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冬日宴

作者:夜拾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1 章

      阳光从格子窗里照进来,在刀剑居室内落下规整的影子。八重在一只只巨大的木架间行走,看架子上放着的刀剑,它们长短不一,形态各异,但无一例外都特殊又精致,极具收藏价值。
      
      周围起起伏伏的气息像是熟睡的呼吸,又像是有人不怀好意的对着你的脖子吹气恶作剧。
      
      走在这样的环境里八重深感不安,不安令人清醒,八重看见了一柄刀鞘上绘有新月的太刀,即使覆盖着厚厚的灰尘,依然可以窥见它的美丽。
      
      这柄刀的气息是刀剑固有的凌冽,同时又透出了一种柔和的包容感。
      
      八重缓缓的伸出手,想去碰一碰它,又怕自己的触碰被讨厌,缓慢的动作透出十分的犹豫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人大力拍了她的肩膀,同时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说:“唷!”
      
      八重:“……”
      八重被吓懵了,连尖叫都忘了,眼睛一闭浑身灵力轰一下炸开,直直往身后捣去!
      
      “哇啊啊啊啊!”惨叫着和着木架倒塌声一起传来。
      
      然后是“哈哈哈”的笑声,同时一只手按上了八重的头顶,安抚的揉了揉她的发心,“不怕不怕,是鹤丸在和你开玩笑。”
      
      “哈哈哈”的笑声带着久远的熟悉感,八重抖抖索索的睁开眼,看见了身着华贵青色狩衣,头戴金色流苏的俊美男性。
      
      无论是笑声,还是形象,都是八重曾经在游戏中见到过的:“你是……三日月宗近?”
      
      天下五剑之一,最美的那把刀。
      
      “哈哈哈,姬君认识我?真是我的荣幸呢,哈哈哈。”
      三日月笑声爽朗,语调却是老年人特有的缓慢,每一个“哈”字都咬得非常清晰,八重一直觉得自称“老爷爷”的三日月是故意装出一副失智老人的模样的,其实他年轻灵活着呢。
      
      八重点头:“久仰大名。”
      她回头去看被自己妖力逼退的,一身雪白的鹤丸国永:“久仰大名。”
      
      鹤丸苦笑:“本来想吓一吓你,没想到结果却是我自己被吓到了。”
      
      八重:“……鹤丸大人谦虚了,我真的被吓得不轻呢。”
      
      “这位姬君,我记得是八重吧?”八重和妖刀姬对话时,三日月显然也在旁观,他喊出了八重的名字,“不管你这次来是为什么,先和我们一起把架子复原好吗?被人类看见这里混乱的样子可不太好呢。”
      
      八重是推倒架子的直接责任人,她能说不好吗?
      
      动手整理的是八重和鹤丸,三日月揣着手在一边看着:“哈哈哈,我是老人了哟,照顾下老人家嘛。”
      
      他这么说着,站着不动,稳定的撑着妖力屏障,让经过的巡逻武士忽视了刀剑居室内的动静。
      在八重和鹤丸不知道哪些东西原本是放在哪里的时候,他也会出言指点。
      
      八重听着三日月的指挥,和鹤丸合力将一柄大刀架上刀架,感叹道:“三日月大人真是厉害呢,记性真好。”
      鹤丸不甘寂寞:“我也是很厉害的哦。”
      “是是是,”八重心有戚戚,“鹤丸大人吓人的水平可高超了。”
      
      “辛苦了。”等两人整理完,三日月微微一躬身行礼,然后问八重,“那么八重小姐,你这回来刀剑居室,是为了什么呢?”
      
      “我是想来问问刀剑居室的妖怪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奇怪的动静。”八重向他们讲述了大天狗的遭遇。
      
      “哦,你说那个啊。”鹤丸一敲掌心,“被三日月斩杀了哦。”
      
      八重扭头看三日月。
      
      “别看我们困居于此,消息还是很灵通的,”三日月声音沉静,语调不急不缓,“我们知道大天狗是安倍晴明的式神,与他战斗的那名——姑且称作武士吧,一看就不是好人。于是当他路过刀剑居室时,我就将他斩杀了。”
      
      八重:“听上去好像很轻松的样子……”可大天狗明明那么凄惨,虽然有数量上的原因,但在大天狗的描述中,他对敌人实力的评价可不低。
      
      “虽然我满身灰尘,年纪又很大,但刀锋还是很锋利的啊,哈哈哈。”说着这话的三日月,言语中透露出了自豪来。
      鹤丸顺着他的话抱怨:“啊啊,被扔在这里太久啦,衣服都脏了。”
      
      八重想了想:“那……要我帮你们擦一擦吗?”付丧神的力量不能作用于自身,“虽然现在也只能帮你们擦擦刀鞘。”
      
      鹤丸立刻把两只手都举起来,欢呼雀跃:“要要要要要!”
      
      宫殿与宫殿狭窄的夹道中放置有防火用的储水缸,八重垫着脚尖在里面浸湿了手帕,跑回刀剑居室从木架上取下了三日月宗近的本体。
      
      “哇,意外的沉呢。”小姑娘感受着手里的重量,低声嘟囔。
      
      “我毕竟是把太刀嘛。”三日月笑着说道,看着八重小心翼翼的把刀竖起来,用刀柄那头抵住地面,然后从刀尖的位置一点点擦拭起来。
      鹤丸国永在一边看着,小声嘟囔:“诶,为什么是先给三日月擦拭?我也很漂亮的哦。”
      
      “知道知道,看见你就知道你很漂亮呀。”八重用哄小孩子的口气说着,“但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嘛。”
      
      “哦!”鹤丸国永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本体并不在三日月附近,他把手遮在额头上,做出眺望的姿势,另一只手往前一指,“我在那里。”
      
      八重顺着他指的方向望过去,黑沉沉一片都是灰扑扑的刀剑,看不出哪个是鹤丸:“等我擦拭完三日月就过去,稍等下哦。”
      
      八重说话的时候手上动作不停,经年的灰尘在手绢的擦拭下褪去,贵重木材制作的刀鞘显露出醇厚的本色,木质刀鞘上镶嵌着的,似乎由玉石加工而成的弦月装饰也流淌出温润光泽。
      
      本体的变化反应到了付丧神人类形态的躯体上,他胸前的护甲,头上的流苏,连同那一身秀有精致花纹的蓝色狩衣,色泽都变得崭新明亮了,甚至三日月含着新月的双眼,也变得更为璀璨了。
      
      有柔软的樱花花瓣围绕着三日月飞舞,被人擦拭着刀鞘的付丧神心情良好,开始了他的樱吹雪。
      
      八重愣愣的看着他,心想不愧是最美的刀剑,他笑眯眯的坐在覆满灰尘的刀剑居室中,一身风华映得陋室生辉。
      小姑娘将沾满灰尘的手绢换了个面,继续擦拭,同时对着三日月一笑:“天下五剑,真是容易满足呢。”
      
      这一笑中满满都是生机勃勃,映入三日月眼中,是比樱吹雪更美的景色:“有人愿意和老爷爷聊天,我就很高兴了,更何况还能享受到久违的养护。”
      三日月宗近扬着他不疾不徐的标志性笑容,身体微微前倾,注视着八重:“当然会开心得不得了啦。”
      
      八重将放置三日月宗近的刀架也擦拭了一遍,这才把擦干净的太刀放了上去,灰扑扑的环境中,干干净净的美丽太刀散发出微弱的光芒的来。
      
      鹤丸眼神亮闪闪的盯着八重:“八重八重,轮到我了哟。”
      八重向他扬了扬手里脏兮兮的手绢:“等我去洗一下。”
      
      夹道背阴,在夏日里也凉飕飕的,时不时就有一阵阵微风吹过,送来夏日里难得的清凉。见识了三日月的美丽和鹤丸的活泼,心情大好的八重哼着歌,垫着脚尖在水缸里洗手绢,在她的感知中,夹道内的阵阵微风不仅吹来了凉意,还有起伏着的妖怪的气息。
      
      刀剑居室中未露面的妖怪们——大部分是类似于三日月和鹤丸的付丧神,以及隔壁宫殿中隐藏着的妖物们,都在偷偷看她。
      
      被警惕与好奇的视线笼罩并不是愉快的体验,但至少没有敌意,被盯着看的时间长了,八重也学会了无视它们。
      
      习惯导致麻木,所以当那道不同寻常的气息贴近后背时,八重才猛然惊觉。
      晃动的水面上映出扭曲的影子,寒意顺着脊背攀升,八重下意识的往旁边躲去,却因为察觉得太晚而迟了一步。
      
      缠绕着不详气息的刀锋实打实的切入了她的肩膀。
      
      刀锋没入的那瞬间,八重并没有感觉到疼痛,她感觉到肩膀被一股力量往下压去,同时一股令人头皮发炸的凉意顺着那股力量从皮肤表面切入了肉里。
      
      没有什么战斗经验八重靠着本能躲闪,却无法做出准确的应对,她侧头往自己肩膀上看去,看见了缠绕着黑色气息的刀锋,以及炸开的红色血花。
      
      在本能的恐惧中,时间被拉长,八重头脑一片空白,她低低的“咦”了一声,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然后剧烈的疼痛终于反馈到了八重身上,同时她胸前佩戴的镜姬御魂骤然发亮,一声清脆的裂响,镜姬将八重受到的伤害完整的反弹到了敌人身上。
      
      八重终于看见了攻击她的东西,嘴里叼着一把短刀的骨头游动着骨节尾巴,镜姬反弹的攻击让它动物头骨般的头部裂开了一条裂缝。
      
      时间朔行军。
      八重一片空白的脑袋里冒出了这么个名词。
      
      有声音从仿佛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下一个瞬间却已近在耳边。
      
      “八重——!”
      
      新月形的刀光在狭窄逼仄的夹道中斩过一个倾斜度极大的弧度,瞬间天地失色。
      
    插入书签 



    [黑篮]和光同尘
    绿间真太郎BG



    [死神]积雨森林
    市丸银BG



    [网王同人]十月海道线
    Time waits for no one.庞大的舞台,细致的故事,不可不看的一篇文。



    『猎人』七色
    偷闲大人的作品,为了看这文去看HUNTER原著绝对不亏。



    [综漫]执梓之手
    保持一贯的轻松幽默,女主强大,乱姐新作。



    [死神]此去更年
    浅本出品,男主也是店长。行文轻松为主,偶尔的抒情让人想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