香啊真香

      《服不服》第七章:真香啊真香
      
      晚上回到家, 楚千淼看到谷妙语气呼呼的。
      
      她连忙问:“谁欺负我们小稻谷了?告诉我, 我帮你喷死她去!”
      
      谷妙语鼓着腮帮子说:“我现在这个公司有个同事叫涂晓蓉, 她这个人真的, 什么不该干的事她都能干, 我劝她不要这样她还说我虚伪!真的真的, 她太激发我的鸡汤灵感了, 水水我跟你说, 不讲鸡汤我都没勇气接受我的人生中存在涂晓蓉这个人的事实!”
      
      楚千淼甩了脱鞋一脚踏到沙发上, 两手叉腰双目圆瞪:“她再膈应你你给我打电话, 我找几个人假装是要装房子, 你看我怎么折腾哭她!”
      
      谷妙语拍着巴掌笑着直说“这个主意好这个主意好”。
      
      哄好了谷妙语, 楚千淼打开电脑开始加班。整理好白天的会议记录,用邮件发送给张腾顺便抄送了任炎和秦谦宇后,她开始浏览瀚海家纺的企业资料。
      
      看着看着她不觉开始发散起思绪。她回想着白天开会时任炎指挥若定的样子,觉得在职场上成为一个运筹帷幄挥斥方遒、可以让每一件事都尽在掌握的能者,真是一件让人向往的事。
      
      她不觉又联想起以前在学校的时候, 他在篮球场上也是这么耀眼夺目挥斥方遒的。那时一堆堆的学妹争着抢着给他递毛巾送矿泉水,她们拥成一团的样子别提多闹腾了,时隔这么久她都记得清楚。
      
      ……谁叫她也是那堆堆学妹中之一……
      
      不知道是不是大力出奇迹, 当时她力道大,挤进了最前沿, 于是最后学长大哥他老人家选了她送出去的矿泉水喝、用了她递上去的浸透着她香喷喷一颗少女心的毛巾擦汗。
      
      想着想着楚千淼傻乐起来。后面那些没挤过她的女生们差点被她气死,后来她们还跟她约架——约吵嘴架。开玩笑, 她学法的, 辩论队精心培养的犟嘴苗子,她怎么可能输?!她当然把她们全都吵懵了,最后她们一人给她买了一只雪糕,求求她开个吵架培训班……
      
      楚千淼想到这一激灵,她怎么把思绪发散到这么远。
      
      忽然她一转念,意识到自己发散思维的前半段犯规了——她之前明明决定要把过去给忘了的,让大家同时回到谁也不曾认识谁的公平起点的。
      
      她连忙使劲掐了自己大腿里子一下以示惩罚,掐得自己嗷嗷惨叫。谷妙语第一时间冲进她的房间问:“怎么了怎么了,跟谁在网上吵架吵输了吗?”
      
      楚千淼:“???”
      
      为什么要这么伤害她!为什么要如此怀疑她的强项!
      
      ******
      
      第二天楚千淼到了企业,但张腾没有到。
      
      楚千淼是在路上接到张腾电话的,他交代她说:“成筱冬的项目有点麻烦,我得过去帮她弄一下,你先自己到企业现场。我已经跟任总打招呼了,企业要是问起我怎么没去,让他帮忙先兜一下。”
      
      楚千淼有点迟疑:“可是张律,任总昨天说要和我们开会,你不在的话,这会……怎么办呀?”
      
      张腾问:“企业材料昨晚你也看了吧?”
      
      楚千淼嗯一声,说大致都过了一遍。
      
      张腾说:“那就没问题了,你尽管代表我开会就行,千淼我相信你,凭你的能力非常能撑上一阵子!”
      
      楚千淼一听这种评价,立刻豪气干云了。
      
      她对着手机那边的张腾说:“张律您就放心地去吧,我一定努力给您长脸不给您丢面儿!”
      
      然而真到了开会的时候,“真香”定律说显灵就显灵……
      
      她给张腾丢面儿了。
      
      ******
      
      楚千淼到了企业之后,周瀚海的秘书亲自负责给她和其他做尽调的中介机构安排尽调场地。
      
      会计师人多,他们被安排在了一间平时不怎么用的会议室里。秘书把秦谦宇和他的另外三个同事安排在一间非常宽敞的办公室里。那屋子是预留出来的,周瀚海是想着以后可能会招聘一位专门负责资本运作的高管。既然还没有招到合适人选,现在那屋子暂时就给券商做尽调办公室用了。
      
      安排到楚千淼时,秘书有一点迟疑。楚千淼就一个人,单独安置她有点浪费场地,但把她和券商方面那几个做现场尽调的人安排在一起,又怕显得不够尊重律师方面。
      
      秘书于是把秦谦宇叫了出去,小声地咨询他怎么安置楚千淼合适。
      
      秦谦宇说:“反正按照我们以往做项目的惯例,都是券商和律师分开的。要不,您就费心再给找间空的办公室?”
      
      不等秘书出声,一道声音就斜插.进来。
      
      “就把楚律师和我们券商的几个人安排在一间办公室里吧。”
      
      秦谦宇和秘书同时扭头,看向走近过来的任炎。
      
      秦谦宇:“领导,这样方便吗?”
      
      任炎眼皮都没眨:“开会方便。”
      
      ******
      
      楚千淼被安排进了券商尽调用的办公室。除了秦谦宇,还有另外三个券商的项目成员,孙伊、卢仲尔、王思安,都是很年轻的投行壮丁。楚千淼之前开会时和他们见过两次面,但除了换名片和说你好,还没来得及多交谈。这回算是她与他们第一次认真负责地互相认识一番。
      
      楚千淼性格开朗,说话嘎嘣脆,和三个人马上打成一片。
      
      四个人正约定中午午休时买两副扑克打几把升级,任炎带着他的一张扑克脸进了屋。他身后跟着秦谦宇,他挤眉弄眼做口型,用活泛的面部肌肉无声告诉大家:“你们死定了,任总听到你们说要打扑克了!尽调时期还有午休?!”
      
      大家瞬间默契噤声低头。楚千淼低头前偷瞄了瞄任炎的那张扑克脸,心想着如果有他的照片扑克牌里都不需要制作大小鬼的牌了,他这时候的样子比鬼还鬼……
      
      任炎进了办公室,在最气派的那张红木办公桌前坐下后,也没废话,手握成空拳扣在桌面上,咚咚敲了两下。
      
      “开会。”
      
      他肃杀地播报了两个字。
      
      下一秒楚千淼仿佛见证到一场大型室内集体操。
      
      秦谦宇孙伊卢仲尔王思安,四个人像经过专门训练一样,整齐划一地起立、一手端笔记本电脑一手拎椅子、麻溜转身、呈密集队形统一像任炎所在办公桌方位聚合、放下椅子、电脑端在膝盖上,正襟危坐。
      
      整个过程不出五秒钟,充满了仪式感,速度和整齐度都达到了极致,令人喟叹。
      
      “楚律师也过来一起开会吧。”
      
      楚千淼正目瞪口呆着,任炎对她发了话。
      
      她赶紧也搬了电脑拖着椅子走过去。
      
      ……到了这个时候,她发现了慢移动的不良后果。
      
      那四位大哥选了尽量远离任炎的位置落座,给她留下一个挨着任炎的缺口,不容她不坐在那里。
      
      楚千淼:“……”
      
      券商大哥们你们对待友司同事是不是也太不见外了!!!
      
      楚千淼硬着头皮坐下。
      
      打开电脑,QQ在无声跳跃,是秦谦宇给她发来贺电:“千淼,恭喜你喜提C位邻座!”
      
      楚千淼:……
      
      随后又是一条:“冒死给你提示一条,等下一定要打起精神多加小心,任总在工作问题上丝毫不容许人马虎,他带着大家过材料的时候绝对的六亲不认,一般谁离他最近谁最容易被提问,祝好运!”
      
      楚千淼:………………
      
      她是不是掉进券商的狼窝里了??
      
      ******
      
      任炎带着大家一起过着资料。楚千淼第一次见识到什么叫“高压”。任炎抛出一个问题,问题所对应的负责人员要迅速给出回答:从公司历史沿革方面分析,这个问题为什么会存在,怎么做可以完善改进它,解决它大致需要多久,会不会影响改制以及上市的进度。
      
      假如这人的回答让任炎满意了,会议进度条快速往下走。假如任炎不满意,他就会丢出几个连问句,问得人手抖心慌脸发臊。
      
      ——这里的问题你没发现吗?之前没有仔细看资料?
      
      ——这里的问题既然你已经发现了,放着它长蘑菇吗?不需要想一下解决对策?留着让我想吗?那我招你来干嘛的,给我当老爷吗?
      
      ——这个问题你就是打算这么解决的?比没解决时触到的法规还多?你的从业资格是找人替你考的吗?
      
      ……
      
      楚千淼越听越缩缩,她想把自己缩得小一点,这样会有些安全感。
      
      但她到底没有办法把自己缩没,任炎的炮.弹终究还是着落在了她身上。
      
      “楚律师,企业相关资质方面,有没有发现什么问题。”
      
      任炎突然cue了楚千淼。楚千淼看到其他四个人无声地松口气。
      
      她回想了一下,回答任炎:“暂时没发现什么问题。”
      
      任炎一转头,直直地看着她,看得她浑身汗毛都要炸起来。
      
      “没有吗?”任炎挑一挑眉,问了句。
      
      ……气场太强了,强到楚千淼有一瞬忘了自己是个律师,是从律所拿工资归律所管的。那一刻她以为任炎才是她的顶头上司。
      
      “……没有。”她吞口口水回答。
      
      任炎又看了她一眼,很面无表情的一眼。
      
      “接下来我们来讨论一下公司专利方面的问题吧。”他转正了头,从桌面上一沓提前打印好的文件里抽出一张,“企业有一项重要专利,目前是在三个自然人名下的,需要尽快转到公司名下来。”
      
      他话音一落,楚千淼觉得五雷轰顶。她觉得自己挨近任炎一侧的半边身体又冷又热,她想自己的脸一定已经臊红到快滴血了。
      
      公司的一项专利存在着这么明显的瑕疵,而她居然没发现。
      
      她迅速检讨自己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误。
      
      ——昨天她看资料的时候有点分心了。什么篮球赛,什么矿泉水和毛巾,什么吵架培训班……她的专注度被这些东西带跑了。
      
      ——她原本以为今天开会主要是由张腾来负责应对的,自己只要负责听和记录,于是在潜意识中她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觉得大致看过一遍资料就可以,毕竟有张腾把控和兜底。
      
      “楚律师是记错会议时间了,没来得及看资料吗?”任炎又补了一句话,声音清冷,语气戏谑。
      
      楚千淼低下头,惭愧得想拍死自己。
      
      她发誓以后再也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再也不会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激.情派送300个红包包!嗷~~~
    今天这个情节,是千淼小姐姐准备的不够充分,是她做的不好,她知道错了,她以后不会再犯这种错了!【大家今天想批评她的话温柔一点哇O_O小姐姐脸皮薄已经很自责想哭鸟O_O】
    职场新人总是从一次次试错中检讨自己成长起来的,没有人一开始就是个完人,小姐姐以后会棒棒的!
    *
    【明晚19:00更新~~】
    *
    小喇叭:任总,请问今天开会时,你算不算“收拾”了小姐姐?
    任炎:不是收拾,是“调.教”。
    小喇叭:这位朋友,恕我提醒你在晋江“调.教”可是很意味深长的词哟,不加分隔符可是要被口口掉的!哎哎,任总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走神了?你敢告诉我你现在脑子里想什么呢吗?
    任炎:我想和楚千淼的事呢,告诉你你也看不懂。
    小喇叭:我不信!
    任炎:我口口口口她,又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她,一晚上口口口口口口口她。天亮之后继续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她。
    小喇叭:!!!
    小喇叭:歪?妖妖灵嘛?这里有人对一只喇叭讲黄段子呀,快抓走他!



    别怕我真心
    所有的遇见都预见了我将对你的真心。



    投行男女(原名我们住在一起)
    这就是一个从合租到搞在一起的故事。



    你好毒
    爱情是场战争,谁先动心说爱,谁就败在下风。



    我的青春你的城
    青春与爱情。



    爱我就要说出来
    搞笑,狗血,JQ!!!



    我心里有你一滴泪(大纲结局慎入)
    任君抽打的文=_=|||



    咱俩没完
    搞笑狗血,超雷慎入!



    莫道未撩君心醉
    扮傻小妞拿下牛叉大爷!搞笑!



    咱俩不熟
    青梅竹马,爆笑甜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