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手乾坤

作者:蒋胜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大漠风沙(1)

      出山西大同,再走下去,就到了蒙古。蒙古铁骑,曾驰骋天下。如今蒙古分为三部,南为鞑靼,北为瓦剌,西为兀良哈,共奉鞑靼部首领脱脱不花为可汗,但是掌握实权的,却是瓦剌部的太师也先。
      一辆马车驰入和林城,马车帘子掀起一半,一个身着蒙古服饰的少女,探头出来看热闹,只见她身着貂裘皮帽,戴着黄金项圈,抱着一只小牧羊犬,看似什么王公的子女,只是身子纤弱,皮肤雪白娇嫩,却不象北地生长的女孩子。
      马车停在城中最大的客栈停下,那少女跳下马车来,用不太熟练的蒙古语对赶车老汉道:“阿布,谢谢你了,这辆马车就送给你了,回去之后,替我向额吉问好,我会再去看你们的。”
      满脸皱纺纹的蒙古老汉笑道:“谢谢你了,玲玲姑娘,下次再到我们的蒙古包去呀!”
      那少女不高兴地道:“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叫宁宁,不叫玲玲。宁——宁——”她在他的耳边大声道。
      老汉仍道:“是啊是啊,玲玲,你一个人要小心呀!”笑呵呵地去了,那少女扁了扁小嘴道:“怎么搞的,来到蒙古,名字老是被叫错。”
      这少女,自然就是崔宁宁了。谁也想不到,她竟然来到了蒙古。她此时不想见丁芷君段无忌等人,想起安乐郡主朱祁锦远嫁蒙古可汗脱脱不花,便跑到这儿来看她了。
      明朝乃是□□大国,自三宝太监郑和下西洋后,不但周边国家,连西洋各国都有朝贡。什么琉球、占城、瓦剌、兀良哈、鞑靼、安南、朝鲜、榜葛刺、满刺加、哈密、中山、乌斯藏、苏门答刺、天方、撒马儿罕、日本、吐鲁番、暹罗、爪哇等等。既与各国交往,丁芷君有心对她加以栽培,因为明朝与蒙古及朝鲜交往最多,所以她多多少少学了点蒙古语,这时候却正好派上用场。
      在客栈中放下行李后,她抱着小狗在大街上逛来逛去。这里毕竟是塞外,比不得京城热闹,可是却是别有风情。这边是马市,牛嘶马叫,还有挂着铃铛的骆驼;那边是摔交,一群人围着几个大汉在起哄;还有奇装异服的胡姬,碧眼黄发的色目人。耳边喧喧扰扰尽是古里古怪的胡语。
      她上了酒楼,学着别人的样子,叫了杯马奶酒,一盘芝麻羊肝,一盘手抓饭。每样都尝了一点点之后,她向店小二问了去王宫的路,就起身走了。
      走到王宫门前,见门口守卫森严,她只好悻悻地走开。
      拐过一个墙角,她左右看了看,见没人,作了个鬼脸道:“前门进不了进后门,天下哪有我去不了的地方。”忽然一不小心,她手中的小牧羊犬从她怀中跃下,向前跑去。一会儿,就不见了小狗,宁宁忙叫道:“吉里格,吉里格。”
      却从墙内传来小狗的叫声,宁宁喜道:“有狗洞。”跪下来扒开草丛,果然看到一个一尺见方的小洞。她正向内爬,却发现爬不过去,看了看身上,忙将累赘的皮帽与貂裘脱下,才爬了过去。
      爬过洞口,才松了一口气,又将衣帽从洞中拉进来。看了看四周,运气很好,四周无人。躲避守卫,偷偷进入,本是她的拿手好戏。走过一个转弯,见前面有一个宫娥正向她这方向走来,她躲在一边,待对方走近,一下子将那宫娥敲昏过去,拖到假山后面,与那宫娥换了衣服,看看上下无什么破绽,大着胆子向前走去。一路人遇上人,她先笑着点点头,别人要等她走了老远之后才忽然想起这个小宫娥竟是十分陌生。
      也算得她运气好,走过两间宫室,竟发现前面看见一个身着汉装的宫女。宁宁上前一看,认得她是朱祁锦陪嫁的丫环小茵。宁宁上前叫了一声:“小茵。”
      小茵一看,吓了一跳,看了看周围的人,忙低声道:“别说话,跟我来。”宁宁跟着小茵,来到一间宫室中,宁宁看见室内还有一个少妇,正是另一个陪嫁丫环小蔷,小蔷低声呼道:“宁姑娘,你怎么会在这儿?”
      宁宁笑道:“我运气向来都好,一进来就找到你们了。锦儿呢,她要是知道我这么远来看她,一定非常高兴了。”她尚说得兴高采烈,却看见小蔷小茵已经流下泪来,宁宁惊问道:“怎么了?”
      小茵哽咽着道:“宁姑娘,你来迟了,郡主她,她在半年前就已经去了。”
      宁宁呆了一呆:“你说什么?”
      小蔷拭泪道:“说是水土不服。可是我们这些奴婢看到的,却是郡主自嫁到鞑靼之后,就没有一天开心过。她在家是掌上明珠,到这儿却是泥土瓦砾,什么都要忍气吞声,郡主她何曾受过这种委屈。后来她就水米不进,就此一病不起……”
      宁宁怔怔地站着:“锦儿死了。”想起当年四人同在京城跃马飞鞭,意气飞扬时的情景,犹听得锦儿笑语声声。她与朱祁锦年龄相近,性情最是投合,想不到千里迢迢而来,故人竟已经去了。她自幼娇生惯养,要哭就哭,要笑就笑,高兴时捉弄别人,不高兴进拿人出气,虽听过人间有忧愁之事,却是从来未曾经过。
      谁知这些时日来,识阴谋背叛,经生离死别,不由地悲从中来,眼泪一串串地落了下来。小茵小蔷一边劝着,方慢慢止住了泪,问道:“锦儿的墓在哪儿,我想去看看。”
      小茵道:“就在城南三十里处。”宁宁站起来就要走,小蔷忙道:“宁姑娘,你这样出去很危险,还是在这儿过一夜,明天让我们送你出去。”宁宁点了点头,这才看见小蔷的衣着打扮与小茵不同,有点看出了:“小蔷,你是不是做了脱脱不花的妃子?”
      小蔷无言点了点头,小茵道:“自从郡主与可汗吵过一架后,我们的待遇就变得很差,后来可汗看上了小蔷,郡主在病中,为了让大家生活得好点,才……”
      宁宁点头道:“我明白,小蔷没错。”
      次日,小茵送宁宁出宫,宁宁骑马来到朱祁锦的墓前,看着墓碑上依锦儿遗愿刻上了“大明郡主朱祁锦之墓”。墓前荒草离离,又一个金枝玉叶,成为和亲的牺牲品,独自长眠异乡,陪伴她的只有大漠风沙,西风落日。
      
      
    插入书签 



    芈月传
    大秦宣太后芈月传



    燕云台
    大辽太后萧燕燕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新文开始了。



    历史的模样
    我的二十五史



    凤霸九天——大宋女主(上卷)
    大宋章献皇后刘娥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铁血胭脂——西夏开国的血腥与欲孽(上部)
    西夏太后的故事,宋辽夏太后系列之一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